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訪洛磯山脈(一)歐哈拉湖畔雪山行
2015/01/01 06:06:19瀏覽2147|回應3|推薦188

右側為歐哈拉湖,左側是瑪莉湖,遠方乃歐德瑞山(Lake OHara, Mary Lake & Odaray Mountain, Yoho National Park, Canada)左侧是會變色的落葉松。

 

 

文  /  攝影: 陳華瑛


四年倏忽消逝,又到了眾鮭魚結伴回游亞當斯河的時候。我們有幸在2010年目睹據稱是百年來的最大盛會(請參考拙作:鮭魚洄游百年盛況奇觀),心中惦計著要重複那次觀魚與洛磯山脈的奇幻之旅,我與另兩對老友又踏上征途。

老生常談的「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前半句好像也不盡然,否則也不會有《滄海桑田》這個成語了。就說走了幾趟的落磯山脈吧,幾乎是相同的時令,可每回看著都不大一樣。今年鮭魚據説因天候溫暖而遲到,我們只見識到寥寥幾隻,叫人失望。鮭魚來遲了,可落磯山脈的秋色卻又走過了頭,不復四年前那樣的秋華正茂。

幸好幽鶴公園的歐哈拉湖依然是絕色天香芙蓉面。此湖的名聲顯然越來越大,來到搭乘上山巴士的集合地點時,驚見不少中國大陸旅客在場,有一團10人是已預購好車票的,但還另有不少人是來碰運氣的。結果只有一對從西班牙來的年輕人拿到兩個缺席棄權者的名額、興奮有若中了特獎,全車人也為他們歡呼。其他落空者多半失望離去,只有少數選擇「走」11公里去歐哈拉湖。園方爲了控制訪客數量,規定巴士每日只載有限的登山客當日來回。願意用兩腿走去則隨意。當然有這種能耐的人極少,不過你只要能走到那兒,之後可以選擇買單程票搭車下山,不必再原路「走」回來。

我們的車子上路了,陸陸續續可見步行者在一旁緩緩邁進,看著他們的躑躇身影很快地被抛在車後,不免於心不忍。走11公里到歐哈拉湖僅是個開頭,真正的好戲是攀登環湖山道,若要我們這群年過耳順之人先走11公里再登山,肯定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我著實佩服這些人不畏艱辛、鍥而不捨,也慶幸自己能早早籌劃預購車票。

 

前半段山路是沿着歐哈拉湖(上圗右側)與瑪莉湖(左侧)走一陣子,然後迅速拔高。

 

 

 

我們這次是重複四年前的路缐,從歐哈拉湖登上歐佩賓湖,再橫跨亞克尼斯山壁、連上歐伊薩湖山道(Opabin Lake - Yukness Ledges - Oesa Lake):請參考四訪落磯山脈(二):美哉山外山湖上湖)。四位老友是初次拜訪此步道,前半段坡陡,大家都很專注謹慎地一步一步落腳。

很遺憾沿途大多数的落葉松已進人尾聲,不復四年前的金橙濃密,在歐佩賓湖之前的航戈必湖(下兩圖Hungabee Lake)也縮水變小了,還好清麗柔美依然。

 

 

 

上圖因爲雲層遮蔽,湖水無法反射藍天而顯得蒼白失色,落葉松也更見焦枯。稍倾,歐佩賓湖在望。世上很多機缘的確是可遇不可求,上回對它印象不佳,這日卻叫人喜出望外。只見屹立湖畔的山岳在千呼萬喚下,底方晶瑩翠玉的水面總算抛出一個飄忽靈動的迴應,静静地與之對望,不覺天地悠悠今夕何夕,一夢千年。倏忽有個尋夢人漫步過來……

 

 

 

 

 

 

自從輕便的傻瓜數位相機出世,我變成了一個獵人, 一個背著相機的獵人,以鏡頭搜奇獵艷。只是差强人意的作品不多, 總覺得這個小框框能力有限,跟本尊的大氣魄差太遠。此時卻突然領悟它的不足正可用來凸顯「局部」。在一片枝蔓横生、雜草紛陳的世界裡,這個小框架可以隔離出一方最美好的角落,把一小片純淨的天地圈起来,定格成永恒的畫面。我沉迷於尋找這麽一個有濳力的「局部」,或是動感十足的瞬間,感覺像在譜寫一首雋詠的詩篇、編織一齣奇幻的夢境,颇有一種從事藝術創作的快樂。

 

 

 

離開歐佩賓湖後,老友們循一條與來路平行的山道回頭,先生跟我則繼續登高往歐伊薩湖前進。從高處回望航戈必湖,又是另一番風貌(上兩圖)。還看到老友在下方走,我們兩邊興奮的對喊了幾聲。

 

 

 

我有些依依不捨,擔心他們會迷路。不料後來走丢的竟是我倆,四年前就是在同樣地段迷路的。之前我還想這回要提防重蹈覆撤,可這段山道全在亂石堆上,非常難認,偶而才會看到石塊上出現兩條手指大小的藍漆標誌。不知何故園方小氣到家了,視記號如金銀財寶般捨不得給,也就苦了登山客,一個不留神即會走岔。幸好我們這回有警惕、發現得早,摸索了一陣子即找到正途,方才大大的鬆口氣。

 

 

 

歐伊薩湖還是老様子没變(上,鏡頭不夠大到攬括湖畔的高山,只好讓湖中的倒影來說故事啦。下圖是维多利亞湖, 四年前於此看到隻山羊在右側懸壁上互動,那情景仍歴歴在目。

 

 

 

 

 

有個成語說「士别三日如隔三秋」,我們則是隔了兩天後再來,歐哈拉湖竟換季變臉了。果真世事無常,三日前還是秋高氣爽的群山,因前晚得到一場暴風雪的青睐,此刻極目銀裝素裹,彷彿聖誕老人提前報到。這霜凍酷寒的氣勢叫人觸目驚心,滑溜溜冰雪可怎麽健行呢?幸好訪客中心(下圖)的走廊有不少以前遊客留下來的登山杖可借用,幫了個大忙。

 

 

 

 

 

 

上面四圖是三日之差的對照。此時湖畔與山道全被積雪覆蓋,一片白茫茫,要怎麼認路呢?我心中直打鼓,可看到老友們並無打退堂鼓的意思,我也只好若無其事地上路。幸而天無絕人之路,計劃走訪的麥克阿瑟湖(Lake McArthur)山道竟然已有足跡,除了祈禱開路者知道自己在做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戰戰兢兢地盲從,亦步亦趨。

 

 

遊山玩水這麼多年來,我做夢也没想到會在這樣寒凍的冰雪世界裡登山。時隔多日後,我連看相片心底還會昇起絲絲寒氣,並對老友們的無窮潛力驚詫不已……

 

 

 

 

我們在雪中一番磕磕絆絆地挣扎跋涉後,麥克阿瑟湖奇蹟般地出現眼前。不巧陽光是從湖對岸迎面打過來,又有亮晃晃的白雪加持,反光耀眼刺目,逆光角度無法看到傳說中的湛藍湖面。

 

 

 

在此,碰到為我們開路的先鋒:一對中年夫婦跟他們的成年女兒。很特別的一家人,老早前從北韓出來的朝鮮人,熱愛登山健走,已經多次攀登此步道,對其瞭若指掌,即便隱藏在積雪下仍無法遁形,因此間接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我們逮住機會大大感謝他們的開路之恩。

 

 


你看在這樣的亂石陣仗中要如何認路?

 

 

安全返回,連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山路原本就斜陡崎嶇,舖了厚厚的積雪更是比溜滑梯還滑溜,我們竟然一一克服了。一路上還見証到老友夫婦互相扶持的温馨畫面。譬如我們的登山鞋不是設計給冰雪環境的,保温不足,大夥兒的腳都凍得不行,特怕冷的J一度冰透至没知覺了,着急的另一半蹲下幫她脱鞋子,然後使勁揉搓其腳板,可說是患難見真情。

我們六人在年過耳順之後,竟會誤打誤撞地踏入冰天雪地裡登山,硬着頭皮在嚴寒氣温下完成8公里的路程。這被打鴨子上架的探險讓人回味無窮。然而細細品味起來仍叫人心有餘悸、捏把冷汗,實為其中幸運的成份很大。因此這個破天荒的雪山行,恐怕既是空前,也是絕後的壯舉啦。

初見大雪封山時別提我有多懊惱,暗歎怎的這麼倒楣,這可要如何收場才好呢?誰知竟演變成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欣逢元旦,我借用這段《不經一番寒澈骨, 焉得梅花撲鼻香》的經歴,與格友和朋友們互勉,遇到困境時要沉住氣,不輕易氣餒放棄。人生常常是絕處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此並預祝大家有一個多彩多姿、回味無窮的2015年。

.

.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19915388

 回應文章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超大氣的風景
2015/01/10 23:48

太羨慕了!!

 


酉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感恩
2015/01/01 16:04
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讚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1-02 09:19 回覆:
我們也感恩,感謝老友們安然接受挑戰、全力以赴。更感謝格友知音的共鳴回響。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珍珠
2015/01/01 08:08

老丐就是走了十一公里進入這個美麗的地方。

同行一位七十六歲老先生獨自前往,每年都去。他稱讚這個湖泊區是山中珍珠。

謝謝您美麗的照片和詳細介紹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1-01 12:48 回覆:
太高興也有台灣的朋友去過歐哈拉湖。您真是不簡單呀,比我行多了。這個美麗的湖魅力無窮,名聲越來越大。我喜憂參半,一方面為她高興,另方面又擔心以後訂車票可能更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