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溪遊記 Ⅲ (番外篇)
2021/07/09 02:37:04瀏覽1178|回應34|推薦15
/





把生命的推進,織就於腳步所交互的經緯
將眼蘸的景色,渲染於心跳所奔赴的峰谷
而後...
日子的功能,便僅剩白晝與黑夜所固定伸手的翻頁
而,終於不再被生活演算給完全除盡的生命
將於分秒流速的沖激和刨除之下
慢慢地
被歲月掏洗成一個
純粹的,質數。






走入數字國度,你看見質數安靜自得,你看見它們具有一種 ... 除了自己和一之外,便再無法被其他數字給完全除盡的特質。你可以稱那是獨特,你發覺關於自己、它們從來只有專注,不描不摹,且同時 ... 於它們身上,你始終找不著一絲從拼湊或者組合而來的擷取。

而這讓人想起情懷這件事,你看見情懷那身無可攀捨的佇眺,也看見它那無法被生活給完整拆卸的直挺。

你心頭清楚 ... 情懷是跳脫的,至少你知道它不該被囹圄於庸庸碌碌的繭絲交錯當中。

就好比溯溪這件事,人們習慣做它,但請問...人為什麼要溯溪?!
再請問,你為什麼要溯溪?!或者,我為什麼要溯溪?!

一些人說,這麼做是因為「生活需要調劑」。

是了 ... 隨著此意脫口,心頭浮現是生活行走間路途不斷竄出的疑難雜症,以及面對顛陷不期而與之對應的一張張處方簽。

這些處方籤來自調劑,而你從調劑的身影看見華陀,於一番望聞問切之後,你看著這位醫者張羅本草並催促藥僮拿去煎湯。

入室好半晌,釜藥持續紋風而騷影不見繩起,盼言的寂扉猶未歇凳,打直的身子依舊倚著門柱望眼。

屋堂內 ... 眾事皆散僅餘快步的時辰忙著走心,俯看遙手的音信雖已啟程,然迢遠依舊,及至堂後、這司職淘藥的火掌終於探出釜底,它朝上攀金還從顛頂推開額笠,趁著藥碎子倉皇惡水、他顧無暇之際翻身越堤,其後一把拉住繩煙懸落滾沸,及至衣袍漿即這才停索,至此 ... 藉由釜壁傍身穩起長臂搭腕向水,並施緩勁低調而專注地攫水瓢汁。

一沫瀾淺一色稠,一淖泥深一澈酣,待得滴滴點點擔起夜色的絮積,並將屋外梆子捎來的聲骨填滿,這才以大器終成的姿態姍姍來遲。

這時,當等待的無盡被終究二字以俐落的手法收攏,之後你總算盼到藥僮從堂末捧來一碗森重澤厚的汁暮。

期間,你目睹碗藥堆積沉諱下壓著掌僮,令僮心只能目不轉睛地繫著托指而蝸步、而坦足;你望著兢戰僮慢即便收緊指節小心翼翼,卻仍懼畏那雙腿腳沒來由地追來一番顛躓,深怕就此便將整帖濃練精華,從心頭的圍垣有恃給顫脫出寸碗的堰平無磚。

無法淵探的沼焙,淤停而濃稠,你看見碗水潭靜深邃,你看著昏池搧出熱氤,你從華陀手中接下這碗悶溫,不算好臉色的潭痾,卻肩負深重的扶攙,這是調劑的終點,也是對於難疑提出的所有作答、關於皮囊消癟的重新鼓撐。

是的,生活需要調劑,於是 ... 你高舉碗藥將它飲盡,依著龜息苦嚥,直至藥方奔入喉咽俐落的順流而下,正當你人穿戴著溯溪裝備踏入假日的溪谷,並一路反向著逆流而上。

但你知道這不是情懷,因為情懷無從調劑,因為它那質數般地存在無從歸納、亦不曾目的,只是 ... 這樣的理解看似將人拉得更近,可當走近之後卻發覺,自己只能看見文字的折射,所有和體會有關的描摹始終立著對岸,而真實的本然從來都完整且無涉地被阻隔於抽象之後,淵靜而自適。

就好比你問鮭魚為什麼要溯溪?!你問蝦虎魚為什麼要溯溪?!你問絨螯蟹為什麼要溯溪?!你問鰻魚為什麼要溯溪?!

我想,你會得到相同的一份答案 ...... 故鄉,除了故鄉便再也沒有什麼更能夠驅動他們、甚至撐挺他們以生命的力道翻山越嶺、追澗逆流。

這時你看見了情懷,一份故鄉的情懷,它是質數,除了一和自己可以之外,其餘的什麼均無法將它除盡,而無法除盡的結果就是 ... 總會有些殘餘是被留下來的。

便是這樣一份獨特,它激起了內心對「質數」的好奇,讓人不住地揣想 ... 這所謂的「質數」到底具有怎麼樣的特質?!又這樣的特質,對於生命所能提供的啟發或者裨益是什麼?!

於是,依著這份好奇,此刻你將理解的雙腳踏上了「質數」這片叢林,躍躍欲試的心情,它鼓動著你鑽入未知的廣袤當中;你打算讓自己像個探險家從眼前這片晦森無天的茫然中涉危度險,你心知此去明路難開,但你深具信心幫助自己柳暗花明,你知道最終自己必能從這一路拋來的無盡問句當中,找出那份被命運給極力藏深的生命瑰寶。

然 ... 說這是叢林,當人親臨之後,這才發覺它簡直就是感官的顛覆,因為眼前所見 ... 橫道既無長樹遮天,瘦徑亦無冗藤糾纏,坡坪望無澇芒淹道,肩陵更無密節據壠,有的僅僅只是一條細瘦的稜脈,和它綿延彎曲至遠方而矗立的一塊巨大山石。

是的,此刻人所踏腳是山頂,你心頭清楚高聳於遠處的山石正是標的,眼前只剩一路,細瘦而單純,路的兩端斜落而下各陷深淵萬丈,只要失足便為自己招來萬劫不復,這段行路無從依攙,不過恰好也因為如此、讓人於不知不覺中竟推高了身上那份兢慎與凝神。

切近卻迢遠,心安卻不安,單純卻難懂,難測的不是足履兩端的稜淵有多高深,難測是質數只能被簡單丈量、而無法供複雜衡度,而最是困難在於 ...... 你完全無從理解它為什麼是這樣?!

但你知道,當人面對質數的時候內心必須安靜,因為質數的表現只會比你更安靜,而脫離了安靜,人的心將開始胡思亂想,那是複雜和紛亂的開始,一如你讓雙腳臨踏於山巔稜線上這僅供足沾的方寸之淺,此時 ... 除了安靜別無他想,因為所有胡思亂想將只會增加腳步的惑亂和存在的不安。

於是,走到這裡你彷彿成了膝盤雙腿、洞座入中的參石達摩,你所面對是比自己更安靜的大石,你無法以自己的複雜來量度大石的簡單,一如從時間對著生命的篆刻當中,你只能以大石的不變來修剪自己的多變、每天,而這其間 ... 從你身上攀沿而出的雜思和過想,它們藤蔓不止,並總於蔓生之後、開始貪婪地沿著徑稜兩端朝向塵囂鋪起深淵,目的不是為了幫你越前千尺、目的是將你扯落萬丈。

而這是什麼?!
這是修行的情懷,依著達摩的腳步 ......

除非身上開始出現質數,除非每天從面壁的過程中如許尋找,除非能看出雙腳正踏著稜顛的寸徑,並以此讓腳步心無旁鶩、以此讓雙眼瞥見自己。

然 ... 為什麼是質數呢?!
因為質數從來不是從別的什麼相乘而來的結果,如果人們要以乘法的方式來獲得一個質數,那麼通常只有一種算法,這個算法就是 ... 將〝一〞乘以〝質數自己本身〞,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而後,你有了新的領悟,如果人想要找到自己,那麼情況就是 ... 〝一〞必須出現,而這會在〝質數〞的條件下產生。

終於,你看見〝質數〞背後的意義,你看見了〝一〞和〝自己〞的同步,而當〝一〞走失的時候,這個時候通常也是〝自己〞走失的時候,不再〝質數〞,這時通常也是存在落入〝合數〞的時刻。

至此,你總算釐清原來所謂的「情懷」是怎麼一回事,它的組成是〝一〞和〝自己〞。

唯有當〝自己〞如〝一〞的方式存在時,「情懷」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除此便再無其他。

而你知道 ...

如軸一般的定,這樣的存在是一。
讓自己心無旁騖、凝神專注,這樣的存在是一。
保持自己的不同,無視朱、墨搧來的耳語,這樣的存在是一。
放下所有糾結,讓這些纏繞鬆開自己,這樣的存在是一。
讓轉動不以目的,讓轉動只從緣起,讓心無住,讓你只是經過轉動而不是轉動,這樣的存在是一。

只是你也清楚,純粹並不容易見存在於這個世間,因紅塵的條件並不如此,關於存在的安頓,平衡總是多所著墨,一份存在若是未經燒冶、提煉或者萃取,那麼它的情況通常是混雜,多而不一,這時 ... 如同質數般的情懷並不會出現,能出現的只是牽纏萬縷的合數,和與情懷無關的堆疊與積累。

隨著文字的流洩前進至此,請問 ... 這樣的過程像不像是一場溯溪?!是否感受到自己正踩踏著流速的文字逆游而上,是否自己正依著身上那份探索的情懷,一路從喘急的字推句跨間、浮停且起落地逆水而去?!

的確,這番逆思刨隱著實讓人無法不做溪溯之想,尤其經過一連串文字的阻力和穿越,那的確很容易讓人錯覺自己人正溯著溪的假象,但若嚴格地說,仔細想你會發覺如此現象其實也只是因為情懷本身所釋放而來的作用力,之所以身臨,其實是因為質數於這時在我們身上出現。

而既然是溯溪,自然我們的心頭清楚 ...... 逆流的最終是起點,溯溪的最後還是起點,而在過程中你會遇上一些發現,比如說一、比如說自己、比如說質數、比如說情懷,只是 ... 便這些就足以齊備這整場溯溪的全部發現嗎?!

其實還有,我們從這些過程裡還發現了「合數」這樣的存在,而當筆尖瞥見「合數」身影的同時,心頭卻反而憶起早先文字落下的這句話 ... 「生活需要調劑」。

從這裡,你會發現一份很有趣的觀察,觀察的起頭是這樣,當人於城市的喧囂當中遺失了自己,結果 ... 那之後卻要把人帶到郊野之外才能重新找著自己;於城市遺失的卻得從郊野尋得,這是最弔詭的部分,因為這樣的運作方式,基本上完全不符合事件的得失由起。

這樣的情形彷彿是種跳脫,那是頭尾不接的情事,當它面對人們「冤有頭,債有主」如此根深蒂固的認定,面對這般無從挑戰也沒得商量的標準時,請問 ... 人們該從何處獲得開解?!依著「質數」的腳步就好嗎?!還是,其實〝合數〞也能幫上忙呢?!

從文字喜歡逆流的個性,你會發覺 ... 這一次筆尖出發的起點不是「質數」,因為「合數」也是可以起點的選擇,而「合數」的出現,它告訴了我們 ... 處於城市喧囂,人的存在易於落入「合數」的歸納,因為過多的堆積和擷取從四面八方攤入,這些繁冗的搜羅將一淹沒,這些複雜的填充把自己失真。

而當人處於郊野之外,依著「調劑」的方式前來,那麼 ... 這樣的存在依舊還是「合數」,因為其間所有做為,目的僅僅只是將那些因堆積擷取所造成數字脫序的熵,以調劑的方式加以刪序,但這並不影響「合數」的本質。

所以你會看到,調劑之後,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調劑,而且其間產生的處方 ... 五花八門,一方之後還有一方,從未歇止。

那麼情懷呢?!

情懷不是調劑,情懷起於如一的自己,於城市的喧囂當中,情懷出現的你是一、你是你自己。

而你知道情懷出現的你,是定、是靜,所以當你置身郊野之外的安靜,這時的你仍是一、你仍是你自己。

你知道關於這些,它們並不需要特地去分別存在的位置,不論那是城市抑或郊野、甚或其他,因為你從未走入城市的喧囂,因為你從未走入郊野的安靜,因為你不是以「合數」作為存在的需求,因為「質數」的你無從遺失,因為「質數」的你無需找尋 ...

低頭望向溪水的清澈,一切都明晰了,對這 ... 你想得出神,慢慢你從文字的移動當中看見倒影的自己,無增無減,不垢不淨,你相信這就是質數般地存在、關於自己。

而情懷 ... 望著水流不止讓人有些悸動,於是你彎下腰來伸手搯向水中,打算將那抹隨波起舞的情懷從溪中掬起,卻發覺 ... 奔忙於踝掌間、認真拖曳分秒的溪流竟驟然停下腳步,其後,踩踏的潺音也跟上坐著耳咽翹腿歇息了,彷彿時間的潮湧就要石化於溪水的叫停之中,可就在這時,忽見溪流煞有其事地抬起頭來,緊接一臉認真地朝你拋來這句 ......


『如果不喜歡溯溪?!那麼,請問你為什麼要來?!』








此刻不再說話了
你點點頭
是的,
不需要調劑
不再複雜
只是簡單
只是喜歡的 ...... 情懷 !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nsideredguava&aid=164216194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14 01:26
/



一顆平靜的指南針才有指路的可能。


而混亂、騷亂的指南針不僅無法指路,更將自己困入迷失而難以自拔。
磁針不能太多的抓取,磁針必須放開緊握
磁針只是輕靠著軸心、而非拴緊,如此作為 ... 像極了『隨』與『順』,是謂 ... 軸心不移傍磁針,磁針轉動倚軸心。


『軸心的安靜,宛如轉動中描繪一份筆直。』


當你置身於經典文字的牽引
首先你會停下漫無目的的枝想與蔓念,直至這些植繁不再增生,隨著時遷凋漸,波漪漸坦而令心湖沉平,終至映照如鏡,之後才能啟行,依著相信之行而履及,以此實現軸心應許之轉動
其間,只是依循牽引而置己於中道以分辨
且一路筆直 ......



/



然則,人當令己如何保持中道?!


中道持人,當以『分辨』為之。
若不以『分辨』為之,則落『選擇』為念。

是故,佛問『佛問圓通,我無選擇 ... 』
『分辨』立人於中,『選擇』支人於間。
而圓通 ... 磁針行圓,軸心行通。



/



而你知道,指南針的心中不會拴上目的
牽纏目的總是過驛、總是外鄉客
目的屬地 ... 不屬靈。

當人能幫著自己尋著那份牽引、維繫牽引,此即歸處。



/



是以,不要在口嘴尋找歸處
因唇齒岔路太多,歧途晦隱,難以定位



/


唯有當指南針能夠幫自己指路,它才有能力幫別人指路
而指南針當如何幫自己指路?!

以軸心攙起自己,以平靜,交予牽引,以轉動,以行止,以分辨
第一義諦。



/



色受想行識
眼耳鼻舌身意
此五蘊與六識皆役於相信而令思考無嘗自主

是故,人需『好奇』之存。
『好奇』以〝存所在所未定〞而無住,即不以上謂之諸多相信而住。

以好奇而生之分辨可避開選擇,此因人仍立於道中,此是一、不為支岔而二。


是以,好奇是為了分辨,好奇不是為了圍觀,圍觀是品頭、是論足,是熱鬧湊。
比如觀賞一幅畫,你會好奇於圖作為何如此布局?!光影何以這般表現?!紙面何以如此留白?!景物又如何以此著墨?!你總是好奇於這背後的那些個什麼 ......

而後,你的心有了探索,探索有了方向,方向有了啟行 ...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08 02:43
/


接著我們來瞧瞧指南針(一說羅盤),看看它是怎麼運作的 ...

請問,指南針是依眼睛所見來做方位的辨識?!還是依耳朵所聽來做方位的辨識?!還是依照雙手所摸觸、或者雙腳所踏感來做方位的辨識?!

答案都不是,對吧?!

指南針(一說羅盤)是依據牽引的力道來做方位的辨識才是!
所以,當指南針在辨識方位的時候,請問 ... 這個時候它還需要對自己加力嗎?!

答案是不需要,對吧?!
而當它加力了呢,結果會如何?!

結果只是讓方位更迷失,不是嗎?!

所以,這裡請問你看見了指南針的交託沒有?!這是不是全然的信任?!

而當一個指南針無法對於方位做出辨識,請問它怎麼了?!
它與這份牽引之力出現了中斷,對不?!

但,為什麼會這樣?!當牽引之力始終都在那,但為什麼指南針卻無法運作呢?!

你知道嗎?!當鐵被摻入其他金屬而成為合金之後,它就不再具有磁反應的特性了,所以 ... 這裡你就會知道,無法運作的原因是因為質變了,因為指南針的質不再是純粹的自己,當指南針的質被摻入其他的什麼,之後磁力的牽引便不再對它產生作用,這時的指南針對牽引就變得沒有任何反應了。

所以,這裡看見〝保存自己的完整〞的重要性了嗎?!這是唯一能夠找到牽引的方式,而這像不像保守自己?!

最後,當一個指南針不能夠再被牽引,它會如何?!
它會茫然,它會找不著方向,雖然對於找到方向它極度渴望,可它卻始終沒能發現 ... 那份足以牽引它並協助它找著方向的力量,始終就在身旁。

所以,請珍視你的自由意志並保守它,好好地愛自己,方向會在其中自然產生。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09-11 21:20 回覆: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06 12:21
/


你問說,你將歸屬何方?
其實,你的信仰已經指明你的歸屬。

屬靈?!或者屬地?!
負責揀選是人的心,而神賦予人自由意志。
但也因為是自由意志,所以當自由意志遇上問號之後,情況開始生變,它開始裹足不前,時間藉此腐蝕相信的支架,隨著傾頹發生,相信開始變得搖搖欲墜,而這是什麼?!

這是沒有交託的相信,而什麼叫做沒有交託的相信?!
生命站著原地,它並沒有被相信帶入神的領地,生命只是站著原地遞出相信,除非相信得到兌現,人才願意舉步向前,這是兌交,銀貨兩訖,這是屬地,也是人在考察神,這不是交託。

交託不是獻祭,交託是一種願意、由衷地願意、不計代價的願意,是從心發出的相信,但你會說 ... 在未真正走入信仰之前、確定信仰之前,地面上的信仰與宗教何其多,而我要如何依靠這份自由意志來幫助我們做出選擇,關於哪個信仰或者宗教是可以交託的呢?!

既然這個問題的主詞是自由意志,那麼 ... 基本上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你指導或者指引,因為每個人的主導也都是他們自己的自由意志,須知自由意志並不能影響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亦不能幫自由意志做出決斷,人必須先將這整件事的焦點拉回自己的身上,人必須先釐清自己,於歸向信仰之前,人必須先歸向自己,因為這個自己是這份自由意志的起點,唯有找著自己,確立這份自由意志正連結著自己、而不是別人,因為如果它連結的不是自己、是別人,則這樣的自由意志彷彿成了盲從的跟隨,人以為那是自己,但其實生命裡滿滿被填入的都是別人,而請問 ... 這樣的自由意志可還能算是自由意志?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說這樣的描述看起來很抽象,似乎找不著那段可以經緯自己步伐的線頭,這讓自由意志的立意雖好,卻也令自己苦無邁步的中軸,所以這裡便舉個例子來做說明 ...

麥子與稗子,經典裏頭提到這樣的事情,請問它們都是什麼?!
種子,它們都是種子。

今天,那個案頭上擺著一袋麥子,請問一下這袋麥子裡的所有麥子是怎麼相信的?
整個袋子裡 ...麥子看見自己身旁以及四周的存在都是麥子,於是這些麥子會怎麼想?!

「我是麥子!」,這些麥子是這麼想的,對吧?!

但請問,這種認知的根源從何而來?!
從每顆麥子環顧四周所得之〝類同性〞而來的,對吧?!
但請問 ... 這個〝類同性〞是自由意志嗎?!

它不是,它以他人為依循,這樣的連結 ... 它的信心建立在別人身上,它的信心並沒有建立在自己身上,所以這些麥子因他者都是麥子,加上自己身處其中,於是認定自己一定也是麥子。


/

(未完.接下文繼續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09-06 12:22 回覆:
/

而這裡為什麼要舉出這樣一個例子呢?!
因為,假設今天有一顆稗子不小心被混入了這整袋麥子當中,那麼請問 ... 這顆稗子會怎麼看待自己?

它會認定自己是麥子對吧?!當它同樣依循著〝類同性〞的方式而思考時 ......

如果今天我們再將場景對換一下,桌案上擺著一袋稗子,而裏頭被混入了一顆麥子,那麼請問 ... 若是依照〝類同性〞的原理去作為,請問 ... 這顆麥子會以為自己是什麼?!

稗子對吧?!
請問,關於這些場景你熟不熟悉?!
而這些基本上都還沒真正談到和接觸到信仰,它們也沒談到該是屬靈還是屬地,但此刻 ... 這樣的文字涉入,卻已經讓你這個人多出了許多思考對不?!

只是,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這裡談的是自由意志。

你知道嗎?!自由意志的存在,它對人的作為就像是麥子和稗子一般,人們總是津津樂道地述說著自由最好這樣的事情,可這些人卻從沒發覺 ... 當他們對著這個所謂的自由開始掉以輕心之後,通常 ... 這時刻也恰好正是這個自由對著他們做出奴役的開始。

因為是自由意志,所以它並沒有拒絕誰將自由從身上交到別人手中,而這正是一個人踏入信仰或者站著信仰之外最重要的關鍵差異點。

忠實地保有你的自由意志,因為這是神對你的賦予,就好比你買來一個家電用品,總是要先打開這個家電的使用說明書來研究了解一番,待理解之後,才是好好的開啟運行這台家電不是嗎?!

而你回想自己,回想一下自己 ... 當你手中握著這份自由意志,請問你是如何處置它的?!

你以自己所認定的自由來處置這個自由意志,卻將神同時交到你手中的說明書給遺落於一旁,你忘了這是專屬你這個人的自由,並不是他人口中所謂的那些自由種種,你以為所謂的自由就是沒有限度,而忘了行使自由時 ... 它仍舊具有一個最大的限度,這個限度就是維持自由本身的完整。

而你的心頭總是存著這樣的疑問,我將歸屬於何處?!
那麼這裡有個問題,當這份自由意志交到你手上的時候,請問 ... 是你歸屬於這份自由意志?!還是這份自由意志歸屬於你??

自由意志在你的手中,而你的選擇在自由意志手中,請問這是什麼?!
這就是你的心,與神連結的心,這顆心它作為的方式只有一種,叫做信實,這其中 ... 神對你的賦予有信,你對神的賦予有義,如此才是信實的完整。

所以 ... 當你如何揀選自己,你就決定自己即將要歸向何處!
你要想的是 ... 神不會在這所有的何處等你,神只會在那方信實之地等你!

而你看見了沒?!這個何處就在你的心中、你的手中,這個歸向從來不該只是一份停留於雙眼的企盼,要知道 ... 指南針永遠不會指著唯一的一個方位便說那是它所心心念念的何處,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因為持續做出轉動的人,始終是你!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03 03:09
/


一棵樹的本來面目是什麼?!

是種子。
這樣子的作答是不是比較容易理解?!

所以種子是什麼?!
第一義諦。


/


而為什麼當很多人在探究佛經的時候,卻總觸不著第一義諦?!

因為他們總是站到樹的旁邊看著樹並探討這棵樹。
因為他們眼中沒有種子。


/


而六祖慧能怎麼說?!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前兩句很好理解...
菩提本無樹,因為 ... 本來面目是種子,不是樹。

明鏡亦非台,因為 ... 心鏡似湖泊,唯有心靜之後湖泊方能清亮如明鏡,以此 ... 故心鏡並非如台櫃所架起的那方明鏡般隨時照映,有台鏡這樣的理解是天大的誤會。

而關於這個第三句,就頗值得思量了 ...
本來無一物,可是本來有顆種子不是嗎?!怎麼卻說是本來無一物呢?!
別急,關於這部分請讓我們先回想一下這件事 ... 請問種子又叫什麼?!
種子又叫性空,性空 ... 條件具備卻未形特性之謂。

好的,現在有一些種子被裝在粗麻布袋子裡頭,請問它們可是一棵棵的樹?!或一株株的植栽?!

不是,它們仍舊只是種子。
但請問,這些麻袋裡的種子缺乏什麼?!為什麼他們卻不是樹?!卻不是植栽?!

缺乏因緣,缺乏發芽的因緣,亦即缺乏緣起。
必須緣起性空之後才能有物,如果只種子,它依舊難成菩提,除非緣起,所以在緣起之前真實情況如何?!

在緣起之前,即便種子已存,但情況仍是 ... 本來無一物,因為這整段偈的主詞是菩提。
就好比婚姻這件事,必須男與女兩個人結婚之後才會有家庭產生,在兩個人完成結婚之前,則不會有共同家庭存在是一樣的意思。
所以,性空固然重要,但緣起同樣不可或缺,二者具備之後創造方成。


最後一句,何處惹塵埃 ... 這句話的重點在「何處」,至於這個「何處」是何處?! ... 這件事始終沒有定論,因為人在煩惱的時候只會忙著煩惱,他不會多花精神去想何處這種事。
最近看到一則網路趣聞,有個印度人到當地醫院照胸腔X光,結果X光片上頭顯示 ... 在他胸腔的位置有一隻大蟑螂,於是他拿著X光片搭機到新加坡去就醫,經過診斷結果,新加坡的醫院方是這麼說的 ... 病人的胸腔應該沒有大蟑螂,這隻蟑螂應該在印度那台X光機內才是,我想 ... 這應該就是何處惹塵埃的典型案例。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09-04 03:04 回覆: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31 01:01
/




所以,橫臥於心裡頭這座湖泊是重要的。

當它安靜,靜到最靜的時候,你就可以看見最清晰的倒映了,宛如明鏡一般。
而這裡,發現了沒有?!
請問你是否看見神秀他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在爭取衣缽之際,神秀是這麼表達的,關於佛經上的理解 ...

時時勤拂拭,時時勤拂拭於這座明鏡般的湖泊表面,請問 ... 結果會如何?!

漣漪漣漪再漣漪,你以為你已經出力很多,你以為你的辦法很好、很有效,但其實 ...... 你從來沒有用心去理解事物事件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或者這個本質所附帶的屬性是什麼?!

你只是囫圇吞棗地從以為、從認定作為起點,然後啟程,過程中你不斷地發力、不斷發力,你以為這樣的作為可以幫助自己掙脫枷鎖、擺脫苦難,然而 ...... 一座湖泊拼命地發力會如何?!還能平靜如明鏡一般嗎?!

你的力量便是掀波的主因,而我這麼說是要你不再以手發力嗎?!是要你不要以身子發力嗎?!是要你不要以腿腳發力嗎?!

答案並不是,這裡說的是腦子,腦子別發力,腦子一發力就成念了,腦子不發力人才能停,才能止,才能不住,才能不被這些住的代價給拉扯,而後 ...... 你才能有靜,才能心平氣和,才能正確地處理事情、才能確實面對狀況並真正地安頓好自己。




/



而人的腦子要如何才能不發力?!

因為心,因為心相信著 ......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27 12:18
/


看看目前這個世界
生活於其間,你覺得這像什麼?!


像不像是正行走於死蔭幽谷中所遇上的模樣?!
所以,要怎樣才能幫助自己走到生命的迦南地?!


/


若你問我,所謂的神蹟是什麼?! ...... 我想,我必須說在我的理解裏頭,所謂的神蹟只有一種,這個神蹟就叫做『平靜』。


聽起來很不搭配對吧?!
平靜如何能被當成神蹟來看待呢?!

但就個人的理解,它的確是,不然我問你這件事 ...

當你這個人平靜的時候,請問你會感覺害怕、甚或恐懼嗎?!
我想你的答案是「不會!」

可是,還記得以前你是如何地提醒著自己,正當你人感覺害怕、感覺恐懼的時候?!
你總是提醒自己要勇敢,總是提醒著自己要以勇敢來克服害怕和恐懼對吧?!

所以,看到了嗎?!
「我要勇敢」,但請問 ... 為什麼卻不是說「我要平靜」呢?!
到這裡就有一個新的問題產生了,你覺得是勇敢幫你克服了恐懼害怕?!還是平靜幫你克服呢?!

死蔭幽谷,我想關於這問題應該可以從死蔭幽谷的經過裏頭找著答案才是。

而當你說「我要勇敢」這句話之後,請問跟著你就真變得勇敢了嗎?!就不膽小了是嗎?!
好好地思考這件事,從裏頭翻找翻找自己,我想足夠認真的你應該會找到一些東西才是。

而至於平靜,先不管它到底是不是神蹟,這裡想再問你的是 ... 請問平靜裡面有沒有我?!
關於這部分,此地沒辦法提供答案,但你可以試著回想自己看看,當人處於平靜的時刻,那內心的狀態是如何。

而為什麼我卻說它是神蹟呢?!
關於這部分,我也無法提出確切證明來說服任何人說它是,但我想繼續提問下面這個問題作為一條道路 ...

當一份作為它實際的果效超越了人的勇敢,我想請問 ... 這樣的一份作為算不算是一種神蹟?!而如果這樣的一份作為裏頭沒有「我」的成分存在,那麼請問,這份做為的屬性是什麼?!這份作為的起點是什麼?


最後,來瞧瞧另一個問題,請問你要如何分辨什麼是「平靜」?!而什麼是「麻木」?!(麻木不仁的麻木)

這題其實並不難,答案很簡單 ... 丟顆石子進去看看,會起漣漪的就是平靜,不起漣漪的大抵已經麻木不仁了。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22 21:35
/



請問,一顆種子會有的念頭是什麼?!

你知道的,當生命有了念頭之後,他便會自動地去作為這念頭,此為慣性,亦習性,隨著這樣的模式推進,這個時候「有為」出現了,但這樣的運作方式並無法適用於種子,這是因為種子發芽的方式屬於無為。
種子發芽起於外在因緣,因緣未至,外不交、內亦不隨,以此而無有念想可為之處,故謂此無念為種子狀態、關於存在。



/



一花開五葉,三無、二三昧。


三無 ... 「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此謂何?!
種子矣。


二三昧 ... 「一行三昧」、「一相三昧」,此意何?
所謂軸者,遇而不起,對而不著,過而不住,此三昧矣;而軸即不動,不動則昧皆矣。



/



如果你是不動你是軸,而世界是輪樞是轉動
那麼,請問你還可以是什麼?!世界還可以是什麼?!

答案是 ... 你是圓心,世界是圓。
不動的部分是圓心,轉動的部分是圓。

而當你是圓心的時候,請問這是什麼?!
答案 ... 這就是「自己」。

而所謂的無為,就是以你的不動成就世界這顆圓。
而所謂的隨順,就是以你的不動成就世界的轉動。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19 01:36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16 11:03
/


如果,今天靈命只是以種子的樣態投入世間
請問你,關於靈命的這顆種子,你會怎麼做?

讓種子於這陰晦濁暗的世間匆忙地發芽,和茁長?
還是保守?!
保守,直到回返天家之後才是發芽呢?!


你希望走向哪一條路?!
舊生命的形式是什麼?!
為什麼保守的本身沒有死去的問題?!

人,為什麼卻在沒有保守的狀態下開始老去?!並走向死亡?


「你當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


/


種子
在發芽之前,有的是時間
在發芽之後就沒有時間了


/


而當你看見自己因為缺乏保守而老去,
你開始懊悔
這時又當如何?!

路有兩條
一條是繼續讓自己走上這條老死之路,依著軟弱的藍圖作為指引
另一條是讓自己當周處,除三害的周處,真正直面自己並從你放開軟弱的雙手開始 ...


/


只要願意,永遠都不嫌晚
因為 ...... 菩提本無樹
菩提本種子
種子,性空

不過這有個前提,就是人已經看見那些枝葉、那些如露亦如電、那些夢幻泡影、那些虛妄 ...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08-17 02:35 回覆:
/


當一個人的信心出現薄弱,請問他怎麼了?

其實,並無法確切知道他怎麼了,因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是我們可以從分辨這件事下去理解可能的情況 ...

分辨什麼?!
有什麼是需要分辨的?!

分辨人的靈命,也就是分辨人身上這宛如種子般這份靈命,看看他的情況到底怎麼了,而方法是這樣的 ...

如果人將靈命擺在不動的軸上,那麼他的信心飽滿、並不會有所減耗,因為靈命始終保守,並且種子沒有發芽所以未曾攀著,無關轉動。

可若人將靈命擺在轉動的樞上,那麼他的信心開始枝分出若干新的相信,並且各自攀著於輪輻的轉動之上。
因為岔分、所以原先的相信已經不是起初完整的一,並且它還需要應對那些來自枝岔相信從轉動反饋回來的不斷拉扯,最後 ... 隨著內部沖銷而漸漸變得薄弱。


/


一顆雞蛋
把這顆雞蛋裡頭,那些長得像我的骨頭挑出來,我想 ... 這顆雞蛋應該就很有機會成為真理了。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8/12 10:41
/


德,道之影
依足所而映
具顯、隱二性
行之表裡。


/


道為軸,德為樞


/


時間脫軸
如何能行?

是故,熵者何?!
脫軸爭先,益離矣。


/


是以,爭執何所生?
皆軸失矣。

軸失熵漸,亂叢掣時。


/


是故
熵盛,而德消隱。


/


人心不古
人心熵甚
而忘其所需者,僅停也
故依停而止,以止而軸定。


/


所謂古者,日新又新
依軸定而樞序,
輻舊之遠也。


/


臨舊從輻,不向轉動,依新序無從而老。


/


是以
世之顛倒
在,以樞轉軸
而不在,以軸轉樞


/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