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國民黨賴素如議員的發言而質疑‧.‧.‧真是離奇‧.‧.‧
2012/03/04 08:14:39瀏覽506|回應2|推薦38

讀報見到國民黨市議員賴素如的談話〈該消息見於本文末〉

市議員賴素如的水準如何?是否由此可見‧‧‧這會給國民黨帶來怎樣的風評?
如果是選前的話,馬可能就不會當選了‧‧‧

該案中兩個日本人間的關係,顯然男的不是普通男子,是否常在女的面前表示自己功夫如何了的,犯案正是證明自身本領下的結果?


每個練過功夫的人,都知道,功夫是徒手者的武器,一百八十公分的青壯年人,使用功夫攻擊身高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老年人,其中包括踢打頭部,以致肋骨斷兩根,頭部內出血,然後揚長而去,當然是「欲致人於死」;這樣的暴力行事,可以和解;未來我們島上若再有類似事件發生;請問賴議員,加害人援引此案判例,法官與檢警將如何公平處理?──只是因為他們是日本人麼?還是因為他們有錢就可以如此暴行?

這位「最早出面幫助林姓司機的台北市議員賴素如,」,請告訴我們‧.‧‧


無論賴議員之發言,是因何而起?是日本交流協會的關說?還是賴議員有特殊的利益背景,或者其他理由,都請為我們自身社會的法治與秩序思考‧‧‧

,,,,,,,,,,,,,,,,,,,,,,,,,,,,,,,,,,,,,,,,,,,,,,,,,,,,,,,

和解對受害司機最有利 賴素如:Ma案該落幕了

  • 2012-03-03 01:07
  • 中國時報
  • 【王己由/台北報導】

 藝人Makiyo毆傷司機林余駿案,經過法官首次開庭無法達成和解,最早出面幫助林姓司機的台北市議員賴素如,有感而發在臉書上貼文,她認為雙方和解才是對受害司機最佳的保障。並說律師都該以當事人最佳的利益來保護,不是成就自己的舞台,犧牲當事人的權益,「這件事真的該落幕了。」

 賴素如說,Makiyo案一日首次開庭,又再次引起社會大眾媒體的關注,案件發生開始,藉由網友們及媒體的聲援,讓大家釐清事實的真相,第一時間發揮了正義的力量,但是這件事真的該落幕了。

 賴素如表示,每一位律師都應該以當事人最佳的利益來保護,而不是成就自己的舞台,犧牲當事人的權益。「我們絕對要譴責暴力,更希望犯錯的人要真心悔誤,但也不應該讓另一方或有心人士藉此機會不當所圖,她相信社會大眾永遠是站在公平正義之一方。」

 對於Ma案,賴素如說,她主張雙方和解才是對受害司機最佳的保障。訴訟曠日費時,一審完了還有二、三審,刑事完了還有民事庭;民事完了還要強制執行,真的是沒完沒了。對於弱勢的人那有時間和金錢進行訴訟程序,更遑論輿論不會長期關注,當媒體熱度減弱,法院的審理結果又非如所願,被害那方是會很辛苦的。

 賴素如表示,當初她在接觸林余駿家屬時,感覺他們是單純的,只是事情演變至今,有些事讓人匪夷所思。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6172306

 回應文章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面對現實是對的
2012/03/06 06:16
瞭解台灣法庭的人都知道,不和解的人就等著二十年官司吧,如果雙方堅持,民事庭三審可以是無限期,最終誰是贏家?面對現實是對的,正義是烏托邦語言。我當然反對暴力,但是對受害人家庭而言,難道大家希望看到他們苦熬二十年官司,然後呢?一毛拿不到?為了正義?

沙塵人間.難滌心垢.虛擬世界.反見真情.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06 10:38 回覆:

安兄

對於此案,安兄可能不理解。

社會已經給予受傷司機相當的急難捐款;

所以,儘管您所謂「正義是烏托邦的語言」,我可部分同意;

但是「正義絕不只是虛假」,世界常是灰色的,但不能總是黑色的吧‧‧‧不要太虛無

退得太多,逃得太遠,也是不對的啊

問題如我所及,更重要的是社會的影響為何?以及重傷司機未來生活如何‧.‧.‧

泥土敬白

 

 


OldMan - 風景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和解?
2012/03/05 09:34

和解,意涵民事解決紛爭。 可是刑事呢?  打人,無論重傷害與否,都是該受刑事審判,因為無論原因為何,程度多重,暴力是不允許的。古代社會,或現代的某些國家還流行 honor killing,但是,文明社會卻應是一切有法律解決爭端,絕不可訴諸暴力。 台灣要成為一個文明大國,不只是捷運讓座,排隊上車,更重要的是法治。 這個議員不懂這道理,可悲!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2-03-05 09:59 回覆:

老同學

此人不但是執政黨的台北市市議員,也是執業律師;

如此這般對暴力的「和諧」,真是怎能讓人不嘆氣啊。

 

泥土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