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論檯面政治人物的天命
2012/01/07 16:54:36瀏覽239|回應0|推薦8

論檯面政治人物的天命

    前次因為林瑞雄副總統候選人論及他的天命而願意與宋楚瑜搭檔競選,觸發我對天命說的觀察與感受,但想想諸多政治人物都汲汲營營期望脫頴而出,那他們的天命又各是什麼呢?我且以自己的觀察進一步分析之。

    天命,雖然各有解說,實際又該如何?擁有天命的是一個人還是組織或社會,乃至於國家呢?查看目前網路上的眾多說法,其中又以QUENCY(”Http://tw.myblog.yahoo.com/quencychenkimo/article?mid=6710&l=d&fid=9)一篇雜談「天命」、「一」、「大學」,最為完整,從古代文獻紀錄開始,認為天子是上天特殊的任命,開啟了「君權天授」的思想,《商書》〈盤庚〉記載:「先王有服,恪謹天命」、「予迓續乃命於天」、「我生不有命在天」,就有「得乎天命始得為君」的觀念。到了推翻紂王而開始政權的周朝亦深信「君權天授」之說,《周書》〈康誥〉記載:「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越厥邦民」,「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然懍於夏、殷兩代既也承受天命,且日日不替、常年不斷的祭祀敬天,何以殷取代夏、周取代殷呢?於是發展出「天命靡常」的觀念,認為天命不是永恆不變的,但變動的根據為何?周人上溯史事,考察夏殷兩代興亡之原因,以測知抽象之天意,終於明白天之所命當中,君王有不能自外的責任,那就是有否上體天心的德性,於是發展出「天命有德」的觀念。是故殷周兩代皆信仰「君權天授」,但是周已萌發出反求諸己的人文思想,確信君王可「以德副天」。在西周時代,天命只有王者才能接受,王者代表天帝以統治地上萬民,亦代表萬民以祭祀天帝,諸侯為王者之屬臣,不與天帝直接有關,更不能祭祀天帝。然而到春秋時期周室衰頹,諸侯國興起,典籍中已有天命降予諸侯之記載,比如《國語》:「范文子曰:『國之存亡,天命也。』」、「申胥進諫曰:『昔天以越賜吳,而王弗受。夫天命有反。』」歷史發展到後來,又有卿大夫起而專諸侯之政,天命又再由諸侯降至卿大夫。

    天命的演化除了授予之對象產生變化,天命的內涵在春秋時期亦有不同。西周時代,天命是以德性為中心,彰顯天命的是一種德化的理想,所謂君王「修德以副天」,但到了春秋時期戰亂不止,德化理想早已黯淡,取而代之的是權力鬥爭,很自然的,天命內涵也就出現了權力意志的色彩,比如《國語》:「自幽王而天奪之明,使迷亂棄德而即慆淫」、「天之所興,誰能廢之。」都展現了天命的一種主動權力,可以奪「幽王之明」來滅亡其國家,也可以「誰能廢之」興盛一個國家,這都是周初沒有的天命內涵;另外,春秋時期也出現了「預定」的天命觀,《左傳》:「天祚明德,有所底止」是說天命是有預定時限的,「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是說周文王受天命時,已預定了他三十世的子孫將享有七百年之天命。

    到了孔子論天命時,因為社會階級的破除,時有布衣卿相,天命一辭不再專屬某特定階級,不再侷限於君王、諸侯、卿大夫,而是人之本然質性,孔子曾說:「知我者,其天乎。」、「五十而知天命」、「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所談的天命已經不再是君王的王命、諸侯的國命、大夫的政命,而是每個人天賦的本質性器,故子思撰寫《中庸》一書傳授孔門心法,開宗明義即道:「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天命之謂性」意指「人從天命所賦予的,便是人之本性」,因此能盡人之性即能知天命所鍾。

    人是在天地之間的外在環境下,進行著自我生命運作,講求自我的成長、自我的成就、自我的實現。正如《孟子盡心上》「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這個小,不是天地變小了,而是人自我眼界思想的開擴。天命是個人的體認,對個人而言或許是種使命或終生追求的目標任務,但更可說是一個人在這輩子始終欠缺而需要去強化或學習的課題,因為一輩子的不足,個人的天命或許就是來到世間的特別修練吧!

    先再回顧選前各組候選人面對的嚴重挑戰與問題,應不難看出他們在此次選戰中所被賦予的天命吧!先從林瑞雄談起,首先,為何宋楚瑜找他搭檔?其實對於許多曾被徵詢且對現實政治環境有所認識的人都清楚,在目前政壇藍綠板塊結構下,如同美國共和民主兩黨政治一般,任何人想角逐大位,如果不是透過某邊政黨的推薦,想在大選中贏得勝利,不必到選舉結果幾乎都可肯定的說不可能,也不可能如2000年的三組競選者當時的各個有機會的情況,所以我曾說他的天命說只不過是幫宋圓了一場不可能的夢罷了,首先100年四月間與宋楚瑜會面,讓他對宋「印象滿好的」,也懂宋有參選總統的心意,於是四年沒起卦的他,在七月間幫宋卜了一個卦,卦象顯示是「九五至尊」的格局。八月底,人在美國的他突然接到電話,拜託他回台協助勸說前台大校長陳維昭當宋楚瑜副手,得不到陳維昭的承諾後,找副手找得十萬火急的宋營,改徵詢李源德,卻遇到李趕著出國;後來,宋營的電話就來了,問林瑞雄可不可以當副手,起先在睡夢中的他一口拒絕,但不到三分鐘,像是鬼使神差,他立刻起身回電說可以考慮,連在美國的太太也沒先報備,就先斬後奏,「我那時完全無法控制自己,對我來講這是天命,否則我對政治根本不考慮也不會有興趣。」於是,老白兔就這麼「暴衝」進了政治叢林。但是因為他的加入,也確實讓選戰多了許多話題,從易經卜卦,國安人員的電磁波攻擊,到前往不丹,學習幸福之道,並協助不丹的公共衛生問題,甚至快人快語到連手語老師都弄不清他想表達的語意,總之,對社會各議題也形成一番詼諧的思考,所以我認為林瑞雄的天命是燃燒自己最後的剩餘價值來增添選戰中的趣味性。

    先看看老宋的天命,他的氣不過、不服輸,或是想對兩陣營製造特定影響力,才在多數人的狐疑中以連署方式取得參選資格,以藍營不希望而綠營卻滿心期待情況下,選舉的狀況就很特別,其實以親民黨當初與國民黨你儂我儂時,多數子弟兵早已融入國民黨的參選規範,當然以國民黨實力,這一次卻無法容納更多親民黨的人數,當然許多不甘寂寞的總想看看是否還有空間,但是,嚴肅的是,5%的民調支持度無法超越藍綠兩黨,他卻不理性看待多數民調的結果,只堅持自己方式的網路民調,孤獨的人必有其孤獨的天真,他的參選必然無法使自己當選,卻有可能讓馬英九落選,看在理性的選民眼中,真無法了解宋的舉措到底想幹什麼?所以聯合報社論還說出選宋就是選蔡,宋營還大動作提告意圖使人不當選,但是明白的事實卻無法讓明白人明白,如果因為他而讓馬英九落選,我想他在民國的地位絕對會名垂青史,不過將是罵名與臭名吧。不過幾次政見發表會或辯論會,其實對於三中及弱勢的台灣同胞是有所幫助,因為太多弱勢者在國際大環境險峻的現況下,生活的困苦與艱難,從老兵的受困法律批法律的疏漏,從支持者紅包說到家計難以維持市井小民如何期待國家的照顧制度,但是幾場政見發表會所看到都是省長的影子,經驗老到也都看到現實台灣環境,也都從小市民角度看到國家問題,只是格局上屬於執行者的經驗談,最根本的問題是他來不及把親民黨做大,黨內人才如果萬一真的讓宋當選,那執政團隊在哪裡才是國家大問題,當然,高階公務員的近萬個職缺必然會成為一番爭奪戰,所以我認為他的天命就是犧牲自己讓大家了解何謂國家大我與個人小我的分別,分毫必爭者到頭來可能分毫未得,有多少資源才能出多少力量,當初因為與馬英九的過節而不願回國民黨從新練過,缺少全面組織力量,以一人而拼博大位,有夢想而不夠實際,如唐吉軻德衝撞風車般,也看不清與人為善,認清局勢者真是當局者迷的寫照,回首當初不離開國民黨,與連戰並肩取得2000年大位,則2008年不就是他的當選了嗎?時不我與是當初選擇一開始就錯的代價吧。

    再看看蘇嘉全吧,他也是蔡英文遍尋找不到願意擔任副手情況下的最後選擇,只能說選到籃子裡好歹就是菜吧,他的爭議從每月67萬,一年804萬保費到違法農舍,祖墳占用公有農牧用地,屏東縣政府拍馬屁在其祖墳前設置巡邏箱,椰林基金會一手包屏東標案,特權關說讓老婆跳級升官,太太樂猛男秀,到被監察院彈劾大鵬灣的蚵架補償案等,或許屏東有太多鄉親認識他的真作為,因此改變策略投入台中市長選舉,也顯示台灣政治人物無役不參的特色,只要有位子,政黨屬性一致,永遠都不會失業,一輩子的努力終於到了參與國家領導人層級的選舉,政治讓台灣失去了真正人才的發揮機會,每個位置對他們來說都是沾醬油似的一陣炫風來來去去,台灣的政治人物也太天縱英明了,只是你記得她們對這塊土地真正投入是什麼嗎?他曾經在野也曾經執政,他的天命或許是所謂誠實是最好的良藥吧,許多除了他自己以外都無法了解的資金來源更讓人無法檢驗他的品格,不透明的品格如果執政那又會讓多少私底下的權力運作盛行呢?

    談到正角蔡英文,她顯示的魅力在於所謂非典型政治人物的特色,也從而與民進黨的前二個世代是完全不同,第一代的訴求是反體制與被迫害,第二個律師世代剛好是執政的全面時期,但是對予政府體制的改變,卻讓倖進之徒大量藉機進入政府體系,運用權力動國家財庫的腦筋,用力搬錢與賤賣國產,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以來,試圖帶領民進黨走出陳水扁前總統及第一家庭成員貪腐陰霾,並訴求社會公義與土地正義,但農舍事件發生後,當年輕選民及中間選民再聽到民進黨大聲呼喊年輕人沒錢買房子,農民土地遭受非農民身分的人濫用之時,腦中浮現的竟是蘇嘉全農舍事件經過的種種,蔡英文的廣告、演說、作文都非常動人,她的特色就是教授論國缺乏實際行政經驗,作文比賽,吹牛比賽,毫無政黨政治的觀念,到最後政見發表會連聯合政府的騙選票招式都拋出來,以經濟觀點來說就是資源無限制條件下的各種理想描述,她的社會福利、蓋百萬房等等理想就要好幾年國家總預算,大概富家女當慣了,全然不曾盤算錢在哪裡,也不曾想花大把錢需要通過立法院的預算程序,當她批評別人債留子孫可曾想到自己的各種福利政策不也是大幅債留子孫嗎?

    而且表面風光的各種救急救貧與尊嚴的方案,是有兩岸和諧的前提要件,一旦把兩岸關係搞爛,恐怕斷了企業生存的出海口,堅持台灣獨立路線的蔡英文,究竟能拋出何項「錦囊妙計」來說服中共當局接受她充滿「台獨意涵」的「台灣共識」。更何況她的「台灣共識」到目前為止,只有口號卻毫無內容與步驟,只允許當選後再凝聚共識,卻不接受現在政府所成就的一切現況,也許只有上帝知道蔡英文究竟在想什麼吧!連事關台灣生存極為重要的兩岸議題都這麼莫測高深,又怎能自稱是「最合適的國家領導人」呢?光搶救企業善後都忙不完,怎可能搞福利補貼發錢又減赤一半?看來如果下周沒當選台灣總統,應該讓歐盟找她去擔任救急舵手?更糟的是,身旁一些暫時潛伏的前朝貪腐份子,賤賣國土圖利的、涉嫌迷姦義工的、搞開發補償圖利暗樁的,已經期待班師回朝,重新搞錢,反正她們主子公司台懋創投都能A23.2億未遂了,大家還客氣什麼? 蔡英文最大的特色就是國人給她的封號--空心菜,太多理想卻缺乏可實踐性,所以我認為她的天命應該是走進廚房,好好燒煮幾道真實的菜餚,讓國人看她真正女人的一面,別因從不進廚房而讓廚房維持光鮮亮麗,毫無油煙的廚房只是裝飾,是無法落實女人當家的真實性,一個未曾結婚與操辦家庭主婦的角色,對於家的意念永遠就是一種理想與憧憬,絕不是真實生活下的酸甜苦辣滋味,國家在她的治理下會發生哪些恐怖的事件是很難事前估計得到的

    最後再論及馬吳這組團隊,馬吳兩人都有潔癖,從政以來都重視廉節,都是不沾鍋型態的人物,最麻煩的是他們少與旁人有利益糾葛,也不會以交換利益方式來謀取一人或一家的好處,對於公家資源謹守分寸,馬英九既不釋出資源,也不讓原先大老們分享權力,尤其馬英九禮數不周,剛愎自用,以致大老怨聲載道,用人的權力圈除金溥聰等少數人能被完全授權外,格局太小也欠缺經驗傳承,因此缺乏圓融通盤規劃經驗,更嚴重的是,對於政府人事遲遲未能全面更新,讓行政因許多綠營思維主管的作梗,常常作為嚴重離譜脫序,連司法的法官仍有許多脫離人民需求現實判決離譜的恐龍法官,造成有太多政務思考不近人情,無法貼近百姓心情,且對於總統制、內閣制或雙首長制仍無法拿捏真正分寸,以致就任沒多久就拋出退居第二線的議題,當然被民眾罵翻了,更甚的是因為自認是全民總統,許多用人格局考量希望採用原來偏綠營人士,包括提名的張俊彥、沈富雄卻未通過立院提名投票,任命獨派色彩鮮明的前台聯立委賴幸媛擔任陸委會主委,有人埋怨馬英九過河拆橋太無情,不關愛「自己人」,藍營中熟悉大陸事務的優才專家多不勝數,為何偏要選擇具有深綠色彩、對兩岸交流既無經驗並曾充當反對急先鋒的「外人」?當然,對於有總統高度的眼光,如何創造全民得以信賴的政治環境才是其念茲在茲的使命,所以對於許多不同的眼光與意見,他是需要耐心與包容的。

    更多是對於前朝不法的司法案件,卻無法讓檢調系統放手調查,因此自從2008年當選總統後的馬英九,從88風災後民調就一直低落不振,且多數不滿意民調高於滿意民調,這也讓馬英九有更多如何擔任領導人的認真思考,馬的身段柔軟了,做事的急迫性也提高了,這次馬英九持續無法拉開民調,而陷於苦戰,對於馬英九而言,必然更要思考真正百姓的需求,如何苦民所苦,以民心懸念芝麻事當成自己的努力該是其天命吧,從對手細數的目前台灣困境,與等待協助與救援的百姓問題,落實改善民眾生活,其中,如何創造兩岸和平新局,開創中華民族自從極權制度被推翻以後真正的繁榮民生樂利該是當選另一個四年的主要使命。

    等等,最新男主角換人了,台灣每場總統選舉不缺席的陳水扁,在本次選舉的最後一刻又出席與參與了,一場喪禮,又讓陳水扁出現在人們面前,陳水扁公開弔祭岳母,扁在唸祭文時,除了開始幾分鐘是在追憶岳母對他扶持的情誼外,之後扁開始控訴司法,自喻坐牢是背台灣十字架,也不斷對岳母細數過去政績,包括高鐵通車、101大樓及雪隧通車等,強調「這是台灣的驕傲、你的光榮」。只有陳水扁這樣的司法難以規範人物,才能利用各種機會冷灶熱燒,攪亂台灣政局,為子陳致中參選立委增加助力。司法在其執政時是其操作的工具,太多司法案件有其操作蹤跡,連調查局長都甘心洩漏其不法情資讓其海外藏錢得以先做逃避,一旦以權謀私被判刑後,不但無羞愧之心,檢討行為的差誤,反而認為司法不公,但阿扁抗議司法不公,相較於一般受刑人的待遇,公平嗎?台灣司法是需要被大大檢討的,同樣是受刑人的陳水扁,不必施加任何刑具,可以停留超過原先限定的時間祭拜岳母,可以擁抱母親話別,那可真是受刑人沒有的待遇,且吳淑珍可不是一般的喪家家屬,她仍舊是被判刑定讞的罪犯,只是沒有關進牢裡。台灣司法少見的法外情寬容,讓扁珍一家人可以在喪禮會面,可以從容地弔唁親人,受刑人能與母親盡情擁抱話別,台灣司法的公平性真是被羞辱到可以,這都是他們這一家的貢獻。而且在獄中仍有言論自由,天天發表獄中評論並以每篇二萬元代價在獄外專刊發表,坐監期間還能兼有副業,這種天差地別的待遇,不知多少受刑人要在獄中感嘆。到底陳水扁功過如何必有後世史學家為其定調,但是如果以孔子的春秋大義之筆來看,操弄族群,毀法亂綱,恐嚇威逼巨室捐獻政治現金,拼家庭後門經濟可能不比乾隆皇帝身旁的和珅差吧,所以我對阿扁的天命看法是有了政治議題可以終生不悔,一路用自己觀點去改變民眾的情緒,只要我擁有關他國家百姓或別人眼觀與鄙視,台灣要多久才能成為正常人的天地,可能是他此生的修練吧。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eadlink167&aid=6011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