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與Rene( part4 )
2015/07/02 23:56:06瀏覽478|回應0|推薦25

莫名的,我失去了ㄩ。

如果你習慣的是英打,你當然不會明白我的失去。

我的生活持續在分心中找一種莫名的平衡。譬如我得耳朵聽著洋片台的聯航93,想著我和Rene的過往,才能再次憶起余老闆。

余老闆像極了等待火苗的粉塵,我第一次看見他哭是在他辦的公司尾牙上。

各方人馬的業務們,西裝筆挺的,花枝招展的,穿梭在不同的桌宴上,彼此換取著不同抬頭的名片,酒意襯著笑意,昏黃的燈光,吵雜的尾牙舞台,是個大雜燴沒錯,每年年底都上演的大雜燴,卻個個搶著出席這樣一個場合。

那夜,夜漸漸深了。我那桌的外商老闆們都跑去其他桌敬酒了.... 我也忘了余老闆啥時坐到我身旁的空位。他臉紅通通的,可見已經被敬了不少紅酒。武裝慣了的男人一醉,最慘。

他聊起經營這家上櫃公司種種,還有深圳上海實驗室的建置。聊起他在美國的兒子,聊起他有名無實的分居老婆。

手機傳來Rene的等待圖騰,我望著眼前這話多到停不下來的男人,真想要他閉嘴,可惜我太孬了。他伸過手來,滑過我無肩洋裝的手臂。

fuck !! ( 坦白說,我常在心裡說這話,當我極度不爽時。)

單單他公司一個月份的案件,就能負擔我這個小組一千多萬的進帳,我能怎樣,除了 fuck,還是fuck。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stanbul&aid=25292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