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記研究台灣史實,泥人一次神奇的體驗‧‧‧
2011/04/11 07:48:11瀏覽622|回應4|推薦29

泥人是個頗脆弱的人‧‧‧自少時識人事以來,曾相當長期地‧‧‧難於自解‧‧‧

要到後來讀到清人龔自珍的詩句「少年哀樂過於人,歌哭無端句句真」,看到似乎有名人與自身類同,才讓自己心中的疑懼減輕了許多‧‧‧

以下是一次神奇的體驗‧‧‧那次往事之起源是

由泥人研究台灣史時發現到,除了被指為賣台的李鴻章寫給出身台灣的官僚林維源氏﹝當年板橋林家花園主人﹞的信中看到其局面;李所稱:「割台之議,前往馬關爭執再四,迄不可回‧倭欲得之意甚堅,既不許亦將力取,澎湖先已殘破,台防亦斷不可支‧與其糜爛而仍不能守,不如棄地以全人,藉以解京師根本之危迫,兩者取輕,實出萬不得已‧」,讓泥人感到那時代的遺憾外‧‧‧

原來日軍登陸之後,雖然馬關條約規定得很漂亮,給了我們台灣先民兩年的國籍自由選擇期,然而日軍登陸後,卻並不公佈;此外,並且,通常軍隊登陸應該張貼安民的佈告,就是立榜安民──

然而,我發現到日軍不但不宣布我台人擁有那兩年國籍自由選擇期,不立榜安民;藉著造成軍民的衝突,而實行其所謂的「關於台灣島嶼攘逐策」;那所謂的

「一以本島作為將來展弘我版圖於對岸中國大陸與南洋群島之根據地;一則在開拓本島之富源,移植我工業製造,壟斷工商權利。……務必貫徹我佔領之要旨,使之成功。舉例關於鎮撫統治之政略要義於次:第一要威壓島民。第二要由台島攘逐減少支那民族。第三要獎勵我國民之移往。

於是在軍民衝突中,他們就對我先民展開大屠殺‧‧‧

泥人讀著,腦海中想像著怎樣的場景,‧‧‧怎樣先進的日本村田式步槍啊,怎樣的土槍與刀槍劍戟‧‧‧怎樣的被擺佈的悲劇‧‧‧我留下了熱淚‧‧‧

我同情著無辜的先民,甚至我也同情到那位著名的辜顯榮老先生──清朝把台灣割讓了,城內動亂,他去當日本軍隊的嚮導,真有某些人說的那麼大逆不道麼‧‧‧並且,我想,他一定也不知道日本人有著那樣陰毒的設計:他也真的以為日軍只是要我先民投降啊‧‧‧

就像我們讀到的另一位大順民,當時向日軍所留下的告急信之所見──

……銓所經的各庄百姓無不叫苦連天。連日心存求降,……銓見此景,乃命連山至各庄,請出其人,令其諭其庄人歸順。目前急需告示貼於各店。銓與連山同往各庄宣撫土民,以免各庄百姓掀起擾亂。……日本大軍所到之處,竟無人安撫百姓;……切盼據此函,將此情況轉達上憲大人,請旋即發下告示,託師團司令部寄送中港。銓將持往各村莊加以貼告,以安土民,並阻止逃亡與擾亂。銓見眾多百姓均不堪其苦,良民慘死者亦為數良多……」

由其中那位叫銓的大順民那種對於我台民的真誠關懷,泥人想起了我們中國傳統「不知者不罪」的原則‧‧‧我連辜老先生也深深地同情起來‧‧‧想著、想著,脆弱的我,真是情難自禁地為我們的先民,包括辜老先生,又流下了同情的淚水‧‧‧深夜裡,噙淚咽聲地望向窗外遠天的無邊黑暗‧‧‧

那段作研究的夜晚,易淚而脆弱的我,雖然如我前面所言,由於清人詩句而已能自解,然而,終究是有些難堪的,尤其,當偶而被夜驚起床的孩子看到時‧‧‧

然而,竟有一段極特殊的經驗,那是在某一天下午發生的──

在家居附近的大街上,我走著走著,覺得天氣像是怪怪的,‧‧‧

忽然一抬頭,發現自己所站之處,正隔街對著一戶喪家的門口;那圍起白布、點著素燭的陰沉空間,大約沒有人會喜歡吧,雖然自己有記起長者所說,立即用手把肚臍護住;但是,那天整個下午就覺得不對勁;是與那亡靈犯沖了嗎?作為現代人,沒有信仰、自許理性的我,該怎麼辦‧‧‧煩惱地‧‧‧是怎樣的亡靈啊,無意地想著自身的煩惱‧‧‧也想到了那些研究時讓我流淚的亡靈們,‧‧‧然而,最後我只能讓簡直奄奄一息的自己,在忐忑的不安中,早些就寢吧‧‧‧

‧‧‧逐漸昏沉入夢後‧‧‧

‧‧‧沒想到,我的眼裡竟出現了黑壓壓的一群,竟是一群亡靈,卻很友善地向我簇擁而來,依稀裡前排中的一位是像林獻堂的清癯老者,好大的一群啊,睡眼惺忪裡,他身旁相偕而來的是個身材高大的老人,有點眼熟的‧‧‧定睛努力一看,竟然像是當年那位身穿宴尾服的辜顯榮,他們都是一臉寃屈獲解欣慰欲語的樣子‧‧‧這是怎樣不可思議的奇特景象‧‧‧

就如此,不多久,我醒來‧‧‧全身不再難受地醒來‧‧‧我想著那夢境裡的所見

我的眼眶又熱了,不過,噙著淚,抿著唇,泥人我感到萬分的安慰‧‧‧

 

網友們啊,那真是一次神奇的個人精神體驗,請您們與我幸福地分享。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5075225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 灼灼春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神奇
2011/04/17 11:22
我從小十分膽小,一看到喪事就惶恐害怕,泥土兄的際遇還是千萬不要發生在我身上,老年不讀史,太多的沉重讓人難受啊~~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8 07:58 回覆:

看到那樣的氛圍,誰能歡喜呢

對不起,讓您太沉重與難受了‧‧‧

泥土敬白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神奇的體驗‧‧‧
2011/04/14 08:13

這是在下第二次拜讀此文。讀來仍為這樣的「靈犀相通」而感激盪。

泥兄,這經驗,只能說您純誠有以致之。

說神奇,也並不算神奇。

您確有著待完成的使命。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5 23:33 回覆:

沉潛兄

感謝您的勉勵,但

您這麼說,讓泥人我簡直不知該回您什麼

「使命」兩字太沉重,泥人怕承擔不起

想起像當年沈葆楨的名句

「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

  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 

那才真是使命吧

大約泥人我只能說自己儘量「盡其在我」,其他

就只能看老天怎樣安排了吧

祝海峽兩岸蒸蒸日上,平順發展

泥土敬白


鈴聲(老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機會讀了你的文
2011/04/13 06:52

如此的悲天憫人, 如此的試著撥亂放正.

台灣真正需要像你這樣的人去修正一面倒的熱情和稱讚日本, 卻同吳祥輝說的那樣「充滿冷漠甚至厭惡」的對中國。

我找著了那位女士的經歷, 很年輕呢, 1964年生, 讓我大吃一驚, 因為如果像金美齡那樣的年紀, 我可以了解和接受的

唉! 難怪會有人說出下半旗哀悼日本災民的話來.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3 07:04 回覆:

感謝老老兄的體貼‧‧‧

尤其,不僅不嘲笑泥人的脆弱,並且如此地體貼

真的,台灣史研究往往使我有無比的悲傷,我的同胞啊

望著夕陽下自己淡淡的身影,也有無比的孤獨,我的同胞啊

感謝您如此的慰藉

泥土敬白


水言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瞭望
2011/04/11 12:09
讀您的夢您的淚,在龐然實史前,不知何以我有種瞭望原野,望盡天涯路之感.....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1 17:10 回覆:

如果已經頗累了,先休息;

像泥人一樣,等精神充足了,再行瞭望與遙想吧

泥土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