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冰島健行覓秋色(七):環島路上驚魂與驚艷
2019/01/01 05:01:14瀏覽2009|回應8|推薦116

 

 ↑ ↓  1號環島公路美不勝收(Route 1 or the Ring Road)

 

 

 

文    /    攝影: 陳華瑛

 

我們去米湖的首日下毛毛細雨。次日仍有些陰鬱,但雨停了。第三日偶而飄點小雨,尚可出遊,下午甚至有超大號的彩虹到處閃現逗人驚叫。然而第四日就慘了,風雨交加,我們只能閉門屋中坐。原計畫要造訪的鑽石圈另外兩大景點成了失之交臂,空留遺憾。有興趣的人請參考下面的網上資訊:


1)馬蹄峽谷Asbyrgi Canyon有一汪碧綠小湖

2)Vesturdalur 山谷有參差扭曲或張牙舞爪的各式玄武岩柱,與豔麗的紅石峰 Red Hills。
 

米湖位在冰島的東北邊。冰島北地的確不是開玩笑的,氣溫要低好幾度,此時接近冰點。其實這樣的氣溫也沒啥要緊,披上鵝絨夾克原可應付。問題是這兒愛颳風,颳的是惡名昭彰的狂風。 很不幸第四日就讓吾等碰到了。當天除了飄雨外, 時速四、五十公里的狂風大駕光臨,造成的風寒效應非同小可,有若冰刀利刃般兜頭兜臉地劈過來,無孔不入地往你身上鑽。這樣的攻勢我們幾個LKK實在招架不住,不得不留在房裏關禁閉。即使如此,門外大風呼嘯聲聲入耳;窗外枝椏狂搖秋葉紛飛,讓困在室內的旅人心頭發慌。

其實先生第三日就窩在房裡休養沒出門。他在前幾日就開始喉痛,後頸淋巴腺也腫起來。原以為是感冒,可也沒流鼻水或咳嗽的症狀。後來我靈機一動,莫不是上火了?最近他吃了好幾頓羊肉大餐,印象裡羊肉是冬補的東西,吃多了會上火。或許我們平日很少吃羊肉,他的體質也不適應之故。他聽了我的勸停吃羊肉,果然火氣很快就消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一向不愛做拉筋之類的運動,來到北邊後因氣溫驟降幾度,加上大風吹,他感覺混身特別僵硬彷彿筋骨都被凍住了。先是在車上伸右手去搆一樣東西時扭到了。後來在加油站因油箱蓋子似乎被凍住,他用不痛的左手使勁擰轉又傷到左手腕。一時兩手都動彈不得,連穿衣扣扣子都有困難。早先我看他僵硬得難受就讓他跟我做兩下柔軟操,未料次日他更是渾身疼痛,舉步維艱,每個動作都要唉唉叫。

所幸每朵烏雲都鑲著銀邊。我們的同伴湯姆比先生大了好幾歲,卻啥事都沒有。他熱衷瑜珈運動,天天去健身房做一小時,效果可說是立竿見影。先生「痛定思痛」決心發奮圖強,回家後要學他的榜樣勤練瑜珈。

話說那第四日的冰風凍雨果然不尋常。次晨打開窗簾一看外面竟雪花飄飄。我們去餐廳早餐時順便退房,因今日(9月20日)要前往冰島東南的冰河區。旅館櫃檯問我們準備去哪兒?我照實回答。她說昨晚米湖東側颳大風雪,那段環島路積雪厲害無法通行。這消息有若晴天(雪天?)霹靂,一時都傻住了。哎呀!我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這可怎麼辦呢?櫃檯小姐建議我們西行以逆時針的方向去冰河區。這不是開玩笑嗎?從米湖以順時針方向去今晚預訂的旅社是475公里,我估計幾位LKK輪流開車也要花整天的時間才到的了。若是反向而行就得開足900公里,那根本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櫃台小姐見我們面有難色(土色?),就說10點後再來探詢,說不定事情有轉機。然她並未釐清10點鐘有何玄機?不好追根究底,四人只得坐如針氈地枯等。10點到了,再詢問時櫃檯說可以了,小心開車應無問題。原來之前有鏟雪車在除雪,預計10點鐘能完成。真是的,也不早說明,害吾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地瞎猜胡思。

我們鬆了口氣亟亟上路,這一耽擱上午已飛掉一半,必須快馬加鞭了。此時還在飄雪,感謝開車高手蘇珊再度臨危上陣。未料一進入山區一車人全倒抽一口氣。眼前天地混屯一片白茫茫,能見度只有幾米,更別提山路高低彎扭極難預測。一時大家的心都提到喉頭裡。蘇珊不得不用龜行的速度前進。

有個大下坡,她怕打滑不太敢踩煞車,座車幾乎是一路滴溜溜地往下滑。幾人都閉氣屏息沒敢喘一聲。總算安全來到谷底才鬆口氣。此時儀器表上突然亮起警告燈,先是一個,接著第二個,然後第三個,總共有三個奇奇怪怪的警告燈閃亮出來。大家面面相覷,這不啻是雪上加霜嘛。先生忙把車子保養手冊拿出來翻看,得到指示說煞車方面有問題,建議趕快找修車廠查看。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這兒前不著村後不搭店,租車公司在500公里外的機場那兒,去哪兒找修車廠呀?這簡直是一場噩夢,何時才能醒過來呢?

湯姆靈機一動說把引擎關掉再啟動,看看警告燈會不會消逝。這兒根本沒有路肩或泊車處,還好也沒見到有任何其他車輛在路上,就冒險在馬路中間熄火。果然再啟動後警告燈沒了。可高興還沒兩分鐘警告燈再度閃現。如此這般我們重複了幾次都沒任何效用,好像這車子有鬼魅附身陰魂不散似的。我覺得事已至此留在原地也只有凍死一條路,乾脆硬著頭皮繼續上路吧。於是我們忐忑不安地向前推進,不知煞車會不會隨時出狀況或罷工?

 

↑ 似乎好久好久了,路上就我們一輛車子,我按了幾個快門,照片顯示的是一片灰白的世界,沒啥看頭。後來飄雪稍小了些,總算有兩輛車子從對面過來,心才安了點,覺得自己有伴似地,不再是孤零零地在這個混屯世界裡掙扎奮鬥,有個啥子意外也可能有人幫個忙了。

 

↓ 龜行一個多小時後突然眼前一亮,視野清晰彩麗起來。總算穿出風雪區了,壓在大家心頭的那塊大石頭立時消失,頗有死裡逃生的輕鬆感。蘇珊安全地帶領大家走出險境,其他三人都由衷感激。奇怪的是警告燈此時也莫名其妙的熄了。我們猜測這車子的材料不適應寒凍氣溫,感應器失靈而發出錯誤解讀。這還是2018年KIA的四輪傳動車,沒事亂喊狼來了,差點把大夥兒嚇出心臟病來。

 

 

↑ ↓ 我們像不像是從地獄升入天堂?剛剛還在跟風雪做生死搏鬥,此刻眼前是清溪綠坡羊兒肥的田園風光,這差距何止千里?

 

 

↑ 大部份的丘陵地都開始變色轉黃轉紅,可偶有大塊大塊給羊兒啃食的草地仍然蔥綠如新。不知這是否是放牧者特別種植的不畏寒的草皮。

 

↓ 這片坡地已變成了個貨真價實的調色盤啦!

 

 

↑ ↓ 我們一上午幾乎都是在東行,來到一個叫Egilsstadir小城午餐。然後轉為南行,稍後很驚異地發現柏油路面竟然變成碎石子路了。還好土路坡度算是平緩,放慢速度也就問題不大。可喜的是路雖爛,風景卻美得冒泡。那金橘植被襯托著銀亮滔滔的溪水瀑布,美得叫人歎息。

 

 

 

↑ 冰島真是千瀑之國,那種纖細銀鍊似的瀑布是碰到有山就會掛上幾條,我們沿途不知看了多少,數都數不清。

 

↓ 此瀑布外貌玲瓏秀麗,水色清澈湛藍。

 

↑ 有倒影耶!惟可惜不清晰,只因風大吹皺一池秋水。

 

↓ 柏油路面又出現了,很難得左側還有一小塊泊車點讓你歇一歇!迎面的兩座山像不像維京海盜戴的頭盔?

 

↑ 我們開始朝向西南方向前行。冰河區已經打出預告片待客啦!上面銀白的冰河前有金燦燦的水草襯托,遼闊又眩麗(文首圖片是從另個角度取鏡的)。

 

↓ 另一個冰河現身。冰島有11%的土地為冰河覆蓋,具官方命名的冰河就有269條,很驚人吧?我們在這一帶似乎隨便打個拐就會有座冰河迎面而來。

 

↑ 難得見到有大鳥(可能是天鵝之類)跟綿羊作伴,在冰河腳下大啃綠草。

 

↓ 拍到遷徙鳥的飛行版好高興。像不像一雙雙的美眸在藍空凝視下方呀?

 

 ↑ 這冰河比較接近公路,可以來個大鏡頭了。

 

↓ 這裏已經是島南了,氣溫高了點,坡上仍然碧綠如春。

 

 ↑ 快到目的地了,路旁高山巍峨,碧綠與秋黃相間。

 

↓ 入住Hali Country Hotel,這是從我的房間窗口往外取景的。這麼開闊氣派的窗景於我是生平首次,滿心覺得太豪華奢侈了。而早上的風雪驚魂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了。

 

我們這回是以順時針的方向環島的。當初在策劃應該用什麼方向環島時煞費思量。網上主張順時針環島的人說碰到在沿海山路開車時靠在裡側比較安全,臨海那側會很恐怖。我們這回並未造訪任何沿海景點,所以對這點不能置評。倒是發現漂亮的風景多在內陸那一側,加上冰島公路極少有讓你暫停賞景攝影的泊車點,採取順時針方向對坐在駕駛旁的攝影者就方便得多,這算是一大優點,值得列入規劃行程的考量。

 

(待續)

 

 

倏忽2018年也悄悄地走進歷史了。在2019年正式展開序幕的今日,我要祝福親友格友們身體健康、凡事如意,今年只有驚艷頻頻,收穫滿滿。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122302028

 回應文章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4/24 17:43
驚艷哪! 趕緊記下地名, 待來日有機緣一訪, 謝謝分享

天涯孤鴻 (亮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1/12 02:08

在暴風雪中的驚恐,到美景呈現眼前

真是判若兩個世界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12 06:47 回覆:
這兒的天氣轉變可以用翻臉若翻書來形容,讓我們打開眼界。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1/09 16:18

遼闊的風景

千瀑之國

讓我對冰島有了不一樣的認知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10 11:23 回覆:
我也沒想到冰島除了幾個城鎮外竟如此原始,絕大多數的土地仍處於未受人為干擾的狀態,處處讓人體會到大自然的魅力。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Part II (討厭的限2000字)
2019/01/03 10:23
見圖猜答,點此;有幾張圖的Siberian crane確是挺像鴕鳥的: (1) (2),只是,冰島似乎不在它們的遷移路徑上。So, I am out of guessing capacity.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04 10:23 回覆:
多謝費心與資訊。我仔細地回想了一下,覺得應該是一種大型的crane 或是 stork之類的。可惜當時沒能回頭看個清楚真遺憾。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mm... 白色or米色的大鳥
2019/01/03 10:15

說實在的,這道題真是太難了,沒見到圖,憑想像,好難歐。大型的禽鳥如eagle, albatrosses、、都不是長腿大鳥 (孔雀腿長,但絕非是你能在iceland野外能見得到,此外,顏色也湊不上),所以,possible birds中捨去。我還是認為是crane類比較有可能。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鳥
2019/01/02 11:41
Mimi講話太客氣,NS直腸人,習於有話就說就 看那兩張大鳥,我覺得不是屬於goose有蹼類的雁、鴨、鵝類。應是長腿的crane類。我們這裡早就與入侵移居多年的Canaidan Geese生活久矣,再加上每年去觀看Sandhill Crane migration,所以,對Crane飛翔天空的姿態很熟悉,鶴腳 都長於鳥體,所以貼身飛翔時,鳥足還會長於鳥尾,而geese就沒這現象,而且,他們落地姿態也不同。Goose因為腿短有蹼,落地時大多是用鳥體於後掌蹼在前煞車式的著地,不若Crane鳥可以展翅盤旋,緩緩尋找著陸點的用長腿長掌touch down的優雅姿態。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03 03:47 回覆:
最愛直爽的人,比拐彎抹角的人好相處得多。謝謝這麼詳盡的資訊,長了不少見識。順便請教知不知道啥子鳥會像非洲鴕鳥那麼“高大”的?我們最後一日在冰島南邊突然晃過路旁一群大鳥(可能白色或米色)很吃驚。因為後面有車跟著,又無路肩可停。那兒的公路是只有兩條線:一東行+一西向,如果沒有跟其他的道路相交,連做U turn都困難無比,所以我們沒能回頭驗證,心中一直有這個疑問+遺憾。而冰島的旅遊資訊也沒有提供任何線索。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1/02 05:49

煞車警告燈重複亮又熄,是sensor的battery問題,我猜。電池電力不足,警示燈也會亮的;我猜是溫度驟降,sensor battery本來就快到底的電力,就青黃不接地使不上來。胎壓在氣溫陡降,也可能是造成Sensor說胎壓不足的警示。

還好,都沒事。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02 08:29 回覆:
我想您說的沒錯,為我們解開了這個想不通的謎,非常感謝撥冗指點。我們對在嚴寒地方開車毫無經驗,受驚不少,希望沒有下次了。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1/01 12:07
真是美呆了
LKK往極寒的地方,健康上要注意,太冷對心血管也不利
謝謝分享這些極美且難得的照片
Chen Mimi(hwayu) 於 2019-01-02 01:12 回覆:
的確,天冷氣溫低似乎身體裡的血液循環都僵住了。無怪看到的冰島遊客多是年輕人,在此LKK真的有時不我予的不適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