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對我來說, 

除了兒時與人打架扯過人的頭髮、衣物外, 

就以為不再與這扯字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了。

  

 

可是談過戀愛,遇過媒人,看過政治, 

寫過文章,帶過孩子, 

才知道這「扯」,在人生中的各個角落與角色中, 

有多麼大的功績與果效,有多麼常的被人喜愛而熱衷。

 

 

在床上,扯被子是最普通的, 

在床下,扯謊是最簡單的。 

睡著時,扯著夢話, 

醒著時,扯著瞎話。 

上對下扯,下向上扯。 

內對外扯,外對內扯。 

從前的,向現在的扯, 

現在的,又向未來的扯。 

你對我扯,我對你扯。 

而自己還得拼命的對自己扯, 

扯著自己相信,扯著自己去上當,

扯著自己找死,扯著自己去受傷。

 

 

是不是直到扯破了,扯斷了,扯壞了,

扯累了,沒辦法了,扯不贏了; 

直到老了,沒力氣了,扯不動了,時機過了,

人才不再扯?

還是, 

繼續換名稱,換對象,換花樣,換手段,換心地, 

吃吃大補丸、黑心丸, 

然後再繼續的扯?

 

 

人說, 

只要自己簡單,環境人事就簡單, 

自己複雜,環境人事就複雜。

複雜讓人難受, 

扯來扯去更讓日子難過。 

而凡是讓你非得扯上一段不可的, 

不是有問題就是有毛病。 

會讓你因害怕而非得扯的, 

不如把會讓人害怕的原由除去,

讓自己能則能,不能則免,

而不再患得患失地扯來扯去。

會讓你因不甘而非得扯的,

何不就此放下,不再去計較,

有也好沒有也好,得也罷不得也罷,

讓自己免於非扯不可的驚恐與醜陋。

 

 

 

雖然,說的比唱的簡單,

但是,又是新年,

何不趁此良機,

痛下決心, 

讓自己遠遠地脫離

別人對自己扯,

自己又對良心扯的那種

既不高貴,不划算,又不文明,不快樂的日子,

是不是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