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蠻荒與夢幻的阿拉斯加(九):基奈峽灣國家公園
2016/05/16 05:16:19瀏覽2746|回應3|推薦161

上圖為「哈丁冰原」一角, 左側往下延伸的冰雪即為「出口冰河」 (Exit Glacier extending from Harding Ice field,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

 

哈丁冰原山道的這一幕已在我腦海裡定格成一幅永恆的畫面

 

 

文: 陳華瑛  /  攝影: 陳華瑛  許武華

 

基奈峽灣國家公園位在南阿拉斯加的基奈半島的東南角,是個叢林、高山、冰河與海洋的交會處。冰河時期在此似乎尚未完全消聲匿跡,譬如公園中的王冠「哈丁冰原」是將近四十條冰河的源頭,冰河融水與充沛的雨雪孕育出無數涓涓潺潺的溪流穿山越谷,滋潤了大片蓊鬱森林,吸引大量鮭魚洄游產卵、以及前來覓食的大熊、與人類釣客。基奈峽灣則有壯麗的潮汐冰河、豐富的海洋動物及水鳥。登山客也不用擔心被冷落,這兒山徑河道遍佈,隨你挑著健走。

蘇爾德(Seward)港口是探訪基奈峽灣國家公園的樞紐,位在安克拉治(Anchorage)南邊127英里處。這個觀光小鎮比前篇提的惠提爾可愛迷人得多,由此可搭遊船觀賞峽灣的潮汐冰河,或是去「出口冰河」與「哈丁冰原」健行。出口冰河是散個步就可看到的,其源頭哈丁冰原也只有4.1英里之遙,步道沿途美不勝收,野生動物散佈,還可瞭望銜接北太平洋的海灣,是登山客的最愛。

這回我們遊玩惠提爾的威廉王子海灣後,次日就飛奔蘇爾德。第二天迫不及待地去探訪出口冰河與哈丁冰原。不幸天氣不妙,陰霾加上毛毛雨。

 

步道前端全是冰河消退留下來的冰磧石(terminal moraine),一片灰砂礫。

 

上圖表示插牌之地在2010年仍有冰河覆蓋。

 

山道一旁的綠色坡地開始透露些許秋意

 

這片坡地秋色漸濃,熱鬧有若春花。

 

半山坡有條窄細陡斜的小徑領你去到冰河邊

 

不少大膽遊客在冰上漫步

 

冰上無數縫隙深溝可不是開玩笑的,真替這些人捏把汗。

 

 

佩服他們還真鑽入冰縫去了。我也很想追隨其腳步,踩上去才知冰面滑不溜丟,而且還有雨水,行不得也。天氣實在不好,山道很泥濘,我們不得不止步回頭,放棄登頂哈丁冰原的計畫。下面數圖是我倆在2007年7月中旬的登頂紀錄。那日也下著毛毛雨, 山路走不到一半即出現冬雪盈尺未融。

 

 

 

不記得當時是如何跨過這片白茫茫的雪地?那年頭還不知厲害,完全沒考慮到步道若被白雪覆蓋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那日沒迷路真是運氣。記得回頭時下坡地太滑,我還曾用雨衣當墊子坐著溜了一陣子。那時畢竟年輕些,體力也強多了。

 

 來到一個山頭竟有十幾隻山羊或站或臥在山崖邊,我倆呆住了。

 

 羊群跟我們大眼瞪小眼,並無懼意。我們則儘量維持適當距離靜靜遙望。

 

細看之下才發現有超可愛的小羊崽

 

寶寶餓了要吃奶,奇怪的是怎麼不合中國成語說的「跪乳」?

 

 大山大景的氣魄。半山有很明顯的樹線,線上白雪斑斑、光禿無植被。

 

 

上圖是從冰原一旁的岩石中蹦出來的花朵,碩大而鮮豔 。那是一條讓人難忘的美麗山道,很可惜這回未能重溫舊夢。我們回到旅社晚餐,然後在附近散步,發現一隻白頭鷹就在頭頂上的樹中棲息,一度還對著我的鏡頭定定的瞧著(下右圖),樂壞我倆。

 

 

第三日我們早早來到港口搭遊船。先在碼頭閒逛時又看到許多橘紅色的水母在水中漂游,像朵朵盛開的大紅花。

 

 

 

碼頭一處河水出口有不少釣客,走近細看方見水中有無數鮭魚正努力從河口逆流而上(下圖)。

 

 

 

之前我們期待的是上面的蹦跳景象。該景是1995年拍攝的,也是九月中旬時節。那時我倆很土,不曾聽過鮭魚洄游之事,見到港口水面有不少大魚蹦蹦跳跳,不免四眼睜得銅鈴大。發現蘇爾德附近的小溪裡眾魚陳屍,也驚訝不解。詢問緣故之後仍似懂非懂。

這回重訪不見蹦躍現象,問了一位在附近露營的遊客,她說清晨是有看到一些魚在水面跳蹦。至於牠們為何要蹦蹦跳呢?當地人也不明所以。我不免猜測牠們會不會想眺望一下回家的路是否通暢無礙?還是在為最後的洄游衝刺做鍛鍊準備?或是牠們留戀海闊天空日子、來個最後的狂歡作樂?還是牠們對即將來臨的磨難與死亡表現出焦慮不安?還是…

沒時間再揣測了,搭遊船的時間已迫近。因為兩天前才在威廉王子海灣看了類似的景觀,新鮮感略減。

 

 

 

 

 

似曾相識的海豹臥在浮冰上(上圖),海獺仍是老神在在地仰浮的 (下圖)

 

 

一處海岸有隻黑熊帶著三個寶寶在遊逛,很讓大家興奮了一陣子。

 

 

上面的水鳥有些意思。因太遠看不出是是花魁鳥,還是角海鸚? 八年前我們曾在一塊海岸懸岩上看到一大夥兒(下圖)。

 

 

我初次看到這鳥時還呆呆地以為是種企鵝。牠們身小翅膀短,善泳而以小魚為生。此鳥喜歡貼近海面飛翔,拍翼的頻率可達每分鐘400次(跟蜂鳥還是差了一大截,後者每秒50次,一分鐘3000次)。蘇爾德有個海洋生物中心即展示這種鳥,可以看個真切。下圖是在該中心拍到的花魁鳥與角海鸚(由左而右 tufted puffin / horned puffin )。其網站為:
Alaska Sea Life Center http://www.alaskasealife.org/

 

 

另外,蘇爾德北邊50英里處有個叫庫坡藍丁(Cooper Landing)的地方值得一遊。鎮旁的蘇俄河有鮭魚洄游,是釣魚勝地。對釣魚沒興趣的遊客則可走兩英里到一處小瀑布觀賞鮭魚逆流跳躍小瀑布(Russian River Falls http://www.alaska.org/detail/russian-river-falls )。瀑布一旁設有看臺方便遊客觀賞。網上的資訊說洄游季是六月中至七月底,並要小心提防也被美食吸引而來的棕熊和黑熊。我們是9月6日到訪,沒碰到熊(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倒是撞著眾鮭洄游還起勁著,而且是最醒目的綠頭紅體的紅鮭(sockeye salmon)。

 

 

上圖左側的白色浪花即為一處小瀑布,跳上瀑頂是個大難題、一重大關卡。眾魚在此前仆後繼。半空騰躍的鏡頭很難捕捉,而且河畔樹高林深、採光不足。下面四圖是幾個差強人意的作品。

 

 

把鏡頭拉進,可見到回鄉隊伍還相當擁擠。

 

較遠一側的斜坡似乎比較平緩容易些 

 

 啊!快成功了,繼續加油

 

 餘眾乘勝跟進

 

 這條是不是卡住了?既上不去,又不甘心放棄。

 

 這兩條也有擱淺之虞?

 

 

好慘!上圖那條到了頂卻後繼無力,又被無情地沖刷回來。鮭魚逆流跳瀑充滿戲劇性,非常緊張刺激。大夥兒的兩腳似乎被地面牢牢黏住,一待就是數小時。可是我們還有行程要趕,終於狠下心邁步離去。上車後往安克拉治疾馳,然沿途湖光山色,車速大受影響。

 

 

 這是蘇俄河露營地的附近,大概都是冰河融水,水色呈藍綠色。

 

 

 

路旁湖面如明鏡,山光倒影清幽,天鵝鶼鰈情深。

 

 

上面是安克拉治南緣的一處保留給水鳥的濕地(Potter’s Marsh

 

這是趟收穫豐盈的旅程,大夥兒真正見識到阿拉斯加的魅力(僅遺憾還是與極光緣吝一面)。這兒高山連綿蠻荒,苔原秋色夢幻, 冰河密佈壯麗、而野生動物蓬勃。很多人都熟知此州是美國國務卿蘇爾德(William H. Seward蘇爾德小鎮的命名就是為紀念他的)在1867年用720萬向蘇俄買來的。當時參院以一票之強核准此交易。事後有人譏笑他花大錢買了個北極熊的花園;把阿拉斯加稱做蘇爾德的大冰櫃;這筆交易叫蘇爾德幹的蠢事…其實當時的媒體報紙倒是一片叫好聲。之後阿拉斯加發現金礦,然後石油,批評之語自然消聲。我不免異想天開,如果阿拉斯加在今日要賣的話,不知會叫價多少?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57203126

 回應文章

盹龜雞~ 聖彼得堡 冬宮畫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6/24 13:11
又是一篇讓人眼睛看到脫窗的 絕頂好格文 !

天涯孤鴻 (迷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夢想
2016/06/02 22:16

夢想親眼看這鱒魚回溯的奇景

能拍攝一排熊,太驚嘆了!!


賈媽 - 登高望遠、求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精彩 !!
2016/05/17 21:48
像在觀賞 國家地理雜誌
Chen Mimi(hwayu) 於 2016-05-17 22:02 回覆:
過獎過獎。國家地理雜誌“敢”用拙作,我做夢都會哈哈大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