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蠻荒與夢幻的阿拉斯加(2016):雪山倒影驚鴻一瞥 ( 感謝電小二推薦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 )
2016/10/16 05:16:24瀏覽3258|回應5|推薦127

上圖為北美最高峰「迪那利山」 正巧在反映日落後的霞光,山前為倒影池。(Mount Denali at Reflection Pond, 前稱麥金利峰 Mount Mckinley )

 

 

文  /  攝影: 陳華瑛

 

倏忽又到八月底。去年八月的最後一天我們和友人第四度去阿拉斯加,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在好幾個重要的日子獎賞了風和日麗,讓大夥兒玩得十分盡興。之後我執筆寫了九篇遊記。

事後回想,還是有些小小的遺憾,譬如很多苔原秋色似乎稍過巔峰,不夠鮮嫩。還有,上回因下雨而未能走完哈丁冰原步道,也不曾在冰河前的冰塊迷陣中划過獨木舟 。另外,跟迪那利公園裡的驚奇湖與附近的倒影池仍然緣慳一面, 兩者為拍攝迪那利雪峰倒影的「唯二」地點…

因此,今年八月底我倆第五度踏上阿拉斯加,企圖圓夢。邁出機場後被接近攝氏20度的氣溫嚇一跳,艷陽高照,讓人懷疑是不是搭錯機又回到加州了?阿拉斯加一向多雨,尤其在八月,這也是此州樹林與植被密佈的原因。問了旅社的櫃檯人員才知前些時已經連續下了六週的雨,直到兩三天前才放晴。工作人員恭賀我們走運。的確,受到幸運之神再度眷顧,叫人感恩又感恩。

次日即搭小飛機「飛」奔迪那利公園公路底端的一個叫Kantishna 小鎮, 入住當地一家旅社共四晚 。這兒似乎只有四家旅社,我們訂的是每晚每人約$200的Skyline Lodge,包括餐飲。缺點是房間內不附衛浴,必須到餐廳大樓使用2.5間共用浴室。其他三家旅社倒都提供私用浴室,但是收費為三四倍,實在是叫人拿不出手。

我為何巴巴地跑到這窮鄉僻壤、宿費昂貴之處打尖呢?這一切都是為了驚奇湖與倒影池(Wonder Lake & Reflection Pond),因為在此才能看到「迪那利山」的倒影。 想想這座為冰雪覆蓋的北美最高峰倒映在靜靜的藍湖裡,那該有多夢幻呀…此乃眾多攝影家夢寐以求的機緣。當然,這樣的美景尚有許多講究,除了需要無風無雲的晴天外, 還要在落日前後取鏡才理想 。實因大白天裡冰雪山頭亮花花,湖水也亮花花, 本尊與倒影的對比與銳度都欠佳(下圖)。若等到黃昏時刻水色漸暗, 雪山反射夕陽或霞光的能力還強時,不但對比反差增強, 色度也更柔美絢麗。

 

上圖為迪那利山與之前的倒影池,時間為 早上10點左右。山峰左邊面東而亮花花,西側大片山麓因背光而暗昏昏,加上微風吹皺一池水,倒影模糊 。

 

然而拜訪驚奇湖實非易事。若搭乘迪那利公園的接駁車去驚奇湖,來回就需要 11至12小時,打算當日往返的人大概只有30分鐘的空檔下車走走,以致完全不切實際。因此去年我們搭車進園時,就只到壯闊的艾爾森訪客中心逛了幾個小時(Eielson Visitor Center,請參考拙作:蠻荒與夢幻的阿拉斯加(七):毗鄰北極的迪那利國家公)。對於真想造訪驚奇湖的人只有兩條路:一是去驚奇湖露營,另外就是去附近的Kantishna小鎮打尖。我們兩個LKK選擇後者。

解決了留宿問題,還有重重關卡得跨越。小鎮離驚奇湖的最近點(北端)有8公里,從此前往倒影池還得繼續走3.2公里才行。旅社在網上說備有登山腳踏車供客人使用。我想這倒可行 。然而抵達後始發現騎腳踏車的想法不實際。公園唯一的土石山路十分狹窄,上上下下高低不平, 而且坑坑疤疤的,有車經過時塵土滿天,騎車者連閃到路邊的空間都很侷促驚險, 不是我們這把老骨頭應付得起。旅社是有行旅車,但是禁止載客入園遊覽(好像是無導遊執照的問題),最多只能帶到小鎮與公園的交界處,此地距驚奇湖北端雖僅百步之遙 。可是想去倒影池就得再走3.2公里啦。

好消息是公園會在晚上八點從小鎮開出最後一班車回驚奇湖(南端)露營地。 旅社工作人員麥特建議我們搭此車至中途的倒影池下車,攝影後再自己走回來。我想了想,在白天走11.2(8+3.2)公里回旅社的問題不大,可是在夜黑風高的時刻踽踽獨行於副極地的荒山野地裡?這畫面不太有吸引力。不甘心千里迢迢地來了還空手而回,左思右想後終於擠出一個點子。我悄悄跟麥特說:我們在攝影完後可以走3.2公里回到驚奇湖北端, 請他在10:30 pm 到交界處接我們,我願意付錢。

不料麥特消息不靈光,不知該晚最後一班巴士被調成7:30 pm(好像是進入九月後有許多班次被削減調整),而且司機大概沒料到會有乘客,竟呼嘯而過。我氣急敗壞。麥特不好意思,糾集了另倆位員工以及一對遊客同去驚奇湖露營地參加一個園警的導覽解說會。好像是旅社帶員工進園是可以的,也許載客去參加解說會也行呢?我不好打破沙鍋問到底,疑心麥特可能在打迷糊仗,冒險找藉口鑽漏洞。反正我的目的達到了。他把我們在倒影湖放了下來, 一小時後又調頭接了我倆同回旅社。我完成任務、滿心歡喜,趕緊偷偷塞了四十塊錢給他。

上面是長話短說,此事幾經周折而峰迴路轉,連我自己都搞得糊裏糊塗 。我們是在回程才聽說園警的導覽解說會提前了,他們也撲了空。麥特事先是否知道卻裝佯呢?無論答案為何,諒他也不敢重複使用這招數了。總之下面的成果得之不易, 值得珍惜又珍惜。

另外,在拍攝此系列的過程中我真切體會到光線的變化多端與奇幻魅力。我對攝影是大外行,之所以會拿起相機按快門純粹是想為見到的美景留下雪泥鴻爪。去年企圖拍攝迪那利山時,發現雪峰在大白日裡亮花花地一片混屯,效果欠佳。後來才聽說所謂的黃金時刻(golden hour)。大約是在日出後或日落前一小時,太陽位置因接近地平線,光線透過大氣層較厚,其中大部份的藍光被吸收,留下光譜中較暖和的金黃色,不再像正午那般刺眼強烈。 景物的色澤因此趨向溫暖飽和,展現比較好的質感。此外斜射也能促進較佳的立體感。 又說黃金時刻的計算跟緯度與季節也有關聯,這已超出我的能耐,所以下兩圖算不算屬於黃金時刻的成品就不清楚啦。

 

 

這是8:08 pm的鏡頭,夕陽從右側斜射山頭,山麓紋理清晰可見 ,白雪瑩瑩冰清玉潔。 美中不足的是今日倒影池有風,波紋時大時小。我耐心地等待比較寧靜的時刻按快門。上圖顯示池塘的遠端仍風大波紋激烈,部份倒影出不來,而出來的部份也不夠清晰。但退一步看,這樣朦朦朧朧的也另有一種美。下圖乃8:18 pm取鏡,山頭漸呈灰黃色。

 

 

這是8:39 pm,再幾秒夕陽就完全下山了。此時山巔還有幾許亮光,山麓已全灰了,湖中倒影也黯淡不顯。

 

日落後約過了十幾分鐘,奇蹟出現,雪山從下方開始逐漸反映微紅的金光,讓人屏氣。據說這就是所謂的霞光 ( Alpenglow)。可惜有薄雲來湊熱鬧,遮了頂峰 。此刻為 8:56 pm 。

 

 

幸好 9:01 pm時薄雲識相地溜到雪山背後,頂峰再度亮相,我揪著的心才穩下來。六分鐘後(9:07 pm)雪山有若披著粉紅輕紗的仙子飄然降臨,倒影熱情地呼應,然驚鴻一瞥後即消逝(下圖,與文首同)。

 

 

 

我倆歡天喜地的回到旅社,久久不能自已。 梳洗完畢已快11:00 pm,從房間望出去西側的山稜線上仍是一片橘紅(上圖)。這些日子天氣晴朗少雲,又因地處偏僻的副極地, 幾乎夜夜有極光 。 麥特每天半夜都來敲門通報 。我極困,精神不濟,勉強瞄了幾眼,只見青幽幽的綠光在上空大幅扭擺搖晃,偶而才有些許粉紫色湊熱鬧。心想還是晚霞精彩些。又因我的傻瓜相機不適合拍夜空,所以也就省事不嘗試了。

 

 

次晨我們搭公園巴士進園,至驚奇湖北端下車。只見迪那利雪山亮花花,湖側因有溪水流入,引起綿密波紋 (上圖),倒影模糊不清。下圖是某晚霞光已消逝(9:40 pm)才照到的(麥特載了我們幾個旅客去驚奇湖拍照,但拖拖拉拉地耽誤了時間)。藍瑩瑩的驚奇湖很大, 可無論你從湖的任何角度拍攝迪那利山,都會有座小斜坡擋住部份山麓,很煞風景。 這就是為何小小的倒影池反而成為拍攝迪那利山的首選。倒影的命名乃其來有自,並非隨意胡謅的。

 

 

我倆沿著驚奇湖一旁的山路走呀走的,看到一處坡頂有人在拍攝迪那利山(下圖)。過去閒聊後才知這是一位年輕的日裔美人,住在安克拉治,常常來此攝影。她說有一年到此打工一個月,天天下雨,攝影泡湯。這回來露營承蒙老天幫忙,終於在五天後的一晚等到風平浪靜,拍到清晰的湖中倒影。此地露營區在驚奇湖南端,迪那利山在更南,因此無法拍到雪山倒影。她每日背著大砲相機往北走五六公里去倒影池,再摸黑回營。這般夜夜黑天黑地的在曠野裡獨自來來去去,叫人好生佩服。她有個攝影網站,我上去瀏覽了一陣,非常精彩專業,有興趣的網友也請前去欣賞欣賞:http://www.spiritofnaturephoto.com/

 

 

上圖是驚奇湖北端附近的小池塘,無風無浪,清晰倒影得來全不費工夫。

 

 

迪那利山俯瞰這片大地,無論你走在哪兒都逃不出其如來佛般的手掌。下圖是路旁的小水池,鑲著豐美的秋草。

 

 

 

旅社對面的山坡有個美麗的步道,沿途俯瞰小鎮山谷(上圖)。白色地衣與豔紅的熊莓植被遍佈坡地 (下圖 )。

 

 

步道盡頭還可遙望阿拉斯加山脈 。我倆傍晚又走了一趟,特地等夕陽下山後的霞光出現才拍了下面幾個鏡頭。

 

 

 

 

我們進園時是搭小飛機來的,這一路沒有去年飛往藍格爾-聖伊來亞斯國家公園那麼精彩絕倫的秋色(請參考個人(266)蠻荒與夢幻的阿拉斯加(四):秋之狂想曲),但是鐵灰的山脈另有一番鬼斧神工的氣魄。

 

 

 

 

越往西深入冰雪越多,上圖據說就是迪那利山 。

 

第五日一早搭巴士出園,只在艾爾森訪客中心停留了40分鐘。今年雖提早一週到此,苔原的秋色並不比去年鮮嫩,但仍是美不勝收。

 

 

 

 

 

 

一隻壯碩的大棕熊悠哉悠哉漫步路旁,很快樂的樣子。 巴士的乘客雖然保持絕對的靜默, 一旦大熊轉身正面朝過來,大夥兒立即猛按快門,那集體的「咔咔」聲相當突出驚人,令許多人忍俊不住 。大熊倒是不介意, 低頭專注地吃。注意看上上圖的植被裡有不少紅莓。而上圖中的紅莓已在牠嘴邊。

 

下面是久違的馴鹿英姿(caribou,就是為聖誕老公公拉車的那種), 叫我雀躍,因為上回見到牠是在遙遠的1995年。

 

 

一處巴士休息站的座椅上展示著馴鹿與駝鹿(moose)的巨角。那駝鹿的角粗看沒啥特別,其實沈重萬分,許多遊客企圖把玩不果,終於來了一位壯漢把它背起來。這次沒看到駝鹿,這也算聊勝於無吧。

接近公園門口時,苔原漸漸為茂密的樹林取代,並可見金秋隱藏其中。

 

 

(待續)

 

2016/10/19 09:58

Dear Chen Mimi(hwayu):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個人(286)蠻荒與夢幻的阿拉斯加(2016):雪山倒影驚鴻一瞥」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77872534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17 10:02

看陽光幾乎與地平行,8:08拍的應該是在黃金時刻;高緯度的極區,陽光從與地平行到落入地平線以下的時段很短暫,拍得真美。

Chen Mimi(hwayu) 於 2016-10-17 22:33 回覆:
我也很喜歡8:08 pm那張,很有點冰清玉潔的氣質。我坐在湖邊吹了一個多小時的寒風沒白挨凍。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17 05:55
美得讓人屏息

花鼠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16 14:14
Wow~阿拉斯加的景色美的令人屏息!

十年風《秋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16 11:27
真是美得無以復加,讓人忘言。那是靜謐與美的力量讓人讚嘆著。謝謝您分享的美景。
Chen Mimi(hwayu) 於 2016-10-16 22:35 回覆:
的確,這樣的情景一般只有在夢裡才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