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古代的一個可笑的故事──
2007/03/13 09:26:09瀏覽1737|回應7|推薦34

                               

                        古代的一個可笑的愚蠢故事

         這是一個老友對我說的往事。。。

        四十幾年前吧,有一個高中生放學回家,就是很普通的那種場景,等車,靠著站牌,想想當天班上的趣事,他是那種曾發誓要用功,但是總不怎麼有勁的人,當然等車時不會還想功課,車來以前,東張西望是免不了的;無聊嘛──

        上得車來,坐定後,他才發現有一個很正的女孩坐在自己的斜對面,穿著的就是清湯掛麵和白衣黑裙,是當年的女校統一格式,但是有著掩不住的清秀,是那麼地吸引著他的目光的,一路上他不斷偷偷地看過去〈啊,那個年代的保守,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已經開始覺得好笑了,笑吧〉,一面好奇在這每天搭乘的路線上有這麼讓他心儀類型的文靜女生,看來功課一定不錯吧,自己怎麼會完全沒有見過──?

       高中生的驚訝兼年輕人的強烈愛慕,在車將到站時,使他迅速決定留在車上,想跟那女孩去看個究竟〈這和今天的年輕人倒差不多吧〉──然而,沒想到那女孩這時竟伸手拉了下車鈴──啊,她竟然也住在這裡?他這時更是驚訝得幾乎發出聲來──一向快手快腳的他,今天動作特別慢,讓自己走在最後一個下車,以便正好可以尾隨在那個女孩的身後。。。高中生這時想著,她會是住那裡呢?

       沒想到,真沒想到,那女孩下車後走的竟然是他每天最熟悉的路,那經過小河、廟埕到戲院的路,一路上,他大約和那女孩保持著七八步的距離,他感覺過去顯得破舊的市街,似乎突然有了嶄新的光澤;一直走到接近後街的戲院時,那裡四通八達,他怕跟丟了,趕快把距離縮到三四步的樣子,啊,沒想到那女孩走的竟然仍與他同一條路,高中生又把跟隨的步子縮短,並且走到道路的中線,因為他知道在那段巷道左側有幾家特種營業,當年名為「綠燈戶」,門口垂著布簾,地上擺著臉盆和毛巾的那種。他怕有些酒醉或不軌的尋歡客會不分清紅皂白地驚擾了那位女孩──

       「萬萬沒有料到!」──高中生在十年前回憶時告訴我──他跟在後面,他竟親眼看見那文靜清秀的女孩走向巷道的左側,進入了布簾之內。

「我痛苦得不得了」他說。

「我為自己慚愧,我有錢讀書,我卻那麼混」

「從此我就開始注意,我們的社會有多少不公‧‧‧我比別人更早參加反對運動」

那天,在他的斗室裡,他還抱著我痛哭說:

「現在算是已經民主化、自由化了,但是這個社會的真實生活究竟有多少改變!」

       啊,我已忘了當時我說了些什麼,不過我知道我的老友是不會放棄的。而與我一起在後街長大的老友做的一切,我都是願意支持的──只是我不比它有更多的能力。

       以上是個古代真實的故事,不是個激勵人心的故事,但是,衷心希望被污辱與被迫害的,以及追求理想的人們永遠不要放棄他們應有的堅持與希望。

泥土衷心敬白

〈此文原貼於我已遠颺網誌〉
回應文章:風飄搖 歇腳堂》文章創作》1.16. 喝得半醉的歌星
發表時間: 2007/02/26 00:24
〈如果有興趣看那條小街,可看相片簿,泥土的世界〉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812002

 回應文章

鈴聲(老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張照片,真喜歡呢!
2009/11/17 01:37

也讓我停下鍵盤好大一會兒,想想那個糊里糊塗過日子的年代。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9-11-17 16:02 回覆:

曾經我們都年輕‧‧‧

歲月呵

我們還能留下什麼

爲個人   爲群體   再努力些什麼‧‧‧

您的那些文章真好,正是素描了這張照片的那個年代的種種‧‧‧

謝謝您的分享。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等您考完可以嗎──
2007/03/17 19:55
很榮幸聽您跟我談這個想法,但是,等您考完可以嗎──    老泥土敬白

珊瑚蟲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最近
2007/03/17 19:02

想寫一篇文章

反駁一本書的名字: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

裡面他要談的是全球化,導致各地到各地的距離都是一樣的,是平的

但我卻以為如果依照貧富差距來看

有人住在喜馬拉雅山

有人卻身處海溝

世界真的是平坦的?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祝福您──
2007/03/14 09:01

螞蟻老師

現實環境的複雜性,您採取樂觀的態度是幸福的。

不過,可能要運氣夠好才能持續下去。因為大環境中,用有點危言聳聽的話說,正是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以目前的大環境的不安來看,恐未來幸福不易持久──不,泥土不知您的背景,如果背景夠好的話,應還是能幸福的。

啊,難怪您的詩文中流露出那種很難得的流暢,您是那樣的樂觀與悠遊。祝福您。建議您真的要多寫些東西,樂於看到將來如果生活有更多的經驗,您的作品會有怎樣的變貌──

我喜歡您現在的作品,未來可能發展出怎樣的形態,我也是有興趣的。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樣回答可以嗎?
2007/03/14 08:46

to:溱芽

一〉據說,那是交易完畢後服務的一部份。

二〉您們的觀點是標準答案;許多時候我們都接受這種答案,但是對於當事人及其關懷者言,就不是那麼理所當然了,是不是?同時,用什麼方式,能夠證明這種答案不只是逃避,不只是交代──如何說服自己的良心──如果我們自覺那樣的答案似乎確實並不那麼圓滿的話?

三〉對不起,這是個太嚴肅的問題。您問了,我只好誠實的回答。如果您們會為此問題困擾,請回應,我們可再談些──

泥土敬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敢問
2007/03/13 22:46

敢問泥土大哥,「綠燈戶,門口垂著布簾,地上擺著臉盆和毛巾的那種」。

我還沒看過如此描述特有行業的文字,因此不懂...為何地上要擺著臉盆、毛巾?不知道這樣提問是否很冒昧,所以先道個歉。

我的看法,這世界或是社會,總是無法完美,但也常因這不完美,而讓整個世界看起來更完美了,要是已達到了完美的世界,是否就已是完美的極限終點了呢,是否就再也美麗不起來了?因此以這角度看這世界,感覺心就會平和許多,在亂世或是心神容易動盪的環境中吧。


螞蟻蝴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笑中帶淚...哭乾後再帶著笑容出發...
2007/03/13 20:52

有幸生長在能夠自主而又幸福的時代...

然而因為時代環境因素而曾受傷顛沛流離的人...

我衷心祝禱這些人這些靈魂能覓得一安心所在...

我最弱的地方就是我常常只看見事物的優點或美好...

我不太懂得批判...

這個社會...這個時代...再怎麼有人不滿...再怎麼使人不安...

我都深信這個世界真的美好...

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