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兔與女孩
2006/12/25 07:58:34瀏覽468|回應1|推薦11

白兔與女孩

 

是大二以後的事了,雖然只選了十六個學分的課,但是,為了使自己保持生活的韻律感,他仍然過著早出晚歸的生活,一切平靜而安順,淡漠而怡悅…

他遇見這些是在一個午後──那是一個沒有任何徵兆的日子──他忽然的提早回家,並且,當他坐在窗前時,竟完全不禁的被一種莫名的情緒所慫動,似是有一種吸引:於是他忍不住的走向了窗外的陽光……

黃昏時分的夕陽,給整個世界粧著一層寂靜的溫柔,他是在窗外,一棟棟的公寓有一種好靜的感覺,走在家居附近的小徑上,他試著像往日一樣地去欣賞行人臉上浮現出的疲憊與舒放,他踢著腳旁的小石子,閃動著他的足踝和腰腿──就這樣……

 

意外地,一個新鮮的影像出現在他的視野裡,真是難以置信呵!他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在他熟悉的路旁青草地間,不知從那裡來的一隻雪白的兔子──在一隻兔子──行動悠容而和諧輕躍的這隻兔子前,他呆住了,望著那些和往日相同的淺草和棄散著的柴堆,與那白兔茸毛所形成的美好躍姿──那一切已經不是往日的淺草、柴堆,白兔改變了一切──他突然感到,他一向獨自撫愛的青草,根本是不屬於他的,只有那和諧彈動的軀體才真能和它們相配,在相形之下,自己是多麼地粗野?他深深地感到一種奇異的虔敬,他屏息著,駐足在道旁,深怕驚擾,他望著,近似癡迷地,凝視著草葉的美好曲線和視野裡可虔敬的和諧,他立著……──

一切確實都是奇異的,他立著,又在一個突然裡被一個輕呼的驚喚所驚動──不知什麼時候,在自己的左前方站立了那個一向邋遢的女孩──一個常常令人討厭的,那個常常亂按公寓電鈴的女孩,而她也停住了,竟像比他還要癡迷些呢!

 

他望著她,才發現──這個令人討厭的女孩,竟也有著一張純真的臉龐和明亮的眸光。眼前她的襤褸和他好幾次開門而被小女孩捉弄的印象瞬間像都消失了,她失去了往日全部的缺點。不,其實,她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變異,她只是那樣的立著,只是在她的眼底與嘴角流露著無邪而專注的顏容,他呀!他甚至發現她眨眼時竟是出奇的伶俐,他立著,更呆立著──

忽然,女孩迅速走動了,呵,都走了,走了,白兔竟也早就不知去向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614054

 回應文章

謎謎-萬山不許一溪奔/行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味
2010/06/06 01:11
刹那的相遇影像,觸動心靈愉悅的點 ;
美的感通,沒有界限!
寫下,是回味的依戀,也是美意的綿延。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6-08 10:22 回覆:

真是讓我很回味的往事,

意外地彼此溝通著

那剎那裡愉悅極了,往後它似乎滲透了我許多時空,成為一種類似恆永的存在

泥土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