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冷眼看鄭弘儀罵髒話
2010/11/08 20:55:25瀏覽2704|回應9|推薦96

冷眼看鄭弘儀罵髒話

電視名嘴鄭弘儀在選舉造勢場合口出國罵,本來我覺得這是一則根本不值一哂的新聞;因為他罵了這句話,全台灣會有人大聲地斥責,但也終究有人大聲喝采,這就是台灣的兩極文化,對與錯都有其群眾認定的標準,而標準是因人而異的,在極端政治傾向的人眼中似乎沒有公理是非存在的空間,很多事情是說不通的。但我認為公開場合罵髒話這行為就是不對,是斯文掃地的一種錯誤行為,才唸國一的兒子、女兒看了電視新聞也直說這樣很不對,趁機會我也跟孩子做了機會教育;我覺得如果回歸到基本的理性,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不對的行為。

但是我首先還是要從教養的問題來看這則新聞,台灣畢竟是一個有涵養的地方,我們也這樣教育我們的孩子要有教養,不能夠講髒話,更不能在公開場合講髒話,粗俗的話不是文明人該講的,不管有沒有受過教育的人都不應該這樣講,當然更不能牽託這是台灣鄉間某些地方的問候語。

因為台灣的社會主流,還是不太允許公開場合有這麼粗鄙的話,所以鄭弘儀會公開道歉是必然的事。其實他會講這句話出發點應該出自政治考量,因為他用這麼粗鄙的話罵總統,用意無非是要激起深綠選民的認同,鼓勵他們踴躍去投票,但這是雙面刃,同樣地也會激起深藍選民的憤概,強化當天投票的意願,加以中間選民根本不認同這樣粗鄙不堪的輔選行為,或許會在投票行為上教訓鄭弘儀原始要支持的對象;所以鄭弘儀會公開道歉想必也是出於政治考量。因為此時選舉勝選為上,這風波一來一往之間,不知道會影響到多少人的投票行為;民進黨除非不想勝選,不想獲得廣大中間選民的票,否則押也要押著鄭弘儀來道歉。

我覺得這單純是政治扭曲了人性,在每次台灣的選舉都有這樣激情的演出,但因為台灣推行地方政治已經幾十年了,大多數的選民行為已經不太容易被這樣激情的行為感動而投票,反而會很厭惡這樣的行為讓選舉低俗化。

其次,我要從事實的論斷來看這件事實,鄭弘儀今天上午公開道歉,他強調「自己並非針對馬英九總統或是馬英九的母親,而是對馬英九的政策不滿,大家應該了解整個背景」。他提出政府補助中國研究生每個月3萬元,卻無視我國80萬名申請助學貸款的年輕人;因為產業外移大陸遭到電子業資遣,現在改行開計程車的司機;政府對於農民疏於照顧卻花35億補助花博3件事來質問政府的施政。

不了解事情來龍去末,或者對事情一知半解的人很容易為這樣煽動的言論而覺得馬政府非常不應該,但是我們看問題要去了解全盤;政府補助中國研究生每個月3萬元究竟是馬政府的政策,還是沿續前朝政府的施政呢?答案是沿續前朝政府的施政,但是前朝政府是扁政府呀!我常覺得鄭弘儀及一些名嘴當初如果用這種標準來檢視扁政府的各項施政,那也許民進黨還在執政呢!

產業外移是工業化國家到一定程度必然的升級行為,各先進國家亦然,基礎產業必然要轉移到人工便宜的地方,然後引進等級更高的產業,這樣才能跟世界競爭,所以產業職工一定要與日遽進,做好在職進修,才不會被取代,甚至可以技術外移,就像日本高級技職工一樣,待遇是很優渥的,因為他們夠專業;當然政府要做好技職教育,說穿了計程車收入會銳減到一個月3萬元,基本上是政府84年大幅開放記程車牌照的後遺症,而歷年來的牌照管理政策,的確有重大的缺失,因為空車到處跑,加以捷運、公車、路網等交通建設四通八達,民眾搭計程車意願愈來愈低,當然收入銳減,至於這是不是全歸責於現在政府,真是「父子騎驢」見人見智。

過去大眾收入普遍低,政府為讓老百姓起碼吃得飽,刻意實施低糧價政策,再由政府補貼農民收入,卻犧牲了台灣農業;依照台灣優質的農產品水準,價格不應該這麼低,但如果農產品價格飆漲了,大家可又願意接受,問題的解決良方應是往休閒產業或者高經濟作物發展,一窩蜂種植某些作物不是好方法,就算種稻米只要有點子,產品一樣可以變成高價商品,當然除了政府協助,自己也要自救;至於農業,未來我看好是一門顯學,因為隨著亞洲經濟起飛,光是中印兩國20幾億的人口,不僅會要求吃得飽也要吃得好,那商機是無限的。至於被罵到臭頭的世博,那些參展的花都是進口的嗎?如果大多數是台灣的花農提供的,「政府卻花35億補助花博,卻忽視這些農民的需求」鄭弘儀這句話的邏輯不知道是基於甚麼?

鄭弘儀說「看到很多人沒有受到照顧,才會過度激動。」、「台灣還有很多人沒有人幫忙,他請馬政府撥更多經費幫助弱勢族群。」我感動於他對弱勢族群的關心。

最近我看到一篇報導,是有關我的同鄉斗六沈芯菱的故事,她曾經寫過一本書,書名是「100萬的願望」,她的故事編入國小國語課本教科書,她用她架設網站的專長,過去幾年她賺了百萬,但是現在她跟家人還是住在斗六的一個鐵皮屋裏,因為她把她賺的錢都去幫助別人,雖然自己並不富有;這本書的簡介是「她16歲,是勇於做自己的新世代志工族!用網路來助人,以知識做公益!常常有人認為她年紀太小,保持一份善心就好,她卻懷抱一個願望:『我要靠自己的力量,賺進100萬來做公益!』然後,下一個願望,還是賺100萬,繼續做公益。」,「她身為弱勢,更能體會弱勢,生長於雲林的沈芯菱,家境並不寬裕,父母籌錢幫她買電腦之後,她開始自學,11歲學會架設網站,12歲成立網站工作室,15歲前即考取31張電腦證照。她的積極上進,成就了自己,但背後的動力卻是為了幫助別人:架設網站幫阿公賣文旦、為家裡直銷成衣以維持家計;國一時成立『安安免費教學網站』,從無到有一手包辦,打造知識公益,彌補城鄉差距。生活周遭一有不平,她立刻拔刀相助:為『一元柳丁』守護百萬農民尊嚴,掀起媒體焦點;開創青少年創作展;讓弱勢族群免費配眼鏡、免費學英文;教嫁到台灣的大陸媳婦用E-mail與家鄉聯絡……公益的行腳延伸到各個角落。」沈芯菱說:「幫助別人一定要等我長大嗎?長大後,可能會有各種壓力束縛著,於是又沒辦法實行了,想做,不如現在就行動吧!」,當然還有台東賣菜阿嬤陳樹菊的故事。

看到鄭弘儀最近在新店億元別墅豪宅鬧出的違建風波,對照起不富有的沈芯菱、陳樹菊,她們原可以用自己所得讓自己生活得更好,但卻沒有;再來想想鄭弘儀的話,他說「看到很多人沒有受到照顧,才會過度激動。」、「台灣還有很多人沒有人幫忙,他請馬政府撥更多經費幫助弱勢族群。」我覺得人生工作的目標及出發點不同,結果自然就會不同,這麼高調的奢華,再來談幫助弱勢族群,總是那麼地格格不入。

公眾人物原可以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比小人物幫助更多人的,但不是飆國罵搞政治;但是我從台灣的小人物身上看到台灣的生命力,更看到真正的善良。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erman0352chang&aid=4579817

 回應文章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no excuse
2010/11/16 23:44

假借道歉,再立名目給自己的國罵找理由? 通嗎?

不管是總統還是政府官員必須因為國策不好而接受任何人的公開國罵侮辱嗎?

民主自由不表示沒有教養。

也許台灣的民主如此幼稚,沒有適當的言辭用來作為質詢的禮節用語。

真是無語問蒼天!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7 21:31 回覆:

真希望台灣早日成為禮儀之邦!不過不要灰心,古人不是說「禮失而求諸野」嗎?我看現在最無禮,講話最沒品的都是自以為是的政客、不負責責任的名嘴,地點大部份都是在選舉造勢場合,並把講髒話認為是理所當然;做這麼強烈的人身攻擊,恐怕他有再多麼高尚的訴求,都要變成污穢不堪了。反而一般民眾還不會這麼堂而皇之公開講髒話,但我只擔心社會價值觀混淆,該怎麼教育下一代罷了。

【字典】禮有散失則求之於民間鄙野之人。漢書˙卷三十˙藝文志:「仲尼有言:『禮失而求諸野。』方今去聖久遠,道術缺廢,無所更索,彼九家者,不猶癒於野乎?」引申義:原本制式與少數人掌握的規則和道理,因為種種原因而散失,因此從最基層的平凡之處去尋找。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善良是台灣美麗的力量!
2010/11/11 16:32
沈芯凌、陳樹菊默默行善,卻不說大話;

鄭弘儀公然罵髒話,卻不說實話,

善良與醜陋,顯而易見。

台灣人應用選票,讓醜陋逃之夭夭!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1 17:36 回覆:

格友叮叮咚噹說「善良是台灣美麗的力量」我覺得講得非常好,想想如果台灣沒有了像沈芯凌、陳樹菊那樣多默默行善的人,屬於社會正面的力量,那台灣究竟還適合住人嗎!如果甚麼事都可以牽扯到政治,說謊,並用公開的髒話來發洩失去政權的失落感,就算讓這些人未來取得政權,也太可怕了我認為真正的民進黨不是這樣,這些說髒話的名嘴是社會的逆流,不該變成民進黨的主流。我看今天某個新聞標題說「感謝鄭弘儀說出事實!崑濱伯:臭幹譙在鄉下是正常的啦~」,我也是中南部小孩,我的外婆家也是種田的,他們很單純,逢人便問「吃飽某?」是個很善良的鄉下人,真想當面告訴紀錄片「無米樂」男主角崑濱伯(黃崑濱),不要被政治利用了,而且臭幹譙在鄉下不是普遍的,不要拿自己的生活經驗套在每個鄉下人身上,而且說髒話不是這件事的重點,重點是說謊。


shiaoheng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是說謊話
2010/11/11 13:08

與其說是髒話,不如說讓人難過的是說謊話了.

他所批評的除了花博,有哪一樣是現在才有的問題!而之前的情況還更糟,也不曾見他同情過誰!?

公開道歉的場合也只對髒話的部份道歉,其他的一樣在批評呀!他主持了評論節目八年,那些狀況他不可能不知道.小弟比較在意的是,他的說謊.他的道歉是為了選舉考量的道歉,不是為了知錯.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1 17:47 回覆:

沒錯,就是說謊讓人感到十分厭惡,但是他掌握媒體,讓他的話能夠放大千百萬倍,但是我要說「人民的力量更大」,跟人民的力量相比,一家媒體或一個名嘴的力量算甚麼!。曾經人民的力量讓政權輪替,讓貪腐政權終結。這時候,我覺得用選票來證明人民的力量最大,不僅最實際也最有力。我不相信說髒話、說謊話會是台灣的社會主流文化。


宅女宅心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Agree!
2010/11/11 01:47
抱歉剛剛不小心亂按(現重寫)同意版主看法不要做一套說一套要說別人自己就不要這樣做不然心態若是說,自己做不到,但朝著這個目標去改。反觀那些鄭先生似乎都不是這麼想耶很反感的說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1 10:28 回覆:
台灣就是甚麼都太泛政治化了,名嘴講了這麼不堪、攻擊性這麼強的話,還是獲得了極少數腦中只有政治,心中卻不問是非的人認同,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正確的社會價值打壞很容易,重建卻很難,民進黨未來也可能重新執政,而我們也還要教育下一代,社會有正確的價值觀,相信是我們共同的渴望,但這卻點點滴滴被不肖政客和名嘴破壞!

宅女宅心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agree!!
2010/11/11 01:37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1 09:54 回覆:

謝謝回應


北京大爺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世事無相,相由心生
2010/11/09 22:14

佛曰:世事無相,相由心生,可見之物,實為非物,可感之事,實為非事。物事皆空,實為心瘴,俗人之心,處處皆獄,惟有化世,堪為無我。我即為世,世即為我...。

客觀公正對某一類人是無用的,這個世界不在他的認知中,而是在他的想像中。


閑雲野鶴,壺說酒道。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10 08:23 回覆:

聽說大陸遊客到台灣來,晚上回飯店最喜歡看台灣政論節目,但就以一個台灣人來看,台灣的政論節目,大部份都是胡說八道,把政治「綜藝化」,我覺得是特定族群的「大麻」,每天似乎總要吸兩口才睡得著覺,這那還需要甚麼客觀公正,政論節目也是台灣的亂源之一,但我不需要這些「毒品」。


Jacarand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公開場合罵髒話這行為就是不對』
2010/11/09 10:08
如果這是台灣的基本價值觀之一,我覺得道歉不足以彌補這種自私行為對社會的傷害。大家是否應該反思一下台灣這樣的「道歉」文化是否應該被容忍下去?毀壞這個社會價值觀的人,是否應該像「恐龍法官」一樣遭到人民的抗議、甚至懲罰?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09 13:11 回覆:

台灣存在太多硬柪文化,明明是不對,卻還要牽扯出這是為了甚麼遠大的理想或目的,「知過能改,善莫大焉」這句話似乎存在於教科書中,不存在於我們現實的社會,這些公眾人物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社會責任嗎!不管是誰這樣講我們都應該要唾棄他,因為我們還要教育下一代,這樣的行為很粗俗。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可以做的事
2010/11/09 06:46

網路串聯發起拒看鄭弘儀節目的活動

打電話告訴台中的親友,直接用選票制裁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09 13:27 回覆:

其實我已經很久都不看政論節目了,因為我覺得這些名嘴都有特定支持的對象,也就是「先畫好靶,再射箭!」他們要講甚麼,我都知道,其實看這些節目簡直是浪費時間及生命。但如果是那個黨的特定支持群眾,去看那個特定電視臺的政論節目,我覺得其實也不賴,就當作是集體催眠,心理治療心裏的失落感,尋找彼此的認同感吧!名嘴就是演員罷了,演的是政治戲,我們就當做是看戲;但名嘴演戲演歸演,總不能跳到大馬路上飆國罵,搶了候選人的鋒頭吧!太沒水準及格調了。我認為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不對的。


善客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罵與不罵
2010/11/08 21:55

一個人的道德素質決定一個人的行為談吐,出不出國罵是遲早的事。

一個人的國罵因選票而出口,一個人的道歉也因選票而出口。

選票在乎的是一個人的國罵或道歉,還是一個人的所作所為?如何使選票準確反映候選人的所作所為,而不只是行為談吐,也許是選舉能否真正符合民意的關鍵所在!


為中華之崛起而努力奮鬥!http://blog.udn.com/stefancn
大溪小馬(herman0352chang) 於 2010-11-09 13:48 回覆:

其實鄭弘儀本來是一個還不錯的財經記者,但後來卻是一個蠻失敗的政治評論記者,因為他欠缺政治評論最可貴的「客觀求證」精神,之前看他節目,只要是政治評論,述事就是馮京馬涼,引證又似是而非,不問是非;同時他又越界到政治領域這塊來,現在真實的身份應該是「政治」記者、「政治」名嘴,或許他不是媒體科班出身,不知道真正新聞人最重視的是甚麼,可惜他有這片得來不易的舞台,卻僅為特定的政黨或個人來服務。現在的民眾,尤其是像我們這種中間選民,根本不喜歡這種民粹式的操弄,甚至非常地厭惡,鄭弘儀此時卻跳上台激情演出,這跟20多年前我認識的鄭弘儀真有天差地遠之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