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類-窗外(七)
2020/10/12 00:05:10瀏覽1809|回應4|推薦103

第七章 備戰(二)

105年3月22日,週二,中午十二時三十分,金典酒店6樓某客房內。

「銀鳳姐,這些錢是令郎在馬來西亞辛苦工作得來的報酬,他輾轉透過我們交給您,收著吧。」蔡銀鳳看著桌上的300萬鈔票,傷心、無奈、懊悔一起衝襲而來。去年11月從曾利華的口中才知道,原來兒子說去馬來西亞工作,竟然是當了詐騙集團的二線操作員,專門負責擔任假冒的大陸檢察官對被害人實施詐騙。

自從那時候起,她便被曾利華緊緊地握在手中,隨時向曾利華提供地檢署針對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局長受賄貪汙案、擎天文化公司行賄案的偵辦進度。她知道這是違法的,可是她沒有辦法,兒子被人家牢牢地掌握在手裡;甚至連老公因為投資股市失利、而挪用公司帳款的事,曾利華也知道。如果不配合曾利華的要求,兒子遠在馬來西亞一旦發生什麼事,怎麼救呀?老公的事情一旦爆發,不僅工作沒了,還得面臨刑事處罰和巨額虧空的填賠。

蔡銀鳳更害怕的是,如果蕭漢廷知道了這件事,她又該怎麼面對一起奮鬥了8年的好人?她鼓起勇氣對曾利華說:

「曾小姐,這筆錢能不能麻煩您退回去還給我兒子,讓他留在身上用就好;之前您拿給我的800萬,我一毛錢也沒動,全部都退給您。求求您,放過我們家,好嗎?求您了!」曾利華彷彿沒有聽到她的求告似的說:

「銀鳳姐,從上回我們聯繫後到現在,10多天過去了,沒有一丁點消息。這樣不好喔。根據我對蕭主任的了解,他可不是一個閒得住的人,這段時間都沒消息,該不會是您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了吧?」

「其實呢,我知道您第一次與我見面,您就開了手機的錄音;不過,我也是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錄音了,而且我還錄影唷。我相信您足夠了解我們的勢力與能耐,所以您肯定不會對我們做出什麼不好的事,對吧?」

「還有,這筆錢和之前的幾筆錢,都是令郎辛苦賺來的,他要給您,是孝順您,您總不好不理會孩子的孝心吧?那豈不是要讓他傷心死了?他還遠在馬來西亞呢。如果因為這樣,突然有個什麼事,您豈不是該後悔了?收下吧,喔。」

曾利華緩慢卻又堅定地說完這一段話,便微笑地定睛看著蔡銀鳳。蔡銀鳳實在狠不下心拒絕配合,只好把上午開會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曾利華:蕭漢廷派了兩組檢察官分別去市調處與第六分局,把兩個單位搞得雞飛狗跳,卻仍是一無所獲,案件沒有任何進展,蕭漢廷雖然沒說什麼,可是很明顯看得出有多懊惱。但是蔡銀鳳還是隱瞞了關於彭立邦的事。曾利華聽完蔡銀鳳的話,邊拿起皮包邊站起來說:

「真是太感謝銀鳳姐了。您看,這多好,大家有來有往的,朋友關係不就可以好好維繫下去了嗎?這些錢,您還是收好了,帶著一大筆錢,可千萬記得別露白喔。我先離開咯,bye bye…」

在曾利華與蔡銀鳳先後離開金典酒店之後,有一輛車從路邊駛入道路,朝自由路的方向行去。

=====

3月22日,下午二時,坐天下大樓十二樓,總裁辦公室。

抽著雪茄的邱顯斌聽完曾利華關於中午與蔡銀鳳會面的報告之後,微笑地朝曾利華招手,示意她躺在他的大腿上,一邊撫摸著她的臉龐一邊說道:

「看來,地檢署那裡搞不出什麼花樣了。利華,真是辛苦妳了,晚上去樂沐慶功吧。」說著,左手順著敞開的衣領往裡滑去,曾利華彷彿嘟噥著說:

「我不想去樂沐,只想躺在這裡,好好睡一覺…」

「妳這丫頭,呵呵…」

=====

3月22日,下午二時四十分,臺中地檢署四樓,紀錄科辦公室。

蔡銀鳳離開金典酒店後,先去了幾家銀行把300萬分別存入帳戶,才回到地檢署。剛進辦公室,柯文龍便拉著她走出辦公室往走廊盡頭去。一臉嚴肅地問道:

「銀鳳姐,妳究竟是怎麼回事?常常這樣遲進辦公室,老大已經不高興了,妳知道嗎?」蔡銀鳳緩緩地說:

「主任說了什麼?」柯文龍搖搖頭:

「沒說話,可是臉色很明顯地非常、非常、非常不高興。銀鳳姐,妳別說沒事,我年輕,可是並不笨。」蔡銀鳳感到一陣溫暖,剛要開口,賴秋宜便已走過來:

「銀鳳姐,主任要開會。文龍你也一起來。」

下午二時五十分,臺中地檢署五樓,主任檢察官辦公室。

蔡銀鳳三人剛踏進蕭漢廷的辦公室,就看見襄閱主任檢察官魏松濤、勤股檢察官二個人正和蕭漢廷握手道別,王柏恩則是一臉奸笑地站在稍遠的窗邊看著門口。

蕭漢廷送走了二位拜客,邊招呼大家就座、邊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

「剛剛那二位是來說明張懷鑫被殺一案的情況、還有移交相關查扣的證據,襄閱還好,勤股倒是不太高興…」王柏恩聽到這裡,仍然保持著奸笑說:

「勤股有什麼好不高興的?自己沒本事,腦袋也不靈光,檢察長都同意了,還敢壓著不移交?難道要我們幫他擦屁股嗎?結果,自己頂不住了,還拉著襄閱來當說客,真是…」蕭漢廷擺擺手讓王柏恩別再繼續說下去,順著自己的話接著往下說:

「現在“0305專案”的案卷都齊了,還缺的就是案件釐清的邏輯思路、需要詳細彙整的證據二條軸線的工作。這些工作需要極高的耐性和極強的邏輯,我希望能由秋宜來總承,文龍和銀鳳襄助,這兩方面的工作名義上我是專案主任,但是所有司法警察的實際指揮調度就由秋宜來負責,必要的時候不需要再請示,直接決定,後果我一力承擔。但是,在開始工作之前,有件事我必須在這裡先釐清。」蕭漢廷看著蔡銀鳳說:

「銀鳳,我們倆在這裡共同打拼了8年,我很清楚妳的為人,妳也很了解我的個性。我就直說了。妳是不是有事瞞著我?」蔡銀鳳從一進門心裡就忐忑不安,聽到蕭漢廷這麼問,緊繃的情緒一下被鬆開來了,眼淚撲簌簌地流個不停,整張臉更是緊緊地埋在雙手裡。蕭漢廷看著蔡銀鳳的反應,知道自己的推測是真的了,他的心裡也不好受,畢竟8年的時間不算短,而且事情的原委始末還沒弄清楚,他確實不好安排下一步。等賴秋宜稍微安撫了蔡銀鳳的情緒之後,便接著說道:

「我是知道妳和曾利華有見面,大概也猜得出妳向她透露了一些消息,估計也拿了一些錢,但是我並不知道曾利華是用了什麼方法要脅妳,讓妳屈從的?妳願意告訴我嗎?」

蔡銀鳳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些,便將曾利華利用兒子在馬來西亞涉入詐騙案、老公挪用公司帳款兩件案件來控制自己,要求自己陸續提供了去年12月的搜索行動情資、之後歷次會議的結論,但是自己隱瞞了有關彭立邦的情報等等情況,一五一十地向蕭漢廷清清楚處、明明白白地交代。說完之後便接著向蕭漢廷說:

「這半年多來我已經犯了不少違法的行為,我應該接受法律的制裁,無論你對我採取怎樣的處分,我都無怨。只是,為了案件日後更好地處理,你應當先把我拘束起來、再把我先生帶來偵訊,還有我的兩個幼子,請你通知我的父母帶他們回彰化;至於我的大兒子,只求他能平安就好。」說完這些話,蔡銀鳳再也忍受不住,又再涕泣了起來。

在蔡銀鳳說著這番話的時候,蕭漢廷始終把自己縮在沙發裡,臉上的神色由傷感漸漸轉換成堅毅。他看著王柏恩臉上的憤慨、柯文龍的哀戚;賴秋宜臉上除了不捨之外,還有一絲猶豫與懷疑。他緩緩地說:

「不對。銀鳳並沒有違法,因為妳向曾利華透露消息,是在我的授意之下進行的,目的是為了讓他們犯錯。只有如此,才能讓他們露出破綻,才能讓我們抓住進攻的機會,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繩之以法。所以,銀鳳之後還會繼續向他們透露錯誤的訊息,直到我們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這時,蕭漢廷站起身來走向辦公桌,拉開抽屜取出一份卷宗。揚了揚後,說:

「這是我簽報檢察長同意的機密文件,這足以證明銀鳳並沒有違法。」他走回沙發坐下,繼續對著個個面露驚訝表情的三人說:

「所以,“0305專案”的工作必須繼續執行。稍早分配的有關秋宜、文龍、銀鳳的工作必須儘早開始。」

「柏恩,從現在開始,我要你負責文化局的調查,你的職權和秋宜一樣。結合市調處、政風處,好好盯住文化局,讓局長那一幫人開始慌亂,交代政風處好好深挖,務必要有成效。」

在所有人都陸續離開之後,賴秋宜折了回來,很是擔憂地問道:

「主任,這樣好嗎?你會惹上大麻煩的。」蕭漢廷淡淡地笑著說:

「估計會有,但應該不會太大。能應付的。」(註)

(未完待續)

( 創作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chliebenirhen&aid=151447939

 回應文章

雁~《郁離子》寓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3 20:56

若予詩人寫小說有聲有色,我必莊敬拜讀但不敢妄評也。

若要勉強挑剔蝦米,姑且建議在每個章節中,儘量埋設一齣衝突或高潮,讓節奏快慢起伏,使劇情益加生動而感染讀者。

在下不揣鄙陋野人獻曝,讓您見笑了。 謝謝

若予(ichliebenirhen) 於 2020-10-13 22:10 回覆:

老爺子晚上好!

無怪您在UDN這兒受人敬重,您這番熱心腸是主因呢!您這個建議,太有用了,咱得仔細琢磨琢磨,看看在往後的章節裡怎麼重新安排較妥。

再次感謝老爺子的意見。祝願您筆耕愉快、平安順心!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2 13:40
唉呀呀呀,壞人壞事的有趣多端,十佰倍於好人好事。
酒色財氣,我太愛了。🤪
若予(ichliebenirhen) 於 2020-10-12 20:12 回覆:

Norton格主安好!

壞人幹的事兒,向來讓人牙酸得緊,比喝醋還不舒服。

感謝您的來訪。祝願您筆耕愉快、平安順心!


雁~《郁離子》寓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2 12:26

若予大師改行嗨!詩人之外,兼營律師事務所又寫小說。

允文允武,多才多藝,在下讚嘆! 讚

若予(ichliebenirhen) 於 2020-10-12 20:07 回覆:

老爺子晚上好!

您老真是謬讚了,就咱這點兒草料,哪裡當得起哩。

話說,咱以前那點小營生,早收了,如今在人屋簷下討口飯吃。

這篇小說,還望老爺子批評批評。

祝願老爺子筆耕愉快、平安順心!


若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2 00:08

蕭漢廷從抽屜取出的卷宗,其實當時並未經簽報檢察長同意,而是稍晚才經批准。嚴格來說,蔡銀鳳向曾利華透露情報訊息的行為,確實有觸犯刑法第132條第1項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嫌,依法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是貪汙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違背職務受賄罪嫌,依法可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元以下罰金。

但是,如果蔡銀鳳果然是奉了命令而向曾利華透露情報訊息,又當如何呢?這種情況,和一般偵查實務常見的“釣魚(法學用語為陷害教唆)”是完全不同的,因為所謂的釣魚,是指對於釣魚實施者(如:警察)原本不存在犯罪意圖的犯罪者(如:販毒者),因為釣魚實施者的教唆引誘,而對其實施犯罪行為的情況;然而在這篇小說中,曾利華原本就存在了要求蔡銀鳳必須提供情報訊息的意圖與行為,因此在主客位上是有差異的。

雖然蔡銀鳳與曾利華之間不存在釣魚的問題,但是蔡銀鳳這種透露情報的行為,即便是經由蕭漢廷(甚或是經由檢察長同意)的授意下所為,如此的偵查作為也仍然有可議之處,況且實務上這樣的刻意供給情報或假情報的偵查方法,確實聞所未聞(也可能事實上存在,但無可探知)。因此賴秋宜才會擔憂,這個問題確實也讓臺中地檢署在日後面對了一場極大的風暴。


醒覺忘西東,何如更臥夢。高床無俗擾,枕畔有豳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