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司馬庫斯到鎮西堡巡蝶記 1040406
2015/04/30 23:06:44瀏覽1503|回應0|推薦37

司馬庫斯到鎮西堡尋蝶記 1040406

有些民宿的早餐時間都很晚,太陽都曬到屁股了才有早餐吃,司馬庫斯的早餐時間則是特早,早上六點到七點,大概是為了讓來訪的遊客有充裕的時間去走神木群,在中午前回到部落。拿捏一下目前全車的狀況及今年的氣候,堅持自己行前的計畫,或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此行的計畫是,趁遊司馬庫斯之便,了解沿路部落的車程路況,順道巡逛尖石後山的日本重瓣櫻花,以及找尋春天裡的鳳蝶,斑鳳蝶、黃星鳳蝶、昇天鳳蝶,一年只有一代的蝴蝶,值得在春天裡尋它一尋。找蝴蝶,要了解蝴蝶的習性,早上的太陽曬暖暖才有活力飛,清晨的露水或溪邊路旁積水,是它們忘情狂飲的好地點,也是就近拍照的好時機。

從司馬庫斯一路下山,直到司馬庫斯大橋,才有機會接近泰崗溪,正好老媽忘記車上瓶裝水蓋子掉在何處,車停路邊走回頭過橋找一下,沒想到一眼瞧見橋邊路旁有攤積水,目標蝶群聚吸水做日光浴,長得像斑蝶的斑鳳蝶湊熱鬧,一併收錄影像,自此開始今天的尋蝶之旅。

司馬庫斯大橋到泰崗部落間,沿路都可見昇天鳳蝶眼前飛過,到了鎮西堡,好天氣好視野,正好回望對山昨天住宿的司馬庫斯部落,再回頭,山壁上的懸鉤子有花開,吸引不少昇天鳳蝶停佇吸花蜜,又是為這過動兒拍照留影的好機會。回程在秀巒檢查哨旁停車,這裡可直接走下到溪邊,是找尋蝴蝶的建議地點,果其不然,溪邊水處發現黃星鳳蝶、雙尾蛺蝶,以及青帶、寬青帶,停留時間雖不長,卻也心滿意足,畢竟,遍天前的好天氣都有把握住,設定的目標都達成,提早回家也無妨。 

泰崗溪向北流向石門水庫

司馬庫斯大橋 橋邊一攤水 遇見此行目標蝶種

昇天鳳蝶、斑鳳蝶

白紋弄蝶

紅邊黃小灰蝶

泰崗路旁的台灣泡桐 有部落人跡就有它

絹蛺蝶 也是擬態斑蝶

遠山平坦處 便是司馬庫斯

鎮西堡部落 路旁山坡懸鉤子 又見昇天鳳蝶

拉長鏡頭 記錄另一角度的司馬庫斯 大清早走到下方果園旁找台灣泡桐

新竹/鎮西堡巨木群 猛男神木最突出2014-11-27 17:56:37【聯合晚報/文/莊旻靜】

http://udn.com/news/story/7159/498615

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的神木群聞名遐邇,不過鄰近部落的鎮西堡巨木群也不遑多讓,其中名為亞當和夏娃的巨木,因外型與名稱相呼應,讓不少遊客留下深刻印象。春天到山上「森」呼吸、挑戰體力,坐收山區美景。

鎮西堡神木群位在秀巒村,共分成A區和B區,A區神木群路程為B2.5倍,建議單日來回者可挑戰B區巨木群,體力較好者來回約需兩小時。

巨木群全區約有兩百株紅檜和扁柏,林蔭遮天,宛如電影「魔戒」中的巨樹場景,十分壯觀,其中最著名巨木便為有猛男神木之稱的亞當,和相呼應的夏娃。

而在探索巨木的過程中,除了有平緩坡度的步道可緩和呼吸外,亦有跨越木橋、橫渡溪水、拉繩索支撐身體爬山的驚險路段,而連續陡坡,更挑戰不常運動者的體力和耐力。

從尖石鄉公所至鎮西堡巨木群,途中會經過不少部落,其中那羅部落沿山而建,風格獨具,而宇老觀景台視野遼闊,不少遊客駐足取景留念,田埔部落同樣沿山而建,範圍較廣闊。而各部落的教堂、教會也是當地獨特的風景,不妨駐足留影。而距離巨木群不遠的新光國小濃厚的原民風格建築,成為遊客記憶中的美景。

離開巨木區,也別急著離開,秀巒除了壯闊的山嵐美景和塔克金溪的河谷地形,還有溫泉可供泡腳,按摩疲憊的小腿肌。傍晚下山,也可把握時間至內灣老街走走,品嘗道地的客家美食,或是乾脆入住尖石山區的溫泉會館或民宿,盡情品嘗原民山區的美好。

新光國小

最後的松月櫻

校園裡的老梅樹 來年正月探梅花

新光國小旁的山上 一片台灣泡桐的紫

學校裡的森林學堂

關山櫻

新光國小旁的民宿

1650m的森林畫展 新竹新光國小森林教室2014-12-30 15:11:07 【文╱記者程宜華 圖/新光國小提供、記者楊萬雲攝影】http://udn.com/news/story/6947/608132

一張張蝴蝶、鳥、花朵等圖案,以及「祖靈的眼睛」的繪畫作品,交錯懸掛於樹與樹之間,讓原本蒼鬱的森林裡多了活潑的色彩。這裡是新竹縣新光國小的森林教室,也是首次「全台海拔最高的學生森林畫展」舉辦地點,在旅英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的帶領下,新光國小與司馬庫斯實驗分班的孩童們,不分年齡,融合當地泰雅族的元素,親手繪製出油畫作品,讓森林教室搖身一變成為孩童的異想世界。

 

泰雅孩子畫作 森林教室成舞台

18日這場展覽的緣起,為旅英藝術家優席夫受至善基金會的邀請,於10月底來到部落替孩童們上繪畫課,融合泰雅族的元素,讓他們盡情在紙上揮灑。有了作品之後,新光國小的老師與校長們苦思如何給這些畫作一個展現的機會。看到校舍旁的森林教室,他們靈機一動,決定在此處展覽孩童的畫作,有一個屬於「海拔1650公尺高的森林畫展」。

由於繪畫課程沒有限制,孩童的創意讓大人驚艷不已。新光國小校長余志鴻指出,當時有一位司馬庫斯實驗分校一年級的小朋友,開始畫了很多花草等鮮豔色彩,後來突然拿了一罐黑色顏料,將整幅畫作隨性地塗黑,身旁的大人都很驚訝,但這位小朋友只天真的說「因為天黑了什麼都看不見了啊!」

 

藝術家優席夫 教孩子畫部落文化

日前來到部落替孩童上課的優席夫表示,由於自己也是原住民,他很了解這些原住民孩童對於自我認同的矛盾感。因此繪畫課程並非「教導」作畫技巧,而是「引導」這些孩童們將泰雅族的文化元素放進創作的畫面中,呈現部落長期以來給他們的養分,進而加深對自己的文化與族群的認同感,從內心發揮出真正的自信。

除了加深自己的文化認同,此次展覽也訓練孩童獨立的能力。踏進森林教室的入口,可看到處掛著一大塊布,上面用細木條歪歪斜斜地拼貼出「森林藝文展」的字樣,這都是由孩童們親手製作而成。

 

孩子當導覽員 解說作品練膽量

不僅如此,由於展覽會邀請許多家長與外來賓客前來參觀,老師趁這個機會訓練兒童獨立的能力,在展覽開始的前一天下午,老師們帶著全年級的學生們到森林裡,站在自己的畫作旁邊,透過向外人介紹自己的畫,訓練口條與膽量。以及學會整理自己的儀容。「將這個活動當成是一個課程,不是只有一個晚上的活動」余志鴻說。預估未來會常態性舉辦此類活動,給偏鄉孩子的天份一個舞台,期盼外界共襄盛舉。

 

學童自己佈展 家長看了驚豔 期待明年攝影展

「這一天,是我們學生和家長最有成就感的一天。」新光新光國小校長余志鴻在教育現場,與學生一起在原本只有黑板的森林教室,掛上一幅幅的小朋友的畫作,也是部落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展覽,家長們也是第一次看所謂的「畫展」。

余志鴻引述旅英畫家優席夫的話,「基因不是問題,重點有沒有機會」,他們在這天然教室裡,吹著泰雅部落的風,用著壓克力顏料,天真的舉起畫筆,自己學習佈展,自己當導覽的小主人,余志鴻說,「有泰雅的文化傳統,有藝文的氣息,有父母當觀眾,有視覺的呈現……,這不就是教部正在推動的美感教育嗎?」

新光國小的學生來自當地的新光部落、鎮西堡,國小有32名學生,司馬庫斯分班則有17個孩子,有時會辦「新光日」,學生全部到新光上課,有時會辦「司馬庫斯日」,大家一起到司馬庫斯玩活動,以此拉近地點的距離,促進學生的溝通。

明年也會辦一場這樣的畫展嗎?校長開心地說,「有了志工的幫忙,我們的孩子也學著用小相機記錄自己的生活和環境,希望除了冬季的耶誕晚會及畫展,我們也可在仲夏夜,辦一場森林教室的攝影展,讓一切活動,回到教育的意義。」

泰崗看對山的宇老 離文明越來越近

小灰蝶與多花野豌豆

秀巒檢查哨在橋右手邊樹蔭下 溪邊水流和緩 正是觀察蝶群的好地點

雙尾蝶

寬青帶鳳蝶

琉璃紋鳳蝶

青帶鳳蝶

黃星鳳蝶

蝌蚪變青蛙

拍蝴蝶標準姿勢

田埔宇老間的和解廣場

內灣國小

那羅步道走一遭 賞櫻泡溫泉2013-02-04 00:00:00 【聯合報/記者曾詩涵/橫山報導】

http://udn.com/news/story/7120/496496

新竹縣橫山鄉櫻花季日前登場,盛開櫻花美不勝收,尖石鄉櫻花也不遑多讓,欣賞完滿山遍野的櫻花,還能來泡溫泉,舒緩身心,度過歡樂春節連假。

橫山火車站、內灣老街等地,吸引不少遊客前來賞櫻,橫山鄉長古榮耀表示,今年因氣候變遷,忽冷忽熱,以往2月中才會盛開的櫻花,提早半個月報到,賞櫻遊客可別錯過花期。

內灣老街是著名旅遊景點,從老街往山裡去,沿120縣道就能抵達尖石鄉,尖石鄉長雲天寶說,目前尖石前山山櫻花朵朵開,預計年後就會凋謝,緊接而來就是尖石後山的二重櫻花,竹60線泰崗往鎮西堡路段,3月到4月全是二重櫻花的聚集地。

雲天寶建議,遊客早上可先到那羅步道邊健走邊賞櫻,3月後則可到後山觀賞神木群,沿路賞櫻「趣」,接近大自然,晚上來尖石鄉7家溫泉旅店泡溫泉,將一天的疲倦卸下。

美麗蝴蝶 科學解碼──《福蝶‧Formosa特展》 【文‧郭麗娟 圖‧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提供】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OE0014/178832/web/

擁有「蝴蝶王國」美名的台灣,曾是全球蝴蝶密度最高的國家,世界12科蝶類中,台灣就擁有11科,且因屬孤懸海上,經長時間演化,本島400餘品種中,有50餘種為台灣特有種。

都會叢林中驚鴻乍現時最令人驚豔的蝴蝶,是網路上被查詢次數最多的昆蟲,但多數民眾對蝴蝶卻不甚瞭解,位於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即日起至1212日推出《福蝶‧Formosa特展》,透過標本、3D動畫、HD影像和珍貴史料,一一解開蝴蝶光鮮亮麗外表下,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面貌。

該特展以「奇幻島之蝴蝶旅行日誌」為主軸,規劃:人與蝴蝶、認識蝴蝶、研究蝴蝶、文化「福」蝶和保育蝴蝶5大主題。展場入口由插畫家林怡湘繪製的「人、蝴蝶與食草的關係」,可清楚看到寬尾鳳蝶幼蟲吃的是台灣檫樹、黑鳳蝶幼蟲吃的是聽起來像武功招式的「飛龍掌血」(芸香科植物)。

 

蝴蝶加工產業史

進入展場,映入眼簾的是盛行於195075年間的「蝶翅貼畫」。這就要回溯台灣曾獨霸全球的蝴蝶加工產業。南投埔里因地理環境特殊,從19世紀便吸引國外研究人員來此採集昆蟲標本,1918年日人朝倉喜代松在此成立全台首座蝴蝶加工廠,埔里蝴蝶從此聞名國際,鼎盛時期,鎮上有47家蝴蝶商店。

台人余木生1919年創立「木生昆蟲採集所」,採集中發現許多新品種,日本學者所發表的「升天鳳蝶」、「國姓小紫蛺蝶」等都是他所採集;次子余清金繼承衣缽,1950年拓展日、美外銷市場,鼎盛時期,有近2,000位捕蝶人協助採集標本,數百位女作業員進行加工。

1970年以後,埔里因棲地遭受嚴重破壞,蝶量驟減,來源移向南部,加工廠則遷往北部,又以北投的王生鏗最具代表性,他除了標本買賣外,「蝶翅貼畫」更熱銷世界各國,這些讓世人驚豔不已的蝴蝶,曾在1968~75年間,以每年1,500萬到5億隻的數量出口,賺進豐厚外匯。

「蝶翅貼畫」要先繪製原稿,大多仿製風景明信片上的人物或風景,然後依圖案逐一選擇適合顏色的蝶翅,用南寶樹脂黏貼。王生鏗精通多國語言,常在國際期刊撰文介紹台灣昆蟲,1968年與余清金共同發表新種「姬長尾水青蛾」,成為台灣研究蛾類並發表論文的第一人。

1975年以降,保育意識抬頭,蝴蝶產業逐漸式微,許多加工廠轉型為展示館,如「木生昆蟲博物館」、「錦吉昆蟲館」等。王生鏗1992年過世後,2004年家族成員決定將昆蟲標本及相關加工用品捐贈給科博館,至今累計高達10萬件,為該館成立以來最大宗的私人鱗翅目標本捐贈。

 

物種滅絕,生態哀歌

順著動線來到標本區,展出約360種台灣蝴蝶標本,約占台灣蝶類90%,包括被認為可能已經絕種的「台灣燕小灰蝶」、已有十餘年未有採集紀錄的「江崎烏小灰蝶」和「黃鳳蝶」,以及標本數量極為稀少的「嘉義小蛇目蝶」、「井上烏小灰蝶」、「鹿野黑蔭蝶」等。

對於有人質疑「蝶翅貼畫」是造成台灣蝴蝶浩劫的主因,策展人科博館動物學組副研究員詹美鈴表示,濫捕固然對族群傷害極大,但總體而言,經濟發展和土地開發導致的生態環境破壞才是致命危機。其中,「大紫斑蝶」、「淺色小豹蛺蝶」、「帝王蝶」確定已在20世紀滅絕,令人痛心。

「大紫斑蝶」是台灣特有亞種,1950年代在恆春半島、高雄、台南等地極為常見,幼蟲可能以熱帶海岸林或紅樹林內的海檬果為食;但隨著濱海土地遭開發破壞,牠們賴以為生的棲地及食草被剝奪,1960年代已滅絕。

1964年在梨山曾採集到兩隻「淺色小豹蛺蝶」雄蝶,1998年經鑑定才發現是台灣特有亞種,但當時梨山為了種植高冷蔬果早已遭到濫墾,研究人員數度蒐尋都無所獲。另外被學者認為非台灣固有種的「帝王蝶」,直到1930年代初期還有不少調查紀錄,但最終也完全消失。

「物種滅絕是不可逆的,一旦發生,有再尖端的科技、花再多的錢,也已無可挽回。」另一位共同策展人助理研究員鄭明倫強調,人類一再擴張的活動對生物已造成莫大衝擊,其中最嚴重的便是棲地的喪失或破碎化,如果發生在某些棲地分布狹小或生存環境特殊的蝴蝶上,後果更加嚴重。

如「夸父綠小灰蝶」的幼蟲是以保育類植物、侷限在北部深山霧林帶的台灣水青岡(山毛櫸)為食;由於「夸父綠小灰蝶」美麗而稀有,加上成蝶只在夏季活動不易採集,不肖商人竟然將附有蝶卵的整株台灣水青岡砍下帶回,以人工飼育養出成蝶再高價出售。這種竭澤而漁的行為,對蝴蝶和植物的棲地和生存都是極大致命傷。

 

代表勤奮,也是惡靈化身

因早年蝶蹤處處、蝶影婆娑,蝴蝶意象也和台灣人的生活緊密結合,因「蝴」與「福」諧音,代表福氣之意,傳統建築以板橋林家花園為例,漏窗就以蝴蝶為圖飾;2005年底最新換發的身份證正面,用紫外線照射,在姓名欄底部也有蝴蝶防偽圖案。

此次展場中還規劃有各族群文化中與蝴蝶相關的典故和習俗,如魯凱族女性服飾上若有蝴蝶紋飾是代表勤奮,排灣族女性則代表擅長編織;另外,霧台魯凱族的傳統中,行動敏捷、擅於跑步的男人會贏得「蝴蝶」的稱號,頭目會賜他蝴蝶頭飾,但因蝴蝶體型較小不夠醒目,族人過去常以皇蛾標本代替,如今則以飾品蝴蝶取代。

僅分布於蘭嶼、金黃色後翅會因光線反射產生炫麗光彩的「珠光鳳蝶」,在蘭嶼達悟族人眼中卻是惡靈的化身。原來珠光鳳蝶幼蟲的食草「港口馬兜鈴」,大多生長在達悟族人安置往生者的地方,而成蝶的蜜源海芒果,分布地點也是達悟族的墳場區;從幼蟲到成蝶都與亡者「如影隨行」,因此被視為不祥之物。

 

蝴蝶變變變

娉婷纖弱、來去無蹤的蝴蝶,總像謎一般引人遐想,更奇特的是,蝴蝶依環境和季節,而有「性別」、「個體」、「地理」、「季節」等變異性。例如「性別變異」極為明顯的「雌紅紫蛺蝶」──雄蝶的蝶翅是不起眼的紫黑色,雌蝶蝶翅卻是豔麗的橘色鑲著一圈黑白紋飾。沒有毒性的她,為求自保,還會維妙維肖地假裝成(擬態)有毒的「樺斑蝶」,以警告生人勿近呢!

(本文節錄自台灣光華雜誌201008月號)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1123&aid=2262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