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信仰.
2019/02/12 18:31:57瀏覽2218|回應10|推薦24
.01/




有人說『寫,是為了分享。』
有人說『寫,是為了救度。』
然 ~ 它們也許會是一些人心頭的想法,但應該不會是我的,寫對我而言,寫的作用在於釐清,說救度太沉重,看看鏡子,連自己都尚且浮沉未岸不是嗎?!
這是題外話。


接著,是有關於信仰方面的釐清,個人的一點見解 ...

我們先來瞧瞧下頭這幾個名詞
〔對焦〕、〔聚焦〕、〔定睛〕、〔憶佛〕、〔念佛〕、〔專注〕、〔出離〕、〔一心不亂〕


〔定睛〕是西方宗教於信仰描述的時候會使用到的名詞

〔憶佛〕、〔念佛〕是佛教於信仰描述的時候會使用到的名詞

〔對焦〕、〔聚焦〕是人們於從事攝影活動時必然使用到的專有名詞

〔專注〕是人們於日常生活中使用到的名詞,諸如學習、工作 ... 等等。


首先,我們來瞧瞧〔定睛〕這件事

〝看〞是眼的基本功能,我們能用眼睛看這個世界。
那麼,請問所謂的〔定睛〕是指〝看〞、或只〝看〞這個動作而已嗎?!

我定睛於上帝,我用雙眼看著上帝,但請問 ... 這是什麼意思呢?!定睛於上帝,那麼請問 ... 眼睛看見上帝了沒有?!上帝長得什麼模樣呢?!

答案恐怕是令人沮喪的,這種使用眼睛的看來作定義的定睛,其實並不困難做,但困難的是 ... 眼睛卻似乎永遠瞧不見上帝的真實模樣。

此外,我們再來瞧瞧〔定睛〕這個動作,當人要讓自己做到〔定睛〕的狀態,這意味著你的頭臉不能擺動、眼睛不能任意移動,它們必須要固定在一個位置和方向上。
但請問 ... 此刻你的人不正為日子與生活而奔波忙碌著嗎?!你如何將臉面和雙眼於長久的時間只是固定於單一的位置和方向之上呢?!你怎麼做?!久了脖子酸不酸?!

所以請問〔定睛〕要怎麼做?!
如果雙眼使不上力,那麼用腦子吧,用腦子去想吧,是不是?!
但你會不會覺得人的這一輩子由胡思亂想所製造出來的事端還不夠多?!所以還用腦嗎?!請問你的心用不用呢?!

心用不用?!用心,看起來是很好的選擇,但重點是 ... 請問這顆心要怎麼用?!我要如何用這顆心來做定睛的動作呢?!

先別急,在談之前我們先來瞧這件事 ... 〝生活是一本厚重的書〞

生活是一本厚重的書,日子是書頁,那麼請問上帝呢?!上帝是什麼?!

上帝是讀者。而你,你是這本書的作者。

上帝藉著閱讀你這個人於生活中所撰著而成的這本書來認識你。
而你呢 ... 即便你是如何地讓自己用上雙眼拼地命看,但結果卻是瞧不見一絲一毫上帝的模樣、不是嗎?!

這不正是讀者與作者之間的關聯嗎?!一位作者如何能從他的作品當中看見閱讀他作品的讀者是長得什麼模樣呢、你說是吧?!
你的眼中看不見上帝,但你卻是上帝眼中的看,當祂翻開專屬你的這本書並閱讀的時候 ...

當然這樣的描述容易在心頭產生一些困惑,好像我是台上的演員而上帝是台下坐著的觀眾。
在所有一舉一動的背後,那裏多了一雙眼睛在盯著,心頭有種生活被持續監看的感覺油然而生。
所以請問,此時此刻的上帝正對著我這個人進行監視或者監控的動作嗎?!

在討論之前,我想我們必須先看到另一件事情。
請問,一顆恐懼的心裏頭如何能有愛?!
而上帝存在的理由,就只是為了讓人們心存恐懼、戰戰兢兢嗎?!
個人以為,這裡頭有些個什麼是需要特別提出來做為釐清的。

首先,白紙尚未填寫文字進入紙面它依舊只是一張白紙,整落白紙即使將它們全部裝訂了這也不會成為一本書。
意思就是、在尚未撰寫完成之前的這些字紙,它們只能算是紙本、頂多稱為稿,但卻無法被看成是一本書。而監視和監控,那情況就像上帝每天於你在撰寫的當時、同時細讀著你所寫下的這些稿,只是這比起看書,請問它的意義在哪裡?

接著回到正題,在出生的時候,上帝將一本全然空白的書冊交到你的手上,讓你用自己的一生去做撰寫,祂不加干涉,祂將如何寫作的選擇權交到你的手上,全然的信任,不加任何一點領導、指揮、指責與論議,讓你自由地書寫發揮,關於你的人生、你的這一輩子,你是擺放於書架上頭的一本書,此刻你還正努力地撰寫著人生、關於自己,文字就在這本書內。

也許我們可以這麼想,眼前我們所書寫的這本書,我的人生這本書,將來有一天這書將會交到祂的手中供祂閱讀,從這裡 ... 請問你看見了自己出生來到這世間,身上所帶的那份使命嗎?

你準備寫出一些什麼樣的內容於這本書當中,然後於完成時再將它交給上帝去閱讀呢?!
請問,這之中可有來自上帝監視和監看的動作存在?!
再請問,你能從這個過程中看見你和上帝之間的聯繫嗎?!


如果你是相信上帝的,那麼請問你將帶著什麼樣的心情來看待人生這本書的撰寫?!將來你準備要為這本書寫下怎樣的內容來交給上帝閱讀呢?!
請問,此刻的你找到這份心情了沒有?!
你的心頭有沒有一份〝知道的篤定〞產生?!


那麼〔定睛〕呢?!
請問你找到〔定睛〕了沒有?!




未完.(待續)




.02/




今日啟筆,看著昨日留下了〝知道的篤定〞這一段,突然間、發覺自己看見了這件事 ... 此刻,你的人並沒有向外看著這個世界,你看見你的一雙眼睛正清楚地看著自己的那顆心。

〝知道〞與〝知道的篤定〞,你知道它們是不同的

你很清楚〝知道〞並無法拿來闡述〝相信〞這件事,但同意〝知道的篤定〞則恰好是〝相信〞的本質。

你會發現,真正帶給你這人力量的 ... 並不是〝知道〞,而是這個〝知道的篤定〞。

你無法從〝知道〞裡頭找到你們之間的連結,你們 ... 你和上帝。
但是你卻可以在〝知道的篤定〞之中,清楚地看見你和上帝的連結。
而這就是信仰的差別 ...

缺少了篤定,那情況好比此刻你人雖將自己做了定睛的動作,但是手中卻沒有可以拿來栓固的繩錨,時間久了立足還是讓潮浪給拍遠。

上帝從來都沒有拒絕你將自己泊靠在祂的身邊,祂將全然的自由與選擇交到你的手上,祂同意你所提出泊靠的意願、或者遠離,而當你讓自己真正地〔定睛〕於祂的時候,當下,你所做的〝選擇〞已於〝知道的篤定〞之中完成,你將自己這艘船舶以穩固的繩錨留停在祂的身邊,而後,你於濤浪和潮汐的無端搬弄間讓自己維持平和安定,且沒有被這些水浪外送給推遠遙岸了。

從定睛當中,你會讓自己從中發現更多上帝的作為,你的心因此盈滿、以愛!

裡頭有信靠、裏頭也有交託,你們於〔定睛〕的發生之後,開始同行 ......



未完.(待續)




.03/





說到同行,同行的過程便有陪伴的發生,陪伴 ... 從際遇產生的重負由兩個人並肩一起扛起。

但你會說,當際遇發生一些狀況的時候,真正在面對和處理的往往也只有自己,在那個當下哪裡還有誰正陪著自己一起面對處理呢?!

首先,經典裏頭說:『你們要彼此效力』,所以,這個時候看看身旁可有雪中送炭?!若是沒看見,那麼,請將時間的繩軸往回拉,拉到過去的這個階段,然後看看......於早前的這些時候可有一些人在你耳畔叮嚀、熱心勸說著什麼?!再沒有,那麼請將你手中的這本經典打開,找找看上帝找你談天說地的時候曾經說了些什麼或者曾經叮嚀了什麼?!

這樣的做法可以讓你知道陪伴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它提醒著你...你不是孤單一個人。
不過這是屬於比較被動的方法,因為你是經由某些協助的發生,或者叮嚀還是提點的曾經,藉由這些關心的舉措讓你認知到陪伴的發生。

除了雪中送炭這部分你是當下體會,剩下其餘的痕跡就常常需要人在夜闌人靜、或者整個人已讓世事給操煩得筋疲力盡、癱累兩手之後的某個時間點,也許在那個時候你才可能會有那樣的體會出現。

而這是什麼?!

這是『施比受更有福』,裏頭的『受』,前頭所謂的〝被動〞,其所表達的意義也正源於此。

你在你的『受』當中體會到上帝的存在、臨在,你在你的『受』當中看見了上帝的陪伴。

但這充其量只不過是對於上帝存在的一份證明,而上帝的所有作為只是為了要對你證明祂的存在嗎?!請問祂需要讓自己對著你這麼取寵嗎?!

請問,你能看得見上帝祂老人家的那雙眼睛所望去的前方嗎?!
而這是什麼?!
如果這不是上帝的計畫,那請問什麼才是?!

前面我們看見了『受』,這個『受』嚴重地影響著我們這個人的習性,我們從自己這個人出生的啟始,便是以這個『受』作為基本的視野和習慣的視野。

我們總是從這個『受』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我們習慣以『受』的刻度來秤量這個世界、秤量我們的際遇,而你會發現 ... 慣於以『受』作為價值衡量的我們,內心其實很難會有『知道的篤定』的發生。

你會看見,我們心頭能產生的頂多只是『知道後的篤定』,但你知道那與『知道的篤定』於本質上是不同的,從這裡 ... 我想你也會看見願意接受神、與心中沒有神之間的那道分水嶺。




未完.(待續)




.04/





『愛別人,一定要從自己先愛起!』

這是一直以來個人在這裡所提出的論調,愛自己是先,愛別人是後。

這句話的表達並非只是要我們愛自己而不愛別人,它想要表達的是一份程序、一種先後,一種因果,如果你沒有愛自己,那麼...請問你會用什麼樣的心態與做法去愛別人?!

但我們回頭看看這個『受』所提供給我們的角度。
感覺到愛,那是因為我們從別人那裏接下、或者收下了什麼,我們從這個『受』的過程裡看見並感受到愛,而這表示什麼?!這表示愛是從你的外部向著你的位置傳送過來...

如果我們以〝我和世界〞來代表自己這個人於世間存在的相對,那麼 ... 上頭這句話『愛是從你的外部向著你的位置傳送過來』,它的意思就是說,世界向你傳送了愛,而這是什麼?!

這代表此刻你並不是愛,世界是愛。

在『受』的作為與框架裡,你不是愛,世界是愛,而為什麼你不是愛,世界是愛呢?!

答案很簡單 ... 因為你在世界之外!

這就是從『受』的慣性而來的自然安排,它無聲無息地從你的不知不覺之中......啟始了你身上那顆負責〝對立〞的開關;而什麼是負責〝對立〞的開關呢?!

看過天秤嗎?!請問它長得什麼形狀?!

天秤必須是以〝對立〞的形態存在。

天秤的一端是砝碼,另一端便是『受』,內心所需要的平衡必須讓自己走入相對之中去翻找,直到找到等量之後它才會出現,而這是什麼 ... 這就是〝計較〞,平衡的發生總在計較之後。

當負責對立的開關被打開,之後你的存在就成了 ... 你和世界。
在這個過程中,你的存在和世界成了相對,所有與你有關的進出都會擺上身上這座天秤的秤盤之上。

那麼愛自己呢?!

請問,你有沒有把自己擺上天秤秤盤的經驗?!

請問,當你看見這個問題被抬到你面前的時候,心頭是不是跟著愣了一下?!

其實,它也沒有那麼困難,只是平時你並沒有對它多留心罷了,不信的話看到這個你就懂了 ...

『同理』,當你在同理他人的時候,請問你會怎麼做?!

我這麼描述,你看看我說的對不對?!
首先,你會把自己擺到秤盤上頭秤一秤,等秤好之後,接著你將自己從秤盤上頭取下,然後這時你才將這個〝他人〞也擺到秤盤上頭去秤一秤。

當你在『同理』的時候,請問你可發現自己其實已經作了兩次秤量的動作嗎?!

這個『同理』幫你找到什麼?!
請問這個『同理』它作用的程序是什麼?!請問是不是先自己、再別人?!



未完.(待續)




.05/




自己不是,而他人是,請問這是什麼?!

這是『名聲』 ...

而前頭提到,先自己而後他人 ......

接著我們回來看『愛』這件事,今天,假設你是愛的話,那情況會是怎樣?!

那情況就是 ...... 愛會以你作為起點,然後朝著外頭放送出去。

你是愛的起點,你將愛朝著世界送出去,而後,當世界變成愛之後,你和世界都在愛裡面,這個時候你在世界的裡面,世界也在你的裡面,此刻你就是世界,而身上那個負責〝對立〞的開關,也會同時被重新地關上。

想想我們人在委屈流淚、憤怒抱怨的時候,是什麼在主導我這個人的運作?!
答案是 ... 『受』。

當這個『受』在你的身上發生的時候,〝對立〞的開關被扳到〝on〞上頭,此刻一定有些個什麼被擺到秤盤之上,即便此刻你的人已然煩躁、心急或者慌亂,但卻也無能為力從自己、或者世界的箱櫃裏頭翻找到合適的砝碼拿來平衡身上那座早已出現嚴重高低的天秤。

你被困在『受』裡頭尋找天秤的砝碼。

但你卻不知道『受』正砌出一道牆將我們和世界清楚地隔開,這讓我們變得難再擁抱世界。

之後,我們將身上的一雙眼睛用來盯著這個『受』,什麼也不顧、我們讓自己只是忙著找到可以把天秤弄回平衡的那顆砝碼,我們無暇理會缺少了我們的世界究竟變成什麼模樣,也不去留心世界那邊的愛在遠離我們之後、此刻還完整嗎?!

我們只知道眼中的光線變得有些黯淡。

我們不知道這個『受』已經讓我們變成了終點,這個『受』讓我們沒有辦法再把自己當成起點。

而當這個『受』宛如一條繩索般將我們一雙眼睛緊緊牢固地綁在它的身上的時候,我們可曾想過這件事,請問 ...... 這個時候『定睛』該怎麼辦?!




未完.(待續)





.06/





定睛於上帝

前頭說到,當你將自己定睛於上帝,你的身上會有一份『知道的篤定』產生。

但接著這裡並不急著就『定睛於上帝』和『知道的篤定』這些部分做更多直接的討論,因為我想,但凡是真理,那麼即使眼前沒有熱情的寒暄或者熱烈的擁抱,但是只要我們繼續於前行的道路之上行走,將來我想,依然還是會有相見且靠近的親密時刻。

繼續延續昨兒有關『受』的討論,在我們自身『受』的探討當中,從天秤的豎立看見了〝對立〞的存在。

對立,二分之形。

如果對立是果,那麼...請問對立的因是什麼?!

因是分裂,分裂是形成對立的主要原因。

『受』是分裂之後的結果。
一直緊抓著這個『受』讓人走回不去天路。

現在,請回想一下經典裏頭是怎麼描述的 ......

當初,亞當和夏娃是因為做了什麼而被逐出這座伊甸園的?!

偷吃禁果。
偷吃了善惡樹的果實 ......
然後,他們也開始評斷了;依照什麼評斷?!

依照身上那座天秤評斷。

首先,天堂將人分裂出來了。
而天堂將人分裂出來的主因,是因為那顆善惡樹的果實經人的身體消化吸收之後,在人的心裡頭產生了天堂與地獄這樣的分別。
請問,天堂裡頭如何能有地獄的存在呢?!

其實,若你認真想想,請問當時上帝真的需要讓祂自己暴怒地將亞當和夏娃逐出天堂嗎?!

回想一下自己,假設你的角色是這位上帝,那麼當你發現亞當與夏娃沒有聽從你的勸戒而做下錯的事,你很生氣,你將他們逐出了伊甸園,這裡我想請問...在這個當下你的心是愛嗎?!
你用身上的愛來驅逐亞當和夏娃離開伊甸園,後頭還說了一些和詛咒有關的話,而你確定那是愛嗎?!

你會不會覺得當下做出驅逐的那份心,其實比較像是恨呢?!

而上帝是光、是愛,不是嗎?!
即便是吃了善惡樹的果實那又有什麼關係?!需要作出如此氣急敗壞的舉動嗎?!
關於事件這樣的描述,坦白說個人是不以為然的 ......

所以,我嘗試著讓自己從中去理解一些事 ...

還記得前頭說的 ... 『先自己、而後他人』嗎?!
我覺得看待這件事要從自己當作出發點,這樣你才能夠有機會真正地去釐清初一些什麼出來

假設我是亞當,我偷吃了善惡樹的果實,那麼請問...吃完之後就什麼都沒有發生嗎?!

請問,你吃碳水化合物、你吃脂肪,那結果會是什麼?!

你會發胖,食物總是有它的作用存在的,而一些投入健身的人他們補充蛋白質是為了什麼?!
... 為了補充肌肉。

那麼,請問善惡樹的果實呢?!
人吃了善惡樹的果實之後,請問...什麼增加了?!
正義與邪惡增加了 ...

我偷吃了果實,我的心裡多了正義與邪惡,那麼請問...愛呢?!請問,是這個正義叫做愛?!還是這個邪惡叫做愛?!

基本上,正義與邪惡都不能算是愛。
正義與邪惡只能算是一種分裂之後的存在,它們彼此對立。

而請問,愛能與什麼對立?!

如果,當初上帝是因為痛恨而將亞當與夏娃逐出了伊甸園,那麼...請問這麼一位對人類滿是心灰意冷的上帝,為什麼後頭祂卻還要讓自己繼續的愛人呢?!

恨鐵不成鋼,但這是上帝會有的作為嗎?!
這會是祂的愛嗎?!

有沒有想過當人吃下善惡樹的果實之後,他的身上已經發生質變這件事呢?!

請問,這樣的人真的還適合待在伊甸園嗎?!
這樣的人若真的待在伊甸園裡頭繼續生活,請問這座伊甸園它還能是伊甸園嗎?!

如果你是對立,那麼當你在伊甸園裡頭落腳了,請問伊甸園之後會不會也變成是一種對立?!你會不會是汙染源?!

所以我不認為是上帝在暴怒的狀況下將亞當與夏娃驅逐了,而你,請問你可以看得見在那個當下,存在於上帝身上的那份無奈嗎?!

祂知道亞當與夏娃已經發生了質變,他們已經不再適合伊甸園,離開充其量只是必然的一份結果而已,就算沒有離開,結果這伊甸園也變得不是伊甸園,如此而已。

而上帝的愛卻沒有因為這些發生而有所遞減,祂依然還在等待人們的悔改,不是嗎?!

至於你心裡頭所想的永生,請問,當永生發生質變之後那會是什麼?!
以那結果看來,會不會像是一種詛咒呢?!

而在上頭這些文字裡頭,請問你看見了什麼?!
請問你看見了人的被〝對待〞嗎?!
還是看見了人的〝受〞呢?!

如果你對於上帝,你的身上是存著〝知道的篤定〞這樣的態度,那麼請問 ... 你願不願意讓自己先去理解上帝呢?!

如果你不去理解上帝,那麼請問,你要如何才能看見祂對你的愛呢?!





未完.(待續)





.07/





『鐘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真正的平衡』


一會兒靠左,他不斷地靠左,然後又太左了

於是反過頭,他開始轉身朝著右方前進

這一下開始靠近右了,他不斷地靠右,沒一會卻發覺整個身子又太右了

然後,他又決定反頭向左了 ...

回頭,輪番回頭、輪番地回頭 ...


所以,這時請回到開頭這句話 ...『鐘擺,終其一生都在找尋一份真正的平衡!』

鐘擺開始前進,鐘擺不斷地前進

但鐘擺卻沒有認出唯一的方向

其實也不能這麼說,
鐘擺是有他唯一方向的,而且他也讓自己專心地行走在上頭 ...


鐘擺唯一的方向叫做,平衡

只是我們和鐘擺都忽略了
真正沒有唯一方向的,其實是 ... 平衡!



所以,關於平衡,請問此刻你心裡有什麼想法?!





未完.(待續)






.08/






關於定睛,請問,看到這裡你的心裡頭有什麼感想?!

首先,感謝水羚格友在文章下方的表達,這讓我從回答的表述之中體會到一些什麼,這裡就以這些體會繼續地寫下去 ...

定睛,最重要的是什麼?!
可能有很多人會說,定睛最重要的便是將雙眼投視到想要望看的那個什麼上頭。

但這是什麼?!
這是『有為』,我們轉頭、我們將姿勢先擺好或俯、或仰或者平視,跟著再調整視野方向並將目光投射到我們想要望看的那個什麼上頭。

這裏頭有個〝我想要〞的存在,是『有為』,〝我〞的作為,以〝我〞為出發點。

很多人可能會著急著想,那〝定睛〞的無為是什麼?!

不過,此刻繼續接著討論定睛的無為,個人認為其實還有一個因素的探討會更重要,這項因素就是〝看見〞。

但這個〝看見〞是什麼意思呢?!

其實,這個〝看見〞的意思很簡單,就是...〝看見了什麼?〞

也就是 ...〝你看見了什麼?!〞,只是此刻在探討這件事之前,我們還必須提前先做出這部分的釐清 ...〝看〞的釐清。

〝看〞的釐清,這裡請問〝看〞是怎麼發生的?!

張開眼睛,〝看〞它就自然發生了。(這裡的討論,是以一個人擁有健康的視力作為設定)

當我們將眼睛張開,這個〝看〞它就自然發生了。
所以,請問一下關於這個〝看〞,它是我的有為還是無為?!

如何判斷呢?!

請問,你有沒辦法讓自己張開眼睛而沒有〝看〞的發生呢?!

當你張開眼睛之後,〝看〞它自然就發生,這個〝看〞並不需要你去發力、去使勁,也不需要你去作為些什麼,你只是把遮蓋住眼球的眼皮張開,讓眼睛自己去運作即可。

關於這〝看〞,你的作為只是將遮蓋拉開讓這個〝看〞自然地發生,而後你在這個〝看〞上頭便再也使不上什麼力。

而如果仍有人認為自己對於這個〝看〞是有能力變動或者操控的,那麼這裡有一種情況可以讓自己試著思考看看,假設你的眼睛患了近視,那麼...請問,你是否有辦法利用自己本身的力量將它調整、或者矯正回來?!

你必須戴上眼鏡來恢復這個〝看〞,眼鏡是外來,你的自身作為在這部分卻一點也幫不上忙。

在〝看〞這上面,你是『無為』。

但也許有人會說,我可以調整眼珠的轉動,所以我還是有所作為的。

然,若真要細究,這個調整眼珠轉動的作為,它所發生的結果叫做〝方向〞,那是〝看的方向〞卻不是〝看的本身〞。

這裡,我想大約已經就這個〝看〞做出一些釐清,接著,再將焦點拉回到聖經上頭,請問在開端的那個階段,書上頭是怎麼說的?!

經典上說...『要有光!』






未完.(待續)





.09/





要有光。

請問,人為什麼能夠〝看見〞?!

因為光。



而這個〝光〞和我們這雙眼睛的〝所有看見〞是一致的嗎?!

本質上,它們是不同的,經典上說 ...『要有光』,『就有光』。

那麼,人的雙眼所見呢?!

人的雙眼所見,除了光,還有影。



我們以為自己看見的是光,其實,我們的眼睛除了看著光、它們同時還看著影。






未完.(待續)







.10/





光,〝看〞之所以發生的主要原因。

我們走入一間暗室,裏頭一點光線都沒有,張開眼睛,這個〝看〞卻沒有任何作用 ......

所謂的〝光〞並不是我這雙眼睛的〝所有看見〞,請問,處在這間暗室中的你,你睜開了雙眼,難道你的人便沒有了〝看〞嗎?!

這裡頭有個盲點,人們總會認為是他們看見了光,是人的眼睛看見了光,卻很少有人會去理解 ... 我們之所以能夠〝看見〞,其實是因為〝光〞的作用。

這是什麼意思?!
你的〝看〞,原因是因為〝光〞。

那麼,於信仰中請問神是什麼?!

如果這是你的信仰,那麼你會知道...神是光。
為什麼說你其實並不孤單呢?!

因為你之所以能夠看,它的原因是神,因為神是光;而這很玄嗎?!

它其實稀鬆平常,人們不都說了眼睛是靈魂之窗嗎?!

你以為〝看〞是你本身所具有的能力,但說穿了,其實你半點也掌控不了這樣的能力,真正能夠做出掌控的是〝光〞,卻不是你。

光讓你看見了世界,所以,相對於光,請問你這雙眼睛的主權在哪裡?!

當你的人處於一間暗室當中,這時,請問你這個人的主權在哪裡?!

假設心是一個房間,那麼 ... 當神來了之後,請問結果會是什麼?!

心成了一間亮室。

那麼,當神走了、離開了呢?!

心變成了一間暗室,而你正待著這間暗室,請問一下,這時你的主權在哪裡?!

你困在裏頭,你幾乎使不上力,但這時...請問你便沒在看了嗎?!

你當然還在看,你將一雙眼睛專注地綁在人裏頭的那座天秤之上,你不斷地翻找卻找不到一顆襯適的砝碼來幫自己弄出一份新的平衡,你以為四周是明亮的,卻沒發覺神已經離開,心已成了暗室。

當神發覺你對於內部天秤的平衡需求高過於祂的照亮,這時,祂便離開,之所以這麼做主要是因為祂必須對你的選擇做出尊重。

當人的雙腳踏離開伊甸園的那一刻開始,人的心便成為光明與黑暗輪流停駐的場域。

之所以還有光明存在,並不是因為光明的本存或者人的能力所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神還沒有棄絕人,就如同當神的照亮來了,人的心會有光明的感覺一般。

而黑暗卻是完全地出自於人對於自己的選擇。

當人選擇將雙眼、將自己的〝看〞捆縛在內部那座天秤的時候,人就已經選擇了黑暗,真知的神在那個當下便已經看見這個久遠之後的結局。

只是因為從開始祂便將選擇交給了人,所以,即便祂知道應該要求人做出改變,但祂卻無法違背自己將選擇送給人的那顆初心;祂知道祂不能直接伸手改變這樣的結果,於是,之後祂就只能讓自己以光明的呈現來對人做出幫助,或者做出提點、和指引。

看看這個宇宙,當沒有恆星光亮出現的時候,它是暗的,是永恆的黑暗。

而恆星的光熱卻從來不是永恆的。
所以請問你,真正的世界到底是什麼?!它和你的認知相差了多遠?!






未完.(待續)





.11/






這裡有個很有趣的觀察,神是光,而光卻決定了你的看 ......

那麼,定睛呢?!

這邊先插個嘴,請問以前當你人看到這個『定睛』的時候,對於它你的心頭曾經埋下怎樣的想法?!

那麼,當你走過這些文字之後呢?!請問,又有些什麼是從那堆塵封已久的陳跡之中被挖掘出來了呢?!

讓我猜猜 ...... 關於這個『定睛』,當時被我們埋下的大抵會是〝我要看向〞、〝我要把目光投向〞之類的想法吧。

而關於挖掘呢?!到底又有那些被挖掘了出來呢?!
我覺得自己似乎挖掘出了一些什麼,原來 ...這個『定睛』和我的認定並不一致,它並不是〝我要看向〞之類的描述,當然也不是〝我要把目光投向〞之類的做法,關於這些其實我們早都試過了,而且還是前仆後繼地投入,在一些時間之後我們總會看見自己當時做過這樣的努力,但結果如何呢?!

〝神是光〞,這是很早以前便被人們擺入博物館裡珍藏的文物,為什麼說是博物館的珍藏呢?!

因為我們從來只是將它拿來貢個、放著、陳列著,我們根本沒拿來用。而當我們挖掘得夠深,這時你就會看到,『沒有神...我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而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所有的看,它們都來自於神,不論是好的、或者不好的。而這是什麼?

『生命中所有的發生都是必然的!不論人的選擇是什麼,選擇逃避或者冷漠地讓自己別過頭、還是讓自己面對或者勇於承擔,這些發生都是必然的,它們無論好壞、它們沒有好壞,神讓你看見並經歷這些,而你會在做出選擇的時候,同時以身上的作為替〝自己的這本書〞謄上一些個什麼。』

我們的看必然是神的看,但我們的選擇卻未必會是神的。

我們都知道神的手中握有權柄,那是一座天秤,關於審判。

而當人將善惡樹的果實吞下之後,人也開始握起權柄,人的身上多出了一座天秤,那情況看來和神幾乎沒有兩樣。

但請問,神都可以手握權柄,為什麼人卻不行?!
請問你可曾讓自己認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

為什麼神的天秤使用起來沒論斷的問題?!而我們的天秤使用起來卻滿滿都是論斷的痕跡?!

因為你做選擇,但神不做選擇。

說神將人驅離開伊甸園是不妥的,我們知道神是光,而當人不準備將心裡頭的空間留給光,這時,失去空間可以留存的光會尊重〝人所做出的選擇〞並且離開,關於這部分祂從不蠻橫,也從不去選擇將祂自己強留下來。

而當一座伊甸園失去了光之後,那就像一顆行星失去了恆星的照耀,死亡成了必然的宿命。

為什麼神的天秤是不論斷的,因為 ... 關於你,神會將別人對你所做的擺在天秤一端的秤盤上,同時祂還會將你對別人所做的也擺上天秤另一端的秤盤上,神並沒有幫祂自己準備砝碼,基本上神並不需要秤量,祂也不須尋找平衡,天秤量秤出什麼結果便是什麼,祂沒有選擇。

這裡舉個比方,比方你說別人拿話刺傷了你,你認為很委屈,你希望神能夠幫你主持公道。

既然是公道,那麼情況很清楚 ... 首先,祂會將別人曾經對你所做出的刺傷言論擺在祂那天秤一端的秤盤上,跟著,祂會將你曾經對別人做過的言語刺傷擺在天秤另一端的秤盤上;請記住 ... 祂並沒有拿出那些砝碼來單獨對哪個人做出個別的量計。

天秤的兩端,一端盛了你的委屈,一端盛著別人的委屈。

一端是別人對你造成的委屈,一端是你對別人造成的委屈,不過這有個前提,它們是累加的,意思就是從以前到現在,所有關於別人對你做的,還有你對別人做的,它們都會一起被神擺入秤盤上頭同時秤量。

這時再請你告訴神 ... 你準備要神幫你懲戒誰和準備懲戒什麼。
但你有沒有想過?!天秤另一端秤盤上那些關於自己的所作所為呢?!你準備要求神也同時要對於這部分做出無條件赦免嗎?!

接著我們看看人的這座天秤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說它是權柄?是論斷?!

當我們將一些感受和遭遇擺上了秤盤,這時,我們卻不會將相同情況下我們造成了別人同樣的感受擺上另一個秤盤;我們拿出自己的標準,這些屬於我們的標準也就是砝碼,我們將代表自己標準的砝碼擺上另一端秤盤,開始計較,目的是為了找到一份平衡。

當平衡找到了,這時,請問我們會怎麼做?!

我們開始怨懟,我們尋找各種機會報復,我們使出一些激烈手段試圖反擊 ... 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對方的認錯〞。

我們的標準,也就是這顆砝碼上頭明白地標示了〝別人罪惡的份量〞,它還標記著我們於行為上必須做到〝相對的回應〞,之後平衡才會出現,我的這個人才能恢復原樣、恢復正常。

然後,請問世界發生什麼事了?!

你抓著他的罪惡來要求他的認錯,他抓著另一個他的罪惡在要求他的認錯,另一個他又抓著另另一個他的罪惡在要求他的認錯 ...... 就這麼地不斷地傳遞下去,以仇恨的方式,這時,請問 ... 當這傳到最後,請問一下,你會不會被某某一個他給抓著你的罪惡來要求你要做出認錯呢?!

但這裡有個問題出現了,請問,你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所有自己做的、有哪些是屬於錯的事?!是屬於別人眼中的罪惡嗎?!

那麼,再請問...你能不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所有別人做的、有哪些是屬於錯的事?!也就是屬於你眼中的那些罪惡呢?!

讓我猜猜,關於別人的罪惡你總是能夠很清楚地看見、很清楚地指出,並且牢牢地記著心中,對吧?!
那麼,關於你自己的罪惡呢?!關於你自己的罪惡你便不管了嗎?!請問,這麼做是因為你的無法分辨?還是放任呢?!

你會發現,論斷就像顆砝碼、像是一種標準似的,卻忽略了那是一份重量,正壓著心;當你以砝碼幫著自己找來平衡的同時,其實你也正搬來一份重量壓著自己的那顆心,只是你沒感覺而已,只是你更在乎平衡這件事罷了,但你卻可能忽略,這顆顆砝碼、它們又在什麼時候曾經讓你從心的上頭取下來過了?!

請問,你的心上擱著多少砝碼未去?!它們是多少重量呢?!

到這裡,請問你看見了神的權柄和你的權柄之間的不同了嗎?!

可以理解為什麼說神沒有論斷,而有論斷的是你了嗎?!

請問,你看見人吃了善惡樹果實之後,為什麼就再也待不了伊甸園這件事的主要原因嗎?!

而你有沒有還發覺到一件事,那就是 ... 為什麼我們身上的這座天秤永遠只能秤量別人、卻秤量不了自己?!





未完.(待續)





.12/






『回正』






在繼續談這篇之前,突然有個想法,今天不提定睛、也不提天秤還是平衡,今天就只是閒聊,聊什麼呢?!

聊聊上頭這兩個字,『回正』。

回正是什麼意思?!

它沒有特別意思,只是一份很直接的敘述,就好比你走在路上,你的雙眼看著前方,這時,身旁發生騷動,跟著你將頭別到那邊試圖瞧出騷動的情狀,此刻,你的頭臉已然轉向,而當你看見這騷動對於你的前行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之後你又將頭臉轉正,瞧向前方並繼續前進。

回正。

那麼,若是以更機械性的角度詮釋呢?!

一些人有開車的經驗,汽車上頭有個方向盤,當車子前行的時候,方向盤是正前的方向,而當行進的方向不在前方、已經變為側方,這個時候車子就必須做出轉向的動作,否則我們就會距離目標更遠,跟著方向盤必須轉動讓車子彎到那個方向,而當我們轉動方向盤讓車子過了彎,我想,一般地駕駛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經驗,那就是 ... 之後方向盤它會自發地從它的內部傳導出一份重新轉正的力量幫車子歸回到正向。

當方向盤被人的雙手大幅地轉動之後,它並沒有把自己停留在這個轉動之後的位置,在人的雙手放開方向盤的同時,方向盤的本身會繼續傳輸一份重新倒轉回正的力道,直到最初的那個狀態。

這就是回正。



好了,接著我們不談回正,我們來看看下面這事 ......

『他們都不聽我說!』、『他們都不了解我!』

請問,在生活中,是不是偶爾我們會發出這樣的抱怨?!

他們都不懂我,他們都不聽我說 ...

好了,這裡我們就從『他們都不懂我』這一句來開始今天的討論吧。

請問,不懂你的人是誰?!

是...『他們』,對吧?!

但這裡請問,就事情的本質來看,〝他們不懂你〞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還是不正常呢?!

不都說了是〝他們〞,對嗎?!而這個〝他們〞並不是〝你〞,對吧?!那麼 ... 這裡請問,〝他們不懂你〞這件事有什麼問題?!

〝他們〞本來就應該不懂你、不是嗎?!

但你是怎麼想的?! ... 你覺得他們應該要懂你,對不對?!

什麼是理所當然?!是〝他們〞還是〝你〞?!
是說出這句話的你,對嗎?!

而當你用理所當然的態度去要求別人〝應該要懂你〞,你覺得這是什麼?!
請問你這麼做是不是讓自己變得有些強人所難了?!
請問,這麼做好嗎?!
你喜不喜歡別人將這樣的態度拿來對著你呢?!你喜不喜歡遇到別人用理所當然的態度來對你抱怨 ... 『你應該要了解我的,了解我是你的責任,不了解我基本上是你的錯,你要為你的不瞭解我來向我道歉!』

我想,你會說不喜歡才是。
那麼,這裡有什麼問題呢?!

這個世界,本來也就是 ... 他不懂你,你不懂我,我不懂他 ... 如此而已。

你說他用話刺傷你,那麼 ... 請問,他是故意用話刺傷你嗎?!你要怎麼確定他這麼做是無心的?!還是故意的?!

這裡請教你一個問題,會不會有可能是因為〝他根本就不了解你,所以沒有注意自己說的一些話可能刺傷了你呢?!〞

而你會不會也有相同的情況對別人呢?! ... 請問你會不會有那種〝因為不了解別人,而說出一些無心的話語刺傷了別人〞的情況發生呢?!
這麼問,你肯定不是很能回答,我們用更生活化一點的角度來重新提問好了 ... 請問,〝你有沒有那種和別人談話談到一半,對方卻莫名其妙地生起氣、或者惱怒的情況發生〞?! ... 如果有這樣的經驗,那麼大多情況發生的時候,你人已經講出一些刺傷別人的話出來了。

仔細回想一下,看看自己有沒有這樣的時刻發生 ...
你不用把答案說出來,但讓我猜猜看,有些時候你也會在無心的狀況下說出一些讓人難以釋懷的話,對吧?!

而這是你的錯嗎?!

如何說這是你的〝錯〞呢?!

那其實只是因為〝你不懂別人〞這個原因所造成的,不是嗎?!就像別人也可能只是因為不了解我們而做出相同的事、或者說出相同的話一樣而已,然後再請問,就這些情況,你覺得你和這些所謂的別人於做法上有什麼不同?!

關於事情發生的種種,其實你們並沒什麼不同,對吧?!

還記得在信仰當中,總會有些什麼在提醒著我們要『認錯、悔改』嗎?! ...

這裡請問,請問上頭這件事當中的〝錯〞,它指的是什麼?!

知道嗎?!在我們所使用的中文當中,〝錯〞這個字並非只有〝不對、謬誤、過失〞之類的解義,在中文的詮釋運用當中,這個〝錯〞其實還有〝錯身〞、也就是〝沒有交會〞的意思。
認,找出。

認錯,從其中找出沒有交會的部分。

而你不懂他,他不懂你,請問就這件事的本質來看 ... 你們交會了嗎?!

你們是不是沒有交集?!是不是〝因錯而誤〞了些什麼呢?!

所以,錯誤就這麼發生了,不是嗎?!
什麼是〝錯誤〞?!
... 〝因錯而誤〞,因錯而誤了彼此的心意,因為沒有交會而發生了誤會、誤解,不是嗎?!
而這不正是你與〝他們〞之間的寫照嗎?!

認錯,找出那些沒有交會的。

那麼,什麼是『悔改』呢?!

悔,〝心〞和〝每〞組成這個悔字。〝每每我們的心〞

改,變更 ... 變更是修正的意思,變更卻不是整個換掉重新來過的意思。

而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你要做出修正,而不是將整個全換掉、抹煞掉,然後還弄個新的出來;而這又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對於之前所發生的種種,你需要要做的是修正、而不是全盤地抹煞。

但你看看我們和其他人,遇上這種事,每每我們總是很直接地從自己的心裡頭,將一塊像重得像大石一樣的〝錯〞這個字給搬出來,並壓到對方的身上,我們用這個〝錯〞字來向對方作出一種抹煞 ...

然後,你希望別人認錯,你希望別人悔改,但請問 ... 自己呢?!自己怎麼辦?!

請問,神是怎麼說的?!請問,神有說『要別人要認錯、悔改』嗎?!

那怎麼辦?!神所說的是我們的認錯與悔改 ...

看到這裡,請問你是不是將那顆原本搬來壓住別人的大石頭又重新再壓回到自己的身上去了?!
但你認為這是神希望人們認錯悔改的那份用心嗎?!
就只是拿出一個〝錯〞來壓到自己的身上,如此而已嗎?!

那麼,我們可不可以換個角度這麼想?! ... 〝在每每發生事情的當下,都讓自己安靜地去尋找出、自己與他人之間到底存在著哪些沒有交會的部分,並對此做出修正〞

請問,當我們讓自己這麼做,這情況是不是比較符合神的心意?!

然後,我們再來看〝修正〞這件事,請問,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們有沒有辦法去改變?!

我們其實沒有辦法改變。那麼修正呢?!
既然修正已經沒有辦法改變那些已經發生的,那我們幹嘛還要修正呢?!

修正雖然讓我們沒有辦法在已經發生的這一次做出改變,但修正卻讓我們可以在下一次可能發生的做出改變!

所以,事情發生的時候,讓我們找出自己與他人之間沒有交會的部分,然後你就意識到了 ... 〝自己與他人在這部分是沒有交會的〞,因為沒有交會,所以在這些沒有交會的部分心頭可能會有衝突產生,但因為悔改,所以你做出了修正,這次你對自己做了點心理準備,而當衝突真正地於心頭出露的時候,你知道那是因為不了解而引起,你修正自己不再像之前一般理所當然,即便眼前還是有刺傷出現,但痛覺減輕了,這個時候你的人也不會再如前次那般,像一顆鐘擺似地不停擺動,你發現自己變得比較和緩 ...

認錯與悔改不是要求你要把自己變得和別人一樣,也不是要你去懂遍這世界上的所有人。

認錯與悔改只是要你去看見『自己與別人的不同』,因為不同所以有沒有交會,你們之間的沒有交會是正常的情況,因為你們是不同的。

認錯只是讓自己找到這樣的不同而已,認錯悔改並沒有要你去將這個不同變成人們口中所謂的相同,所以你並不需要努力的去要求自己拼命不斷地去懂遍其他人,或者努力地要求自己去做到別人眼中的那位自己,你要做的很簡單,其實就只是保守住自己的心,你的心很清楚 ... 你們是不同的,不要讓衝突把眼睛的方向給拉偏了。



『當他說了什麼刺傷你,當下請讓自己想起這個最初 ... 你們是不同的。』




回正
有時候我們會在前方的視線飄遠下
轉動自己的方向盤

有時候,我們會在世俗的標準下、
或者眾人的眼光當中
不斷地轉動自己的這顆方向盤

期望幫前進找到一份正確
但事實卻是
我們常常在將方向盤打了幾圈之後,卻還讓雙手緊緊地握著


讓人生困在原地
不斷地
轉圈 ......




/




人的雙手會緊緊地握住相同而忘記,放開 ...




/






未完.(待續)







.13/






神的計畫 ... 『你們是不同的』




所謂的定睛,並不是要你把眼睛定向何處,回正就好。




神是造物主,神是創造
請問 ... 祂造出一些相同來做什麼?!

需要這麼費心思嗎?!拿模子不就行了?!





而為什麼你會是神心頭的寶貝?!

因為你和大家都一樣?!
還是因為大家都〝一樣的特別〞?!




神把〝大家都造成一樣的〞,和神把〝大家都造得不一樣〞,你覺得哪一種比較特別?!哪一種比較精彩?!哪一種比較珍貴?!




為什麼神會看見〝人不再適合伊甸園〞這個事實?!

因為,人開始會因為自己的不同而感覺到羞愧,而這是一份黑暗,如果伊甸園代表光明,那麼當黑暗出現的時候不適合便出現了。基本上 ..... 這件事與〝做了不好事的羞恥心〞並無關係。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做了不好事的羞恥心,這份羞恥的產生主要來自於〝事〞,而非來自於〝人〞,但現今社會卻早將它們混淆了。



保守自己的心,以分辨。

用分辨找出 ... 什麼是麥子?而什麼又是稗子?!

所謂的揀選,其實也就只是麥子與稗子而已。

如果你不先做揀選,請問神要如何做揀選?!





因為不一樣,所以沒有變成一樣的需求。

因為不一樣,所以有了合作的空間;而那些一樣的也合作呢?! ... 那叫〝朋黨〞、叫做〝排擠〞。

因為不一樣,才有了理解。

因為不一樣,才有了尊重。

因為不一樣,才有了思考的獨立。

因為不一樣,才有了可能的發生。

當最後全部走到一樣,那將只剩公式化的一致,而這樣還會是寶貝嗎?!
如果,上帝的書架,當祂翻開每一本書,卻發現,結果都一樣 ......






未完.(待續)






.14/








『你們是不同的』,請問這句話如何能是神的計畫呢?!



我們來瞧瞧那是怎麼回事吧!
你們是不同的,所以請問...一直擺在我們身上的那座天秤該怎麼運作?!

當你理解到『你們是不同的』這句話的同時,你會發現 ... 天秤完全無法運作,因為你的砝碼並不等同於他的砝碼,他的砝碼並不等同於我的砝碼,而我的砝碼並不等同於你的砝碼 ...... 這些許許多多的砝碼,他們在規格制定上頭並不是一致的。

這是本質問題,而這樣的情況下所造成的秤量結果真的具有參考價值?!

基本上,這樣的秤量於本質上是無意義的。

但請問,如果無意義是真的,那麼它也表示我們這些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存在這件事,於本質上也同樣是一種無意義的情況嗎?!

其實並不會的,神並沒有這麼想,讓我們試著靜下心來思考下面這個問題 ... 如果秤量別人是無意義的,那麼請問 ... 若是我們拿它來秤量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呢?!這樣子意義會不會產生?

請問,這個時候什麼事情發生了?!

這個時候你發覺 ... 秤量的標準出現一致了,這個時候你還看見規格的制定也出現一致了,因為這些秤量使用著相同的一副砝碼。

而這是什麼?!

這其實有個名詞,叫做『反省』。

我們對著自己的反省,以自己對著別人所訂下的標準來進行。

這時天秤之上如常地出現高低,一邊是自己的作為,一邊是自己的標準。

...... 請回想一下,先前,當你在閱讀文中提到關於上帝的權柄和我們個人握著權柄的這件事,在那個當時,你對於上帝手握權柄這事大抵沒有異議,但是...關於我們個人手握權柄這件事呢(也就是我們身上擺著的那座天秤這件事)?!請問你的感覺會是什麼?!

當你看見自己身上運作著一座天秤,你覺得手握權柄這件事是不對的,因為我們只是個人而已,我們不是上帝、我們不應該如上帝般手亦握著這樣的權柄,亦即我們應該將身上的這座天秤取下來,把這座天秤留在身上是不對的,請問你,在那個當下自己是不是生出了這樣的念頭而且正準備朝著這個方向做去?!

如果是的話,那麼 ... 這裡我們先不談反省,我們來看看一直藏在我們身上的這隻蟲子,看看這隻蟲子是如何地操御著你我的思維。

哪一隻蟲子呢?!
就是『二分法』這隻蟲子。

當你聽見我說那個可能不好,之後...你就從身上搬出一個否決的牌子來掛著〝這個不好〞的身上,此刻你待它如同囚犯,跟著還準備將它押赴刑場給直接喀嚓了,不是嗎?!

看見了嗎?!看見你身上的二分法了嗎?!除了同意就是否定,請問這是誰?!這就是我們自己 ......

而當你看到這裡,請問你是否還發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

哪個奇異的現象呢?!

請問你有沒有看見 ...... 〝二分法有時候也會除掉二分法它自己〞這個現象。

當你覺得〝你身上的天秤〞是不好的,而你知道關於『好』這件事,它向來總是被你身上的二分法所奉為圭臬,至於杵在另一邊的『不好』,它則常常會成為二分法的眼中釘並欲除之而後快。

所以這個時候你就看到 ... 你身上的二分法下了決定準備直接拿掉運作於你身上的這座天秤。

但有趣的是,我們之所以會決定這麼做卻正好是依據我們身上這座天秤所秤量出來的結果。

然後你出手拿去身上這座天秤,將它從身上取下,讓它遠離並從此和自己沒有任何關聯。

當拿掉之後,跟著你也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變得更好了。

只是請問 ... 這個時候〝你身上的這座天秤〞到底取走了沒有?!

很弔詭對吧?!

天秤紋風不動還擺著你的身上,它好得很,一點損傷也沒有,而我們卻感覺它已經遠離而且自己彷彿變得更好更雲淡風輕了。

怎麼會這樣呢?!
這明明就不應該是我這個人會有的表現才對,但這份描述卻又言之鑿鑿地將過程中的軌跡非常清楚的呈現出來 ... 那的確就是我們自己。

你拿一把鏟子出來,朝著地面上自己的影子鏟下去,鏟了半天將路面鏟出一個大坑,看起來連影子想要立足的地方都沒有,但這時請問一下 ... 你離開了沒有?!影子離開了沒有?!

為什麼在這裡我要提影子呢?!

我們先來瞧瞧影子發生的事情,光線直射,當它行進的路線碰上物體,這時光線前進出現阻礙,然後影子便發生了。

先有光線和物體,而後有影子。

如果我們將光線當成一個定數,那麼 ... 這時我們發現,影子會出現,原因是因為你正待在光線前進的路線之上。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 ... 除非沒有光線,否則影子要離開,它的先決條件就是你必須先離開。

所以,如果你要二分法離開,那麼,先決條件就是你要先離開。

什麼叫『你要先離開』?!你離開了 ... 那存在的條件不也跟著消失了嗎?!如果連存在的條件都消失了,那請問這樣的探討還有什麼樣的意義?!

而這世界真的有那種,可以維持存在的離開方式嗎?!

其實答案是有的,那就是 ...〝你沒有參與〞。

當你讓自己沒有參與的時候,這時的你既是存在、又是離開。

沒有參與?!... 我們要自己沒有參與什麼呢?!

我們知道,之所以會說人握上了權柄,主要的證據是因為人做出了論斷。

而此刻我們所談論的正是擺著人身上的這座天秤,這座天秤和論斷有關,所以 ... 所謂的沒有參與也就是沒有參與論斷,沒有拿著身上的這座天秤去量秤別人。

當你沒有參與論斷,這個時候你便已經離開了、你離開了論斷,你身上的天秤也跟著離開了、天秤也離開了論斷,但實際上你人還待著,而且還正經歷著,卻沒有任何論斷。

還記得你是誰的容器?!
神的,對吧?!

你是神的容器,你只是負責盛載而非你就是這裡頭的盛載,所以你的參與是什麼?!

你的參與是存在、容器般的存在。

那麼...你的不參與又是什麼?!

你的不參與就是盛載的本身。而盛載的本身是什麼?!

盛載的本身就是光;而在這個情況下請問影子何在?!

光在你的內部,光從你的內部向外放射,你是存在是物體,光經過物體之後產生影子,所以影子會出現在你的存在的外部。
而這是什麼意思,他的意思就是...當光已經成為你的內部,那麼這時...外界的所有存在對你來說就是一份影子;而我想問,現在的你就已經是如此了嗎?!

答案應該不是,因為你的內部還是常常會有黑暗發生。

但是,當你把自己當成一個容器,一個神的容器的時候呢?!情況會如何?!

在那個當下你應該會看見...原來你這個人之外的所有部分就像是影子一般存在,而我想這會是很好用來判斷自己當下狀況的一個方法。

另外,不是還有一說你是神的僕人嗎?
那麼請問 ... 主人做下的決定,請問僕人該怎麼因應?!

是你這個僕人也讓自己做下一個決定嗎?!即使主人的決定和你這位僕人的決定這兩決定已經相互衝突相互違逆也沒關係嗎?!
然後,請再回想看看自己,看看自己過去有沒有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

這答案別跟誰說,告訴自己就好了! ... 而這是什麼?!
這就是『自省』!






未完.(待續)







.015/







今天跳tone一下,不談天秤,改談談煤油燈。




外頭有個玻璃燈罩,內裡藏著一個儲裝煤油的容器 … 我們就叫它是煤油燈。


問你一個問題,請問你認為〝什麼才會是人的樣式〞?!
如果以我的理解,我會說那是 ... 燈。


神是光,是人的內裡。
人是燈,是光之外。

而關於燈的存在這部分,其實我們常常忽略一件事,我們總是以為燈是照亮,燈是無私地照亮,但這裡頭其實存著一個盲點,到底是什麼盲點,這部份且讓我們好好的來翻找翻找 ...




情況是這樣子,那裏有一盞煤油燈,你沒有點燃它,這時你手提著這盞燈來到一間暗房,這間暗房裡深暗無光、伸手不見五指,你走了進來然後關上房門,跟著 ... 請問在這屋子裡有哪個地方是被照亮的?!

你手上的燈沒有點亮,是暗的,你走入一片漆黑之中,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立足的位置,那情況猶如一位站在陽光下的失明者,你沒了空間感,屋子裏頭沒有聲響,你的聽覺使不上力,你只剩雙手還能摸索,只剩雙腳還能踢探,全身只剩觸覺這種距離最淺近的能力還能發揮作用,你孤立無援,你感到十分無助。

於是,在你人開始慌張狂亂之前,你趕緊將煤油燈點亮。

你發現了光亮,而且看見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當屋室的內部呈現明亮,跟著盤踞著心頭的恐懼與擔憂開始消散,你又開始回復正常的表現。

接著,你將點亮的煤油燈擺在地上,並拿出一個大碗狀的遮罩將煤油燈蓋上,蓋畢,整間房室又回復黑暗,你又開始伸手不見五指。

但這時你身上的恐懼感並不高,因為你知道光就在這罩子之下,只要掀開來你就能在屋內重見光明。

於是你將遮罩拉開,登時屋室重見光亮,而你的立足也開始踏實。




這裡,我們來瞧瞧盲點到底存在何處…

在上面的敘述裏頭,關於人走入暗室,期間總共出現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燈沒點上,整室暗黑。
第二階段,點上燈,屋室出現光亮。
第三階段,將點亮的燈從外部蓋上遮罩,屋室又回到黑暗。
第四階段,把罩著燈的遮罩拉起,屋室重現光亮。


我們可以看見 ...
沒點上的燈,在黑暗之中只有黑暗,屋室黑暗,燈也黑暗。
點亮的燈,在黑暗中放出光亮,屋室光亮,燈也光亮。
將點亮的燈蓋上遮罩,在黑暗之中有光亮亦有黑暗,屋室黑暗,光亮是燈。
將遮罩從點亮的燈上拉起,屋室重回光亮,燈亦光亮。

這是過程發生的四個階段,這裡個人準備舉出兩個部分出來探討,一是屋室,一是燈。

而所謂的盲點是什麼?!

所謂的盲點就是,我們總習慣性地認為 ...... 在這些裡頭真正需要被照亮的只有屋室,而忽略了,其實燈的本身也會是另一個需要被照亮的部分,而且燈還有著先被照亮的順序存在。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燈的本身就是拿來發揮照亮的作用的。
我們忽略了 ...... 在燈要發揮出它照亮的功能之前,它本身其實是需要先被光照亮的這件事情。

我們習慣性地將燈當成了主角,而忽略了真正的主角 ... 是〝光〞。
其實,真正做出照亮的是光,並不是燈。

而為什麼我們必須做出這樣的思考呢?!
我們必須看見 ... 當燈不被點亮的時候,它其實並不具備有照亮的能力。

思考看重的是本質,而非表象。
從事件的本質來看,燈比較像是個容器,只是個盛載光的容器。

有一句話說 ...『燃燒自己,照亮別人』,若依個人理解,這句話所指的是〝發生光的本身〞,並不是指〝燈〞;燃燒與照亮是燈內部發生的事情,我們並不能拿燈來燃燒來照亮什麼。

接著,我們回到『神是光』這件事情上頭。

神是光,我們是光的容器,所以 … 我們是燈。

當神在我們內部出現的時候,也就是光在燈的內部出現的時候,這個時候第一件事發生了 ......

哪個第一件事發生了呢?!

燈被光填滿,燈被光照亮了,這是第一件事情。

(而你們裏頭的某些人也許會問,這就是第一義諦嗎?!坦白說我並不清楚,因為定義的人是你、不是我。)

然後,再回到經典,記得經典在開頭時說了什麼?!

經典開場便說了這句話 …『要有光』。

要有光,然後你才能看得見影子,是這個意思嗎?!
不對,要有光,而後你這個光的容器,也就是你這盞燈才能被照亮,而這就是『要有光』之後所發生的第一件事情。
好了,要有光把你這盞燈點亮,如此,第一件事情做完了。但是...事情便這麼完結了嗎?!

首先要有光,而後你也被光照亮了,然後就結束了嗎?!
你這盞燈就只是自己享受著光、自己享受這光照而已嗎?!

好像不是這樣,對吧?!還有第二件事繼續發生,對吧?!

好吧,第二件事,那什麼是第二件事呢?!

當你這盞燈被光照亮之後,你這盞燈的四周也跟著被光照亮了,這便是第二件事。

(而你們裏頭的某些人可能會問這便是第二義諦嗎?!坦白說我也不知道,因為定義的人是你們,不是我。)

回到探討,燈要照亮別人,首先燈必須自己先被照亮,而後燈才有能力去照亮別人。

此刻,燈被照亮這件事被樹立了出來。

這很簡單,對吧?!但我們卻常常忽略它不是嗎?!

因為光速太快,讓我們疏忽了,以為這個第一件事和第二件事它們是在同一個時間點裡發生的同樣一件事情,但其實它們並不是。

然後回到容器這個視角,你是容器,容器的作用除了盛載之外,它其實還有一個作用,叫做傳遞。

神的光將你照亮,然後負責傳遞的你又繼續將光傳向別處進行照亮。

所以你是光的僕人,你的本身並不是光,你的存在亦需要光的照亮,而你的本質叫做〝空的〞...如此才好用於盛載與傳遞。

而後你會發現,當神這光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你這燈不只會有盛載,你還負責傳遞。

這個時候,不論你願不願意或想不想要傳遞,當你盛載之後,光便自動傳遞出去,基本上這份傳遞與你個人的想法、意念和做法都不存在任何關聯,這個意思就是 ...... 只要神在你的裡面,藉由你的傳導,跟著神也會在你四周的那些個存在的身上同時出現,不論你這個人想祂出現或不想祂出現,但結果祂總會出現。
必須說,祂的出現與你的意志無關,只與你的臣服有關。

所以,這告訴我們一件什麼事情?!

你只需要讓自己被光充滿被光照亮,跟著四周的其他人便會一起也被照亮。

你並不需要讓自己刻意去對著誰做照亮,你只是讓自己的內裡充滿光,跟著四周的人們也會一起被照亮,那模樣就像他們的內裡也充滿光似地。

還記得東方的信仰曾經提到『自度度人』這樣的一個概念嗎?
它所談的大約就是這樣的一個狀況。


自己才會是你這個人的重點
但這個自己
卻又是你這個人所不能執著的一份存在
當你和神同在的時候
當你被照亮、
與照亮






未完.(待續)








.016/







很難想像上帝對人的愛,那究竟會是怎般的一種愛,對吧?!


只是,這種事如何能 ... 只是運用想像便想瞥見,你說是吧?!


請問,你和上帝親嗎?!

還是,你只當祂是位坐著高高的權位之上、並對著你實施統治的君王呢?!
或者,你只當他是位站著講台之上,對著你講述道理的那位無所不知的智者?!
亦或是,你只當祂是位專門在生命陷落的時候施手神蹟、無所不行的大能者?!
還是,你只當祂是位手中握著至高的權柄,並對著所有生命做出審判的那位最公正的仲裁者?!


但請問,那是上帝嗎?!

你沒看見敬畏成了你們之間最遙遠的距離?!



都說上帝是創造者,若上帝真是創造者,那麼請問祂到底創造了什麼?!

經典上說:『上帝用土造人』。

請問 ... 土會高興快樂嗎?!
請問 ... 土會生氣憤怒嗎?!
請問 ... 土會傷心難過嗎?!
請問 ... 土會忌妒計較嗎?!


那麼,請問上帝到底用土造了什麼出來?!
答案是 ... 生命。

高興快樂是什麼?!
是生命。

生氣憤怒是什麼?!
是生命。

傷心難過是什麼?!
是生命。

忌妒計較是什麼?!
是生命。

這些的這些,它們都是生命的原貌,那是讓我們這個人有別於土的一種分辨。


你知道,當一個人的〝人生〞走到盡頭的那一刻,之後發生了什麼?!

... 一切又〝土〞了。

這個時候,
這個所謂的〝人〞的身上不再有高興快樂,
這個所謂的〝人〞的身上不再有生氣憤怒,
這個所謂的〝人〞的身上不再有傷心難過,
這個所謂的〝人〞的身上不再有忌妒計較 ......
這個所謂的〝人〞、他身上的生命消失了。


生命的消失意味著創造的消失。
意味著土的回歸。


所以,
當你這個〝人〞可以高興快樂,關於這部分請問你該不該謝恩?!
當你這個〝人〞可以生氣憤怒,關於這部分請問你該不該謝恩?!
當你這個〝人〞可以傷心難過,關於這部分請問你該不該謝恩?!
當你這個〝人〞可以忌妒計較,關於這部分呢?!它們雖然是不好的,但請問它們不正也是你這個人的一部分嗎?!那麼謝恩呢?!




而什麼是上帝的旨意?!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為什麼說上帝的旨意高於一切?!

因為,所有一切的位階頂多只是受造,而上帝的旨意卻是上帝的臨在、卻是祂的那顆心。


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 ... 也許你可以從這些受造的身上看見上帝的蹤跡,但你卻無法從這些受造當中真正地發現上帝,因為他們只是受造,他們卻不是臨在。



除非你就是上帝的旨意,而當你成為上帝的旨意之後,請問你這個人會如何?!

凡事謝恩,你人感到喜樂而這份喜樂是從你的謝恩而來,你禱告的開頭便是謝恩,你的存在成為一種謝恩,你的生命就是謝恩,上帝的創造變成一份謝恩。



上帝的創造 ... 也就是人,上帝造人,然後你看見了人偷吃善惡樹的果實,而關於這件事請問上帝做了什麼?!

祂頂多就是讓人離開了伊甸園而已,請問 ... 上帝為什麼卻沒有在那個當下把人、把這些由祂親手創造的人給再變回土呢?!這麼樣處理,事情不是變得簡單很多?!

請問,對於創作者來說、也就是對於上帝來說,人不正好是一件失敗的創作、一件失敗的作品嗎?!

而把失敗的作品,把人這件失敗的作品敲壞、敲個粉碎,然後重新再捏塑另一個新的作品出來不就行了嗎?!幹嘛費事還讓自己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等待一件造壞的作品他的認真悔改和這件造壞了的新生命呢?!
這麼做的效率在哪裡?!請問這麼做的正確判斷在哪裡?!


請問一下,上帝有沒有這麼就直接將人給〝土〞了呢?!
沒有對不對?!你認為你這個人值得上帝這位萬能的造物主如此對待嗎?!原因是什麼?!

你真的清楚什麼是恩典嗎?!
如果沒有看見恩典,我們基本上也很難能夠做到謝恩,那麼...請問你看到恩典了嗎?!請問你看到上帝的恩典了沒?!

所以,謝恩是什麼?!
然後,你覺得上帝對人的愛是什麼?!

經典都說了『施比受更有福』,那麼請問 ... 上帝有沒有福?!
請問上帝計較了什麼?!對於你的一切,請問上帝計較了什麼?!
只是因為這個不好,上帝便將人毀掉嗎?!為什麼祂沒有這麼做?!而你這個人不是不好嗎?!為什麼祂卻沒有把你打掉重塑呢?!

請問,你的旨意是什麼?!
當你遇上不好的、沒有價值的、壞掉的那些個什麼,請問你的旨意又是什麼?!


你謝不謝恩?!
如果身上滿滿只剩下你自己的旨意,那麼請問 ... 上帝的旨意又將擺上何方?






未完.(待續)







.017/







在前面的文字之中,我們可以看見一份恩典,來自於上帝,這是長期以來我們總習慣忽略的部分。


既然看見了恩典,那麼救恩呢?!

此刻談到救恩這件事,那麼這裡請問一下 ...... 前面所言恩典,這個我們長期所忽略、且來自於上帝的這份恩典,請問這份恩典可不可以被視為是一種救恩呢?!


仔細回想一下,當我們在創作一件作品的時候,中途發現自己做壞了,請問後頭我們會怎麼接續?!
關於這個部份,我們可以好好地倒轉一下自己,到那裏仔細地檢視一下自己,而我想說的是 ... 請問,在這件事當中你是怎樣看待你的作品?!你對於自己的創作是持著怎樣的態度在看待它或他的?!

請問,為什麼這裡要特別使用〝它或他〞來形容你的這件作品?!
而你知道,這個〝它或他〞之間的差別嗎?!

我想你應該清楚,差別其實很簡單,就兩個字 ... 『生命』而已。

而你知道,常常人們口中所謂的〝救〞,它所關乎的重點其實也是同樣僅僅兩個字而已...『生命』。

有沒有想過,自己的這份存在於上帝的眼中到底算是什麼?!
只是一件作品?!
還是一份生命?!


再返頭看看自己,一直以來我們對於上帝的認知卻總是 ... 首先,祂是我們的創造者;其次,祂把我們逐出了伊甸園,除此之外,印象中好像也再擠不出其他的事兒來了。

我們知道,人生存在著三種階段 ...過去,現在,未來。

而請問你要如何才能清楚地知道,自己這個人到底存在著怎樣的真實面相呢?!

眼前這是一種方法,我們可以透過自己對於〝上帝救恩〞這件事情的態度與認定來認識自己、和看見自己 ...




首先我們來看生命的過去這部分。
今天,當你將上帝的救恩這件事擺在過去,也就是你這個人的態度是 ... 上帝對你的救恩,它於你過去的生命之中便已經發生,你是這麼理解這件事的。

而當你是這樣的一種態度和認知,那麼我想 ... 接著你身上會自然地產生出一種謝恩的心情,這份謝恩的原因是因為你心裡清楚知道上帝曾經為你這個人做了什麼,這中間你看見了上帝的付出,你謝恩 ... 因為上帝的付出。





接著,我們來瞧瞧生命的現在這部分。
你將上帝的救恩擺到現在這個時刻,那麼...這表示你的思想正處於一種動態的狀態,你的型態叫做進行式,你將救恩看成是一種臨在,又或者,更認真地說來...處在你的這種狀態之下,你對於救恩這事的體會是 ...它在很早很早以前便已發生,而且 ...一直到此刻都還持續地進行著。

關於救恩你的對應是 ... 救恩的本身並不存在段落的條件,救恩的作用叫做進行著,救恩是上帝與你這份生命的一場同行、一份陪伴。你知道,所謂救恩的真正意義,它所闡述的內容就是你這個人,意思是 ... 你就是上帝的救恩。
救恩並沒有停止,一如你的生命還在前進是一樣的。
而當你的人處於這樣心態下過生活,這時,你還有可能會自發地做出一種決定...

你會看見這個時候的自己,願意將所有的榮耀都歸於上帝。
你交託了,而你之所以這麼做,其原因並不是由於經典是這麼告訴你的,也不是你人在聽講佈道時被告知應該如此行、或者是被其他人如此地規勸著。
你的身上不存在任何來自外界的要求和任何來自旁人的眼光,即使是這些經典上的文字或是生活上眾人的言語都沒有對你的心造成驅使。
你只是發自內心地想要自己這麼做,而這麼做的起點來自於你對上帝的謝恩,因為上帝的救恩。

你在謝恩的過程當中一併完成了交託,它是如此自然而然地發生,你並沒有讓自己因為遵從了什麼教條規範、或者屈順於怎樣的眼光和規勸而令自己這麼做去,你是實誠實坦地順著自己的心意這麼做去。






如果你的生命出現了前面這兩種情況,那麼這表示你是經歷過神的、或者說此刻的你也還正經歷著。
而接著下來的第三種呢?!它的情況呢?!

未來,你將神的救恩擺在未來,而這表示什麼呢?!

這表示,此刻你的身上不會有謝恩。
而為什麼我卻對這件事說得如此斬釘截鐵呢?!

因為,在你的感受裡,此刻救恩還沒有發生,救恩會發生的位置在未來,救恩在此刻還沒有真正地發生,而既然救恩都還沒有發生,那請問你又如何會讓自己去謝恩呢,你說是吧?!

你的裡面沒有神,神亦未曾在你的生命中發生過,但你從別人的口中知道神的存在,你期待著神也會在你的未來對你做出救恩,到那個時候你的身上也許才會有謝恩出現,但不是此刻,此刻的你對於神是什麼也不會有。

請問,你看見這之中的對價了嗎?!
請問你知道為什麼一個人光是有喜樂、光是禱告,卻還是不夠嗎?!
因為沒有行動。

都說『施比受更有福』,那麼請問,在這句話當中屬於〝行動〞範疇的是〝施〞?!還是〝受〞?!


是〝施〞對吧?!

但如果是〝施〞的話,那是不是這也正意味著...〝行動〞比〝沒有行動〞還更有福,對吧?!

請問,為什麼人在禱告和喜樂之餘,他還必須要謝恩呢?!
關於這部分,我們可以將之前說到上帝旨意那段話再拿出來複習複習 ......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關於上頭所提的...喜樂、禱告和謝恩這三件事情,請問這三件事當中哪一件是可以歸屬於人的行動這範疇的?!
你覺得行動會是哪一件呢?這個部份,是值得我們來好好探討探討的...

首先,我們先讓自己以行動來進行喜樂吧!
每天我讓自己努力的快樂,我讓自己快樂地去做任何事,我讓自己正面、讓自己每一個小時快樂,讓自己正面、讓自己每一分鐘快樂,讓自己正面、讓自己每一秒鐘快樂,直到我在生活當中碰到了不快樂。

碰上不快樂之後,之前的快樂發生中斷,而後我變得不再快樂,先前所有關於快樂的努力和所有的正面於這瞬間出現句點。

快樂發生了中斷,一直以來所努力累積出來的快樂和正面,更於這個時間點之後整個化為烏有。

你看見了〝不快樂〞像是入侵的外籍軍團,他橫暴地闖入並將整個人佔據,整個人被不快樂填滿,而後你的身上充斥著滿滿的負面。

怎麼樣?!看著看著心頭突然浮現出一種似曾相似的感受,對吧?!

關於喜樂,你能說你沒有努力的讓自己去行動它嗎?!但結果呢?!
為什麼我們這個人對於〝不快樂〞的入侵,在抵抗的能力上頭卻是顯得如此脆弱?!
而這個負面,更是如千斤萬石的重量將我的人壓得再也抬不起頭來仰眺、這頭頂之上滿布天空的溫煦陽光 ...




接著呢?!我們來瞧瞧禱告這件事。
每天,我讓自己努力的禱告,我每個小時禱告、每分鐘禱告、每一秒鐘禱告,我無時無刻不讓自己禱告,直到我在禱告的兌現之上遇到了極大的失望,這結果讓我感覺十分失落,於是我做下決定要自己不再禱告。

此刻先不問你熟不熟悉這樣的狀況,因為我知道你會告訴自己關於這部分的真實答案是什麼、關於你自己;這裏我想了解的是 ... 你確定這真的是禱告嗎?!
今天這裡有一份禱告,裡面沒有感謝、只有所求,請問你認為它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禱告嗎?!

問你一個問題,請問這樣的禱告,它於本質上害怕不害怕失敗?!
坦白告訴你,這種禱告怕極了失敗,這種禱告超級害怕失敗的,只要遇上失敗 ... 這禱告也就當場跟著你的人一起垮了,也不管你之前是拿著這些禱告蓋樓蓋出怎樣的一種高度,而若我猜的沒錯,在你的努力堆疊下,這些禱告所衝上的高度應該是足夠讓你蓋出一座摩天的巴別塔才是。
但那又怎麼樣?!一旦遇上了失敗、禱告兌現上的失敗,之後不也跟著什麼都沒了,不是嗎?!

行動呢?!
行動是有的,而且還努力不間,只是,有時候會感覺這些行動看起來是如此的人為 ......

你知道人會在生命陷落的時候做出禱告,但你也會發覺 ... 人永遠不會在軟弱的時刻主動做出禱告,為什麼?!

因為生命的陷落並不等同於人的軟弱!

當生命陷落的時候,如果你的心中有神,那麼你相信自己一如你相信神,你的心中有神正在支撐著,你不致軟弱,即使眼前處境對你來說這般窘迫。

而軟弱呢?! ... 當人的內裡沒有神的支撐、沒有神的同在,那麼他就很有機會變得軟弱,即便生命未逢陷落亦是癱軟一致。

從這裡你可以看見,禱告其實並不單單只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有神同在會是很重要的因素。

禱告就像是說話,如果你連說話的對象在哪裡都不知道,那麼 ... 請問,每天每天說的這些,你要如何確定這些話語真的都能聽到祂的耳朵裡呢?!當這個過程之中,沒有祂與你同在的時候 ...






關於單純的執行這部分,你會看見你無法讓自己真正地去行動快樂,你也無法讓自己真正地去行動禱告,因為這些舉措看起來是那麼地〝有為〞,既然是〝有為〞,那麼心中這個位置所擺下的恐怕只有〝目的〞、而非是〝神〞,而這樣的快樂和禱告,請問你對於它們的看法會是什麼?!

那麼,謝恩呢?!
請問,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關於謝恩,你的人不是坐而言、而是起而行的這種經驗!?

如果有的話,那麼我想我應該可以猜到你的心情,你的內心充滿了感謝 ...
即使身上的那座天秤將秤盤主動的交來你的手中要求你要計較,但你卻沒有一絲計較的念頭,因為你的內心裝滿了感謝,而你知道 ... 感謝是不計較的。

因為感謝,你感覺喜樂,這分喜樂來自於你看見自己的幸福和幸運,而由於這樣的喜樂產生,讓你和神出現了連結;這樣的連結,讓你的禱告不愁沒有一位傾聽的對象,情況彷彿同在一般。

而我們知道,當一個人處在幸福和幸運的狀態他並不會去計較什麼,他的眼睛正以放鬆的角度看著這個世界,心情上,比起計較其實他更樂於分享他的幸福和快樂。

而這裡就有一個重點被畫出來了 ... 〝他看見了他的幸運和幸福〞。

因為看見了神對我們所做的救恩,所以我們很自然地想要去做出謝恩這樣的動作,在這個時間點...我們的內心充滿著感謝。

一切發生的如此無為,謝恩並不是你的目的,謝恩是因為你看見了救恩。

你的喜樂是謝恩,你的禱告是謝恩,上帝的旨意是謝恩,那麼所謂〝上帝旨意的遂行〞是什麼?!

上帝旨意的遂行,就是上帝的臨在。


一切是那麼地不虞匱乏的,當你的人感覺上帝臨在的時刻;而只有當人的心感覺不虞匱乏的時候,喜樂才能真正的出現並且保持。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見 ... 喜樂的出現,它取決於人的填滿。


真正的喜樂,於謝恩的狀態之下存在,宛如一種環境,讓謝恩瞬間美好了整個空間的存在。

當人處於謝恩的狀態,喜樂維持不墜,而禱告 ... 因為人的被填滿,所以禱告當中你會聽見或者看見 ... 這個人的心中滿滿只有感謝。

禱告成為你和上帝之間的一場對話,因為你的雙眼正看著自己的幸福、你的嘴裡或筆尖述說著自己的感恩,因為眼前這一切,你的內心是那麼的感恩。




看到這裡,我們可以回頭再來思考一下舊生命這件事,請問,什麼叫做舊生命?!
請問一下,此刻仍舊處在舊生命階段的人謝不謝恩?!

我想他們不會的,因為他們還沒有被填滿,他們還冀求,他們冀求著許多許多 ... 包括神的救恩、包括他們的幸福、包括他們的快樂、包括種種那些他們的所求與想要 ......

你會看見,舊的生命什麼都看,就是不看自己的富足,既然身上沒有富足,那麼心中如何能有感謝?!那顆心中有的 ... 除了冀求,多半還是冀求。


所以此刻,請問你已經能夠很輕易地分辨出一個生命是新是舊了嗎?!
其實那是很容易分辨出來的,方法也就〝施〞與〝受〞而已。



然後,這裡再請問一下,什麼叫〝屬靈〞?!
如果,連上帝對我們的愛都視而不見,請問我如何能說我自己是〝屬靈〞的呢?!
我的心頭,難道不會有那麼點違和的感覺嗎?!
有沒有問過自己,我已經是了嗎?!
還是,為了自己,其實我是可以讓自己〝靜下心來〞的成為是呢?!

請問,要怎麼做?!








未完.(待續)







.018/








知道什麼是選擇嗎?!

選擇就是 ... 世界逼著你表態。

而當世界逼著你表態,接著下來請問你準備怎麼做?!
請問你準備讓自己往哪一條路繼續前進?!

這裡就有一個重點出現了,當世界逼你表態,這個時候 ... 請問你逼不逼你自己去做表態呢?!

世界是世界,你是你,這是我們於心態上最常忽略的一件事。


世界有世界的主權,你有你的主權,不過我們卻不常在意這件事。

我們總是習慣性地忽略自己的主權而讓自己於不知不覺中曲順了世界的主權。

生活上,其實你這個人也常常進行〝交託〞這個動作可是你卻從來沒有在意,而這個被你交託的對象,卻是對你這個人擁有著百分之百的掌控;不信的話這裡問你一個問題 ... 當你面對那些從外界而來的需求,這些需求被列成清單並交到你的手中,請問你會怎麼做?!


這裡,我們先來釐清一些事情,前頭提到〝那些從外界而來的需求〞所指的到底是什麼?!

如果從字義上的解釋,我們可以這麼看 ...... 舉凡那些個不是以個人的自由意志所發出的作為,我們都可以將之歸類於〝從這個人之外而來的需求〞。

〝人的自由意志〞是主要的因素。

擁有自由意志的這邊,你擁有自己的主權。
沒有自由意志的那邊,世界擁有你的主權。

而交託是什麼?!

交託就是,這個人將他的主權呈送出去的一份作為。

但我們在討論這部分的時候也該注意一下,切莫讓自己落入二分的陷阱當中,比方說選擇這件事情,並不是說當人在做選擇的時候,他的這份做為就一定要被看作是〝人之自由意志〞的進行交託,事情不是這麼表面的。

它所指的其實是,他這個人在做選擇的過程當中,自己的〝自由意志〞常常於不知不覺當中被替換成了〝世界的意志〞,而後,還由這份〝世界的意志〞完全地接管了這個人的所有取決、關於選擇。

那情況就像 ... 世界對這個人提出了要求,同時世界還接管了這個人身上的所有決定權、關於遂行要求時由世界它自己所提供出來的這些選擇。

這時候的選擇看來已不像是個選擇,因為做決定的並不是這個人的自由意志,這個時候真正做出決定的是另一份從外而來的世界的意志。

這個過程中 ... 人的存在就只是完成這項要求的一份附議,這份附議讓他經由選擇去貫徹世界對他下達的所有指令。所以,與其說這是他完成了選擇,倒不如說在選擇的面前,他其實只是負責接受外界指令並完成外界指令的工具。

所以,當這整件事情發生的時候,看似人是被賦予了完整選擇的權利,實則乃世界的主權預先為人架設好框架,讓人只能在這條由世界主權所架設的唯一軌道前進,說是自由,實際只是一段固定且早鋪而成的路軌而已。

而這裡我想請問一件事情,請問人的自由意志所從何來?!

若說上帝造人,那麼 ... 人的身上這份自由意志自也是從上帝所造而來;而這件事具有什麼樣的指標意義呢?!

意思就是 ... 當一個人順服於神,當一個人將自己交託給神,那麼 ... 他這個人便完完全全地擁有了100%的自由意志。

很弔詭的一份結果,對吧?!

明明自己將這個人的一切全部上交給神,但後頭的結果卻怎麼竟然是 ... 他擁有了完全地自由意志呢?!

奴性是一個重點,請問,上帝將自由意志造給人的主要用意是為了什麼?!

再問,如果上帝希望這些受造者、也就是人,這些人是祂所造,所以祂認為這些人是祂的奴隸,如果上帝認為這些人是祂的奴隸,那麼請問 ... 祂為什麼卻又將自由意志造給每個人呢?!祂不要這麼造不是省事多了?!

有沒有想過,你的臣服、你的交託,這不但沒有讓你綁手綁腳,它反而讓你獲得更多、為什麼?!

因為領受 ...

想像一下你這個容器,你的裡面裝著神,結果卻反而是綁手綁腳,你認為這情況正確嗎?!

須知道,被綁手綁腳的叫做『奴隸』,因為主人需要他們服從,因為主人怕他們逃跑,因為他們不是自己的主人,因為別人才是他們的主人。

你將自己交託給神,結果 ... 你得到了自由意志,因為這是神的創造、為你。

而有了自由意志你才能夠保守自己,有了自由意志的你開始同理,你不再同流合汙,有了自由意志你才能堅定的相信,你不會受到外界的誘導和施壓而摧折你的堅定,有了自由意志你開始清楚自己的存在,你不會在意外界的眼光和認定,有了自由意志你不會朋黨為患,你不會讓自己於鄉愿的慫恿之下而開始共業 ...

所以,請問將自己交託給神,這麼做就是把自己當成神的奴隸嗎?!

但有嗎?!

如果有人是這麼想的,那麼這時候先別急著否認,這時候你可以回到自己身上,回到自己身上將這份思考取下來好好檢視一番,看看裡頭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出現 ...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這牽涉到舊生命與新生命。

舊的生命中,人的意志是隨波逐流,而這麼做卻讓原本平靜的心也跟著掀起漣漪波濤不停,身上的那顆心從來不止歇;而新的生命,人的意志不再隨波,人的意志就像那片平靜的湖面,無波如鏡,它清楚地反映著這個世界的一舉一動但自己卻沒有一絲跟著動的意思。

新的生命,這個容器的裡面裝著神。

舊的生命,這個容器的裡面裝著波潮、還裝著這些波潮所為人帶來的選擇。

而所謂對神的交託,它的動作就是你的裡面裝著神,你只是平實地反映著世界,你沒有把自己投入這些波潮所為你帶來的選擇,你沒有選擇,因為你的內裡裝著神,你信靠於神的權柄,你運用著自己的自由意志,你的心沒有波瀾,因為你的心裡是神,波瀾是世界,世界是外面。

屬靈 .... 內心填滿以神,生命作為是自由意志,生命進行是對神的交託。

生命作為是自由意志,它幫你跳脫奴隸階段並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

所以你會看到,對神的交託並不只是一個口號,它的真正含意其實是一份作為,一份屬於你這個人自由意志運行的一份真實作為,如此,才不枉費當初上帝對你我創造所用上的那份用心。
然後,這裡請問 ...... 當你對神進行交托之後你這個人損失了什麼?!當你將自己交託給神之後,請問你因此而損失了自己的主權了嗎?!

答案卻大出你人所料不是嗎?!你不僅找到了屬於你這個人的自由意志,你還成為你這個人的真正主人,更重要是 ...... 你的心卻反而因此而變得更加安定、更加冷靜不是嗎?!

而這個時候,害怕在哪裡?!

當你的心被填滿之後,請問害怕在哪裡?!








未完.(待續)








.019/







走入信仰,是否我們便開始了一場真正的信仰之旅?!我們便開始確立了自己和上帝的關係?!而,那是什麼樣的關係呢?!我們是怎麼定義這些,又 ... 如此的自己便已經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了嗎?!


這裡點出了一個重點 ...... 關係。

而我們要如何才能看見或者釐清,自己和上帝所存在的關係到底是何樣貌?!
這和本篇所要探討的主題有關,不過這裡先賣個關子,反而此地有個問題想先做提問,問題很簡單 ...... 請問,神在哪裡?!

如果神是你的信仰,那麼 ... 請問神在哪裡?!

讓我猜猜,也許你會說神在你的心裡!

好吧,我承認你這個回答並沒有說錯,但如果我再繼續追問下去呢?!你覺得你會怎麼回答呢?!

這裡再請問,那你的心在哪裡?!

我想,你會回答,心在你的身體裡,心在你這個人的裡面或者其他類似的描述 ...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接著我再問 ......

當你在思念一個人的時候,請問你的心在哪裡?!
當你人在專注地想要爬升到某個職位的時候,請問你的心在哪裡?!
當你人在專注地想要去到(或抵達)某一個目的地的時候,請問你的心在哪裡?!
當你這個人汲汲於想要獲得某些什麼(或者說報酬、還是回報)的時候,請問你的心在哪裡?!

請問,當你的人處在上述這些狀況的時候,你的心還在你的裡面嗎?!你真的確定是如此嗎?!

如果不是的話,那麼請問,當你人處於這些情況的時候,神在哪裡?!

你說神在你的心裡,但顯然你的心並不在你的裡面,意思就是神不在你的裡面,你的裡面沒有神,那麼,這裡再請問一次,神在哪裡?!

還回答,神在你的心裡嗎?!

但你會發覺情況是 ... 只有當你的心沒有離開的時候,神才能真正存於你的心裡,不是嗎?!

而當你這個人於生活當中,面對際遇所推送而來的許多周折與波瀾,這些搬弄對著你的立足做出了不歇的起起伏伏,請問這時你還能確保自己的心永遠都是穩穩當當地存在自己的內裡嗎?!

又或者際遇為你捎來了許多看似免愁代價的誘惑,讓你飄飄然地收下,請問,這時你還能確保自己的心依然穩穩當當的留在自己的內裡嗎?!

如果不是的話,那神呢?!

你會看到,當人的心不在自己裡面而在外頭的時候,這個時候的他自然也沒有神的陪伴。而這是什麼?!

這是一個人處於信仰之外,他自然本存的認知,關於神這件事。

那麼,當一個人處於信仰之內呢?!當一個人處在信仰之內的時候,他便不將神擺在心裡嗎?!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我們必須先去看到一件事,那就是〝我們的心〞這件事。

請問,〝我們的心〞是用來裝什麼的?!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的心是用來裝入神、裝入際遇、裝入想法、裝入方法、裝入因應、裝入圖謀、裝入計量、裝入種種那些的那些 ...... 但我想說的是,我並不認為我們的心是該用來裝入這麼多的東西,我認為若真將這麼多都裝到心裡頭,如此沉重的負擔,不知是否便將生命給重重的壓垮了?!

所以個人比較不傾向這麼認為,坦白說,在認知當中,我覺得一個人的心裡頭通常只裝得下兩件東西,一件是相信,另一件是不相信。

意思就是,在信仰的範疇,我們的心只有兩種作用,一是裝入相信,一是裝入不相信,除此之外,便再沒其他的功能了。

如此看待你的心,你會發覺它變得簡單許多,你的心裡有的只是相信與不相信,你的心裡頭並沒有其他的什麼,至於世事,那是心以外的臨在,至於相信什麼與不相信什麼,當一個人在信仰之中,你覺得他會相信什麼?而又不相信什麼呢?!

稗子與麥子,你知道在信仰裏頭是有著分辨可以幫助你的。

而這裡我們接著看,於信仰中,我們所盼望的神祂究竟在哪裡?!

你覺得神會在相信裡?!還是神會在不相信裡?!

你會看到兩邊都有神,而從這裡你就可以找出一條分水嶺來。

當你在相信裡看見神,你的內心會有一份踏實,一種進入信仰的踏實。那麼,若是在不相信裡頭看見神呢?! ... 轉頭看看身邊的無神論者,神通常會出現在他的不相信裡,而這也是一種信仰。

若說信仰所代表的是一種存在,那麼你會看到,相信是一個宇宙,不相信是另一個宇宙,這兩個宇宙彼此平行卻方向相反,若將它們各自豎立起來,你會看見,那情況宛如一面鏡子,然後你還發現,這兩邊除了站立的方式是一致的,他們前進的方向卻是彼此相反。

所以,這裡你就可以發現一件事,〝相信〞與〝不相信〞對於人所產生的影響,在於 ...... 方向。

然後,我們再回到前頭的問題當中 ... 請問於信仰中,我們所盼望的神祂究竟在哪裡?!

答案是 ... 在〝相信〞裡。

你要找到神,你會在〝相信〞裏頭找到神。

而前頭說了,我們的心裡頭裝著〝相信〞與〝不相信〞。
所以,在信仰裡頭要說神在人的心裡這話是沒有錯的,只是信仰所涉及的層面會比世俗深入,以這種角度 ... 我們可以說,人會找到神的真正位置在〝相信〞,意思就是 ... 信仰中,神存在於人的相信裡,而這樣的一份描述其實已經含括了心的這個部分。

我們可以說,〝相信〞與〝不相信〞是心的更細分。

談到這裡,本篇想要揭櫫的主題總算出現 ......它便是 『相信』這兩個字。

只是這會兒討論有了主題,於是我們便直接對著自己身上的『相信』開始高談闊論起來嗎?!

坦白說,個人並沒有打算這麼做,因為這麼做的意義不大,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此刻便不談『相信』這件事,基本上相信還是要談的,只是這裡卻不準備討論關於人的『相信』,此刻準備探討的其實是 ...... 〝神的『相信』〞。

不談人的相信,主要是因為 ... 人的相信在信仰當中並不能以刻意的方式去作為,人的相信與接受、與願意有關,人不能為了什麼標準或是好處、或者益處而去相信,人的相信並不是主動的作為,人的相信是自然而然的生發,不受任何有為羈絆。

我們無法去作為自己的相信,這原因讓討論人的相信這件事變得意義不大,那麼〝神的相信〞呢?!討論〝神的相信〞這件事這對我們來說又具備了什麼樣實質上的意義?!

關於這部分,我們可以先來瞧瞧信仰中的這個名詞『因信稱義』。

請問,為什麼是『因信稱義』?!

是因為上帝統領統治著萬物,而人亦是被統領的一部分,所以,為了表達我們對於統領統治者的那份專一,我們以信以義來表達自己對於上帝的忠誠,是這個樣子嗎?!

你覺得是嗎?!

坦白說我並不清楚是不是這樣,但也許我們繼續探討下去是可以發掘出一些什麼來才是 ...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義〞〝這個字。

翻了字典,字典中〝義〞這個字的解釋是以〝合宜〞作意。

合宜是一解,也是通俗的看法,但個人覺得這個字於積極的層面上應該不止於此才對。

所以,接著我們換一個角度,我們來瞧瞧〝義〞這個字之所以存在的條件是什麼 ...

〝義〞可以存在的條件是什麼?!

如果你問我的話,我會回答 ... 〝兩方〞。

意思就是 ... 要讓這個〝義〞可以存在的主要原因是 ... 〝兩方〞;首先必須要有兩方、兩邊的存在,之後這個〝義〞才能具有實質上的意義。

比如說〝義氣〞,那是〝你〞和〝對方〞之間的〝相等對待〞。
比如說〝道義〞,那是〝你〞和〝眾人〞之間的〝相等對待〞。

你和對方,或者你和眾人,這種關係對待就是兩方。

意思就是 ... 若是沒有兩方的存在,義這個字基本上也很難豎起它的意義。

當我們對這有了一定的理解之後,這時再請你以一位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你看見兩方是以相等的方式對待彼此,你覺得這樣的作為是否可以說是一種合宜?!

所以,這裡我們可以這麼說,從〝合宜〞來解釋〝義〞這個字比較像是表徵;而〝以相等的對待〞來解釋〝義〞這個字則比較像是它的內涵。

這裡,我們確立了〝義〞這個字之所以存在的條件,接著,我們再回到『因信稱義』這件事上頭來找出它的實際樣貌 ......

但我想問,為什麼是『因信稱義』、在信仰當中?!

因為 ...... 兩邊都是以相信對方的方式對待著彼此,此即義,以信而成義。

那麼請問,這裡的兩邊是指哪個兩邊?!

在信仰當中,裏頭的兩邊自然是指〝你和上帝〞。

上帝和你都是以相信的方式對待彼此,因信稱義。上帝相信你,你相信上帝。

那麼,此刻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 ... 請問,在信仰當中,是〝上帝相信人〞這件事發生在前?!還是〝人相信上帝〞這件事發生在前?!

還記得經典是怎麼說的嗎?!

經典說,上帝造人。

上帝造人之後,又將人安置在伊甸園,直到後來人聽信讒言偷吃了善惡樹的果實,請問這時上帝怎麼做?!

看起來人這個作品在伊甸園生活的過程當中出現了嚴重的失敗。

而當時的上帝有如人在對待自己做失敗的作品一般,於這時便震怒地將人給搗毀並重塑嗎?!

祂並沒有,對吧!

祂只是把人趕出伊甸園,而從那一刻開始,人必須接受死亡這個命運,這件事的原因並不是由上帝的怒加而來。

人之所以必須接受死亡的命運,那是因為善惡樹的果子在人的身上發揮作用,它改變了生命的本質,模樣宛如一場死亡的詛咒一般。

好了,跟著人離開了伊甸園,請問這時上帝做了什麼?!

請問祂有沒有從此便斷絕祂自己與人的關係?!

你會看見,沒有,祂等著,祂讓自己等待 ... 等待關於人的悔改。

為什麼要等待人的悔改?!

因為上帝相信人是願意悔改的,只要人願意悔改且真的悔改,那麼於悔改之後 ... 生命的本質也將跟著改變回到原初,如此 ... 回到天家將是可期之事,到那時 ... 人又可以和上帝再次地團聚了。

祂把時間留給人,讓人可以運用這些時間進行悔改、關於自己的這份生命。

請問,這與你對於人生的理解一致嗎?!

再請問,祂先是不將人給搗毀重塑,接著又把自己擺入漫長的等待當中,希望人能夠在活著的時間裡做出悔改,然後回返天家與祂重聚。

這裡問一下 ...... 到底是什麼樣的一股力量,讓上帝願意對著我們這些生命充滿瑕疵的人們做出這樣的付出呢?!你有沒有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看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一點值得上帝對你如此恩待?!

再請問,請問你看見存在上帝身上的那份相信了嗎?!

你看見上帝身上那份對人、對你、對我的那份相信了沒有?!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如此高高在上的上帝,卻願意讓花費耐心去等待人的悔改?!

為什麼如此高高在上的上帝,卻願意讓祂在違背理智的狀態下,去相信這些生命揹著罪的人,即便他們如此淪落,卻仍舊願意相信他們還是有悔改的可能?!難道祂不擔心再次失望嗎?!

你覺得這是一份怎樣的相信?!而今天,假設祂的身上對人沒有這樣的相信,請問你認為祂會怎麼做 ...

為什麼如此高高在上的上帝,卻願意提供生命充滿瑕疵的人這樣的一份機會?!
為什麼祂沒有讓自己在伊甸園發現人的失敗便將人直接搗毀直接重塑?!而今天,當你站在祂的立場,請問,對人你會怎麼做?!

我們總是看不見自己身上罪性的深厚,我們總是看得清楚別人身上積累了多少深厚的罪性。

而當有一天,當你看見自己身上罪性的厚重,同時,你又看見自己是如何對待眼中那些罪性深厚的人的同時,我想這時你就會看見,來自上帝身上的那份相信是如何地的強大 ......

想像一位母親、一位父親,一位師長,當他們在面對小孩犯錯的時候,心情上是懷抱著怎樣的相信期盼小孩可以懂事、小孩可以改過?!

當我們還猶豫不決於相信上帝這件事的時候,卻從未留意身上早已流轉於很早很早以前便開始的那份相信,那份上帝對我們的相信。

而我想說的是,你必須先看見上帝對你的相信,而後你才能體會這份相信的深遠,然後你才真正有辦法讓自己去思考『因信稱義』這件事 .....

而這就是一開始不選擇去討論『人的相信』這件事的主要原因。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經典說『沒有義人』這件事?!

請問這個〝義人〞的〝義〞字,它所相對應的對象是誰?!

所以,關於〝相信〞這件事,請問你再來可能會有的體會是什麼?!

而當你弄清楚這些關係之後,請問,它是不是也恰巧幫你再一次做到了〝定睛〞這件事?!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nsideredguava&aid=124698432

 回應文章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6/23 22:29


請問,當懷孕的初期經過診斷,發現胎兒可能嚴重畸形或者缺陷,這時有沒有可能發生毀掉的情況呢?!

這個時候選擇出現了,人並不見得不會因為是親生的便不去做毀掉的動作,重點在於相信。
況且,人亦有『大義滅親』這種行為存在。

所有的依據與判斷都起於人的相信。如果當父母相信這個缺陷的嬰孩未來出生之後是有好轉的可能,那麼他們還是有可能會將嬰兒生下來,反之則不然。一如誤入歧途的孩兒,若是父母相信他有迷途知返的可能,那麼,這時持續的關照依然進行,而若父母已經不再相信孩兒有可能迷途知返,那麼斷絕關係或者大義滅親這樣的情事還是有可能發生的,做壞了的東西不一定只有毀壞一途,丟棄也是一種方式,斷絕關係即是丟棄。

相信,是裡頭最主要的關鍵。



至於另一件事是
早在人相信神之前,神已經先相信人了。

而這麼說的證據是什麼?!

請問,你會親手毀壞你所相信的什麼嗎?!

人只會親手毀壞那些自己不相信的 ......

而我們還記得 ... 上帝依祂自己的樣式造人(也就是神的樣式),這裡請問神的樣式是什麼?!

神的樣式就是神的相信。

神是造物主,每一件受造物都來自於神的手以及神的相信。

而人的被造基礎在於 ... 神的相信。

這時若從創造的角度來看,你會發現自己身上的種種皆源於神的相信,你身上每一份受造皆是以〝神的相信〞作為藍圖而創造出來的。

或者,你可以回想一下自己看看,回想一下當自己在創作的時候,你身上的相信是否正扮演著關鍵的角色。

而所謂的相信,其實也就是我們為自己所踏出那第一步 ...

人不會毀壞自己的相信,一如神不會毀壞自己的相信,這便是樣式。

而當毀壞開始的時候,它的起因必然在於不相信,也就是相信的消失。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19-06-23 22:55 回覆:



有一句話叫『去蕪存菁』
我們可以用這句話來闡述〝相信〞的實質作用

〝蕪〞起於我們的不相信,所以它成了〝蕪〞(但這個蕪並非就真的不存在價值這件事)
〝菁〞起於我們的相信,所以它成了〝菁〞(但這個菁也非所有人都認同它的價值)

現在居住在都會區高樓建築的你,
請問你還爬樓梯嗎?!
我猜應該是沒有,所以 ... 這個樓梯就成了你生活中的蕪
而不爬樓梯的你總是選擇搭電梯
於是,這個電梯就成了你生活中的菁

去蕪存菁發生在你的生活當中,因為你總是捨棄樓梯而選擇搭電梯。

但你知道的,在你所生活的這棟大樓裡 ... 樓梯和電梯它們是同時存在的。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_ ^
2019/04/22 11:20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4/12 00:53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4/07 02:35
.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謝恩,從每一位幫助自己、關心自己的人開始做起。(比如說醫生、護士,比如說一些曾經對自己施過援手的人...)

謝恩,要看重的是他們這些人對你所做的付出,而不是看重自己想要得著的結果。

沒有謝恩,就不會有原諒。

心是容器,可以拿來裝入抱怨,裝入傷痛,或是裝入謝恩。

謝恩是喜樂的起點,沒有謝恩,也就沒有喜樂。

當一個人有了謝恩,他便不會去計較代價。

謝恩,從謝恩那些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開始,不去計較他們對自己所做的幫助到底產生多少結果 ...

凡事謝恩,上帝的旨意。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3/30 01:04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3/26 01:05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3/15 00:55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3/07 03:25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年快樂
2019/02/27 00:07

小刀您好,新年快樂

小刀的文筆真是越來越高深了,讚嘆!讚嘆!

水羚認為「定睛」是一種至愛的凝視與感動,是一種心靈的契合與尋覓,是一種至情深受與仰慕。當下的片刻,彷彿進入另一個無我、忘我、遠我的時空中,最後睛化成「空」,此時的「我」也不存在。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19-02-27 02:29 回覆:

交託 ...... 交託發生的對象,大抵會是至愛。

交託,親自將手中抓緊的那副砝碼送交到上帝的手中,完成無我這個動作,至此 ... 心中那座天秤不復存在,無計無量,空,內之高低成空,並以此致外部的鐘擺漸緩,漸,直至寂靜。

微笑惟 ... 此時的『我』是存在的,當寂 ... 滅之後,『我』正在和妳說話。

大笑 一次收下這麼多紅包真不好意思,新年好喔,水羚 ~

^ _ ^  新年快樂!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2/23 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