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的功課》(五十三) 第四部 第一章 探視
2019/10/05 01:03:00瀏覽1027|回應2|推薦28

 

第四部

 

第一章 探視

 

病房的門輕輕地開了,夢寐中的陳宗明微微睜開雙眼,綠袍將軍此刻又現相,他想再瞇上眼睛,眼皮卻不由自主往上揚,綠袍將軍偌大的影子彷彿往後拉遠,呈現眼前的是妻子林月好、大女兒陳幼琴,還有一位不認識的男子。

 

林月好臉色忍慍鐵青得難看,沒有半點浪女歸家失而復得的喜悅;數月未見的陳幼琴,感覺皮膚曬黑了些,儘管臉上神色凝重,卻無法隱藏一股喜氣,宛如在晨曦中緩緩綻開的荷花,淡淡放出幽香;而這名陌生男子,黝黑面孔上的雙眸炯炯發亮,瘦高卻結實的身材,看得出五十上下,站在陳幼琴旁,倆人竟頗為登對搶眼。

 

「妳自己跟妳爸說。」林月好見陳宗明睡醒,沒好氣地冷冷說了這句,轉頭就走,從坐鎮的綠袍將軍身旁經過,沒有特別反應。

 

陳幼琴和這位男子顯然也看不到綠袍將軍,祂再度出現,是要告訴我什麼嗎?陳宗明不過閃這一念,綠袍將軍竟對他點了點頭。

 

「爸,」陳幼琴終於開口,陳宗明以為這輩子她再也不肯叫他「爸爸」了:「我知道你剛好了,但我還是要老實跟你說,我…我昨天和他結婚了。」

 

不清楚是賣綠袍將軍在場的顏面,還是中了風連火氣也跟著減弱,抑或潛意識對眼前這個不知名的程咬金具有莫名好感,陳宗明沒有平日衝動易怒的神情,反而對陳幼琴說:「是嗎?太好了。」

 

太好了?沒聽錯吧?還是老爸中過風的腦袋也跟著不清,完全不知道結婚是什麼了?陳幼琴滿腦子狐疑未定,聽得陳宗明繼續說:「幼琴,妳先出去吧。我有話想單獨跟他說。」

 

陳幼琴錯愕得朝李斯廷看一眼,擔心這時忤逆陳宗明的意願恐將引起的後果,見李斯廷對她眨眼暗示「沒問題」,方怯怯然走開,留下他們倆單獨面對面,還有她感應不到的關老爺。

 

「我叫李斯廷,金門古寧頭人。」不等陳宗明提問,李斯廷主動自我介紹。

「金門古寧頭人?」陳宗明幾乎淡忘的當兵往事,霎時被敲開了:「你幾年次?」

「四十二年次。」

「四十二年次?古寧頭人?」陳宗明略顯激動繼續問:「八二三砲戰時你才五歲,有印象嗎?」

「有一點。我當時跟我三哥、四哥跑出村外玩,他們被炸死,我受了皮肉之傷,我剛滿周歲的小妹在四十四天的砲火中虛脫夭折。」

「這是很多古寧頭人沒辦法忘記的痛,連我這當兵的人也是。」

「幼琴提過您在金門當兵。」

「嗯。但我從沒說過是在古寧頭。」李斯廷訝異不已,沒來得及追問,聽得陳宗明喃喃自語說:「八二三砲戰前的古寧頭生活就已夠苦的了。我那營有位山東來的管伙食,成天炒青椒配饅頭啃,難得包上餃子,省肉錢。他最愛跟我們講一堆有的沒有的鄉野傳奇,什麼狐仙啦,他家鄉隨便什麼東西都比古寧頭大啊……

「我申請在家鄉入伍服役時,也遇到一個喜歡說這些故事的山東老兵長官,也說他老家每樣東西都特別大。」

「姓胡嗎?」

「對。」

「我那夭壽的二侄兒跟你同年,我高商畢業滿十八歲後到金門當兵,營上那個山東兵也不過大我一點……」陳宗明獨自陷入追憶說:「應該是同一個人沒錯。」

 

在金門古寧頭當兵的地緣、在不同的服役期間結識同一人,陳宗明對李斯廷這個突如其來的半子,之前擁有的好感,無形中又多添了好幾分。

 

「你是古寧頭人,一定知道雙鯉古地關帝廟的傳說?」

「嗯。除了八二三砲戰那最廣為人知的傳說外,還有好多。」

「哦?我只知道八二三砲戰這個。」

「一次是有人偷走關老爺,碰到退潮無法搭船出走,只好乖乖放回去;另一次是要開路,已經要把擋路的關廟移開,負責施工的人員臨時肚子疼,趕回家去,就此沒遷成功。」

「八二三砲戰開打那天傍晚,我手上抱著一名男孩死命地逃,經過關廟時萬丈光芒,我心想,完蛋了,砲已打到這兒了,沒料到卻看到關聖帝君在廟頂耍大刀……

 

陳宗明說到此,發現綠袍將軍不知在何時消失了,而李斯廷直盯著四下環顧的陳宗明端詳思慮,久久不能動彈、言語。陳幼琴的父親,他的岳父,難道是關廟傳說中看到關聖帝君揮舞大刀的那位砲兵?而且是烽火下的救命恩人?李斯廷永遠忘不了童年抱他逃離戰火的人,曾這樣自言自語脫口說出:「怎麼有個穿綠袍的將軍,站在廟頂揮大刀?這……這不正是關聖帝君嗎?」而村人也告訴許靜蘭說,是一位從台灣分發到金門入伍的砲兵,救了李斯廷交給他們躲到防空洞的。

/ 童言 2016年7月27日攝於金門金寧古寧頭雙鯉古地關帝廟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五十二) 第三部 第六章 通知5

《人生的功課》(十六) 第二部 第二章 童年1

《人生的功課》(十七) 第二部 第二章 童年2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suklemsdal&aid=129839412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7 00:21
能在當日短短的章節中,得到一個超過輪廓的概念,可被情思稍感動,讀得到精采用力的句段,我認為您這則的嘗試是成功的。
我為叫真讃。
另及,這我第一次細讀您的小説,我有罪惡感... ...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9-10-25 04:53 回覆:

謝謝Sir Norton的美言。

您不用這樣誠實,我認為很多定期來按讚的人,恐怕連文章都沒看就按了。得意

這部小說是為我個人所寫,為我自己和周遭的親友記錄真實點滴,外加穿插的虛構情節。我完全不在乎他人喜好與否,純粹寫自己想寫,與有興趣的人分享而已。在這虛偽不實的網路,有多少人閱讀或來按讚,都不代表什麼。

我十月六日去德國找朋友,前天剛從德國回來;到今晚才登錄部落格,回覆甚遲,請見諒。


我是google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5 12:20
好神奇的命運跟姻緣啊。
童言(hsuklemsdal) 於 2019-10-05 20:46 回覆:

謝謝google迷。

我借用金門古寧頭雙鯉古地關帝廟在八二三炮戰奇蹟保留下來的當地傳說(一位砲兵看到關老爺在廟頂揮舞大刀擋下砲彈),運用想像編出小說情節。得意

不過,每個人的命運、際遇、姻緣若能細細思考回想的話,神奇之處往往在我們不經意的瞬間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