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0屆仁班 (38) 理性與感性-浮生手札(之六)
2010/08/14 14:46:19瀏覽941|回應4|推薦114

.

.

文    :    10屆仁班     邊克平

.

Ivy:

現在想寫的部分,多少有些牽涉醫學常識,再加上些心理,還有些哲學人生。

蘇老師在醫院的問題都是因腹水的關係,台安和北醫兩家醫院都不敢著手做切片檢查,就是怕腹水會引發切片傷口的發炎感染,而沒有切片的病理報告就不能具體證明她的癌症,也就不能發給她重大傷殘證明。結果,沒有那張證明就沒有一直住院的根據,所以,醫院就不能不請她辦出院。

目前除了天天要抽腹水和常要輸血之外,其餘部分是穩定的。北醫要她後天出院,她想回竹北大姊家住。只是竹北是個小城鎮,沒有設備足夠的醫院,對於四期癌末的她來說,每天要抽腹水、又常要輸血,怎麼辦?相當不便與危險。而大姊本身已七、八十歲,姊夫八、九十歲,他們都要別人照顧,如何面對如此病重的妹妹?

先生說,可憐的蘇老師,在生命的最後不過希望得到親人支持而已,總不能把她扔在馬路上吧,說我心狠而極端理性。

這點我不為自己辯護。她姊姊和姊夫真的很喜歡這個妹妹,卻苦於無法承擔。而每天的抽腹水和常要輸血,需要用車子接送,他們是沒這能力與能耐的,同時還要擔心妹妹隨時可能的身體變化。

因此,昨天(8月7日)我去了北醫,探望蘇老師,當面告訴她實際情況,也告知兩邊遊走的方式,就是北醫出院立即到台安醫院掛急診,我在這邊等她辦住院,半個月一個月後,等台安醫院覺得健保給付有問題,必須請她出院,再請她轉往北醫繼續住院。如此兩三次,病情會持續惡化到無法出院,屆時無論北醫或台安都會讓她一直住到生命結束的。

對生命的態度,你是百分百的正確與令我折服,那是有血有肉的人類至高無上的價值感,我也那麼期望。但每天呈現我面前的實體狀況,卻不是那樣被尊重。我處理實況必須相當理性,如此蘇老師她的姊姊、姊夫、周遭的親朋好友、甚至包括我,大家才能平靜的過著日子。

更殘酷的是,蘇老師想去竹北銀行辦手續,把她剩下的存款全數送給弟弟,我說不可以奔波坐那趟長途車,要請銀行職員帶文件到病房來,當面簽字蓋章完成手續,而且要快點辦這事,否則變成遺產,屆時必須姊姊和兩個妹妹簽字放棄繼承,才能照她意思把存款給她弟弟。萬一有人不簽放棄繼承,存款就不能動了。

不管別人如何看待我如何幫助蘇老師,只覺自己盡了全心全意也許過於理性,但我就是那樣的人了,我也不在意了。

明天(8月9日)開始我又要恢復照顧蘇老師三餐,回想過去那幾天不用照顧她的日子,真的輕鬆自在,至少我不必隨時想,時間到了她肚子餓了。但我仍會秉持我一貫的作風,認為那是她的需要,不把感情滲入我的內心世界。

.

                                                                                                       Paula 

.

.

.



.

.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4320020

 回應文章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理性與感性
2010/10/10 15:46

我覺得  克平是位理/感性平衡的 性情中人. ~ 懂得幫重病的老師在無奈的窄路中 , 找出可行之路來.

健保的方向是對的, 但是健保的一些規定,  欸~ 真不知道要怎麼說, 雖然腹積水沒法作檢驗, 醫院醫生判定的四期癌末病歷, 怎麼就這麼沒份量啊 ?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請問
2010/08/28 11:18

這位邊克平是否我大姊孟寧的屏女同學?



Chen Mim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0/08/16 09:53

這篇文章是我空小隔壁班( 仁班 ) 的好同學邊克平所發表的,

她終身從事於醫院護理工作 ,

現在雖然退休了, 但本著仁心 , 幾乎每日仍為同學.朋友忙碌奔波 ,

是一位難能可貴令人敬佩的好同學好朋友 !

理性與感性 , 誠如樓下習橙 所說 " 也許在理性與感性取得真正的平衡吧! "

那是很難很難呀 ! 尤其對象如果是自己的至親 .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理性與感性
2010/08/16 06:26
理性與感性的掙扎,如何取捨,真的很不容易。面對生命的最後關卡,怎麼做才是圓滿和諧呢?也許在理性與感性取得真正的平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