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爲揭破「八田神話」,致我可敬而親愛的網友與中間選民們‧‧‧〈補上重要一圖〉〉
2011/06/19 20:34:17瀏覽1241|回應18|推薦36

爲揭破「八田神話」,致我可敬而親愛的網友與中間選民們‧‧‧

經過苦思焦慮,我們古人所謂的「定靜安慮得」;

面對於「八田神話」對於我們台灣人精神的破壞,對於台灣人尊嚴的侮辱

終於泥人想出了一個法子對付‧‧‧我想,我已滿足,人生就是盡力而已!

謹此宣告我的做法,並公開建議您,包括那位不打不相識的陳去非碩士‧‧‧

如果您真的支持泥土所強調的尊嚴與精神遺產的價值與意義‧‧‧

我已開始在「谷歌」的影片網站上,搜尋出關於「八田與一」或「嘉南大圳」的影片:以下是其網址 http://www.google.com.tw/search?q=%E5%98%89%E5%8D%97%E5%A4%A7%E5%9C%B3&hl=zh-TW&rlz=1T4RNRN_zh-TWTW412TW412&prmd=ivns&source=lnms&tbm=vid&ei=BZv-TdrZJIS8vQOX1OyHAw&sa=X&oi=mode_link&ct=mode&cd=3&ved=0CBsQ_AUoAg&biw=987&bih=500

雅虎的搜尋網址http://tw.search.yahoo.com/search?p=%E5%85%AB%E7%94%B0%E8%88%87%E4%B8%80&fr=yfp-s&ei=utf-8&v=0

盡力在其中的回應欄裡,貼出自己的反對意見,然後請讀者依照我提出的網址,到泥人的格子來理解史實真相。

感謝您過去對泥人的支持,泥人萬分感謝;如果可能,歡迎您利用時間,也到各大型網站上貼回應文,並把泥人這裡的真相介紹出去。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4848192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4807278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185633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296638

我想這是我們目前可以做、也可能可見到速效的工作──

讓我們在這可詛咒的時代,不爲藍,不爲綠,爲我們自己、也爲後代的子孫,

開始在我們所摯愛的社會裡,樹立起一面真正光明與尊嚴的大旗!

泥土敬拜

貼出本文後,敬引起自稱陳碩士友人的網友,上本格發飆;使本格的論事風格頗受影響,真讓格主頗感抱歉。

然有網友大老鷹姐姐以自身的家族史出面證言,真讓泥人感動!

此格主無以為報,特此補上一與大老鷹所引資料相關的重要圖片一張──

「荷據時期台江內海位置古今套疊圖」

〈引自吳豐山著,「論台灣及台灣人」,遠流出版社,頁10〉

圖中紅線為泥人加強的,原書為黑線;那是荷據時內縮的海岸線;圖外圍的黑線是今日台南縣、嘉義縣沿海的海岸線;正是因此泥人研究稱,清廷時代,對於嘉南平原的水利責任不大。

以示泥人研究的根據與對於他的感佩與呼應‧‧‧

泥土又白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534216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您們真是老師嗎──本想把您們重複的刪掉,想想還是貼我的回應文吧‧‧‧
2011/06/29 07:03

真的嗎?真理的證據在您們手上?

泥人的真實姓名早已公開,這是負責的意思。在這個被政治,被各種利益污染的時代裡,您敢不敢把真實姓名公開?支持八田的人那麼多,那麼有聲勢,把您的名字貼出來,背景貼出來‧‧‧

泥土郭譽孚的背景,您們應該早已查清楚了吧;雖不是很聰明的人,不過,與您們的真名字排在一起,您們應該還不會很丟臉的‧‧‧這叫做「負責任」‧‧‧「責任」兩字是泥土當年那個時代的人所尊重的名詞,不知您們懂不懂?

說您是當老師的,不懂得「負責」,那怎麼教您的學生?您們幾個幫陳碩士背書的是否都應該出面負責任?龜縮起來讓陳碩士獨自承擔,您們的態度對嗎?在這個事件中,可見得泥人對於今天教育界與學術界的敗壞現象所擔憂的,真的絕非空穴來風,怎能讓真正愛台灣的、關心台灣前途的人痛心啊‧‧‧

不要說匿名就可以避免責任,不要躲在「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後面,在史實的面前,來自月球的研究者,甚至來自日本的研究者,都不能不負起責任啊!

您們請站出來答話,如果您們真的有真理在手,怕什麼?讓我可笑且無知的郭譽孚作您們的笑柄,應該有點光大您們的門楣‧‧‧真是可憐的陳碩士,碰到了您們這樣一群教師‧‧‧啊,我又想向他單薄的身影致歉了‧‧‧真是現世裡最可憐的悲劇人物‧‧‧對比起來希臘神話的伊底帕斯或薛西佛斯,是太久遠且抽象造作了啊‧‧‧

同情陳碩士的泥土敬白



出處: 謹此敬向「國立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陳去非「致歉」〈一〉 - 泥土 的網誌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314307#ixzz1QcAJTgFr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9 10:42 回覆:

不過,又有人與泥人說,可能這位「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根本就是「尚有羞恥心」的陳碩士‧‧‧不過,泥人是分不清了,真是可憐──那些挺他的人和審他稿的人,都躲到哪裡去了?還有給他碩士的師長輩呢?

泥土慨然


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
漏自重貼
2011/06/28 23:12
自稱研究八田的專家的郭先生:
你還是沒有正面回答我的質疑!何必顧左右而言他?
我從台灣史料館查到的總督府日文資料及當時(地震發生那前後幾年)的日文報紙,均找不到你所說的水庫完成後,大壩因地震潰決,僅有洩洪道因地震出現龜裂情形,當時的總督府要求八田與一南下評估洩洪道受損情形(請注意:洩洪道是水泥和紅磚砌牆而成的),並協助當時的烏山頭水庫所長阿部貞壽,完成修復工作。洩洪道龜裂並不影響大壩結構安全性!試想,如果是大壩出現龜裂情形,這種有立即性危險的重大問題,以日本人實事求是的行事風格和民族性,總督府內部會沒有檢討或反省聲浪嗎?當時的台文和日文報紙,會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相關報導嗎?

另外,全長1萬六千公里的送水(北幹線)和排水道(南幹線),以當時總督府的財政,不可能全部砌上水泥磚牆面,也沒有這種必要,因為水泥風化得很快,必須年年花大錢維修,也不符合八田與一主張的"自然工法",而且不只當時的總督府的財政負擔不起,即使是"大圳組合"收取有限水權金,也同樣負擔不起這個不底洞。

我發現郭先生研究歷史,不僅斷章取義,而且蓄意曲解之外,還憑空捏造史實!在台灣島上,研究八田與一的不只陳正美老先生,還包括成大和台大政大多所台文所教師,所以以後如果要質疑八田與一,請你不吝拿出第一手史料(最好是官方的日文史料),我和許多研究者都很好奇你手上還會有什麼史料!

陳去非先生寫的故事大綱我和幾位教授都詳讀過,雖然有戲劇性的杜撰部份,但史料的引用都相當準確,日本人向來龜毛又難纏,他的劇本通得過日本八田與一之友會那夥老先生的眼睛,當然有相當程度的史實準確性,反而是你的論點找不到直接的史料根據,所以我說你公然撒謊並捏造史實,一點兒都沒冤枉你!
這也難怪陳去非不想理會你!因為你根本是不入流的門外漢!真想弄懂八田與一,建議你先讀通日文,從看得懂第一手日文資料著手吧!

剛才我也去他版上留言,他同樣不想搭理我,不過,這篇留言我還會再貼給他看,讓他知道我們這些研究八田與一的教師,其實很看重他從戲劇觀點來詮釋八田與一。

松庭宣潔和陳少優等人,他們這些業餘研究者對八田的研究都比你深入,請你以後別再隨意詆毀八田與一,以免讓我們這些當代的研究者,把你當成茶餘飯後的笑料。

出處: 謹此敬向「國立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陳去非「致歉」〈二〉 - 泥土 的網誌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362093#reply_list#ixzz1QaCh699x

路人甲
大家都很倒胃口
2011/06/22 15:38

你們這些人甲霸大閒啊?
人家在甲米粉湯
你們就只會在一旁喊燒
同一件事一再拿出來炒
你們煩不煩啊?

沒有那種屁股
坐不上那位子就想開一些吧?
天天在這裡搬弄是非
噴政治口水
搞得大家都很倒胃口

與期羨慕人家有米粉湯喝
你們為什麼自己不去爭取呢?
真是一票奇怪又無聊的低等人類!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2 17:10 回覆:

傻蛋,泥人這裡可不供應那種聽說不太乾淨的湯,您跑錯地方了‧‧‧

哈,我又要出去貼文了。

泥土的叮嚀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致陳去非的「詩人朋友」
2011/06/21 12:39

不要吹牛。陳去非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晉身於正統文學的範疇,他汲汲營營拼命進出官衙,拼命在網路打廣告,拼命去巴進什麼文學團體,但是他仍然留在通俗文學的領域

這沒有什麼不好,他想賺錢,對不對,只要賺錢,人生真相可以擺在後面,對不對?

陳去非缺乏文學家對人生真相的忠誠度,他已向拜了 Mommon(錢神)。(引伸自陳去非自己的話)

這個 Mommon 是聖經裡的,意義與中國人的財神不一樣,它是一個魔鬼,要它,就不能要真理。

什麼是文學?使用文字,去 portray life。

當文人那枝筆,不能勾勒出人生真相,那文人並沒有在做文學,他在做寫手。


名偵探柯南名言:真相只有一個!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2 16:08 回覆:

謝謝來訪。

泥人對於文學實在沒有太多研究;

泥人所有的,只是讀過一些小說、戲曲,和詩詞散文之類印象,怎敢談像文學地位那樣的題目。

真正的詩人與詩人朋友都是泥人最敬佩的、最想瞻仰的人了,‧‧

小肉球網友,不好意思,泥人肉眼凡胎,識人的能力很差,如果真有哪位大詩人或是大詩人的朋友大駕光臨,您可要幫我引薦一下,莫要讓泥人錯過了,那可就是泥人人生大大的憾事了。

泥土有感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唉,您讓我太感動了‧‧‧
2011/06/21 01:20

大老鷹姐姐

我不知該如何回您;

對於我們這樣的同胞,號稱有地位的文學同胞,真感到又是羞恥,又是痛惜

我只能說,我一定會努力地繼續研究下去。

泥土敬白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郭譽孚先生,再次向郭譽孚先生致敬!
2011/06/21 01:15
謝謝您喚醒沈睡的我們!

謝謝!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立是指以一己之軀面對強大的“世界”。不妄自卑下,縮緊身體,義無反顧地立於“世界和他的威權”的面前
2011/06/21 01:13

梅菲斯特的誘惑,從魔鬼與上帝的賭局開始,浮士德的命運就沉淪在慾望與誘惑裡。

物欲世界的異化,誘惑與追求歷來體現,但若發生在歷史與文學裡,或者是供給民眾娛樂用的劇本裡,隱藏扭曲的歷史觀誤導民眾,就真的是愚民惑眾,成為日本殖民台灣的打手的可能,也無怪潛心研究的郭兄不得不說話了。

作家,不只是成為有名有錢成功的個人,而更重要的是有所為有所不為,並不是只要注重金主的意願,最重要的是還是要有社會責任感,有起碼的道德良知!

想與陳去非先生分享櫻井大造的文章,我曾看過櫻井大造所執導的《台灣Faust》,深受感動,這位既是編劇,也是導演,也是演員,與您是同行。


如果說,藝術就是“深層反省的形式”,恐怕沒有什麼會比演劇更被試探到反省的深度。在那裏,在現實中生存的人們,背負著種種歷史性,在掙扎、摩擦中不悔地存在著。


在現實中,作為不平等、非對稱的存在的人們,如何獲取“對等性”,從而形成劇場這一個場,這恐怕是演劇的最大的難題,但也是重要的問題意識。如果,演劇這個場中,沒有運作對等的關係性,那麼,“反省”就變成很偏狹的東西,只是再生產新的壓迫關係,不斷製造“反省”的種子而已。


對等是指互相之間要自立。自立是指以一己之軀面對強大的“世界”。不妄自卑下,縮緊身體,義無反顧地立於“世界和他的威權”的面前。
   
    此次,我們的行動計劃,沒有向公共機關要求任何援助。如果要問為什麼,國家或與之相當的財團所提供的援助,通常不只是單純的金錢的借貸、贈與,因為“威權”會被作為附加條件。我們並不想通過那樣的“威權”來輔助我們此次的共同行動。因為那被附加的“威權”,會勾起我們安於自身舊有姿態下的自我認同。


    現在,我們置“威權”的利誘而不顧,隨時準備赤裸地出發。這在現在的臺灣,恐怕尚為特別之事。並非只是金錢的問題,實在因為,無論在什麼地方,也沒有什麼可以保證我們的行為。我們只有自力更生地相互尋求保證。我們手頭上有的只是對“對等的關係”的希求和支撐它的“信賴關係”。

摘自櫻井大造來台灣表演《台灣Faust》一文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陳去非先生的期待
2011/06/21 00:46

我希望陳去非先生是能如村上春樹一樣,

除了寫出膾炙人口的劇本、詩、小說

還能夠作一個有道德高度的人

而不是為了金錢而誤導民眾對日據時代歷史的認識。

編劇千萬不要把自己變成金主的奴才,還沾沾自喜自己的成功。

大丈夫當如是 有所為有所不為!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日本人出資,利用台灣人歌頌日本人,這....簡直離了譜(三)
2011/06/21 00:41

儘管番薯已改良,媽媽至今仍是不敢吃番薯

她仍記得童年慘淡的日子,

所有的白米所有的物資直接運送至日本

台灣人只能吃番薯簽,白米配給少得可憐

媽媽說,番薯簽甚至發了霉,碗裡的白米根本是點綴

讓她現在看見我覺的絕世美味的烤番薯,仍是拒絕吃番薯

誠懇希望陳去非這位大編劇家,不是只聽從日本金主,

把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台灣的史實藉八田與一誤導台灣民眾!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日本人出資,利用台灣人歌頌日本人,這....簡直離了譜(二)
2011/06/21 00:30
我的外公本來在噍吧哖事件差點死掉

本來日本政府決定台南縣新化鎮所有男子均一律處死

結果由一位日本人出來力挺,新化鎮沒有叛亂份子才倖免於難

小地方的溫馨故事非常多,像這位日本人,就是新化鎮的大恩人

沒有他的力挺,我外公就不會活著,也不會有跟外婆結婚之事了

也就是那個時候,日本人殺台灣人,不必說明,要殺就殺,

若蒙不殺之恩   就感激涕零!

冤魂不知有多少, 都化為亂葬崗枯骨!


我讀的新化國小,小時候打掃的地方據說是亂葬崗,

聽說有學生揀到玉鐲子,鬼故事的流傳源源不斷

日本人不全然是壞的,他們很多人都很認真的生活

那種認真與一絲不苟的態度,影響到了我的外公與外婆的生活態度

但所有這些   千萬別忘記    都仍是在日本人軍國主義的架構下

日本軍的殘忍的程度更甚蔣介石!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