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外婆輓歌
2010/12/02 23:25:17瀏覽651|回應1|推薦3

                                 

外婆輓歌

回外婆家的路,這次特別不同!母親在後座靜靜的坐著,一句話都不吭,這不太像往常的她,氣氛變得有點凝重而詭譎,我不太能確定該說些什麼,生怕讓她的情緒崩潰。成年以後,每次帶母親回外婆家的路上,她總有說不完的回憶,雖然有一大部分是重複的,我通常會耐著性子聽她訴說,而我那幾個小鬼,偶爾不給阿嬤捧場,笑她這些都聽過好多好多次,都快會背了!母親只是笑著,繼續說著,那屬於她獨有的記憶,那是存在她心裡,六、七十年來的回憶。

車子轉入外婆家的巷子口,那短短幾十公尺的小徑再熟悉不過了,而我竟然有點緊張,該是擔心稍後的場面,我不知能否應付得來吧!母親是個極傳統的女性,車才停妥,便急忙下車,在那坑坑洞洞的前庭,按著習俗一路哭著、跪著、爬著,想儘快進大廳見外婆最後一面,年邁的舅舅半走半跑的過來和我ㄧ起趕緊把她攙了起來。那失去母親的痛,這時才全宣洩了出來,阿姨和母親趴在冰櫃上哭成一團,我不忍的扶著她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輕輕拍著她們的背,要他們節哀。

外婆安祥的躺在冷藏櫃裡,氣色比我上回看她的時候好多了,那時的她,身上插滿了管子,在加護病房裡無助的躺著,雙手還被捆住固定著,無神的雙眼微張,意識並不清楚,只是喃喃自語,也不知是否在回應著兒孫的呼喚,九十幾歲的她,被病魔折騰著,讓人覺得萬般不捨,而此刻,她總算能舒坦的躺著了。

九月的陽光在屋前斜撒,微風徐徐,阿姨和母親在廚房張羅晚餐,父親和我陪舅舅在門口的房簷下坐著,聽他述說外婆辛苦的一生:在那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二十幾歲喪夫的她,如何含辛茹苦的將母親他們三姐妹帶大…,而我的思緒,則已飛回孩提時期…。

小時候總覺得外婆家的前院好大好大,那是水稻收割後用來曬穀子用的,我喜歡在金黃色的穀子堆裡玩耍翻弄,穀子沙沙作響的聲音讓我這城市來的小鬼,越玩越起勁,完全忘了外婆的告誡,直到被穀子的穗毛扎的全身搔癢,才知大事不妙。夏日的午後,蟬聲唧唧,將這僻靜的小村落,變得熱鬧非凡,院子的盡頭有棵楊桃樹,我常趁外婆午休時爬到樹上,向妹妹炫耀,乖巧聽話的她迅速打小報告去了,外婆精神訓話的戲碼當然緊接在後頭上演。屋後,外婆和阿姨養了一群火雞,我最喜歡捉弄幾隻不知死活,張著翅膀對我示威的公火雞,再從後面嚇得牠們嘰哩咕嚕大叫。舅舅的農具間,則是最佳的探險場地,裡面的農具機械,每一樣都引人入勝,忍不住想去動一動。我常爬上機台駕駛座,假裝自己是個開著耕耘機好神氣的農夫。傳統農村的廁所常會蓋在離屋子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喜歡喝一堆汽水的後果就是得在漫長的夜裡挑戰自己膀胱的極限,或者鼓起勇氣越過那漆黑而且不算短的暗巷解放,不過後者通常較少被選擇…瑣碎、凌亂而且遙遠記憶,竟又被串連了起來,在這初秋的晌晚。

阿姨招呼著我們開飯了,我習慣坐在靠窗的位置,父親在我左側,外婆的位置則在靠門邊上,舅舅在我對面坐著,孝順的他總不會忘記給外婆夾滿滿一碗的菜,要她多吃些。我望了望那空著的位置,心頭酸了起來,低著頭趕緊把飯趴光,生怕這少了外婆的一頓飯,會使我強忍了一下午的淚水奪眶而出。

安息彌撒進堂式的樂音響起,神父莊嚴肅穆的神情使人安心不少,天主教會的禮儀常會引導你的心靈,伴隨著儀式的進行,你的內心自然會感到平安,撫平你起伏不定的心情,只是那略帶哀傷的安息彌撒曲,還是不斷擾亂著我的思緒,我望了望祭台上的十字架,再回頭看了看母親,她還算ok吧?我猜想著。母親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她知道外婆靈魂的去處,這該會使她寬心不少,然而,失去從小相依為命的母親,內心的傷痛,恐怕一時間難以平復吧!

  秋天,應是想念的季節,不知今晚,母親是否能成眠呢?

Chopin - Nocturne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rises&aid=4659337

 回應文章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拍得真好
2010/12/04 13:22
很像我 老家的回憶
See iris(irises) 於 2010-12-05 13:32 回覆:

你看到了

或許你也聽見了

那扇窗正娓娓道來

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你、我聽到的不盡相同

一樣被觸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