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90717一位詹森專家親歷的鴿界傳奇介紹~(3)
2019/07/17 22:43:06瀏覽198|回應0|推薦0

20190717一位詹森專家親歷的鴿界傳奇介紹~(3)

接下來我們我們共同來談談阿連棟克詹森系的基礎種鴿。

 「老紅狐」

 1919年,馮斯到貝拉的肖勒曼(Ceulemans)那裡購買了一羽名叫「灰色」的鴿子。那個時候肖勒曼已經年紀很大了,他的很多鴿子都是成績非常優秀的。路易當時是個對鴿子充滿熱情的小小鴿迷,因此肖勒曼特地送給他一羽名叫「老紅狐」的鴿子。那羽鴿子當時已經有19歲的高齡了,路易為它建立了他的「第一個鴿捨」。那個「鴿捨」就是一個放在廁所上面的木頭盒子而已,那個廁所是當時很普遍的設置在花園中的那種簡易廁所。路易在一個木盒子上鋸出一個洞,在洞口前放兩根木棍當柵欄,最後在那個洞前面釘上一塊木板,用來給鴿子起飛和降落用。這樣,「老紅狐」的鴿捨就完成了。接下來,路易必須再給他的「老紅狐」配一羽雌鴿,而他的心裡早就有目標之選了。路易的父親亨利當時有一羽年幼的紅色雌鴿,這羽雌鴿曾經獲得過亞軍,而且對路易的那羽「老紅狐」簡直是「愛得發狂」。路易耐心地等待著機會,終於有一天這羽雌鴿被那羽老鴿子徹底迷倒,主動跑到了簡易廁所上面的那個盒子裡去。這時路易迅速跑過去插上了盒子的小門,此後的一整天他都在夢想著從此擁有了一對種鴿配對。但是到了晚上,迎接這個年輕養鴿人的卻是一瓢澆醒他的涼水:「老紅狐」並沒有像路易想像的那樣熱情地迎接那羽雌鴿「年輕紅狐(Vosske)」,卻反而把雌鴿的腦袋啄壞了。同時「那個時候,詹森自己的家庭裡也正處在不和睦的狀態中」,路易戲言到,就是在那個時候,馮斯從賀蘭杜特(Herenthout)的捨特(Schoeters)先生那裡購得了後來的「老雌25Oude Duifke von 25)」。

 「塔莫」(Tamme

 阿德裡安和查理在上世紀二十年代逐漸成長為熱情十足的鴿子愛好者,他們有兩個很小的鴿舍,其中一個僅僅是個用鐵絲做的像雞籠似的籠子。那時候德裡安有一羽叫做「塔莫(Tamme)」的鴿子,它總是喜歡在木籬笆上跑來跑去,而人們只需要把手放到籬笆上「塔莫」就會自己跑到人們的手上來。

 「老理奇」

 經過多方的考慮,這羽「塔莫」被拿來和查理的「漂亮紅狐(Het Schoon Voske)」進行了配對,作出了兩羽漂亮的淺斑色砂眼幼鴿。哥哥弗蘭斯覺得這兩羽小鴿子有潛力,所以願意出五法郎夠買。而馮斯看到查理並不願意跟他的小鴿子們分開,於是開出了30法郎的高價,但弗蘭斯看好這這兩羽小鴿子,還是忍痛買了下來。馮斯把小鴿子帶到了當時他住的地方巴勒赫托(Baarle-Hertog,這兩羽鴿子後來確實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其中的一羽在當地飛失了,而剩下的另一羽「老理奇」則逐漸顯露出了所具有的超級賽鴿的實力,連續獲得了9次冠軍。剛開始詹森兄弟的父母都以為馮斯這樣說不過是為了要安慰小弟的說詞,想讓他高興一下而已。然而當馮斯把獲獎記錄擺在桌子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驚得目瞪口呆。查理看到這一切,高興得簡直像只驕傲的孔雀一樣。馮斯有著一副慈愛的心腸,因此他又把這羽鴿子送還給了小弟弟們。此後「老理奇」又被送回了原來的住處並重新開始了飛行訓練。

 陽光明媚的一天,「老理奇」再次被裝入比賽鴿籠中準備放飛,因為阿德裡安覺得看起來它的狀態非常的好。然而由於天氣狀況很不佳,這次放飛直到星期一才得以進行。看到當時刮著很大的逆風(但對「老理奇」來說卻是好天氣),馮斯也決定過來跟他的兄弟們一起等待這一羽「老理奇」歸巢。然而一直都沒有見到鴿子飛回來,馮斯覺得這等候的時間太長了,而他的兄弟們都不說話。當一些其他鴿子已經陸續飛回來的時候,馮斯再也沒有耐性了,他不停地跑來跑去大叫著:「我的那個笨傢伙怎麼還不回來呢?」。他的兄弟們這才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才是回來太晚的那一個!」原來早在馮斯回來之前,阿德裡安已經將及時飛回來的「老理奇」打入鴿鐘報到了。那天「老理奇」是最先飛回來的,比其他鴿子領先了10分鐘。那年冬天,鄰居家不知什麼時候忽而砌起了一道牆。有一天,母親寶蓮娜親眼看到一塊大木板掉了下來把一羽鴿子嚇得飛走了。當天晚上,整個家裡充滿了惶惶不安的氣氛,因為「老理奇」不見了。而下午四點鐘的時候它還蹲在鴿巢上呢?於是母親寶蓮娜告訴了大家她看到的情形。但兩年後「老理奇」才終於又平安地飛回來,只是它的鴿環不見了。詹森一家人猜測,最有可能是這羽鴿子因為受到驚嚇而飛回了馮斯曾經訓養過牠的地方巴勒赫托克(Baarle-Hertog,而在那裡它被認識它的人給捉到並留下。

 「石板灰」(Schaliebauwe X捨特(Schoeters)的「灰鴿」

 查理和哥哥弗蘭斯一起經營鴿捨,合作了差不多兩年時間,但是後來慢慢中止了。因為弗蘭斯逐漸把優秀的鴿子都給移出去,而查理希望走的是另一條道路——成為一名真正的養鴿專家。因為弗蘭斯和捨特成了好朋友,所以他帶著阿德裡安一起來到了賀蘭杜特(Herenthout)。在那裡他們碰到了捨特先生的一位朋友米勒哥森斯(Mueller Goossens,他隨身帶著籠子裡面有一羽養得極差的鴿子,這羽鴿子的尾巴因為老是蹲在籠子的鐵絲上都而被撕裂了。兄弟倆仔細查看了這羽鴿子,判定這是一羽晚生幼鴿,牠身上還有三根羽毛還沒有換淨。當兄弟倆詢問能不能讓他們買下這羽鴿子時,對方提醒他們這羽鴿子是不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樂趣的。儘管如此,但他們兄弟還是決定買了下來。

 「年輕白眼」(Jonge Witoger X「愛普」(De Aap)直女

 馮斯在捨特(Schoeters)那裡還得到了一羽著名的「愛普」的直女,後來這羽雌鴿與「年輕白眼」(「石板灰」與捨特「灰鴿」的直子)進行了配對,它們作出最初兩羽鴿子顯示的兆頭並不好,其中一羽在家飛中就飛失了,而另一羽在第一次放飛時也沒有飛回來。但是此後再作出的所有鴿子都被驗證是非常不錯的,那些鴿子都是有著明亮砂眼的漂亮斑色鴿。它們都有著非常優秀的飛行能力和育種能力,今天詹森血系的鴿子就是以牠們為基礎培育出來的。這些鴿子後來被拿去與「紅狐(Vossen)」配對,「紅狐」是由路易的「老紅狐(Oude Vos)」和「紅狐26Vos von 26)」作出的,它還曾由肖勒曼(Ceulemans)飼養過一段時間。

 「神奇紅狐 45

 這是詹森兄弟著名的招牌鴿之一,這羽雌鴿因為奪得過不計其數的冠軍頭銜而遠近聞名,牠的成績可以說是無可匹敵。這羽雌鴿是由「紅狐39Vos von 39)」與一羽由「石板灰」和捨特「灰鴿」作出的孫女鴿配對所產下來的。

 「膽怯51

 這羽良鴿B51-6117447也是出自著名的「紅狐」血系,確切地說它是「紅狐49」(Vossen von 49)的的後代;雖然被取名為「膽怯」(Bange)的名字,可是實際上它並不是像很多人想像的那樣因為它很膽小害羞,而是因為它有一次比賽在歸巢時在降落板上停留了幾分鐘,認真地多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而已。

 

 60年代和70年代的名鴿

 「膽怯51」是一羽重要的起始雄鴿,它的後代在若干年中書寫下非凡的歷史,其中包括「史克普」(Scherpe)、「老麥克斯」(Oude Merckx)、「019」「年輕麥克斯」(Jonge Merckx)、「老吉多格」(Oude Gee|loger)和其他很多鴿子。在「膽怯51」的子代鴿中很值得一提的是「膽怯59」(Bange van 59,環號為B59-6236207,它是「小雌65」(Kleintje van 65,B65-6524603的父親,也是通過「小雌65」一脈成為傳奇的「老麥克斯」(Oude MerckxB67-6282031的祖父。

 「半華普利號」

 有一天喬治華普利(Geoges Fabry)來拜訪詹森兄弟,從他們那裡購買了一羽「老白眼」作出的「特拉格」(Trage)。華普利想拿這羽「特拉格」與一羽他手中的名鴿「波特伊斯(Portois)」作出的雌鴿進行配對,他承諾將來送一羽這對鴿子的幼鴿給詹森兄弟。一年多後詹森家的廚房突然出現了一個裝有一羽幼鴿的紙箱子,當他們兄弟發現後一時想不出那裡來的這一羽鴿子,回憶了大半天之後詹森兄弟們才想起華普利曾經向他們做過承諾所送來的幼鴿。這羽幼鴿長大以後看起來很普通,也非常不起眼,在經過幾次家飛訓練後被帶到奇弗瑞參加比賽。當時的天氣像大家希望的那樣正常,然而所有的鴿子都歸巢了,只有那羽一半血統屬於華普利的鴿子還不見其蹤影。幾個小時後人們在房子後面發現了牠,腦袋上還沾滿了田地裡的穀物。情況就是這樣,剛開始的時候的成績並不是很好,然而隨著不斷長大牠的成績也慢慢提升,最後詹森兄弟還是決定把牠留下來。接下來的幾年裡,這羽鴿子竟然成長為一羽優秀的賽鴿,曾經先後獲得了4次比賽的冠軍,在繁育方面也體現出了很高的價值。在今天的詹森血系裡還可以找到牠的後裔,例如無與倫比的「老麥克斯」的父親「深色公牛(Donkere Stier)」B63-6510753就是其中的一羽。

 路易和查理總是很謙虛的說他們不過是因運氣好,因為「好事總是不常有的」。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的嗎?詹森家族難道不是更多地憑借了他們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對鴿子的敏銳感覺以及真誠的熱愛,才成就了他們的好運氣(也就是他們所擁有的優異鴿系)嗎?以上是對詹森兄弟及他們最優異代表鴿的一個歷史概述。當您某一天真正見到一羽石板色鴿,或者親身把一羽有著紅色眼圈的詹森鴿拿在手上的時候,也許您會記起這篇文章裡的某些片斷。這些鴿子都是源於我們上面所提到過的那些基礎種鴿,不要忘了這些血系都是延續了半個世紀之久的。特別是當我們想到,詹森兄弟中最小的路易今年都已經是90多歲高齡,我們就會更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

 年長一些的養鴿人者應該還能夠記得這裡提到的一些世界聞名的詹森鴿,而年輕的養鴿者們今天就只能是口頭談論一下那些詹森鴿了。詹森兄弟的故事延續了這麼久,已經演變成了一個傳奇,不管怎樣,這個傳奇總是源自阿連棟克鎮學校大街6號的。

 下面我們的介紹暫時告一段落,詹森專家特奧范得海登(Theo van der Heijden)可以重新再登場了。這是一部小說,一個傳奇,或是一個有關優秀賽鴿品系的故事嗎?不,這是所有這些的總和。為甚麼本文要介紹阿連棟克鎮的詹森兄弟呢?又有什麼新消息需要寫一寫嗎?沒有,但是我希望能夠在這裡為您呈現阿連棟克詹森的原始風貌,並追溯一些想法,一些歷史和一些真相。

 如前所述,如今詹森兄弟中僅有一位還健在,那就是路易。可是他已經90多歲了,就他的年齡來講,無論是精神方面還是身體方面都還算非常健康。當我問到他還打算想養多久鴿子時,他回答說:「只要我的健康狀況允許,我就會一直養下去。」自從查理去世後,路易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也正因此,路易才得以將鴿子一直堅持著養下去。路易首先提到了要感謝他的家政服務員,緊接著就是他大哥弗蘭斯詹森的兒子,即他的侄子亨利.詹森(Henri Janssen.亨利定期來幫助他照料幼鴿,有時候還會在路易要出門的時候為他開車。

 當我告訴路易,我將要再寫一篇報導來介紹他目前最新情況時,路易說道:「噢!又要給我上緊箍咒了!雖然我衷心歡迎每一位來訪者,可是每當什麼地方又有關於我的報道出現時,我這裡的來訪者就會成倍地增加。現在我已經是每天都要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拜訪者,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想要從我這裡購買鴿子。但是我現在只有34羽鴿子,去年我自己才留下兩羽新鴿子而已,其餘的都被買走了。」

 「我總是希望能盡我所能地多幫助一些鴿友,因此,每一位來買鴿子的鴿友,一次只能得到一兩羽,然而還是有一些人會在一年裡從我這裡拿到多一些的鴿子。他們有的是在一年裡來過我這裡很多次,或是據我所知是委託其他人來我這裡買鴿子。但是我不可能確切地知道,這些人到底是為誰來購買鴿子,本來我一直認為這些人都是為自己來求取鴿子的。但是由於我的鴿子需求量太大,而我能提供的又太少,於是就有人想出這種精明的辦法來獲取更多的鴿子。如果那天我確實發現了這樣的人,我將會把他們轟趕出去,我是不能容忍有人做這樣的事情。」

以上轉載至網路若有侵權請告知,將立即刪除處理。

( 興趣嗜好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aluchu&aid=128134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