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別讓四季流螢成為田野傳說
2011/05/16 05:18:04瀏覽1679|回應1|推薦17

雖然我跑了好陣子農委會,也相繼寫過一些動物保育專題,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本人其實膽小如鼠怕昆蟲怕得要死,更不要提碰到毛毛蟲會立馬彈跳開來,連小小的菜蟲都萬般恐懼。

話說我記得自己國小時還敢跟我弟一起徒手抓蟑螂,但不知為何年紀越大膽子越小,一回洗澡碰到會飛的巨大蟑螂(印象中還帶卵啊我的媽壓),從此看到蟑螂只有逃之夭夭的份。

恐懼小小的菜蟲更是有原因,同樣也是國小的時候(仔細想想我的國小生涯會不會太坎坷了啊?)我記得當時每天都由爸媽接我與弟弟回家,一家人坐在餐桌前一同吃晚餐,非常和樂融融。誰知我夾了一口青菜往嘴裡送,嚼著嚼著覺得不太對勁,媽媽炒得明明是A菜或小白菜之類的葉菜,怎麼會出現龍鬚菜蜷曲的口感。

不看還好,一吐出來才發現那是一隻白胖的菜蟲啊啊啊啊))))

說時遲那時快,因為太驚慌我就要哭要哭的,誰知我爸這時心血來潮開始開釋我,說他們農家子弟看菜蟲是司空見慣,其實不要看牠長得醜,他可是富含蛋白質,還勸我不如就吃了吧。(是這樣的嗎?爸! <-- 換做現在一定當場搖晃爸爸請他醒醒),不說還好,一想到這坨蛋白質剛剛在我嘴裡,我當場嚇得放聲大哭。

而且偏偏我又跟昆蟲異常有緣。隨便舉個小插曲,話說目前我的路線內有一條是代班勞委會,由於過年時勞委會的捧油們舉辦了一個交換好禮物壞禮物遊戲,於是我便把一回從日本帶回來的絨毛大蜘蛛拿去當壞禮物跟大家交換。

想不到牠榮登最爛禮物爛到沒人願意把牠帶回家,於是牠從此在每個人的櫃子裡面遊走,不外就是C報同業打開櫃子被驚嚇後丟回我櫃子,我又拿去嚇A報同業,如此冤冤相報何時了呢各位同業,請不要再把蜘蛛塞到我櫃子了謝謝!

但是!C報近期來了新同業,我心想她一定沒有看過如此驚人的毛毛黑蜘蛛,於是上周代班我就拿了蜘蛛嚇她。她真的嚇到了還說她很怕蜘蛛,因為有回她家出現巴掌大的黑蜘蛛,好不容易清掉後,隔天竟然又出現一隻!後面這隻肯定是以為老公出門找小三吧!

重點是,嚇完她的當晚我因為有事要回農委會拿東西順道借一下洗手間,誰知廁所門一推開,一隻巴掌大的蜘蛛就趴在門邊,把我嚇得又跳又叫奔出去。現世報來得有沒有這麼快!

前言鋪陳了這麼多,其實我今天是要來聊螢火蟲的。(完全離題惹)(而且覺得有點轉不過來...)

螢火蟲也是昆蟲的一種,啊,今天就來跟大家介紹一下螢火蟲囉。

很多人以為知道螢火蟲不是屁股會發光就很厲害了嗎?其實,也是有螢火蟲屁股會發光的!螢火蟲不見得都會飛,雌蟲與雄蟲有時外貌差異得懸殊的不得了,部分雌蟲小時候甚至跟長大長得一模一樣,遠看都是身材肥胖的大蛆,只有顏色不同而已。今天要介紹的北竿雌光螢就是這類的螢火蟲。

台灣一年四季可見螢火蟲,五、六月是台灣窗螢、黃緣螢、紅胸窗螢、黑翅螢、大端黑螢、邊褐端黑螢等螢火蟲出沒的季節。近期正值油桐花開,同時也是大端黑螢群聚出沒的時機。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表示,大端黑螢分布在兩千公尺以下山區,成蟲會聚集吸食油桐花花蜜,是台灣少數會訪花的螢火蟲種類。大端黑螢也熱愛聚集在竹林高處,雄蟲會以高頻率閃爍黃色光芒。

特生中心指出,黑翅螢主要生長於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下山區,沒有光害的地方,可見黑翅螢發出的黃綠色壯麗奇景,屬台灣螢火蟲中數量最多、最具觀賞價值的種類。

黃緣螢生長在水田、灌溉溝渠,為平原常見螢火蟲,每年三到九月都是黃緣螢出沒的時間。特生中心指出,黃緣螢幼蟲具有氣孔鰓,可適應水中生活,幼蟲以螺貝類為食。近年因棲地破壞具生存危機,在台數量越來越少。

北竿雌光螢雄蟲(上)與雌蟲(下),外貌與顏色都大不同。圖/特生中心提供

特生中心歷經三年追蹤,在馬祖小島發現兩種螢火蟲新品種,全球只有卅三種雌光螢,台灣就從過去的三種增加至五種。農委會特生中心經營管理組組長何健鎔表示,馬祖過去受到軍事管制,因人為破壞、光害少,反倒為螢火蟲保存棲地,在馬祖北竿島發現北竿雌光螢,東莒島則發現黃緣雌光螢。

「雌光螢生性特殊,會將體型比自己大許多的馬陸,像香腸一樣剪成一段段吞食。」何健鎔表示,雌蟲交配期還會在地上把發光的尾巴舉高,吸引雄蟲來交配,每晚七點到八點舉尾發光一小時。「沒等到的話就熄燈,鑽進土中睡覺,明天同一時間繼續亮燈舉尾,等待雄蟲到來。」

超有個性的北竿雌光螢雌蟲,每天只提燈舉一小時,等不到就要雄蟲明天請早。圖/特生中心提供

台灣過去是螢火蟲天堂

俗稱「火金姑」的螢火蟲,是不少台灣民眾的童年映象。全球有兩千多種螢火蟲,台灣就有超過六十種。我國幾乎終年都可以見到螢火蟲的身影,點點螢光為太陽下山後的夜晚,在各地營造出「四季流螢」的田園美景。

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表示,每種螢火蟲發出的光芒與頻率都不同,如台灣窗螢會持續發出黃綠光,黃緣螢則是閃爍的黃色光,部分螢火蟲還會偽裝其他種類雌蟲發光,吸引雄蟲成為自動上門的大餐。

螢火蟲分為陸生及水生,陸生幼蟲以蝸牛、蚯蚓為食,水生幼蟲則吃淡水螺、貝類。特生中心舉例,黃緣螢幼蟲可捕食的螺貝類有十五種,卻不包括外來種福壽螺與元寶螺,因為兩者的螺蓋大,令黃緣螢幼蟲「無機可趁」。

特生中心表示,每年四月到六月為平地到低海拔山區螢火蟲最多的季節,只要找對地點,很容易就能發現螢火蟲蹤跡。每年十一月到隔年一月上旬,在中高海拔山區可以看到不少短角窗螢屬的螢火蟲。

螢火蟲的天敵有蜘蛛、小型脊椎動物、魚類等,陸生螢火蟲幼蟲的天敵,包括真菌類、沼蠅等,其中又以沼蠅最「險惡」。特生中心指出,沼蠅會將幼蟲產在蝸牛上,當螢火蟲幼蟲捕食蝸牛時,便會將沼蠅幼蟲吃下肚,從此寄生在螢火蟲幼蟲體內。等到沼蠅幼蟲在螢火蟲幼蟲體內長得「頭好壯壯」,便會鑽出螢火蟲身體,造成螢火蟲死亡。

特生中心指出,太陽下山、天色轉暗時螢火蟲會漸漸增多,晚間九點後減少發光,建議民眾可找沒有光害的森林邊緣空曠地觀察,不要任意捕捉或帶回家,才不會使螢火蟲在台灣越來越「稀有」。

黃緣螢。圖/林務局提供、何健鎔攝影

黃胸黑翅螢、鹿野氏黑脈螢悄悄飛進保育名單

「早期台北盆地淺山周邊,每個季節都有各式各樣不同螢火蟲飛舞。」農委會林務局野生動物保育科科長林國彰感嘆,近年因環境汙染,道路持續開通,路燈使螢火蟲在光亮中找不到彼此,無法傳宗接代。族群數量較少的螢火蟲物種,如黃胸黑翅螢、鹿野氏黑脈螢,去年悄悄飛進保育類野生動物名單。

過去台灣曾經是螢火蟲的天堂,近年因為光害嚴重,工業廢水造成河川汙染,農藥大量使用,山坡地、沼澤地開發破壞螢火蟲棲息地,河床不當整治,使水生螢火蟲無法產卵及上陸化蛹等因素,螢火蟲數量急遽減少。以往生活在中低海拔山溝中的黃胸黑翅螢成為第一波受害者,由於台灣山溝整治公法使得底部孔隙減少,使得黃胸黑翅螢幼蟲無法上陸化蛹,嚴重影響生存。

「螢火蟲其實是環境指標生物。」林國彰指出,過去台北盆地周邊如大豹溪、三峽滿月圓森林遊樂區等地,常見螢火蟲出沒。一旦自然環境遭受破壞,不僅是螢火蟲,許多中低海拔淡水水系生物數量都急遽減少,過去田野間可見的赤腹游蛇、唐水蛇、金線蛙,「不僅不見了,甚至變成保育動物。」

林國彰表示,螢火蟲復育,需先從環境復育做起,「環境回復了,不僅螢火蟲,其他生物也回來了。」如南投埔里桃米社區中最大的自然湧泉沼澤地,在九二一地震後以生態工程進行棲地環境復育,孕育數十種水生植物,五十多種鳥類、廿多種蛙類、三十多種蜻蜓、豆娘棲息。

( 時事評論環保生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chintzeng&aid=5216056

 回應文章

王樣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是好文!
2011/05/17 12:57
看完之後,有很多感慨,小時候在新店大崎腳、石碇老家,只要夏天快到了,晚上在菜園、房子的附近,到處都是一大片的螢火蟲光,老家養的放山雞、鴨,都是啄食雞母蟲和螢火蟲當補品的,現在新店那邊房子到處蓋,雖然帶來了便利與進步,但也把珍貴的土地踐踏了,連菜園都被無良建商,以林肯大郡事件前申請到的建照,把它整個挖空當地基了,小時候在菜園下方,還有一條野溪,可以抓毛蟹,也因為上方的開發,讓水源被截斷,導入人工排水溝,因而乾涃消失! 石碇老家則可能是農藥便宜,而被普遍運用加上光害漸多,不只是螢火蟲,現在連甲蟲都看不到,以前鍬形蟲、獨角仙是後山抓就有的,完全不見了,這樣的故事,離我們並不遠,我今年32歲,那不過是這20年間發生的事! 一直自傲的告訴身邊的朋友,我是踩著土壤長大的,但也感慨家中的長輩們,在追求物質生活、便利舒適的同時,也逐漸忘了他們失去了什麼? 現在長輩都進入半退休狀態了,空睱時期都在山上種菜,他們才逐漸的想起,那裡本來的面貌,但逝去的寶貴,是很難再追尋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