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很難做自己
2020/04/06 16:18:22瀏覽3188|回應1|推薦14

看到陳文茜的一個訪談節目,一位來賓看起來很年輕,說道:做一個人很難做自己。繼而說在看到別人如何如何,一比之下就很難不跟進,也就很難做自己。陳文茜也幫忙犁清他所要表達的話。


在我看來,很難做自己,其實就是很難有獨立的思考。每個人都很容易被別人影響,尤其是在新聞報導之下,或者網軍的攻擊之下,大家很難還可以堅持己見。越是常看新聞或網路消息,就更是如此。在新聞被刻意的扭曲之下,雖然罷韓就是霸韓,但是看起來很有可能是會過。大家真的有自己的看法,覺得韓國瑜應該被罷免嗎?罷免的理由牽強的要命,只因為民進黨氣勢高漲,大家都覺得應該支持民進黨的作為,殊不知越是如此,越容易失去民主,越容易造成獨裁。所有民進黨的作為是不斷的破壞民主,但是大家沒有這麼覺得,主要的原因是被政府的宣傳所影響,你很難做自己,也就是很難有自己的判斷。


如果有意見跟民進黨不合,你敢表達嗎?不被網軍罵死,能夠不受傷害,不興起念頭去自殺的人,應該是很少有的。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威權統治!這位陳文茜節目的年輕來賓所要表達的應該就是,現在的人不能夠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意見,被網軍帶風向的情況下,也很難有自己的意見。


這個話題談到後來,就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朋友越少越好!朋友越少就越自由自在。這也是在朋友會有互相攀比的情形,比不過,就不想來往了;或者,很多的時候,大家不知道嚴守作一個朋友應守的分際,常常會干涉別人的私事,美其名為熱情關心等等,但是在熱情關心之下,卻也常常跨越了分際而不自知。我們最需要做的事是給予朋友自由的空間!


看到一個警探劇,地方的背景是在懷俄明州,這裡有印地安保留區,保留區裡的人或物,在保留區之外的人不能干涉,反之,亦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有很多的法律漏洞。不過這不是要討論的部分,想說的是,保留區裡有一對父母,堅持不讓小孩去醫院看醫生,而是讓小孩在家裡,父母自做食物與濃湯,在加上止痛藥(Tynenol),就算是治療。但是小孩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可是父母親還是堅持不去醫院。這時候有位老師有上大學,觀念比較開放,覺得再不去醫院,小孩可能死去,為了這樣的原因,她算是綁架了小孩,而其中有位白人女律師幫助這位老師,帶去一個移動診所看,拿了抗生素,白人律師本來受到歡迎的,現在因為這個事件,整個部落都很一致的反對這位女律師。


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應該帶小孩去醫院,而父母堅持不去,要用自己的方法治病,還怪罪帶小孩去醫院的老師與律師,是父母的不對。但是我覺得在父母親堅持的情況下,老師跨越了分際,犯法去幫助小孩是不對的,雖然結果是對的。應該干涉這對父母嗎?是否讓他們很難做自己呢?也就是遵循印地安傳統的方式來治療呢?


我們會強迫別人嗎?還是應該讓別人做自己呢?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ilo0002&aid=132379721

 回應文章

深思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6 21:05
人本來就融合在環境之中  什麼叫自己 都是做自己
陽明山(hilo0002) 於 2020-04-07 01:46 回覆:

很難做自己就是,會不會人云亦云?

應該幫助那位生病的印地安小孩,還是任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