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謹此敬向「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陳去非「致歉」〈一〉
2011/06/12 06:00:51瀏覽1355|回應25|推薦29

泥人一向「就事論事、恩怨分明」,前此曾經要求「日本人向我台灣先民認罪」──可見於前面的格子。

現在泥人要根據某種「相同」的態度,要求自己向他「認錯」‧‧‧如果他陳先生有意見的話,歡迎在此格子回應,不要到其他格子插花,破壞泥人格子的學術氣氛。拜託。

以下是泥人專程由前格中轉來的真誠的「認罪」文字‧‧‧

哈,對不起,泥人竟忘了向陳先生認錯並祝福‧‧‧

謹此除了又刪除一再主張願意「為了日本金主需要而編寫八田神話」的碩士文學家陳去非先生之深夜貼文「還在炒冷飯啊?2011/06/11 03:05一篇之外;

泥人已經決定鄭重地尊重其出賣文學的主張,顯然是泥人自己「錯」了,恭喜陳碩士,賀喜陳碩士財源滾滾,「出賣」到好價錢──為表示衷心的擁護,建議他,若對方出價太低,可以給日本金主看泥人的囉唣,顯見他是做了多麼大的努力,怎樣努力的出賣,務請對方多添一些‧‧‧否則豈不是太看輕我們台灣文學碩士的價碼了?

陳去非先生,您滿意了嗎?歡迎在此格留言回應,倘在他處,您那類文字,將全部被刪除,我不喜歡設黑名單,喜歡砍您亂貼的那類文字──無論匿名或為未登入者,一律看待。

有言在先,請勿自誤。

泥土敬白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5314307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駿竑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欣賞您
2011/06/30 22:19
泥土老前輩~其實在下還滿欣賞你對上古先民文史哲不分的聖賢思維之維護,
你也一定樂於扮演上古聖賢的偉大角色;

那請容許我想像~您穿著草衣,戴上獸皮,圍火圈歌頌聖賢的偉大模樣,
在現代都市裡穿梭和覓食~
這一講起,小弟實在要為您為捍衛上古先民今精神而角色扮演的勇氣深感佩服而致敬,

小弟深感覺得在這裡與陳者論辨 ,太委屈您的氣度和廣大志向...
您何不嘗試去與[金庸]先生面前;以上古先民的偉大氣度穿著上古先民草衣獸皮的聖衣, 去評修他竄改歷史的事實~您必會得到更多上古先民的支持..更多超人氣的迴響~
並維護到上古聖賢的尊嚴~(當然包含草衣獸皮的美學倡導~)^ ^~

我來
如風中省思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30 23:58 回覆:
泥人不敢當,也不希望您步泥人的後塵,泥人沒什麼出息,千萬別學我。
泥人只是看到史實,覺得重要,如是而已。
樓下的朋友,真是持平而論啊‧‧‧
金庸,那是您抬愛,泥人不敢望其項背,其實就像您開口就是上古,泥人也不及您。萬謝光臨,並賜教言。
泥人敬白

持平而論
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吧?
2011/06/30 19:53
在這個問題上,泥人認定了「文史不分家」的傳統‧‧‧

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吧?
人家寫他的劇本
你搞你的歷史研究
一個吃葷一個吃素
一個太陽一個月亮
你真的管太寬了
難怪會惹人嫌





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閒事少管
因為事實上你也管不著
徒然自取其辱而已
何苦來哉呢?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7-01 00:00 回覆:
歡迎光臨。
至少幫泥人衝了人數。哇,七百多人了,謝謝您。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7-01 00:00 回覆:
歡迎光臨。
至少幫泥人衝了人數。哇,七百多人了,謝謝您。
泥土敬白

駿竑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知道爭點~
2011/06/30 00:19
泥先生多年經營部落格社群
已有小成,我也一路過來常有聞名~
陳者經營主流文壇已有多年
兩者風馬牛 而言論自由

我非為誰打廣告~
只是路過~
關於逐夢
每人夢不同
我想你也有
只是夢不同

只是很遺憾多元主義社會的台灣
還得見種族中心論的偏見~

忙於生活... 每個人夢只有自己懂~

我來
如風中省思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30 09:25 回覆:

馬先生

您同意陳碩士所謂的

只要日本金主交代,他就可以不顧史實,編寫劇本嗎」?

對不起,在這個問題上,泥人認定了「文史不分家」的傳統‧‧‧

不知您的高見如何?

謝謝光臨。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是教師嗎,請學習「負責」‧‧‧
2011/06/29 06:43

真的嗎?真理的證據在您們手上?

泥人的真實姓名早已公開,這是負責的意思。在這個被政治,被各種利益污染的時代裡,您敢不敢把真實姓名公開?支持八田的人那麼多,那麼有聲勢,把您的名字貼出來,背景貼出來‧‧‧

泥土郭譽孚的背景,您們應該早已查清楚了吧;雖不是很聰明的人,不過,與您們的真名字排在一起,您們應該還不會很丟臉的‧‧‧這叫做「負責任」‧‧‧「責任」兩字是泥土當年那個時代的人所尊重的名詞,不知您們懂不懂?

說您是當老師的,不懂得「負責」,那怎麼教您的學生?您們幾個幫陳碩士背書的是否都應該出面負責任?龜縮起來讓陳碩士獨自承擔,您們的態度對嗎?在這個事件中,可見得泥人對於今天教育界與學術界的敗壞現象所擔憂的,真的絕非空穴來風,怎能讓真正愛台灣的、關心台灣前途的人痛心啊‧‧‧

不要說匿名就可以避免責任,不要躲在「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後面,在史實的面前,來自月球的研究者,甚至來自日本的研究者,都不能不負起責任啊!

您們請站出來答話,如果您們真的有真理在手,怕什麼?讓我可笑且無知的郭譽孚作您們的笑柄,應該有點光大您們的門楣‧‧‧真是可憐的陳碩士,碰到了您們這樣一群教師‧‧‧啊,我又想向他單薄的身影致歉了‧‧‧真是現世裡最可憐的悲劇人物‧‧‧對比起來希臘神話的伊底帕斯或薛西佛斯,是太久遠且抽象造作了啊‧‧‧

同情陳碩士的泥土敬白



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
你的確是該誠心向陳先生道歉
2011/06/29 00:05
郭先生
對於隨意捏造史實 又一再進行人身攻擊的你
你的確是該誠心向陳先生道歉
http://blog.udn.com/shesiya/guestbook?pno=0

看看對方如何看待你?
誰才是八田與一的專家
我們這些研究八田的教師心裡有數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9 06:41 回覆:

真的嗎?真理的證據在您們手上?

泥人的真實姓名早已公開,這是負責的意思。在這個被政治,被各種利益污染的時代裡,您敢不敢把真實姓名公開?支持八田的人那麼多,那麼有聲勢,把您的名字貼出來,背景貼出來‧‧‧

泥土郭譽孚的背景,您們應該早已查清楚了吧;雖不是很聰明的人,不過,與您們的真名字排在一起,您們應該還不會很丟臉的‧‧‧這叫做「負責任」‧‧‧「責任」兩字是泥土當年那個時代的人所尊重的名詞,不知您們懂不懂?

說您是當老師的,不懂得「負責」,那怎麼教您的學生?您們幾個幫陳碩士背書的是否都應該出面負責任?龜縮起來讓陳碩士獨自承擔,您們的態度對嗎?在這個事件中,可見得泥人對於今天教育界與學術界的敗壞現象所擔憂的,真的絕非空穴來風,怎能讓真正愛台灣的、關心台灣前途的人痛心啊‧‧‧

不要說匿名就可以避免責任,不要躲在「來自台南的八田研究者」後面,在史實的面前,來自月球的研究者,甚至來自日本的研究者,都不能不負起責任啊!

您們請站出來答話,如果您們真的有真理在手,怕什麼?讓我可笑且無知的郭譽孚作您們的笑柄,應該有點光大您們的門楣‧‧‧真是可憐的陳碩士,碰到了您們這樣一群教師‧‧‧啊,我又想向他單薄的身影致歉了‧‧‧真是現世裡最可憐的悲劇人物‧‧‧對比起來希臘神話的伊底帕斯或薛西佛斯,是太久遠且抽象造作了啊‧‧‧

同情陳碩士的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奇怪,是我看漏了樓下碩士先生的兩貼嗎──敬回碩士先生
2011/06/24 23:32

碩士大人

讓您稱為老大,泥人真不敢當;

對不起,今天忽然發現您樓下兩貼,居然沒有當即作答,真是抱歉。

真是奇怪,怎會漏看了‧‧‧

不過,當時幸好沒看到,否則泥人血壓不高,怕也會腦沖血,

或這正是難怪您與我話不投機之另一根源──

網上來往的網友,如過江之鯽,

您應該知道,泥人簡直可謂沒有設任何限制,否則那些未登入的某方發言人,

怕不早就給泥人刪掉了‧‧‧

而今您就因為網友到我處發言或推薦,就讓泥人一定要高攀人家為「朋友」,泥人豈敢?

更何況,泥人也頗忙,實在對於您與他們間的往來資料,所知有限;

而您應該深知泥人是個拘泥於「研究」的傻人,豈敢未做「研究」妄做主張?

泥土敬白



fligh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看看
2011/06/23 02:43
你自己說你拿錢不按史實寫據本, 我能稱你有恥嗎? 你連這都分不清楚能寫啥劇本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3 10:55 回覆:

世上竟確實是有人如此,唉,唉‧‧‧泥人快無話可說了

泥土敬白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史觀不會導出史實,史觀必需得到史實的佐證
2011/06/20 02:41
唉!陳去非先生對本人的回應,似有閱讀理解的落差,再看陳先生的留言,劈頭一句「不同的史觀主導出各自不同的認知和史實」,也只能搖頭嘆息了。既然如此,就勉為其難再強調一次:史觀不會導出史實,史觀必需得到史實的佐證。
相同史實在不同史觀的人心中,容或有不同的解釋,但不容湮沒或變造,這是歷史研究者的基本態度。
個人不以歷史研究者的標準衡量陳去非先生的作品,因為陳先生不斷地強調自己是編劇,編劇得迎合金主的“商業目的”。個人雖然不瞭解編劇這個行業的生態,但看陳先生如此坦白的言詞,早已把陳先生的作品當成是“宣傳品”、“廣告”,也就不需要多費心神了。
至於歷史劇好壞,想想二月河的康熙帝國和雍正王朝,再比一比陳先生回應文中提的“赤壁”、“建國”,
二月河的作品我可是看了好多集,赤壁卻是一部電影的時間都看不完。
至於對陳先生大作評價如何?此等不需勞心費神的“作品”,只適合用Cable來看,合則留,不合則跳,等我有空發呆坐在電視前殺時間,萬一有幸在選台器跳躍間看到再說吧。
如果陳去非先生認為這兒都是泥土大大的豬朋狗友聚集,共同霸凌陳先生的地方,陳先生大可不必來此浪費時間、雞同鴨講,只要專心去搞好自己的編劇專業即可。泥土大大有他的學術堅持,有他提出意見的自由,陳先生有自己專業創作的自由和自行決定要不要接受泥土大大意見的自由。
個人來泥土大大這兒發言,認同泥土大大對八田的研究和評價,卻不敢高攀是泥土大大的朋友。網路是公開的園地、也是很好的記錄,將來的歷史研究者也可能會根據網路上的內容來判斷現在這段....爭論。言盡於此,微言大義,這次,希望陳先生可以看得懂。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22 09:54 回覆:

唉,此人之號為「詩人」,並且是「有文學地位」的!

不知,這些名詞是否隨時代風尚,政治風向不同而就可不同?──就像可以隨不同金主不同一樣?

所以,其所謂「不同的史觀主導出各自不同的認知和史實」,對於他而言,自然是可以說得通的了‧‧‧這是我們當前社會的某種時代風尚和風向‧‧‧

不瞞您說,在網上我已曾經遇到過,幾個綠營的年輕人,我與某一談史實,那人願意談,我正對話著,忽然一位老練地丟下類似其所謂「不同的史觀主導出各自不同的認知和史實」的話,並且加上某某老師不是說過麼‧‧‧然後與我對話的年輕人就也由網上消失了‧‧‧

這就是我們悲劇的時代,拒絕對話的時代,社會怎可能或得最大的進步與發展啊‧‧‧

泥土慨然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不起,打岔的人,讓我幾乎把「致歉」的事都忘了‧‧‧續「致歉」‧‧‧
2011/06/18 20:25

對不起,打岔的人事,讓我幾乎把「致歉」的事都忘了‧‧‧續「致歉」‧‧‧

明後天,有時間的話,我會來繼續表達我的另外幾項「歉意」。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18 20:39 回覆:

此外,泥人不能忘了提醒,若網友有興趣回應,請用原文照引的方式;

泥人我格子的貼文都沒有鎖死,拷貝簡單;請勿信口開河,或者任意栽贓,例如,記憶中泥人沒有罵過「無恥」兩字,泥人使用的「是○○○的羞恥?」,語意上絕對不等於「○○○無恥!」,希望回應的網友,不只是研究文學的人,應該都要能分辨出來。

希望回應者要有這類基本的精確性。否則泥人沒有時間解說時,也只好刪文。

泥土敬白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陳去非先生的回應:讓網友更看得清楚您是什麼樣子的人!
2011/06/18 14:28
 

這席話你應該去貼到三立和民視台
給八點檔長壽劇的製作人導演和編劇看
然後你會發現你講的都是"屁話":有點臭但毫無提醒作用
那些編劇肯定比你們這夥嘯聚網路
作品上不了大小螢光幕和平面媒體的部落客
更有資格稱為"作家" 因為他們的作品被更廣泛的傳播開來
影響更多觀眾和家庭 妳可以不爽地大罵特罵那些長壽劇的導演編劇
但是對他們絲毫沒有影響力 因為電視台不差你一個!


陳去非先生:


我想,的確,我的文筆不如您,無庸置疑!可是udn其他的部落客高手輩出,他們的文筆與學識可能比您高出甚多,希望您不要太驕傲喔,更何況您似乎想在這裡賣書,怎麼有作家會對讀者,抱持著高高在上的態度呢?

是的,您是文筆好,作家擁有文字的操作技術,就很了不起嗎?

我也承認您所說的都是事實,這席話如果貼到三立和民視台給那些八點檔長壽編劇,無疑是狗吠火車!

但是我對您所言的,還是有一些不能同意,這些部落格主雖不作編劇,可是他們對歷史與高度的人文素養,讓我寧可看他們的作品,而捨棄時下的作家。

當然您所說的三立與民視台的劇本我是不看的。

我個人是可以選擇不看,然而我也見到郭先生── 一個智識份子的憂心,因為有許多民眾正在看這樣的歷史劇。

所以,我也誠懇希望您這位大編劇家,不是只聽金主或者做政治正確的事,而是能如村上春樹一樣,除了寫出膾炙人口的劇本、詩、小說之外,更能夠善用您的影響力,而不是為了金錢而誤導民眾對日據時代歷史的認識。千萬不要把自己變成金主的奴才,還沾沾自喜自己的成功。


孩子,這是一種對您的期許,不是譴責!


說真的,以前在您的詩裡,我完全看不清楚你的人,但是在郭先生這裡,我看見你真正的想法。

謝謝你給我機會,看見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大老鷹姐姐敬上

p.s.附帶向您說明,郭先生並沒有「號召」我這個「豬朋狗友」,我跟郭先生不是朋友,我只是常來逛他的部落格── 一個過客罷了


給泥土前輩,

我暫時保持沈默吧!

不過憂心台灣的高等教育,特別是台文所,哎!

前一陣子有蔣為文,這一陣子看見陳去非,嘆!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