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訪洛磯山脈(二)露易斯湖畔的冰河山道
2015/02/16 06:08:23瀏覽2025|回應1|推薦174

六冰河曠原步道(Plain Of Six Glaciers by Lake Louise, Banff National Park)

 

 

文:陳華瑛   /   攝影:陳華瑛  許武華

 

再次來到露易斯湖,湖畔熙來攘往依舊。極目望去,遠山與冰河雲霧繚繞,看不真切,替露易斯湖频添幾分縹渺氣氛:

 

 

我們來此主要目的是湖畔登高,走那氣勢宏濶的六冰河曠原步道。今日健走的人不少,有些意外。顯然這個出色的山道已經聲名遠播了。大夥兒先沿著湖的右側走,越過湖底端後,巍峨山壁逐漸展開:

 

 

 

 

回望來路,露易斯湖已縮成一個小水塘子。路旁秋意點點,到達茶屋(The Teahouse)時已有點氣喘吁吁,衆遊客散在各處板凳或石塊上進餐。大多數人到此就很滿足,已經跋涉了5.5公里,歇腿充電後即準備打道回府。少數人選擇繼續走1.6公里到步道盡頭的冰河山腳下。這後段路的起頭可見一側落葉松濃密亮麗(下圖):

 

 

 

 

粗看上圖左下方是一片沙石谷地?其實那只是表層,沙石底下覆蓋是厚厚的冰河(下圖)。

 

 

 

 

阿勃隘口小屋(Abbot Pass Hut來自網路圖片)

 

步道盡頭就可以觀望到阿勃隘口(Abbot Pass --上面數圖中兩山之間的缺口)。此命名是為紀念菲律普阿勃(Philip Stanley Abbot)-- 一個哈佛畢業生,於1896年企圖攀登隘口左側的麗芙伊山(Mount Lefroy)時不幸失足死亡,成為加拿大第一位登山喪命者。那時他還不到29歲,英年早逝讓人痛惜唏嘘。

此隘口也是個分水嶺,從這兒流淌下來的冰河叫維多利亞冰河。仔细看的話,可見隘口右側有個小木屋,建於1922年。可以想像當時搭設過程困難無比,説是幾個瑞士嚮導受雇先用馬匹把建材駄到維多利亞冰河底,然後嚮導們才背著建材一路在冰河上攀爬到隘口。這條路線别號「死亡陷阱」,乃因雪崩频仍,而隱藏在冰雪下的無數冰缝也是大殺手。

小房子建好後就叫阿勃隘口小屋。此刻你一定很奇怪這房子是用來做啥的?它其實是個小旅舍,裡面有大通舖,方便登山客過夜。宿費低廉,非加拿大登山會員一夜只要$36。問題是來到小屋要大費周章。訂房網站强力勸阻你採取「死亡陷阱」的路線,此線道表面看起來直接了斷,實際極其險惡。比較安全的走法是採迂迴戰略:搭巴士上歐哈拉湖,再登上歐伊薩湖,然後花四、五小時攀爬亂石堆疊的陡坡就可到達……

哈哈!我多次登上歐伊薩湖,一直好奇湖畔步道未竟,會是通往何處呢?現在總算謎底揭曉。原來歐伊薩湖就在小屋的背後,我不禁心癢癢。若是再年輕十幾歲,我也許會冒個險去那兒宿一夜,過個癮。

 

 

 

正回頭走,發現不得了,留在茶屋附近休息的老友之一竟然跟上來了,嚇我一跳。趕緊為她拍照存証。左側堆叠的亂石全是冰河留下來的紀念品。

 

 

 

看到上兩圖右側的斜坡有多陡嗎?20年前那兒還有冰河覆蓋(此處本有“六”條冰河會聚,如今有幾個消褪遠移),我懵懵懂懂地跟著一群登山客往上走,過了好一會兒回頭一瞄,方知大事不妙,那陡斜的冰坡根本無法往下回頭。那時我們還是菜鳥一隻,也不知有登山鞋之物,腳上穿的是没啥抓力的普通球鞋。當時心裡凉了半截,擔心可能就會在此一命嗚呼。又慶幸先生没跟來…正胡思亂想之際,發現先生已努力爬過來,近在咫尺。兩人衡量了一下周遭情勢,别無他法,只能倒著往下一寸一寸的滑,大約過一世紀之久,滑到泥土地時已是大汗淋漓,算是險過鬼門關。這段與死神擦身的經歷我們终生難忘。

 

 

 

 

回到茶屋,老友與先生會合後,手牽著手一起下山(上兩圖),伉儷情深盡在不言中,這片粗矌大地一時也有情有意起來,我忍不住多拍攝了幾張。

 

 

 

 

哇!突然遠遠地有七匹駿馬馱著七位騎士幌入鏡頭(上三圖),在高山深谷的襯托下,簡直就像觀賞一部氣勢磅礴的3D西部片。馬隊看似在缓缓漫步,可我還没能多按了幾次快門,他們就無影無踪了。

豪飮群山的威武壯闊達數小時後,與露易斯湖重逢頓覺又是另一番風情。此刻碧水溋溋,划舟者不慌不急的摇著槳,匀細的漣漪悠悠盪漾過來,不由人不柔情蜜意、詩情畫意起來:

 

 

 

次日走的是另一個出色的山道:莫蓮湖畔的落葉松山谷(Larch Valley by Moraine  Lake)。根據過去經驗,此地的落葉松入秋變色後,於9月21左右最金黄亮麗。可是今年爲了配合鮭魚洄游的時間,到達時已整整遲了一週。我們前一日急急來報到,未料在大路叉口被擋駕,原因是湖旁停車塲已客滿。今日特地起個大早,果然通行無阻、停車塲尚有空位。這條步道的起頭比較辛苦,連續好幾段大大的之字形步道帶你翻過湖旁山頭後,方進入一處平緩的高山谷地。放眼望去可不得了,熙來攘往有若閙市,甚於露易斯湖,可見這裡的賞秋也是名聲響鐺鐺。

 

 

 

今年落葉松的情况還不錯,仍然金染山谷。我們吃力的往前邁進……

 

 

 

 

 

 

 

總算到了路端可以瞭望哨兵塧口(Sentinel Pass)了,已有不少登山客在之字形的山道上踟蹰邁步。2008那年我和先生也加入了朝聖的行列,全程腳下踩的是鬆動的砂石,有些路段而且坡度很大。我們悶著頭一股作氣登上隘口,半天喘不過氣來。此後幾年就只能遥望欣羡了。

走回頭路時可以俯瞰看某山凹處一汪碧水,鑲著金黄的落葉松。

 

 

 

 

不一會兒有好幾波日本背包客團隊迎面而來,又匆匆錯身而過。他們井然有序地默默前進,有若苦行僧在操練。這些背包客有點特别,團員們全是耆老,老阿婆不少,還看到一位彎腰駝背、頭都無法抬起來似的。想起每年來此都會碰到類似的登山隊,跟我們輕裝便行、當日來回很不一樣的是,他們皆背負營帳食物、炊煮工具和禦寒衣物等之類的大背包做遠行。我猜其今日行程是翻過哨兵隘口後再歇腳、搭營。這種不讓年齢妨碍自己登山健走、以零距離方式體驗大自然的堅毅與體力,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我羡慕他們勇於挑戰自己、無懼登高走遠,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欣賞到大多數人見不到的美景。人生若此,夫復何求?我要爲這群體能不輸年輕人、且熱愛大自然的老人鼓掌、行禮致敬。

 

 

時值快馬加鞭奔羊年之際,想起幾個月前拜訪美國蒙他拿州的冰河公園時,在樓根隘口(Logan Pass)泊車場巧遇幾隻大角羊降臨,老神在在地各處轉悠。我與不少遊客像狗仔隊似的緊緊跟著。這會兒審視上面的照片,覺得他們簡直像是前來預報羊年佳音的。在此我借牠們來祝福朋友與格友們羊年喜氣洋洋、三羊開泰,整年都跟這幾隻大角羊一樣健康、神氣、自在。

.

.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20917482

 回應文章

牧谷(Pokemon總動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自然浩瀚之美
2015/02/28 23:46

氣蓋山湖

令人屏息

寶貴的攝影作品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3-02 07:59 回覆:

這也是我百去不厭的原因,也希望格友們有機會能親自去體驗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