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家一起來,應該繼續捐助日本核災災民‧.‧.‧
2012/03/09 16:37:57瀏覽1579|回應7|推薦45

各位網友

時間過得真快,很快日本核災發生之後,已經一周年了。

回想當初我們島上同胞,在災後,發揮當年蔣中正委員長「以怨報德」和李扁路線的「殖民地有功論」的精神,積極地忘掉日本殖民台灣下我台人的血淚苦難;全力捐款,不僅因其數額遙遙領先,獲得世界第一的慷慨榮銜,並且也達到以犧牲自身弱勢社會福利,來歌頌前殖民地苛毒統治者的偉大先例‧‧‧真是充分顯示了我台人在世上無比的偉大情操‧‧.‧

今天看到中時電子報上兩則發揮這種情操的報導,特此呼應‧‧‧

311追思 楊力洲見證日重生

2012-03-09

  • 【中央社】

 客家電視將於日本三一一大地震週年當晚,首播導演楊力洲執導的追思音樂會公益影片「甦」;並在稍晚「聚焦國際」節目,專訪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祕書長岡田健一。

 張榮發基金會等單位主辦的「日本三一一週年追思音樂會」,20日在國家音樂廳舉行。楊力洲拍攝的「甦」,就是以其中4位即將來台表演的日本合唱團成員為對象,進行訪談與紀錄。

 這些團員來自不同災區、不同職業,卻都因這場災難受到巨大的創痛。以岩手大學合唱團的岩淵繪里為例,從小讓她感受到歌唱快樂的奶奶,在震災中不幸過世;而災變前未能邀請奶奶欣賞她的演出,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但繪里卻更為堅強,以「希望奶奶在天上也能聽到」的心情來台表演。

 楊力洲說:「傷口會結痂,痂終究剝落。但唯有勇於面對,然後放下和走過它,才能得重生。」透過紀錄片每個畫面,「甦」傳達出合唱團團員如何憑著堅強的意念和團結精神,走向復甦再生之路,這也是本片在電視頻道上的獨家首播。

 「甦」11日晚間7時30分播出。而除了感性的一面,客家台「聚焦國際」晚間8時,也特別專訪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祕書長岡田健一,從理性面探討震災為日本社會帶來的改變,以及日本做了哪些努力以期恢復往日的生活;進而討論在1年後的今天,台灣人民與國際社會還能為日本做什麼,以及震災對台灣人民的啟示與省思。

,,,,,,,,,,,,,,,,,,,,,,,,,,,,,,,,,,,,,,,,,,,

不過,雖然如此,基於我們對於常赴日本旅遊與關懷日本的同胞自身的健康與權益;泥土在此提供不久前旅日作家劉黎兒的系列作品,此給我們同胞參考‧.‧.‧

旅日作家劉黎兒的〈廢核救家園〉新專欄,告訴你最新的日本進行式,從7月31日起,每週日至週三刊登於自由時報親子版〈由於文章太長,不能全部刊出〉

〈廢核救家園〉核災近一年 輻射熱場依舊

311核災過了一年,東京還是有許多地方存在危險的熱場。(圖/法新社)

文/劉黎兒

Q:福島核災後,除了福島及附近縣市遭高濃度輻射污染之外,其他還有什麼地方污染也很嚴重呢?

A:最令人震撼的是千葉縣高級住宅區的柏市測到有高達57.5微西弗/小時,地下則測到有27萬貝克/平方公尺,柏市市長日前宣布全市都要進行除污,但輻射不滅,除污的效果有限,在輻射污染稍微減少前,該市許多地方不適合有兒童的家庭居住,也有兒童流鼻血、皮膚潰爛等,鄰近東京的千葉縣也因核災等因素首次成為人口減少縣市。

日本政府發表的輻射劑量國民都不相信,許多市民團體委託有良知的學者專家另外測量,輻射污染是累積的,有些輻射熱場是最近測出來的,更具衝擊性的是,2月下旬東京都葛飾區的水元公園土壤還測出含銫超過2萬貝克/公斤,如果按日本原能會的算法,則為140~150萬貝克/平方公尺,相當於車諾比核災後輻射污染禁住區最嚴重的一級(148萬貝克/平方公尺),根本是危險地區。

311核災後雖然多少知道東京東邊的葛飾區、江戶川區、江東區、足立區、台東區等有許多地方都是高濃度輻射熱場,但沒想到過了一年還有這麼危險的熱場,這次用比較精密的測量儀器,得出讓各界咋舌的結果,葛飾區測量的是公園停車場、野鳥觀察舍等地區,是普通市民進出的公園,卻是車諾比禁住區最嚴重程度,讓當地居民非常不安,尤其許多家庭曾帶孩子在那一帶玩耍,可能早就「中標」了。

每公斤高達2萬1700貝克到2萬3300貝克,超過政府規定由直轄地方政府處理的8千貝克近3倍;日本環境學會土壤污染問題會長坂卷幸雄指出,東京已成世界第一個遭人工輻射污染的都會,東京東部至今如此,而且新宿等地區核災後的空間輻射劑量是災前的2、3倍,人來人往,不能不改善。

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一直想爭取主辦2020年奧運,主題是「日本復活」,但現在連東京都出現如此高輻射熱場,居民健康被害,連是否適合居住都有問題,要取得國際信任而舉辦奧運更困難。〈自由時報〉

廢核救家園〉一個日本兩個世界

文/劉黎兒

 

Q:最近有批台灣朋友到福島去實地了解,發現當地人正飽受嚴重的輻射污染,有八百多名兒童流鼻血,在東京卻歌舞昇平,讓人懷疑一個日本,卻存在兩個世界?

 

A:的確,當地輻射劑量即使連離福島核一60公里外的福島市或更遠的喜多方也都高得驚人。

 

國際間調查過車諾比的人士都大喊「Crazy(瘋狂)!」像福島市等於整個城市都在輻射線管理區域內,卻還有20萬市民居住。

 

車諾比時超過0.57微西弗/小時不准住人,但現在像福島市車站前超市都能測到10微西弗,或如渡利中學即使把操場污染土剷掉後,也還測到4微西弗以上,跟現在離車諾比3公里處一樣高,車諾比事故已經25年,至今30公里圈還禁止進入,但渡利中學卻每天都有學生去上課,令人不忍。

 

日本政府不想正視福島縣高輻射劑量問題,等於用透明輻射刀在殺害兒童,許多日本人都對國家在做如此不人道的事而驚訝、感嘆!

 

日本原來根據ICRP(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規定容許輻射劑量1毫西弗/年,但現在連小孩都提高到20毫西弗/年,即3.8微西弗/小時。

 

車諾比當初噴出的輻射物質有15%落在白俄羅斯,9百萬人口的白俄羅斯有2百萬人生活在輻射污染地區,這些地區被說是「找不到健康的小孩」,98%的小孩都生病,無精打采、容易心悸或頭痛,白血球數增加,每節課不是45分鐘,而是25分鐘,有辦法的人都出國了,只剩下農家等,即使25年前未遭曝射,但吃污染土壤長出的蔬菜等,體內同樣被曝嚴重。

 

現在福島也陷入同樣情境,除了政府強制避難的十幾萬人外,其他有兒童家庭等只有10萬人自力搬遷,還1百多萬人應避難而無力搬遷,只好繼續留在高輻射區吃污染食材,不敢想像數年後有多少人發病,或有畸形兒誕生也不足為奇,福島悲慘世界無奈地存在日本之中。

 

 

 

〈廢核救家園〉是人禍而非天災

文/劉黎兒

 

Q:福島核災讓數十萬人無法重返家園,污染大地海洋,若非有史上空前的海嘯,應該不會發生這種大慘事吧?

 

A:福島核災發生後,雖然東電強調是超出想像的大海嘯造成的;但事實上在海嘯來襲前,1號機的壓力容器及配管,或3號機的爐心冷卻及緊急系統的配管,都已發生破損,根本等不到海嘯來作怪。即使是因為海嘯,日本東北海岸過去也有高達39公尺的海嘯,但福島核一連十幾公尺高的海嘯都擋不了,不管從哪個觀點來看,福島核災都是人禍而非天災。

 

日本政府或核電業者都說「核電即使地震來了也不會壞」或「即使海嘯來了也不會壞」,但早在地震、海嘯前,就有許多專家申訴應重新考慮核電的耐震性,因為根本不夠;日本普通建築物的耐震基準是200蓋爾,核電平均約為400蓋爾,像福島核一2號機在2007年加強為438蓋爾,3號機耐震基準值為441蓋爾,5號機為452蓋爾,或許實際耐震稍高一點,但基本上震度6(震度6弱是253450蓋爾,震度6強是450800蓋爾)地震來襲的話,日本所有核電都不保,毫無僥倖,至今也因地震來襲而發生大小事故三十幾件,有的甚至掩蔽不對外說。

 

台灣核電目前的防震係數分別是核一0.3G,核二及核三0.4G(重力加速度),1G981蓋爾,沒超過400蓋爾,都比福島核一低,但台電卻敢宣稱防震超過福島核一,耐震力可疑,真如最近踢爆核四不安全的林宗堯說的:「不能不重做耐震度測驗與檢視。」

 

核四只要停建就好,這3個運轉25年以上的老廠是更恐怖的不定時炸彈,而且核一、核二燃料池用過的燃料棒超級爆滿,不需要太大的地震,隨時也可能引爆毒性更高的核災,不廢核無法睡好覺的!

 

 〈廢核救家園〉日常採買傷腦筋

文/劉黎兒

 

Q:日本食品可買嗎?如果土壤、海洋遭污染,那什麼東西才能吃呢?你買菜都買些什麼呢?

 

A:的確,我每天都為了要買什麼菜傷腦筋。像大量輻射牛流入市場,除了沖繩之外,全國各地都有,無孔不入,其實牛肉最沒問題,每頭和牛都用鼻紋管理,跟指紋一樣,出生起就有戶口,還能追蹤養牛戶等牛的身世,要管制輻射牛很容易,反而雞、豬、魚貝或牛奶、蔬果問題更大,最高原則就是產地離開福島核一所在關東圈越遠越好,完全顛覆我至今買東西越近越好的概念!

 

現在日本主婦也不相信日本政府,因為御用學者大言不慚地說:「我沒說是安全的,但可以安心!」不安全的食品,如何安心?許多福島農家自己表示:「現在誰也不想買我們的蔬果,這是當然的,我也不想給我的小孩吃呀!」

 

核災之前,我只買日本國產食材,認為是最健康、安全,進口食品添加物過多,像蔬果必有防腐劑,尤其中國黑心食品、毒菜問題在日本鬧大,讓人對進口食材更不安,但核災後,這些概念全遭顛覆。

 

專家們認為豬牛等只好盡量買外國的,如澳洲牛、丹麥豬等,或較遠的鹿兒島豬、沖繩豬等,雞肉國產比例高,最好不要買;魚類選日本海、北海道或九州產,不買日本太平洋岸產的,牛乳更需要看產地,但現在混入輻射奶的牛乳或乳製品不少,所以我只買豆乳,乳酪等則買外國產的。最荒謬的是稻米,因為賠償不起,只好讓農家在污染土壤播種,連農家都很不安,表示「我們是引阿武隈川的水來灌溉,政府規定這裡的川魚不能吃,卻要我們耕種污染米,不懂!」我以前愛買當年新米新茶,但現在卻開始儲存去年度舊米,在家裡發現還有過期綠茶而開心不已,美食念也完全遭核災顛覆!

 

 〈廢核救家園〉守護人民政府無力

 

文/劉黎兒

 

Q:福島核災發生後,福島兒童驗尿發現含銫,日本政府為什麼那麼殘忍讓小孩子深陷如此惡劣的環境呢?難道無法讓他們遷居外地嗎?

 

A:是呀!我自己原本也認為日本政府對國民生命健康照顧是較良好的先進國家,但核災早已超乎任何政府或人類所能控制狀況;軟弱無力的政府能救濟的人很有限,只好變相淪為殺手,影響最大的就是兒童跟孕婦以及還想生育的母親。

 

許多專家估測現在遭到高濃度輻射污染的應避難居民約為150萬人,但政府只有能力讓15萬人避難,其他9成只好自生自滅,NGO團體只好努力去斡旋其他地方政府、企業提供空屋來收容福島人,尤其是有兒童的家庭,其中最賣力的團體「守護孩子免遭輻射傷害福島網絡」代表中手聖一跟我說:「我們費盡力氣,但自力外移成功的人只有4萬人,離目標還很遠!」其他人只好繼續吸高輻射濃度空氣及食用高輻射污染的福島蔬果、魚肉等,這樣的小孩排尿當然會驗出含銫,而且相對於吸進去的量,能排出的有限,大部分殘留體內,可能造成病變。

 

中手跟他的同伴們做的事原本是日本政府應做的事,但現在只能讓災民自求生路,否則都得列入賠償範圍;或許為了防止恐慌,日本政府還撒下恐怖的管制網,像福島人只能接受指定的醫生檢查,檢查結果卻不告訴本人,還讓御用輻學者來對福島人洗腦,表示:1.悲觀的人才會遭輻射能傷害;2.現在日常先習慣低輻射,將來遇到核彈爆炸等大核災,會比別人更有抵抗力;3.留在原地的福島人會為後世提供最佳的觀測資料;完全把國民當白老鼠,核災會讓我所喜愛日本走樣至此,也讓許多日本人驚訝、哀傷!

 

 〈廢核救家園〉保護下一代亡羊補牢

  

Q:日本家庭如何保護孩子,讓孩子免遭輻射污染呢?

 

A:這是當前最重要的問題。核災發生後,許多日本人問我︰「妳的孩子幾歲了?」我說︰「超過20歲了!」他們連聲說︰「恭喜!恭喜!」因為現在有幼兒的家庭,在日本實在不知道要如何生活、不知道要吃什麼、不知道是否要讓小孩在室外玩耍;還有懷孕的媽媽擔心生出畸形兒,精神衰弱到只好去墮胎,也有年輕夫妻延後懷孕等。

 

核災造成的輻射污染,嚴重影響人心以及日常生活,讓許多媽媽每天都得跟輻射污染奮鬥,福島核一至今每天還在大量放出的輻射物質開始侵蝕人體。

 

現在最苦惱的是住在福島縣或附近高輻射污染劑量熱場的家庭;我在6月中旬去了福島縣,有些父母跟我表示小孩經過下瀉、口內炎(破嘴)後流鼻血,最近則身體出現紫斑,這些是孩子被曝的初期症狀;日本在核災後把每人每年容許被曝劑量從1毫西弗提高為20毫西弗,而且不分大人小孩,小孩受影響程度是3倍以上,事實上距福島核一60公里外的福島市,有些學生通學路超標數十倍。許多幼兒家庭只好為了孩子而避居日本其他地區,或媽媽帶孩子回娘家等,許多家庭遭輻射能撕裂,但誰都不想自己的子女未來致癌或有怪病發生。

 

不僅福島,東京千葉縣的流山、柏、松戶等市或東京也有些高輻射熱場出現,因此許多家庭最想要的禮物是精準的輻射偵測儀器;許多媽媽連署要求住宅區或學校加設偵測輻射站、魚類必須標明捕魚地點而不是上岸地點等,或抗議營養午餐採用福島縣等產品、以及對那些睜眼說沒關係瞎話的御用學者在媒體發言進行抗議等。

 

〈廢核救家園〉能去日本觀光嗎?

文/劉黎兒

 

Q:暑假已經開始了,現在真的可以安心帶孩子去日本旅遊嗎?

 

A:來日本旅遊,是要看什麼地方,有小朋友的話,最好避開福島附近地區以及高輻射劑量的熱場(hot spot),我比較建議大家到關西的京都或四國、九州、沖繩等地去旅遊,沒有餐飲輻射污染的顧慮,才能盡情享受,滿喫日本風物、美食及購物。

 

現在在福島附近幾處觀光景點,如那須、會津若松、猪苗代甚至世界文化遺產的日光等,觀光客少到僅剩1成,日本媒體在報導「311震災終可見復興曙光」,福島、櫪木縣等觀光業者每聽到這樣的話,便憤怒地發抖,因為觀光陷入空前慘狀,業者表示能體會白虎隊在會津自殺的心境了,輻射能殺害了這些有美景或歷史文化的鄉鎮,甚至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ICOMOS)送給日本災區的禮物──將以中尊寺為主的岩手平泉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但中尊寺的表參道、金色堂等也是輻射嚴重的超級熱場。

 

我自己在那須高原有一個家,會去避暑或滑雪,有5棵自傲的櫻花樹,但現在那須輻射劑量是東京家的7倍,沒事不會想去接受污染,而且以前我去能享受當地的美味高原蔬菜、那須牛及乳品,但現在則喪失這樣的樂趣。

 

雖然來觀光跟長期居住不同,但不知情的小朋友常偏愛在輻射物質最易累積的樹叢或雨水管下摸東摸西,令人擔心,而且東京如台東、葛飾、江東、足立等幾區是劑量較高的,不能不注意呢!

 

(編按:日本核災造成的影響有多大?我們邀請了旅日作家劉黎兒以系列報導方式,從生活的角度讓國人見識到核災影響之巨,小小一個台灣,又如何能承受萬一發生核災的後果……)

 

〈廢核救家園〉天皇家的餐桌

文/劉黎兒

 

Q:新聞報導,日本天皇夫婦或皇太子跟雅子都到福島去探望災民,天皇還買福島蔬果回東京,那些食材沒有輻射污染問題嗎?

 

A7月下旬天皇夫婦到櫪木縣那須町的御用邸度假,亦即避暑行宮,那須雖離福島核一80公里,卻因風向、地形因素,是0.6~1毫西弗/小時的高輻射劑量的熱場,我那須的家離御用邸也不遠,約是1毫西弗,又在松林裡,劑量更偏高,害我不等幾年不會想去;台灣醫院X光室等輻射線管理區域劑量是0.6微西弗,車諾比事故時,強制遷居的基準是5毫西弗/年,亦即0.57微西弗/小時,那須超過這個基準,但天皇為了安定人心而照常度假。

 

那須御用邸有廣大的林地,植物學家的昭和天皇生前每年會去住兩個月,明仁天皇夫婦往年也會住個兩、三週,但這次只住4天,雖說是御用邸因地震還沒修復,但也是擔心讓天皇夫婦被曝過度。

 

宮內廳在櫪木縣那須町有專用的御料牧場,主要產有乳品及豬、牛、雞或香腸等肉類加工品,以及番茄、生菜、蘿蔔等24種蔬菜,每週送兩次到東京供天皇家食用,像愛子就很愛吃香腸或小番茄等;但現在核災影響最嚴重,櫪木、茨城等北關東縣市常會測出超標食材,即使未超標,輻射劑量也偏高,顯然對天皇家餐桌影響重大。

 

但天皇夫婦為了體恤福島農家的困窘,還特地買些福島蔬果帶回東京送給皇太子及皇子秋篠宮兩家,但含輻射物的蔬果,大人偶吃一點還好,愛子或悠仁等皇孫還在成長中,基因最容易遭輻射物破壞,是很不適合食用的。

 

 

看到劉女士那所謂的「是人禍,不是天災」,我們真為日本平民百姓可憐;希望大家繼續努力捐款,幫助那些不受日本政府關懷和照顧的可憐日本人,就像我們可憐當年在日本軍閥宰制下的可憐日本人‧‧.‧只是希望大家,是否這次的捐款,要記得您的慷慨應該留一些給我們社會的弱勢民間社團‧‧‧終究我們都是可憐的台灣人啊!

 

泥土敬白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6193369
 引用者清單(1)  
2014/09/30 11:52 【udn】 購買前先比價!以上 西莎 蔬菜 雞肉比價

 回應文章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福島的例子
2012/07/05 08:01

就當年美國與日本同屬反共陣營,並且幾乎等於是美國殖民地而言,日本的核子設施應該與美國三里島的核能問題較能比較吧‧‧‧我們的島嶼應屬美日系列,只是我們地方太小了

福島核災勁過美國三哩島

【本報訊】福島第一核電站過半數反應堆相繼爆炸及失火,有香港核能專家分析,二號反應堆位於堆芯下方的壓力池爆炸,情況較早前一號及三號反應堆外殼爆炸嚴重及罕見,質疑日本當局隱瞞核電站損壞情況,他擔心堆芯進一步熔化,核原料隨時洩漏滲入泥土,污染地下水源及植物,對食物鏈亦將構成污染,影響將超越史上第二嚴重的美國三哩島核輻射事故。

溶入地底污染地下水

核能專家、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昨指出,福島縣第一核電站七個反應堆中,有四個出現問題,當中二號反應堆用作紓解堆芯高壓的壓力池在地震後多天才爆炸,情況奇怪,當局又無解釋反應堆後備冷卻系統故障的原因及詳情,擔心核電站損毀情況嚴重,壓力池的爆炸威力可能已弄穿堆芯的保護外殼,令輻射進一步洩漏,情況令人憂慮。

他形容福島核危機與美國三哩島核事故不相上下,最壞情況是核芯熔解,核原料及輻射滲透混凝土外牆溶入地底,污染土地及地下供水系統,人類進食受污染食物會令輻射在身體積聚,引起嘔吐、脫髮甚至癌變。

曾參與英國核電站檢測工作的香港工程師學會核子分部主席陸炳林亦指出,昨日爆炸的二號反應堆壓力池位於堆芯下方,直接影響堆芯穩定,「程度嚴重好多!」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10316/00407_013.html

lam
車諾比可憐的孩子
2012/07/04 14:15

核災好恐怖喔 看看車諾比可憐的孩子受到的傷害

http://beta.im.tv/article.aspx?cid=54&id=40084


Jenn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怎麼辦
2012/03/13 17:17

我們居台灣福島.沒有東西可以吃了!

米.菜.雞.豬.牛........

飲料有問題.蛋糕也有問題.人心也汙染  啜泣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14 08:29 回覆:

有人說,是否可以請他們的日本朋友捐助?

日本的受災者只是部分的地區,廣大的其他地區仍然歌舞昇平,我們台灣死忠的,還是去那裏羨慕與遊玩。

我對於日本的研究,日本民族性應該不會真的同情弱者;所以跪下來求,怕也沒有用;

能夠把我們台灣死忠的捐去的十分之一還回來就不容易了。

至於,泰國和菲律賓災變時,我們沒有捐助它們,其他國家怕都認為我們眼中只有日本災變,所以大概都不會肯捐助我們‧.‧.‧況且我們好意思開口嗎

不過,如果是對岸,倒是可以試試,真正的同文同種嘛,只是我們近三十年「去中國化」,好意思開口麼

泥土有感


天涯孤鴻 ··· 灼灼春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悲哀
2012/03/13 13:05

政府的機制,應該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可惜卻不把受創百姓的生命和安全考量在前面

日本如此,希望我們的政府不是如此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13 18:24 回覆:

據說,最早就與台灣的糧食一樣

在美援的條件下,您看過嗎,那中美聯合標誌的麵粉布袋改成的衣褲

那是美國輸入小麥與麵粉之始,說來是免費的援助,我們社會就組織了麵食推廣會,改變原來的飲食習慣;現在我們的島嶼已是美國重要的糧食出口市場。

就所知,美國的核能,當年也是類此;所以,扁某人上台前反核,但也不敢動他。

可憐的、現實中的處境。

泥土敬白


烈日春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是孔子說得對
2012/03/12 06:51
「以直報怨」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12 23:32 回覆:

私人的問題,是一回事

公眾的事,應該是另有一套邏輯

丟了整個大陸,許多人都說與此關係甚大

應該是可信的

泥土敬白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未來不樂觀
2012/03/11 01:17

只好著眼於當下。

輻射的問題,隨時間會暴露出來,捐助的發願是好的,

然而日方政府的自救方案,到底出來沒有?

善款必要用在第一線,刀口上。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11 09:25 回覆:

日本是個很敢的國家,其文化中,弱者是不受尊重的

在國際上如此,在其國內也是如此

所以我們對於日本國情不理解的朋友,將來大約難免失望的

但是這是自願的,只能如此,當作提醒它們了‧.‧.‧當年老蔣怎樣「高瞻遠矚」地厚待日本,把民心丟掉‧.‧‧

日本又怎樣踢掉老蔣

泥人有感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否應該為真正最可憐的這些日本人募款‧.‧‧‧
2012/03/10 23:09

看到這樣的消息,真是可憐啊,這些壯士們‧.‧.‧

在今天的日本歷史文化中,黑道是最接近「武士道」的了‧.‧.‧

泥土有感

,,,,,,,,,,,,,,,,,,,,,,,,,,,,,,,,,,,,,,,,,

日本記者臥底揭露 福島壯士 黑道找遊民、智障充數

 

中國時報【黃菁菁╱東京九日電】

日本自由記者鈴木智彥在核災發生後,潛伏進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最近以長達六周的親身經歷寫成《黑幫與核電廠:福島第一潛入記》一書出版,踢爆福島第一核電廠與黑道的密切關係,原來所謂的福島壯士中,包括了黑幫找來的臨時工,其中不乏遊民、失業漢、欠債者甚至智障人士。

鈴木智彥的自我介紹中寫著,他曾當過攝影師、專門介紹黑社會的雜誌總編輯,現在是自由記者。他在核災後潛伏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每天穿著防護衣整整工作了六個星期,用藏在手錶裡的隱藏鏡頭偷拍廠內的情形,並偷偷紀錄才完成這本書,該書副標題為「核電廠是禁忌的寶庫,所以我們才能賺錢」。

日本的電視台九日播出他拍到的獨家畫面,雖然搖晃得很厲害,但廠內爆炸後的殘破情景一目瞭然,還有工作人員處理汙染水的情形,核爐廠房外臨時搭建的工人休息帳篷,以及工作人員不聽勸告,在高輻射量地區拿下口罩抽菸的畫面。

東京電力公司在核災最危急時,以一天廿萬日圓(約新台幣七萬一千元)的高價招募「福島壯士」。鈴木指出,每天大約有三千人在核電廠內工作,其中超過三分之一是臨時工。專業工人說,當時公司明白地告訴他們說:「錢可以保障,但不保證能活命,要不要去?」

鈴木發現除了核能專家及專業工人外,還有一批黑幫找來的臨時工,其中不乏街友、失業漢、欠債者甚至智障人士等,臨時工去福島救核災都是為了錢。黑道是否使用暴力,逼他們去當福島壯士就不得而知。鈴木說,東電高薪聘請福島壯士,那些錢恐怕大多都進了黑道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