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秘密(2)為愛朗讀
2010/07/16 02:12:24瀏覽2341|回應10|推薦81

祕密(1)愛情的秘密檔案http://blog.udn.com/hung49/4209398

有兩種東西在我身上
詭密的蛀蝕
一顆壞牙和你 ~夏宇

覺得自己被需要、有人因你的付出而感動,即使只是一句微不足道的
問候,也常會擦出愛的火花。

我們第一次在網路相遇,在她生日。凌晨一點多,她在部落格po了幾
句話,說她今天生日,卻找不到人一起過,覺得很寂寞、很想哭、很
想死。

寂寞的網友何其多,在部落格公告自己生日,引起格友注意、祝福的
人,不勝枚舉。那晚我不小心逛到她的部落格,看她放了一張楚楚可
憐的頭照,又講了那麼悲觀的話,豈能見死不救。

於是回應她的文章:「雖然我們素昧平生,仍希望妳快樂,勿輕生,
至少我可以送妳一首詩,裡面有蘋果泥、麵粉、蜂蜜,當作給妳的生
日蛋糕。」

豐滿的女人,肉做的蘋果,滾燙的月亮,
海草、泥漿和搗碎的光濃郁的氣味,
是什麼樣幽暗的明亮在你的圓柱間開啟?
男子以感官觸摸到的是什麼樣古老的夜?

噢,愛是一趟與水和星星同行的旅程,
與溺水的大氣和麵粉的暴風雨;
愛是閃電的撞擊,
是臣服於一種蜂蜜的兩個身體。

吻復一吻我漫遊於你小小的無限,
你的邊界,你的河流,你的小村落;
而生殖之火——變得多麼令人愉悅——

悄悄穿行過狹窄的血道,
直到它快速傾洩如夜晚的康乃馨,
直到它似實實虛,如一道暗中的光。

我隱約猜到,她當時還在線上,約莫幾分鐘後,傳來她的回覆:「
是閃電的撞擊,是臣服於一種蜂蜜的兩個身體.
.. 好美喔!這是第一
次有人送我詩─真特別的生日蛋糕。嗚~你讓我感動得哭了啦!」

「能讓小姐感動到哭,小的何其榮幸啊,但能否擦乾眼淚,若害您哭
腫了眼,我罪過可就大了。」

「很不好意思喔,我很少讀詩,孤陋寡聞,這首詩是誰寫的,你可否
介紹一下?」她改用悄悄話留言給我。

「這是聶魯達寫的十四行情詩。他是1971年得到諾貝爾獎的智利詩人
,其情詩至今仍風靡全世界。我本來也不曉得他,是看了描述聶魯達
流亡義大利小島,啟發郵差的一部電影,才知道他這個人。

當時我買了《郵差》的原聲帶,裡面找了茱莉亞羅伯茲、安迪賈西亞
等一堆大牌明星朗誦14首聶魯達的詩,配上地中海風的音樂,超有fu
的。我和讀台大外文系的朋友,費了很大工夫才找到這些詩的原文及
翻譯,也跟著唸出聲音。中學唸課文不算,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朗誦詩
,發現單純的文字,大聲唸出來,好像突然賦予情感,有了生命。」

「若現在有人唸詩給我聽,我就不會那麼想死了。」她回我留言。

我猶豫了一下,敲起鍵盤:「小姐,不要開口死,閉口死,我是老實
人,會當真的!若妳真的想聽人唸詩,我現在給妳我的手機號碼,妳
打給我,就唸給妳聽。」

把這段話送出來之後,我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和網友初次交談,就
給人電話號碼,實在有點冒失,不像個性保守的我。

過了幾分鐘,我的手機真的響了,但沒顯示號碼,大概是為了保護自
己吧。

「喂,我是柔依─」她果真剛哭過,帶著濃厚鼻音。

「哈囉,很高興認識妳。沒想到,妳真的打電話來了,不怕遇到殺人
魔啊?」我故意開她玩笑。

「我不會那麼笨的!當然會設定隱藏電話號碼,通過測試,以後再給
你顯示號碼;且如果你在我的部落格亂講話,我就把你設為黑名單,
你就沒輒了。」

「我可以再申請新的部落格,然後趁你不注意,回應亂寫整你。」

「那我就設定好友才能回應留言,不就得了?誰怕誰呀!」

「好啦,開玩笑的咩,我輸給妳了,來,唸詩給妳聽。但先等我一下
下喔。」

我先打開音響,找出郵差的原聲帶,放進CD,如地中海波浪盪漾的
手風琴聲,緩緩流洩出來。我清一下喉嚨,模仿原聲帶裡面安迪賈西
亞低沉的聲音。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Write, for example, 'The night is starry
and the stars are blue and shiver in the distance.」

「哇!你聲音好有磁性喔,雖然我聽不太懂你唸什麼,但請繼續。」

「........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how I loved her.

My voice tried to find the wind to touch her hearing.

Another's. She will be another's. As she was before my kisses.
Her voice, her bright body. Her infinite eyes.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maybe I love her.
Love is so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你唸得真棒耶。最後幾句我隱約聽得出來,愛是這麼短,遺忘這麼
長,
對吧?」

「沒錯。這也是聶魯達所有的詩,最流傳千古的兩句。愛有時像煙火
,短促燦爛,卻要花一輩子才能忘記。電影裡面的郵差,受到聶魯達
啟發,開始寫詩談戀愛,最後投入革命而犧牲,故鄉的愛人,這才了
解郵差當年唸給她聽的這兩句詩,是多麼肝腸寸斷啊!」

「嗯!若有人每天睡前唸詩給我聽,我就不會夜夜失眠了。」

「若我唸詩,能治療公主徹夜未眠,那也是功德一件喔。」

「就怕你只是隨便說說,下次接到我的電話,就像接到鬼來電,馬上
關掉手機。」

「妳是人,不是鬼吧?」

「你才不是人咧!」

此後幾天,她真的每天入睡前,就打電話吵著要我唸詩給她聽,我好
像被聊齋裡「畫皮」之類的女鬼給迷住,不能自拔。

由於柔依以前較少接觸詩,一開始我唸的,都是很出名,也適合朗誦
,甚至曾譜曲的情詩,如鄭愁予的《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
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我
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瘂弦的《如歌的行板》,也很適合唸:「溫柔之必要,肯定之必要,
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正正經經看一名女子走過之必要.....」

有時我也會根據季節,挑選適合的詩,如秋天到了,我唸起林彧的《
秋光》:

日影移著,而涼意已生,我唱起一首久藏的歌,
你是否會在地球的另一端接聽?
如果,音符竟然掉落湖濱,
是否有一些感傷會濺濕你的心?
還是冷凍起來吧這心情。
問你:何日白雪紛紛?
何日白雪紛紛?

到了寒夜,我朗誦的是夏宇的《冬眠》:
 
我只不過為了儲存足夠的愛
足夠的溫柔和狡猾
以防    萬一
醒來就遇見你
 
我只不過為了儲存足夠的驕傲
足夠的孤獨和冷漠
以防    萬一
醒來你已離去

我個人很偏好羅智成的絕版詩集《寶寶之書》,整本都唸給她聽,她
最喜歡的是這一首:

道具、其他演員與整座劇院
被摸黑撤走
我站在舞台上
繼續想忘了的台詞

妳留在觀眾席:
「你不該上台。」
「但是生命太短暫,
我必須及時犯錯。」

但是生命太短暫,我必須及時犯錯。」她聽到最後這兩句,唉了一
聲。

「怎麼了?」

「你真的對我太好了,好到我會害怕,怕我配不上你。但我不會後悔
,寧願犯錯。為了感謝你,能否請你現在閉上眼睛。」

「要幹麼?」

「你閉上就是。」

「好!」

然後,「嗯~~啊~~」從話筒傳來一個甜蜜、黏膩的吻。

雖然只聽到聲音,我整個耳根都紅了,好像感受到她的吻,她的舌,
她的愛。我從沒想到,聲音有如此魅惑的力量。

「收到了嗎?」

「可以『再來一個』嗎?」

「神經!我睏了,明天再說。晚安。」她可能害羞,急著掛斷電話。

在電影《為愛朗讀》裡面,初識情滋味的小男生,朗讀書本給女主角
漢娜聽,形成一種私密關係,進而滋而愛苗。愛的施與受,其實就像
情人絮語的說與聽,看似說者給予,聽者接受;但在「施」的同時,
其實也期待「受」。

如同小男生付出之後,期待的是朗讀後的纏綿做愛;我夜夜唸詩給柔
依,則是希求她隔空的虛幻之吻。很自然地,我開始認定彼此是情人
的關係,更是無話不談,她也很快把電話號碼給我。

人是習慣的奴隸,一旦夜夜唸詩給柔依聽,睡前習慣和她情話綿綿,
偶而她沒打電話給我,我就開始焦燥,胡思亂想,她是不是厭倦我了
?還是她臥病?或出了什麼意外?偏偏我只能乾著急,完全掌握不到
她任何訊息,是死是活都不知。

偏偏她部落格很少po文,也不太用MSN,因為她說她打字很慢。這讓
我又少了兩種可以接觸到她的管道。

熱戀中的人,是永不知足,不會踩煞車的。漸漸地,我不甘於只是睡
前唸詩給她聽,或和她講講話;想和她見面、吃飯、度假、出遊的欲
望越來越強烈,她卻明顯裹足不前,每次一提到要見面,她就刻意避
開話題,講沒幾句就掛電話,然後隔天部落格就換新的頭照,好像補
償一樣,假裝我已見過她。

但看過她的照片,我越感到疏離,更覺得她遙不可及,甚至懷疑螢幕
上的這個女孩,真的是她嗎?我還寧願她不要放照片,以免無窮盡的
想像與猜忌啃食我的心。

不知不覺,她像一顆包著愛情糖衣的壞牙,慢慢蝕蛀,逼得我受不了
,由初始的甜蜜,轉為酸疼,最後不得不正視處理。(待續)

註/文末附上《郵差》的預告片,配上的就是安迪賈西亞唸的詩

,請記得打開喇叭,跟著我朗誦,原文及陳黎的翻譯如下:


Tonight I Can Write   by Neruda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Write, for example, 'The night is starry
and the stars are blue and shiver in the distance.'

The night wind revolves in the sky and sings.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I loved her, and sometimes she loved me too.

Through nights like this one I held her in my arms.
I kissed her again and again under the endless sky.

She loved me, sometimes I loved her too.
How could one not have loved her great still eyes.

Tonight I can write the saddest lines.
To think that I do not have her. To feel that I have lost her.

To hear the immense night, still more immense without her.
And the verse falls to the soul like dew to the pasture.

What does it matter that my love could not keep her.
The night is starry and she is not with me.

This is all. In the distance someone is singing. In the distance.
My soul is not satisfied that it has lost her.

My sight tries to find her as though to bring her closer.
My heart looks for her, and she is not with me.

The same night whitening the same trees.
We, of that time, are no longer the same.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how I loved her.
My voice tried to find the wind to touch her hearing.

Another's. She will be another's. As she was before my kisses.
Her voice, her bright body. Her infinite eyes.

I no longer love her, that's certain, but maybe I love her.
Love is so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Because through nights like this one I held her in my arms
my soul is not satisfied that it has lost her.

Though this be the last pain that she makes me suffer
and these the last verses that I write for her.


《今夜我可以寫出》 聶魯達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寫,譬如說,「夜被擊碎
而藍色的星在遠處顫抖。」

晚風在天空中迴旋唱歌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我愛她,而有時她也愛我

在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在永恆的天空下一遍遍吻她

她愛我,而有時我也愛她
啊,你怎能不愛她晶瑩的大眼睛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想到不能擁有她,想到已失去她

聽到那遼闊的夜,因她不在更加遼闊
詩遂如草原上露珠滴落心靈
我的愛不能叫她留下,有什麼好難過的
夜被擊碎而她離我遠去

都過去了。有人在遠處唱歌。在遠處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我的眼光搜尋著彷彿要走向她
我的心在找她,而她已離我遠去


相同的夜,漂泊著相同的樹,
昔日的我們已不復存在。

啊,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我曾經多愛她啊。
我的聲音試著藉風探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她就將是別人的了。一如我過去的吻
她的聲音。她的明亮的軀體。她永恆的眼睛。

啊,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我曾經多愛她啊。
愛是這麼短,遺忘是這麼長。

因為在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即令這是她帶給我最後的痛苦
而這些是我為她寫的最後的詩篇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ng49&aid=4229217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Tonight I Can Write
2010/07/31 23:12

剛好看到你的這篇文章
尤克強老師也曾翻譯過Tonight I Can Write
他應該也是很喜愛這首詩
我將老師的譯作
轉貼給大家欣賞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悲傷的詩句
譬如寫 “夜空鑲滿了繁星
閃爍著幽緲的藍光”
晚風正在天空盤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悲傷的詩句
我愛她 有時她也愛我
就在這樣的夜 我曾擁抱著她
一遍又一遍地親吻 在無盡的夜空下
她愛我 有時我也愛她
怎麽能不愛她幽深的眼影?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悲傷的詩句
想到我不再擁有她 感到我已失去她
夜色如此沈寂 少了她就更淒清了
如露水滴向草原 詩歌飄落在心田
我的愛留不住她 那有什麼關係
夜空鑲滿了繁星 而她已離開我
過去了 只剩歌聲傳來 遠遠地
我不甘心就這樣失去她
我用眼光探索 彷彿把她拉近
我用心靈找尋 而她已離開我

樹影依舊在夜色中泛白
我和她那時就已經變了

我確定已不再愛她 但我曾多麽愛她
我曾想把聲音化在風裏傳給她

她即將是別人的 一如我從未吻過她
她的聲音 誘人的胴體 無盡的眼影
我確定已不再愛她 也許我還愛她
愛情真短 遺忘又太長
就因在這樣的夜 我曾擁抱著她
我不甘心就這樣失去她
這是她最後一次令我傷痛了
也是我最後一次為她寫詩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ool
2010/07/30 12:57
讀你的小說, 好像在看中國版的 "為愛朗讀". 可以拍成電影,說不定比前者更賣作唷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31 07:12 回覆:

您過獎了,為愛朗讀不只講愛情,

還講納粹集體殺人的民族與個人衝突、罪與罰、

識字與不識字、驕傲與自卑、性與愛等種種衝突,真是既好看、又有內涵的書,

若我也能寫出這樣的小說,就不虛此生了。


流人~流浪動物義賣展(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以詩潤澤 如浴甘霖
2010/07/21 18:37

讀你的小說還能欣賞這麼多詩篇

真是令我雀躍

而故事也總能令人屏息期待!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21 23:41 回覆:

謝謝!透過小說介紹詩,是我的心願,希望大家讀完小說有雙重收穫,

可惜因為這陣子比較忙,小說無法一口氣寫完,總在腦子裡面轉,

希望最後不會辜負妳的期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偶也喜歡詩
2010/07/16 14:46

但看看就好不必讀給偶聽...

等待下回的故事囉.......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7 01:35 回覆:

詩,在深夜安靜地讀,配上好的音樂,也很好呀!希望下回故事快點寫出來,

不要讓您失望才好。


diva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的心又糾結了
2010/07/16 14:09
希望這個老實的年輕人
可以全身而退啊....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7 01:31 回覆:

您真是慈悲為懷啊,我會轉告男主角的,哈。

愛,很多時候,是當事者不想全身而退,全在一念間,

看開了,就沒什麼好眷戀的。


鼻塞國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為愛朗讀
2010/07/16 12:54

 大師 為什麼我會這麼稱呼你 就是因為你懂的東西很多

這樣完美的揉合詩人的作品與自己的文字創作 非你莫屬

所以 甘美愛情小說大師當之無愧!

謝謝你的搶頭香與推薦!

我會努力寫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7 01:28 回覆:

「甘美愛情小說」,謝謝你為我創的詞,但愛除了甘美,痛苦其實也滿多的,

但這就是人生,歡喜做,甘願受,受不了,離開就是。

我平時真的很忙,利用休假寫小說,總認為應該寫好,

以免浪費自己及格友閱讀的時間,大家讀了有收穫或同感,我也很高興呀!


blue phoenix記住我愛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后来呢
2010/07/16 09:20
很好奇哦
blue phoenix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6 12:44 回覆:

結局想到了,只不過怎麼讓事情發展到結局,我腦子還在轉呀!

但可以保證的是,女主角識字啦,不像為愛朗讀是文盲。


le14nov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典的重現 V.S. 創作
2010/07/16 07:45

將經典的情詩嵌入作品之中,確實是神來一筆

後續的創作,我想一定是精采可期 !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7 01:17 回覆:

把我喜歡的詩、電影融入小說中,一舉三得,讓讀者更有收穫,是我的心願。

我記得寶寶之書,你也曾引用過,黑色皮封面的那本,我本來有兩本,

後來送人一本,真的很適合唸給人聽呢,像睡前的安眠曲。


yoursu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回事
2010/07/16 06:22
真實戀愛是甜蜜

誠摯往返

夢幻網戀是著魔

虛擬躲藏

*

詩美文美

望你

在現實中

為[真愛]朗讀

更美

PS  沒誤解

      您是用第一人稱寫法

      我祝福的是

      現實中的您啊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6 07:44 回覆:

寫小說,有時和現實是兩件事,有時卻是一件事,

但這和是否第一人稱無關,有時第一人稱,寫得像真的,反而是別人的事,

反而用第三人稱,寫得好像和自己無關,才是自傳。

現實是啊,只要有人需要,向我求救,唸首詩給人聽,倒是沒問題,

且我聲音分三種,講話和唸詩或唱歌的,都不一樣,

唸詩比較低沉,唱歌卻又高一點,走張信哲風喔!


medov醫生(我愛中華民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頭香
2010/07/16 02:50
難得頭香  大記者寫文章比較務實   加油
張錦弘(張傑)(hung49) 於 2010-07-16 07:39 回覆:

謝謝你來插頭香,這幾天很忙,直到昨晚才把第二篇寫完,

以記者這種工作,若不休假,要安靜寫長一點的小說,還真是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