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美探秘:亞馬遜雨林(一)
2016/08/14 05:18:26瀏覽2935|回應4|推薦130

 

上下兩張網路圖片為位在亞蘇尼國家公園裡的「納坡野生動物中心」。亞蘇尼是厄瓜多爾在亞馬遜雨林內建立的一座國家公園。(Napo Wildlife Center,Yasuni National Park, Ecuador)

 

 

 

文  /  攝影 : 陳華瑛

 

幾年前有個電視影集專講 「死裏逃生」的真實故事(I shouldn’t be alive)。其中一則事件是:一對年輕男女到某個深入亞馬遜雨林的叢林小屋去度假。旅社業主事先提供了詳細的步道地圖等資訊,讓他倆自由自在的閒步探索這傳奇叢林。除此之外,業主大概每一兩天才會派送一些食物與供應品過來。一日他們走著走著沒留意走偏了,想回頭時竟看不出來路。偏偏又忘了帶地圖。此時這位男士自覺對地圖還有些印象,就憑著記憶與直覺領著女友積極探尋回路。

很不幸他的方向感正好與地圖相反,因此越走越離譜。這下真的是大事不妙了。頭頂上是遮天巨樹,陽光不透風不進,兩人汗水淋漓燠熱乾渴。沒料到「雨林」雖蓊鬱蔥籠,竟找不到水喝。遍地植被割手刮腿。最難過的是夜裡蚊蟲扒附滿身、咬得體無完膚。蛙鳴獸號喧天價響不說,樹葉乾枝常常唏唏唆唆此起彼落,每回都意味著可能是美洲虎(或稱美洲豹jaguar)在一旁環伺…數天後女子覺得生不如死、接近崩潰,搶奪男友的隨身工具刀企圖自殺…

每次提到亞馬遜叢林,這個故事就浮現我的腦海裡,印象裡那兒蚊蟲密佈瘴氣瀰漫,蟒蛇匍匐鱷魚潛浮… 此外,我也跟許多人一樣認為亞馬遜叢林只存在南美洲的巴西。其實這個由亞馬遜河川與其眾支流構成的亞馬遜盆地雨林總共涵蓋九個國家,巴西佔了60%,秘魯13%,哥倫比亞10%,其他六國各有一小部份。這個也被稱為地球之肺的地方佔全球雨林面積的一半,森林面積的20%,是世界最大與物種最多的熱帶雨林。但是近幾十年來,巴西境內的雨林遭到不斷的砍伐開墾,速度為每分鐘消失六個足球場面積大的樹林,不但造成水土流失、破壞生物的多樣性,其焚燒所釋放的碳元素也可能加速全球暖化,讓全球有識之士大為頭痛。

今年五月初我們計畫到厄瓜多爾訪遊加拉帕戈斯群島(巨龜島),之後想就近去厄國的亞馬遜雨林一遊。做了些功課後,得知厄國在其亞馬遜雨林地區建立了一個叫亞蘇尼的國家公園(Yasuni National Park)。公園佔地雖然不及亞馬遜盆地的0.15%,卻擁有整個盆地的1/3的兩棲動物、爬蟲類與鳥類,再加上十萬種昆蟲,382種魚,無數蝙蝠,以及地球最豐富的維管植物(vascular plants)等等…,其「生物多樣性」乃地球密度「最高」的。它並於198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為生態保留地。

這真是個大大的意外,原以為巴西才有正宗的亞馬遜雨林,卻發現厄國的亞蘇尼國家公園的生態環境更豐富多樣,叫人喜出望外。我的興趣大大提升了。根據「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的資訊,公園裡的「納坡野生動物中心」提供的生態旅遊為首選(Napo Wildlife Center)。上其網站瀏覽時,發現設計很專業,行程內容清楚明瞭,一切提問與預訂可用免費電話、email與信用卡搞定。 其業務代表效率高, 有問必答回話迅速。凡此種種讓我對該中心刮目相看,留下很好的印象。

話說大夥兒遊完巨龜島後就飛往厄國首都基多(Quito)打尖。次晨不到六點急急起床,七點多回到基多機場與納坡中心的代表見面,正式展開雨林之行的序幕。該代表是位女士,很熱情地招呼帶領我們辦理登機手續,以便搭乘10:20 AM的班機去Coca鎮搭船。之後她把我們送進候機室才離去。時間還早,可以在附近閒步舒活筋骨,可惜候機室很小,只能在小範圍內繞圈圈。偶而找別的遊客閒扯,碰到從美東來的一對中年姊妹也跟我們一樣剛剛遊完巨龜島,現在也要同赴納坡中心。這對姊妹花是有錢人,在巨龜島搭乘的是豪華遊輪,每天都有許多浮潛活動(我不免想到不浮潛的人是否只能發呆呢?),每次游水完畢回船就有美食甜點等奉上,吃得不亦樂乎。難怪她倆福態十足,也讓人理解遊輪為何會昂貴了。不過她們的遊船的確拜訪了許多小島,目擊眾多有趣的野生動物,這是讓人欣羨之處。

閒步半天,也閒嗑牙了好一會兒,怎的還沒聽到登機播音呢?不妙,公告視屏上顯示我們的班機延擱半小時。好吧,半小時就半小時吧,繼續晃盪。咦!怎的又延期了呢?詢問之下說是Coca有暴風雨。最後,原本10:20 AM的班機延到1:30 PM才飛,還好只是短短的三十分鐘的飛程。

到了Coca,小小機場潮濕凌亂,人潮洶湧摩肩擦踵,彷若逃難 。幸好納坡導遊在等著大夥兒,一群人魚貫上巴士去船塢,沿途處處暴雨才肆虐過的殘破景象,馬路坑坑疤疤泥濘不堪,交通混亂(還有車子逆向行駛)。好在也只10分鐘就到了。

 

碼頭有長短不一、裝架馬達的遊船在等著。雲層仍然很厚,但漸漸有藍天探頭探腦的。

 

很喜歡上面的碼頭設計,那草蓬看來涼爽又環保

 

好不容易大家一一穿上救生衣並上船坐定,每人還發了個午餐盒。這一船大約可坐20位乘客,上圖左前即導遊海洛,有點咳嗽,顯然在感冒,叫我緊張,擔心會傳染給大家 。做導遊真不容易,生病了不是打個電話請假就行的。

 

咦!怎的久久船還是紋風未動?這救生背心籠在身上悶熱無比。導遊海洛也覺得不對勁,趕緊上岸去找船長。回來說什麼海關認為船長給的名單跟航空公司給的名單不符合,不肯放行…今天凡事不順,難道是出師不利的預兆? 眼看時間一點一點地溜掉,情況大不妙。是否此地的官僚在故意找碴,想收紅包什麼的???我胡思亂想一陣,總算一小時後船長回來了,這回是真正要上路了,時間為3:30 PM。我簡直想歡呼。

 

上圖是亞馬遜河的支流納坡河(Rio Napo)一景,寬廣遼闊莽莽蕩蕩。可能是因為才颳了一上午的暴風雨,河水混濁,奇的是有黑黃兩色。看到上面左下的那條浮木嗎?這只是一支而已。等我們一出河港,常見大片大片的浮木擋路。而水流喘喘洶湧,暗藏急流漩渦。因時間已晚,船長顯然也著急,水面流暢時開得飛快,細長的平板船重心極不穩晃盪得厲害,無法照相。然一有浮木等障礙物或漩渦時就得減速,並需歪來扭去地走Z字形路線。看得出船長很有幾把刷子,對此河瞭若指掌,熟門熟路的。船速就這樣時快時慢地打擺子,我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感覺這段水路似乎漫漫無盡頭。

 

5點半左右遊船突然轉入一條水色黑褐的狹窄小溪,原來這是納坡河的支流「恩涅古」溪(Anangu Creek上圖)。大夥兒上岸用洗手間。之後導遊海洛把16位遊客分成兩隊,分乘兩艘長短不一的獨木舟:我們四人,加上姊妹花,一對從舊金山來的年輕夫妻,和一對瑞典父子共10人跟海洛走,另六人好像是從英國來的被配給另一位導遊走。萬萬沒想到當時這一分割,竟關係到後來一個重要行程的成敗,此事後文會詳談。

 

 

兩批人馬 各自 登上無遮蓬的獨木舟,舟前與舟後各有一位原住民執槳,急急開拔逆流深入密林夾岸的小溪 (下圖)。這時已經下午六點了。換船時我不無狐疑地問導遊海洛眼見天就要黑了,這樣夜行不會危險嗎?他說沒事,划舟者從小在此長大,對此河瞭若指掌…

 

 

事已至此,我們前不著村後不搭店的,也別無選擇。於是一趟讓人心驚膽跳的「黑暗之旅」就此展開。果不久夜幕靜悄悄地籠下來。偶而夾岸樹林並未在我們的頭頂上合攏的話,可見一溜灰濛濛的夜空。其他時候簡直像行走在一瓶墨水裡,伸手不見五指,張眼或閉眼毫無分別。海洛其實有手電筒,大概為節約用電,偶而才會用它掃描一下,每回也僅僅是「幾秒」就收起來。絕大部份時間划槳者是在烏漆麻黑的情況下划舟,他們是怎麼辨別方向的完全超出我的想像力。難不成兩人練就了夜視能力?

我猜想別人也跟我一樣緊張得大氣也不敢喘,整個過程沒人出聲過,只聽到吃力的划水聲。不知是否肚子餓了,竟然覺得寒風颼颼。我摸索著把導遊發給的雨衣披上。一船人就這麼默默地在漆黑中行進,突然有個東西刮過我的右側太陽穴,差點就碰到眼睛。我不自覺的悶哼了一下,還是強忍著沒叫出聲。顯然船尾(我坐的位置)那時太靠右側溪岸,有樹枝橫出來擋路了。幸好我頭上罩著厚實的雨衣,沒啥大礙。

讓人不免擔心若是碰到稍大的障礙物而翻船,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漆黑中誰也看不到誰,而且還可能有鱷魚藏著呢。突然大夥兒輕聲驚呼,舟旁水面出現晶亮閃爍的螢火蟲。這些發光的小精靈鑲著沿岸連綿不斷,簡直像在為我們引路,又像在說別怕,有我們作陪呢。可惜它們只伴隨了一會兒即沒影蹤了。這樣的奇蹟後來又出現兩三次,都是曇花一現。

唉!分分秒秒 越來越難挨,也不知幾點幾分了?我們的船該不會走岔錯入地獄冥河,永遠出不來了?不然這黑暗隧道怎的遙遙望不到盡頭?正坐立難安之際,忽地獨木舟滑出濃黑世界,進入一片寬闊的水面,不遠處的岸上燈光點點,其中一座高塔似的建築物甚至明亮如星辰。全船的人都大大地鬆了口氣,知道危機已過。事後聽說英國人那艘船有遊客用iPhone的照明功能來引路。看來我們這船的划手還是比較神勇,他們在幾乎全然黑暗中馬不停蹄地划了近兩小時,值得拍手喝采。

上岸後分配到小木屋,洗把臉就到高塔聚集用晚餐,此時已經八點鐘了。踏入塔內只見餐室寬廣明亮,紅木地板潔淨發光,幾個長大的紅木餐桌更是平滑生輝,上面桌巾整齊地折疊在晶亮的水晶杯一側。餐室一角還有吧台,幾個前一兩日來的遊客正笑語盈盈,觥籌交錯。這豪華閒適的氣派給我大大的震撼,懷疑自己是不是走入電影情節了。怎的剛剛才在原始叢林裡氣喘吁吁地摸黑趕路,這會兒卻像來到另一個高雅華麗的星球當座上賓, 這景像似乎在某個星際電影裡看到過! (待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70305235

 回應文章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從後看前段
2016/09/28 12:54

一邊看一邊"印證"剛聽過的徐仁修大哥的[亞馬遜河探險]演講

他提到, 預計四點開船, 卻遲遲等不齊人員

問嚮導, 他不疾不徐地回答

巴西盛產橡膠嘛, 所以時間也像橡膠的延伸性, 可長可短也

在此也看到您的敘述

真是噴飯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9-29 10:51 回覆:
事後回想覺得有趣,可當時在漆黑的河道摸索還真叫人心驚膽跳,度秒如年。如果河中有倒塌樹木擋路而翻船,那後果可就會很悲慘了。我們能平安抵達算是幸運了。

天涯孤鴻 ··· 晚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刺激
2016/08/15 22:49
我是平吸靜氣,捏把冷汗的讀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8-16 12:44 回覆:
我是沒勇氣再重複一次了。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南美...
2016/08/15 22:33

很遠的地方 ( 嗯, 美國也很遠, 從東岸或是中北部回台灣, 加上轉機, 也是很漫長 ).

熱帶雨林, 感覺很多國家都有 ( 連 馬來西亞/印尼 這些亞洲國家也有 )....似乎不用跑那麼遠, 呵.

印象中的 南美洲, 就是 美洲豹/山獅/原駝 , 還有... 幾千公里長的 安地斯山脈...

能夠去那麼遠的地方旅遊, 真好.

週一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8-16 12:56 回覆:
沒錯,我正因定居北美,去南美訪遊才有地利之便。也聽說東南亞有不少叢林值得探索。那日我返台探親時也可能去婆羅洲玩玩。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4 21:38
像是電影"教會"裡的交通工具。  行過地獄冥河  見到舒適的文明人間, 這種活脫脫  歷劫歸來的驚訝與欣喜, 是豪華遊輪 給不出來的吧 。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8-14 22:44 回覆:
的確,艱辛的旅程記憶深刻,事後特別回味無窮。不過要我重來一次的話,得好好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