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美探秘:亞馬遜雨林(二)
2016/08/27 05:06:14瀏覽2861|回應5|推薦133

 

上圖是金蓬狨,那雪白的臉龐圍著一圈黑毛,黑白分明。其肩膀與雙臂披著的金桔皮毛尤其耀眼 。牠們也是 「納坡野生動物中心」的商標(golden-mantled tamarin at Napo Wildlife Center ),我們導遊的T恤也就印著此圖樣。

 

 

 

文  /  攝影 : 陳華瑛 

 

前篇談到我們為趕赴納坡中心,天還沒亮即起床,匆匆吃了個早餐就奔往機場。未料班機因暴風雨延遲了三小時。後來遊船又被莫名其妙地耽擱一小時,以致大夥兒最後必須摸黑乘獨木舟,抵達目的地時已接近晚上八時。住宿中心的餐室豪華氣派讓我吃驚。自助餐式的晚餐有各式蔬果、魚肉與甜點,其豐盛也出人意料。大夥兒被折騰了十幾個小時,自是飢腸轆轆。用餐完畢已經九點了,漱洗一番立刻上床,因為明日一早就要出發啦。不料先生方才大快朵頤的成果一時消化不了,造成一夜輾轉難以成眠。

第一日舟車勞頓、諸事不順,似乎在昭示此行出師不利? 未料次日老天爺賞了個大晴天。 早餐後正要集合去搭獨木舟,突見導遊海洛在餐室側面輕聲招呼大家過去,原來已經有訪客蒞臨:一群金橙 色的猴子在一旁的樹林裡攀上爬下地飛來奔去,好不快活。

 

 

 

 

這群顏色亮麗、活潑好動的小猴子叫金蓬狨,只存在亞馬遜盆地上游地帶的厄瓜多爾與秘魯境內。今日我們正要出船去尋尋覓覓,牠們竟自己找上門來,難道我們的運氣來了個大逆轉, 變成旗開得勝?

 

為尋找野生動物,導遊海洛不時用望遠鏡掃描四周。

 

要不就得豎起耳朵聽八方

 

還沒動靜,就得學鳥鳴獸吼引誘牠們現身,做生態導遊還真得有兩把刷子才行。這河段溪水靜謐,上圖箭頭所指為水平線,樹林倒影與本尊交織成一片真實與虛幻分不清的綠色世界。

 

有松鼠猴出現,我們三年前在哥斯大黎加看過一大群(squirrel monkeys),如今再見很有親切感。

 

 

躲在樹幹洞穴裡的那雙骨碌碌的大眼好像ET?原來是亞馬遜盆地的夜猴(night monkey),體型嬌小,最多1.2公斤。這是猴子中唯一在夜間活動的一支,有夜視能力,空間距離感很好,但為色盲,可能是夜裡活動無需辨別顏色之故。 他們行一夫一妻制,每年只生一個寶寶。家庭成員為父母與未成年子女。夜猴跟人一樣也會感染瘧疾,因此曾被用來做瘧疾藥物的實驗(好慘)。

 

 

 

上兩圖是一種相當大型的吼猴( red howler monkey), 尾巴特長,可達身體的幾倍, 能夠捲住樹幹支撐整個體重(prehensile tails ),以便騰出雙手去摘果實吃。他們大概是陸地動物中嗓門最大的, 吼聲可傳達5公里遠。

.

.

在納坡中心附近常常看到下面這個麝雉,又叫臭鳥或臭火雞(Hoatzin – stinkbird or stinky turkey)。牠們個頭大,拍攝起來比較不吃力。 此鳥來頭不小, 是圭亞那的國鳥。此外他們 還是個怪胎,來歷撲朔迷離,曾讓分類學家忙得昏頭轉向,爭論了幾個世紀。

 

麝雉長相怪異,臉呈藍色裸膚,眼珠暗紅,頂上是流行的龐克頭, 很有點才從史前世界跑出來的味道。其叫聲粗嘎吵鬧,過群聚生活。此外,牠們還有兩個怪異的體徵:

 

 

1)其喉頭有個嗉囊用來發酵葉子或果實等食物(類似牛胃的反芻功能),因此產生臭氣,叫「人類」退避三舍,反而因禍得福 ,至今仍然枝繁葉茂、興盛不衰。

 

2)牠們喜歡在水旁生活築巢, 小鳥一生出來特怪,兩個翅膀尖各有兩個爪子,可以用來爬樹,等長大會飛時才消失。

 

 翅膀與尾巴內底另有乾坤,展翅時會亮出橙紅羽毛,美麗耀眼。

 

直到2015年基因研究專家總算歸納出一個頭緒,認為麝雉是在不會飛的恐龍絕跡後不久(大約6千4百萬年前)分歧出來的一支鳥種的最後一族。哇!這鳥種有6千4百萬年的演化歷史,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冠紅蠟嘴鵐(Red-caped Cardinal)頂著一頭眩目的紅色

 

大食蠅霸鶲(Great kiskadee)胸毛黃嫩嫩的

 

黑頂鷦鷯(black-caped Donacobious)目光如炬

 

 上圖是猛禽食螺鳶(snail kite)也是目光如炬、加上利嘴如勾。

 

 黑背擬鸝(Black-backed Oriole)

 

 鳳頭距翅麥雞 (southern lapwing)走路娥娜輕盈有若翩翩舞者

 

橙背擬鸝(Orange-backed troupial)鮮麗無比,可惜躲在幾重樹枝背後讓我無法聚焦。

 

 長嘴旋木雀(long-billed woodcreeper)

 

秧鶴又稱哭號鳥(Limpkin - crying bird),很會大聲咦啊的尖叫。

 

藍黑草鵐(Blue-black grassquit)

 

中午太熱,回到中心午餐、休息。下午四點再出征。

 

小溪前方有倒樹攔路,這可怎麼辦?還好前日在夜裡行舟時沒遇到這種狀況,否則後果不堪想像。

 

在白天這只是小菜一碟,原住民前導抽出一把刀砍下去。

 

兩三刀就砍出一個凹口

 

砍斷了,輕鬆推到一旁

 

這位前導取了個洋名叫亨利,有十八班武藝,隨便拿隻棕櫚葉就能編成個實用的東西。我注意到他的左臂竟然有中文刺青,還是繁體字喲!

 

上岸到叢林穿梭一定得套上中心供應的橡膠鞋,不只防水與泥濘,也可防止亂七八糟的小東西爬到褲腿裡。可是畢竟不如自己的登山鞋合腳舒適。

 

悶熱無比,即使有風也穿不透層層密林,大家都揮汗如雨,為了防蚊,還不得不長袖長褲的。

 

 這棵粗壯的樹幹被一條蔓藤以蟒蛇纏勒方式緊緊裹住,叫人擔心它最終會窒息而死。

 

 

上圖是蟾蜍在樹幹上產卵。下左是一種尖鼻蟾蜍(sharp nosed toad),右側那隻簡直就像片枯葉,搞不清楚眼睛在何處, 透著詭異。

 

 

 這隻烏龜像個精緻的迷你玩具

 

 鮮黃色的亞馬遜樹蟒(Amazon tree boa )無毒,看到我們就急著要跑開。

 

 黑蟒蛇(black anaconda)無毒,牠捕獵的方式是緊緊勒纏獵物至其無法呼吸為止。

 

 

河旁斜出來的樹幹乍看沒啥特別,其實上面爬滿了蝙蝠,尖鼻子圓眼珠,滿可愛的。這些野生動物都像魔術師,嫻熟障眼法、隱身術。若非導遊指示,我們根本懵懵懂懂。

 

 

一隻鱷魚寶寶躲在岸邊的水草裡(右側長嘴巴沒照全),模樣嬌嫩可愛。下兩圖的成年南美短吻鱷(cayman)看來可就不好惹了。

 

 

 

亞馬遜河鱉(Amazon river turtles)也很可愛,在以前的亞馬遜河流中黑壓壓成片成片的,由於人類大量取食龜蛋,如今危機重重。

 

還有好多動物、飛鳥與昆蟲無法拍到,有的是據點太高太遠,要不就是蜻蜓點水一閃而逝,要不森林裡陽光不透烏漆麻黑,要不就是只聞其聲不見本尊…有次前導亨利發現一群野豬,領我們輕聲輕氣地脫離步道下陡坡靠近。野豬嗅覺靈敏,可能是過去被捕獵地厲害,非常神經警覺,沒多久就發現我們的存在,轟然嘶號著拔腳狂奔,只見層層樹林的縫隙後黑影幢幢飛閃,仿若千軍萬馬在衝鋒陷陣 。 我擔心牠們要是往我們這方奔過來可就不妙了。 亨利估計應有上百隻豬,這 不到一分鐘的工夫驚天動地,叫人心跳停止,可牠們長得啥樣子沒人瞄到,更別提攝影了。

這回也沒能拍到蜂鳥,正巧大姐寄來這個蜂鳥求偶舞值得分享。那雄鳥的殷勤和花招接近搞笑,雌鳥則像個在審案的鐵面包公。為了後代著想,她可馬虎不得,必須一絲不苟地審核應徵者的體魄與本事:

.

 

(待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71973064

 回應文章

童空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9/26 18:47

發現妳很個很認真旅遊的人,如此鉅細靡遺的把旅遊的點點滴滴躍然於紙上(螢光幕前),不容易啊!令我非常佩服,也對妳豐富的人生感到興趣盎然!說來我們不用穿著長衣長褲、甚至是悶熱的橡膠鞋、以及忍受著蚊蠅的干擾,就能看到你們拍到的珍貴照片,豈不幸福?妳這部落格真是寶藏啊!也許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到這些地方來呢!呵呵....

文中那條勒緊樹幹的蔓藤看起來很恐怖,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條大蟒蛇,雖然樹蟒、黑蟒都是無毒的,仍使人膽顫心驚,我看你們好像一點都不怕,可是見多不怪了?要在樹林裡探險,確實需要膽子,提到的野豬跑走時的雷霆萬鈞,如妳所言:彷若千軍萬馬,若不鎮定,肯定隨其落荒而逃,危險氛圍是存在的。還好文末來個求偶舞的影片,暫停歷險的刺激,雄蜂鳥真的很搞笑,太有趣了,感謝分享!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9-29 11:04 回覆:
這趟雨林行非常辛苦不易,以後也不太可能有這樣的精力了,所以我玩得特別用心。又因為現在上了年紀有健忘的危機,每天晚餐時我都會勤做功課,纏著導遊細問白日見到各種動物飛禽等的名字,把牠們一一紀錄下來。否則根據以前的經驗,我 人還未返家就把大部份的所見所聞忘掉了。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9/09 20:59
真是讓人驚艷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9-15 01:59 回覆:
的確,眾遊客也樂得合不攏嘴。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9/02 15:05

大放異彩的次日 將前一日的諸多不順, 全都補回來了 。

亞馬遜豐富的物種真不是浪得虛名,光是猴子就有這麼多種 鳥類也是的 。 閃眼的白臉金蓬絨可愛極了,怪不得掛頭牌。 比猴子還會抱樹, 就在居停區 真是上天送來的禮物 。 這些導遊聽音辨識的本事 真是麗害 。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9-15 01:58 回覆:
觀察野生動物完全靠運氣,遊客只能聽天由命。下篇講的是一個觀賞鸚哥的重點旅程更是不由你掌握,有遊人與此失之交臂,那才真是叫人沮喪鬱鬱不樂呢。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27 13:02
謝謝介紹!  那金蓬狨很美, 很神奇! 愛你喲!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8-28 04:28 回覆:
我們運氣好,就那天早晨出現了十幾分鐘,之後就再沒見到了。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27 09:17
Stinking Turckey 的第二個特徵,應該是它們是恐龍演化後代的鐵證。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8-28 04:27 回覆:
鳥類據說就是恐龍進化來的,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生物演變的可能性簡直是天方夜譚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