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孔維勤老師文章
2020/01/22 18:11:05瀏覽1456|回應0|推薦1
正坐著出租車去廣州白雲機場,又要飛了,與慶文、黃總一席廣州早茶,「飛鴻踏雪泥,一飛不復計東西」,我就是了。開心年齡老去,老來為伴的朋友各有風華,我快樂的來,快樂的離去。


聽ㄧ首俄羅斯的歌:我是你衝動的愛情,像第一場冬雪溶化。

歌者奔放舞動,洋溢歡樂,釋放的愛情,心中所願,是多麼愉快。

愛情總在痛苦與快樂的邊緣,生活也如此,原諒一切是愛情初心。

我又在廣州深圳香港流浪了,在姜姐的茶館聞滿室茶香,與柏萱喝盞華僑城大樹旁的咖啡,有我稱姐姐的姑娘與她有趣討喜的兒子,ㄧ起享受她們大大氣氣的對話,似乎越來越接近年關,人人都有喜氣,這是天大地大的人世。

我還是那匹喜愛流浪的野馬,與一群二三十歲的朋友,在深圳攝影棚錄一星期的國學抖音,我在鏡頭前與抖音朋友賀年,也告別了2019,忍不住有些興奮,好奇新的一年,老天爺又會送我什麼禮物,給我什麼樣的人生。

我還是好奇寶寶,戀愛每一天每一個人,捨不得錯過精采的心領神會。

過了甜甜竈王爺的小年,近入年關最後一波,離家在外遊子返鄉,羅浮車站前,我看到老人坐在地上,爸媽忙碌招呼,孩子還是快樂追逐玩耍。一群人黑壓壓的,沙丁魚罐頭似的擠在通道上,魚貫而行,井然有序,都有回家的期待。

原來中國文化這麼落地,年節家慶,讓每個人再回人間呱呱墜地,第一眼看到人與事,那裡沒有現實,只有母親溫暖的懷抱。

那是童年成長,叫作家的地方。

回家了,落葉歸根了,人人一生戀愛,莫不也是同樣的執著。

我卻是另類的人,從小不戀家,喜歡飄雪的日子,如曹雪芹寫下賈寶玉穿著紅氈子,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如童年時走在路上,看人家溫暖黃色的燈光,我遠遠的看,遠遠的離開。

我喜歡熱鬧,喜歡在人山人海裡消失的感覺,在一個有很多人,相見何必相識,可以親親密密,也可以無牽無掛,可以完全孤獨,也可以完全不寂寞。

好多人,好多事,生活衣食住行好簡單,都是兩隻老虎的兒歌,你跑快,我跑慢,一隻沒耳朵,一隻沒尾巴,殘缺了,才互相需要。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吃顆巧克力吧!喝杯咖啡吧!

吃虧了,吃苦是吃補,天天吃虧的人,是送人禮物的神仙。

人生不順遂,當自己是天馬行空流浪漢,心中好過些,無家可歸的心情,有另外風情,讓自己更真實,我亦如是,你亦如是,人生過客,夫復何求?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anguang&aid=131588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