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某種執念
2008/02/18 13:48:44瀏覽618|回應1|推薦19


我在高中畢業的那年八月底就開始過著“人在台北”的日子,一面在台電做工讀生,一面等大學開學。自那之後,“屏東人”似乎只是戶籍上的一個註記,每年待在家鄉的日子,用十指加上十趾就可以數算得出來。 後來,隨著飛出與飛進台灣的次數增加,心中家鄉的面積更是擴大了。 依航空界的慣例,旗下的班機必會把母國的那一站當成是中轉的一站。如果是坐“國泰航空”飛中東、澳洲或歐洲,都會在香港至少停留個四五十分鐘。飛中東或歐洲是跨越洲際,必然是晚班機;每次,“國泰”在飛臨香港上空時,會把機艙內的燈都關掉,空服員廣播請乘客觀賞燈火燦爛的香港夜景。雖然也會為那美景心動,更分明的心緒是:竟然開始想念台灣了!是不是未免有些過分?畢竟離開家還不過三、四個小時而已。 但也萬般不若由外面飛回台灣時,由一片漆黑,漸漸的看到大園附近的單調夜景,心裡不自禁的升起絲絲欣喜、波波讚嘆,那種歸家的感覺,格外的強烈。 把自己的心繫在他的身上之後,以他的所在為中心,那種“想念”的萌發,即因相聚、相離而來產生。對自己與他建構的家,愈來愈有一種不可離的依戀;究其本源,也許那不過只是一種想擁有幸福的想望罷了。 近些年來,我常常回想自己在過往的生命旅程,它充滿了許多轉折,以及不可解的偶然。我深深的相信那些轉折與偶然,也見證了自己的無知、輕忽、愚鈍、……,因緣於某些人的提攜、協助和來自於不可知的力量的安排、賜與,加之自己的努力、珍惜,自己終於明白生命中最可貴的是什麼?最不可、最不願的是什麼? 我也是人,凡人該有的自然變化,如:疏懶、衰老、疲憊、迷惘、焦慮、……,乃至於抑鬱、挫折、失意、自我幽閉與頹廢不振等等負面方向,我當然也不可免的都一一擁有。 在二十七歲以前的我,不曾反省過:為什麼別人都對我很好?只是隨著生命的機緣,懵懂又天真的享有著周遭人們的呵護以及上天的福賜。在前一段婚姻之中遭逄著逆境,才不斷的砥礪自己、焠煉自己。 如今,我仍然日日早出晚歸、汲汲營營的忙於工作;但,已能藉由不斷的學習去探索著取、捨、執著與放棄的分際;也愈來愈明白,時間槓桿上的砝碼應該朝著『愛』的方向移動。 每回,朋友聽我說到我每天都要在台北的最南區與最北區之間穿梭,往往都不以為然的勸我搬家,我都報以微微一笑。他們無法理解:每到燈火初上時刻,我都像是水上的小舟,划向港灣的方向,內心是無比的恬然自得。我當然明白,自己戀上的是一個“家”的感覺,心歸有屬的認知;我知道,終歸是要感謝上天的厚愛。




註:原2007年12月2日刊載於本人在“無名”的網誌。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risyen1023&aid=1623895

 回應文章

ellen chou 雨僧 平安是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家
2008/02/18 15:38

天際星光閃爍﹑異鄉燈火輝煌﹑往事縈縈纏繞﹐都黯然淡出

因為有一個溫暖﹑充滿愛戀的~~~~家~~~~~

祝福妳! 幸福的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