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去摯愛、逃過死劫、搶救民主 : 拉斯金刻骨銘心的一周
2021/01/10 11:55:42瀏覽844|回應3|推薦45
對馬州國會議員拉斯金(Jamie Raskin,民主黨)而言,過去一星期將是刻骨銘心、永生難忘的一周。他的獨子湯米自殺,他和女兒、女婿躲過國會暴動一劫,接著,和兩位國會同僚起草對美國總統的彈劾。

拉斯金是美國時間的2021新年第一天,在推特上宣布了自己兒子的死訊。
25歲的Thomas Raskin,Amhearst U畢業後追隨父母的腳步進入哈佛法學院,目前是哈佛法學院二年級生。這樣優秀,被哈佛校報稱為" Pure Magic"的一個傑出年輕人,竟沒能熬過2020年。家屬報告了死訊,但一直到三天後,拉斯金的一封1700字公開信,才公布死因。
拉斯金是蜂鳥一直很欣賞的一位華府政治領袖,睿智、有顆仁心,最重要的是,非常有幽默感。2017年從馬州州參議會更上一層,宣誓就職馬州第八區國會眾議員沒幾個月,蜂鳥就在年度教育部的總統學者獎頒獎式上見到本尊,並聽他給學生的一席演講。猶太裔、生長於大華府的拉斯金自己也是總統學者獎得主(1979年),他對後輩尖子生說,贏得此殊榮不容易,除了自豪,別忘貢獻所長,服務人群、社會。
拉斯金對於下一代的教育充滿使命感,一般國會辦公室開放給大學生申請實習,拉斯金把實習生年齡拉低到高中,我一個好朋友的女兒去年暑假申請,獲得難得的國會實習機會。
白髮人送黑髮人,願神帶領、保守拉斯金一家。今天讀到一篇大西洋月刊對他的專訪(原文連結 : https://bit.ly/38umOCw),值得一讀 ,蜂鳥日行一善,把九成九如實呈現,和您分享 !
~~~~~~~~
「請原諒我,今天,我被我的病打敗了。請為我互相珍重,幫我照顧動物和全球窮人。獻上我所有的愛,湯米。」
這是25 歲的湯米.拉斯金在2020最後一天離開世界前,留給家人的「遺言」。
他的爸爸傑米.拉斯金5日白髮人送黑髮人,才辦完湯米的喪禮,6日去國會為2020總統大選選舉人票做最後確認。上班前,小女兒塔比莎拜託他別去。
拉斯金告訴女兒「這是至關重要的憲法時刻」,他不只出席,還把女兒帶上。
拉斯金在下午2:15左右講話,發言前受到兩黨起立鼓掌。他凝視著偌大的會場,感動萬分,他的手指印在他灰色西裝翻領上的一塊黑布。
在眾議院會場上,拉斯金引了林肯總統的話,提醒國會議員們 : 我們此刻正在執行人民的意願,而不是服膺一個人的命令。幾分鐘後,國會大廈暴動聲響起,拉斯金聽到敲門和衝撞聲。他和國會同僚依指示拿到防毒面具。這時,他看到了槍枝,牧師在房間裡祈禱。此刻,拉斯金想到正坐在二樓旁聽席Gallery上的23歲塔比莎和她姐夫漢克。
拉斯金和眾議院樓層的其他人被撤離大樓,領往安全的地方,但是旁聽觀眾只能在國會大廈內自尋庇護。拉斯金的幕僚長Julie Tagen帶著塔比莎和漢克到拉斯金的國會辦公室,他們藏在桌子下,而叛亂分子此時正佔領大樓。一群暴徒試圖闖入房間,Tagen抓住封鎖線旁的一名女警衛,「我要她誓言保護他們,她做到了」,Tagen後來告訴拉斯金。
對拉斯金而言,這是個畢生難忘的一周。獨子自殺、他和女兒、女婿躲過國會暴動一劫,接著,和兩位國會同僚起草對美國總統的彈劾。拉斯金接受大西洋月刊記者的訪問時說:「總統對美國和美國人民是致命的危險。」、「自南北戰爭以來,就再也沒有這樣的事情了。」
他星期四早上約5點上床睡覺,這幾天,他和國會同僚在火線上和時間賽跑,靠糖果和餅乾填肚子。
在沒人看得見的過去七個夜晚,拉斯金則和妻子莎拉徹夜回憶他們的兒子。
談開,是讓這家人面對失去摯愛的療傷方式。
莎拉向拉斯金說,「痛苦和愛都太多,而且混雜在一起,但是每天一點點地解開這愛與痛的糾纏,讓我們更單純地體驗愛,更單純地體驗痛苦,理解愛他,不會讓我們更痛苦。」
拉斯金述說家人對湯米的深情。「在這種情況下失去孩子,做爸媽的會冒出成千上萬的問號,懷疑是否做得不夠? 忽略一些線索? 或是,沒做對的選擇?....這只是認知流沙,問題永遠無解。」
在挺川極右暴徒衝入國會大廈的前兩天,拉斯金寫了1,700字的公開信。它不是一般的訃告,而是一個父親對湯米25歲豐富生命的親密回顧和觀察:他是足球運動員、詩人、劇作家、鋼琴家、反戰活動家、保護動物者,他是兄弟、表弟、兒子,以及一個憂鬱症患者。
湯米去世時,正就讀父親的母校哈佛法學院。由於新冠肺大流行,他暫住父母家的地下室。「他的確感受周遭世界上的種種痛苦和折磨,他滿懷理想付諸行動,也不忘自娛娛人。.....,他希望每個人不僅要吃飽,他希望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能夠開心和大笑。」
過去七天,接到無數識與不識者的關懷,包括他的國會同僚。拉斯金說:「我在眾院一位親密戰友告訴我的話,讓我差點掉了電話,她說,『你必須尊重他的決定。.....你愛他,你給了他一切,他也愛你。但是顯然,痛苦對他來說是無法忍受的,這就是為什麼他走了絕路,因為,沒人能衡量別人的痛苦。』,自從她說了這句話以來,我一直反覆揣度思量。」
共和黨同僚也同樣伸出關懷的手。記者問「他的政治對手能夠同情他兒子的死,卻不以任何嚴肅方式來回應國會暴力-(截至大西洋月刊發文時,暴動事件已奪走五條人命)」。拉斯金回覆 : 「我可能一輩子也弄不清楚。」
為何公開兒子死因? 拉斯金希望喚醒人們善用社會資源來對抗憂鬱症。6日在國會,不少同僚問拉斯金值此之時,為何能出席院會? 拉斯金說,「我真的覺得兒子與我同在,而且,我做我必須做的工作,這項工作是在彈劾一個失控的總統。 .....美國正處於危險之中。川普當選時我就做出承諾 : 將盡一切努力捍衛我們的民主。」
拉斯金在國會暴動後、發表第一場發言後約12小時,在星期四凌晨2:30左右,回到麥克風前,反對賓州共和黨對該州選舉人票提拒絕表決的動議。他說:「議長,一周前,我和家人在除夕夜遭受了無法形容的創傷,但我的家人並不是唯一一個在2020年遭受如此可怕創痛的家庭。」、「夠了,我親愛的同事,現在是美國走向傷癒的時刻,別再在美國的傷口上撒鹽。」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mmingbird2009&aid=155258917

 回應文章

VS Alway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11 09:00
有些人或許脆弱,但在死亡之際心心念念著窮人和動物。
有些人頑強不已,即使有人為他失去生命,他眼目中還是只有自己。

心理師Rach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10 19:33
我最近寫的那篇〈自殺防治的豬隊友〉正好可以呼應你這篇文章中的一部份。我跟看雲姐一樣,對那句「沒有人能衡量別人的痛苦」很有感覺。我認為,當有人在責備自殺者何等自私懦弱時,他們都應該先來看看這段故事。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10 16:39

"沒有人能衡量別人的痛苦" .... 這可能是所有憂鬱症患者遇到的困擾。旁人覺得他們很好,其實不是這樣。

希望拉斯金和家人走出痛苦。他為民主盡了力,也為他的國、他的家和孩子樹立了典範。期望他也愛護自己,美國需要多一點這樣好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