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人優越 : 美國種族問題的高牆
2020/06/08 19:51:10瀏覽6946|回應5|推薦42

↑警察教育丶訓練一直在做,悲劇仍一直發生,光是Maryland 一州,近年就有上百黑人死於警察手下。(圖片來自ACLU臉書)

引用文章美麗但不美麗的島嶼 ~讓我們談談種族歧視

「白人自我優越」(White privilege)是解決美國種族問題必須跨越的一個高牆;解決黑白種族問題,要敢於挑戰白人優越,今天,我就來挑戰這個很多人不敢碰觸的議題。


首先,白人優越和白人至上主義者是部分交集,但其實很不一樣。在2018年六月出版的White Fragility: Why Its So Hard for White People to Talk About Racism 一書中,作者Robin DiAngelo是任教Westfield State University多元文化研究的白人教授,她提到,威脅美國社會最大的種族癥結是存在主流社會各領域的「白人優越」,而不是偏鋒而邊緣的白人至上主義者。



當然,不是所有的白人都有這樣的優越感,但不容否認,白人自以為血統純正、高人一等的優越,和美國的歷史始終糾結,其根源其實是醜惡,也和開國元勳湯瑪斯傑佛遜在獨立宣言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生而平等)精神是相悖離的,這些醜陋的史頁,包括殘殺印地安原住民、如綁架交易黑奴、如lynching(私刑黑奴)、如婦女沒有投票權、如排華法案、二戰時的日裔集中營.....等等。



先說一段故事!

蜂鳥住在維州,2017年夏天,傑佛遜總統故鄉夏洛茲維爾鎮發生兩波右翼大遊行,這些白人至上主義者高喊著Blood and Soil ! Get Our America Back! ...聽了令人寒毛直豎,當時,蜂鳥剛讀完一本Buried in the Bitter Water,作者白人Elliot Jaspin 因為好奇不斷探索,揭開一段白人集體失憶的歷史 : 種族洗白運動(Racial Cleansing)。



這段歷史發生在內戰結束後的reconstruction period和20世紀初的大蕭條之間,在肯州馬歇爾郡、田納西的Unicone郡、印第安納州的Washington Co.....等白人佔多數的郡縣,白人曾用暴力、死亡威脅或是制定地方法律,逼著郡裡的非裔搬離家園(這些家園是他們買的或自建的),也讓外地有色族裔不敢遷入。直到今天,這些郡縣的"少數族裔"仍不到二位數。



兩百多年系統性的歧視,包括白人警察濫權殺害黑人。有人說,這是少數惡警「執法過當」,靠警察訓練、再教育就能解決,但自從2013年啟動「Black Lives Matter」,被警察殺害的黑人仍持續增加,而且總能無罪脫身。為何惡質文化被長期忽視?為何警察工會要為犯錯的警員包庇脫罪? 追根究底還是捍衛要命的「白人優越」。



當白人是立法、執法者,即使走到司法程序,也是弱勢,因為陪審團非裔無緣,法律開了門後,陪審團仍是白人多數。



美國白人從開國以來就是既得利益者和掌握權勢者,當然希望維持現狀,不願走出舒適圈、不願面對歷史醜惡,不會承認警察暴力(police brutality)是系統性、結構性的問題。昨天上午,當司法部長William Barr在Face the Nation節目中被問到「美國警察過度執法是否是系統性問題?」,Barr答覆「沒有」,只說,「有一些壞警察是真的」。當一個負責監督警政的首長不認為有問題,如何改革警政? 如何解決不公不義具有針對性的警察過度執法?



或許你也要說,美國兩黨和社會對於幫助非裔已經給予特殊待遇,做得很多了,例如給予非裔、西語裔入學優惠的平權政策(AA),還不夠嗎?



AA或是聯邦的少數族裔企業優惠政策(如8a),都是補救之道,但都只是OK繃,破皮擦傷還可以,但肉裡毒瘤仍未割除,真正要改革的是基礎教育。



非裔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在好學區買房,因為白人系統性的redlining,想幫子女脫貧脫離犯罪區的,攢了錢的被白人圈了紅線設限,沒有經濟能力更多,因為多數非裔家庭代代相傳單親,男孩沒有負責的父兄榜樣可學習,長大後也隨波逐流,這是結構性問題,但也是是優越白人對非裔系統性的忽視、歧視。



華人買房都知道要看學區,為何非裔集中的學區表現總是不及格? 因為公立學校的教師不合格,合格的老師不願去,而政治正確的教育政策常常讓非裔更無翻轉機會。如過去這幾年的教育部長狄伯斯,鼓勵公費私辦契約學校,把該給傳統公立學校的錢撥到Charter schools,試想,非裔有能力財力辦學的教育家會有多少? 



我讀了米雪兒歐巴馬的自傳Becoming,她能有今天成為跨族裔敬佩的女性領袖,不是因為她去讀了普林斯頓大學,她也不像小布希國務卿康德麗莎萊斯(也是非裔),學芭蕾舞長大,能彈上一手古典鋼琴。米雪兒生長在芝加哥貧窮又高犯罪率的「南區」,不同的是,她有愛她又工作勤奮的雙親,最重要的是重視教育的母親,她母親曾為了米雪兒被分配到一個懶惰又不適任的老師班上,像校方爭取轉班;當學校無法滿足米雪兒的學習需求時,母親為她爭取就讀特殊資優班的機會。



改變現況,需要衝撞,需要團結, 這不是非裔的問題,這是整個美國的問題。


幸運的是,很大一部分的白人仍有正義感,早丟掉這種白人優越,有他們的覺醒、良知,當非裔冒著生命危險爭取自由權、生命權、基本民權時,覺醒白人的入隊,才有解放黑奴,才有民權法案、婦女才有投票權,才能異族通婚....才有你我這樣的異族得以移民,享受美國的資源,發揮我們的才學,美國才會被稱為「機會之國」。




不要跟我說「華人移民胼手胝足,靠勤奮打天下,為什麼非裔不能?」因為那是轉移焦點,是和優越白人拚比的「華人優越感」,目的在掩蓋醜惡的歧視,和罔顧歷史的無知。別忘了,在美國開豪車、擁房宅,卻領食物券、社安金、Medicaid等濫用福利之輩,亞裔可是一大把。



不管哪黨執政,種族問題攸關每一個人的福祉,支持BLM是追求美國族裔和解的重要一步,George Floyd不會白死,因為他的死,已經逼著一些優越白人面對、看到他們刻意避開的醜惡真相,下一步是承認、改革。



亞裔,在美國歷史倒退或前進的十字路口,不能再沉默,不能再當旁觀者。為一個不再分裂的美國,需要你我的入隊,我支持Black Lives Matter。

~*~*~*~*~*~*~*~*~

甚麼是系統性歧視? 白人對非裔投票權的壓制(Voter Suppression)即是一例(6月9日更新)

喬治亞州初選,老三今天上午6:30去,排了一個半小時才投到票


Covid疫情影響前置作業加上投票機器頻出包,女兒説,不少州民等三個小時才投到票,有人得去上工的,又碰到雷陣雨淋濕的、有的帶娃去餓肚子的.....只好棄投,這些人通常是弱勢藍領的有色人種。

選前有一半要求缺席投票的州民,在投票日以前沒收到選票。

什麼是美國社會掌握優勢權力者對非裔的系統性歧視待遇?這就是一例。

喬治亞州現任州長
Brian Kemp2018年11月就是用這方法,以55000票險勝。

共和黨籍的Brian Kemp當時是主管選務工作的州務卿,裁判兼球員,被選民批評卻又不辭州務卿,直到做完票的選後第二天才辭州務卿一職。

他的對手是非裔新起政治明星Stacey Abrams,敗選後成立公平投票組織Fair Fight ,對喬州選務委員會提控,訴狀中說,選舉當天,少數族裔集中的投票區選票無端消失、缺席選票也出包。

這個壓制投票權的官司仍在聯邦法院等候審判。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mmingbird2009&aid=138080317

 回應文章

Cedrick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16 22:26

個人覺得台人/華人/亞洲人歧視得比什麼都嚴重,優越/自卑感連掩飾都懶的掩飾,赤裸裸的歧視

那天還在某台人團體看到“川普是唯一能對抗中國的領導人,黑人命都是胡鬧,自己沒做壞事幹嘛怕警察”等等言論,看得我目瞠口呆。幾句短短的話就歧視了中國人再歧視了黑人拉丁人,無知到可怕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17 01:00 回覆:
是啊,我也看了那些討論,一邊說自己不是racist,一邊卻不掩飾自己的行為,有感而發才寫了這篇 http://blog.udn.com/hummingbird2009/138167316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9 09:45

說得好,我支持你,可惜你不是美國的多數,

美國多數人是移民,早期移民不擇手段掠奪一切,

他們都知道心虛,必須憑藉「優越感和槍枝」來掩飾不安。

看看UDN的美籍台灣人,一樣有著盲目支持川普的一群人,

他們自認虔誠教徒,追隨主流優越感,希望融入美國社會,

這些人是可憐人,失去自我,卻永遠融不入別人。

不是我愛吹噓加拿大,二十年來我昂頭宣稱我不信任何宗教,

若是在美國,我是異教徒無神論者,在加拿大,非常正常沒人理我,

紅十字會在加拿大非常興旺,正是因為宗教中立、政治中立。

那天美國拿掉 In God We Trust,美國才能成為偉大的國家。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09 23:30 回覆:

謝謝您的啟發,我又寫了一篇. 希望"外國勢力"少介入美國的種族紛爭,在美國走向團結或是分裂的十字路口,美國人自己來.

我昨天和成年女兒聊,她的朋友只有一人未表態支持BLM,他們的未來比我們長得多,他們要爭取的未來,現在正在行動中. 我過去只是傾聽,理解,這次,我覺得應該多做一些,否則,我和站在一旁看著沙文施暴卻冷眼旁觀的警察,有何不同?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9 08:42
贊成妳。
很多亞裔可能因歷史或心理因素“避免人多的地方”,於是在各種民權運動中總是缺席,除了跟自身族群相關的事件。
梁警員的事件我只讀過片段新聞,為他辯解的人好像說他經驗不足,在樓梯間遇到受害人的時候光線差,沒有看清楚。最後他也被判刑受到懲罰。不知道有沒有記錯。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09 23:34 回覆:

我偷懶 ,去wiki借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5%87%AF%C2%B7%E6%A0%BC%E9%87%8C%E6%9E%AA%E6%9D%80%E6%A1%88


一些看法
2020/06/09 00:21

我們社區是屬於好區,同樣有非裔入住,或許他們算是比較有成就的非裔吧。但是一些即使買不起或買不到房子的非裔有心於兒女的教育,他們可以搬到好學區附近的公寓,照樣可以就讀好學校。但可惜的是,他們的兒女真正有心向上的卻是不多,有時反成為好學校的拖累,把學校整體的成績給拉下來了。

至於談到各城市貧困區内非裔眾多的學校師資問題,我相信還是有不少有心的教師願意去教學,就拿 Teach For America 這 一個program 來說他們就辦的很好。我朋友的女兒是耶魯大學畢業,一畢業就參加了這 program, 這 program也有許多相似背景的年輕人參加,他們也接受完整的教學訓練,成為一名合格的中學教師,之後分發在城市裡那些環境不是很理想的高中裡教書,犧牲奉獻的精神實在令人敬佩。

甜水窩蜂鳥(hummingbird2009) 於 2020-06-09 00:28 回覆:

TFA是非慈善團體,不屬於政府,這個計畫讓一些年輕人走進貧民窟,也讓一些弱勢孩子看到一點光亮. 是值得鼓勵的計畫.

好學區有不愛讀書的孩子,不好的學區也有愛讀書向上的孩子;家長若關心教育,子女就有希望,希望社會能對弱勢地區願意向上的孩子,給予多些資源.


卡娃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8 22:36
Black Lives Matter,我支持
任何種族都不應該被歧視的
我的信仰告訴我,每一個人的生命價值都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