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也讀「尋南溪常道士」
2010/04/12 23:07:41瀏覽1043|回應6|推薦80

〈這是我讀謎謎網友的介紹文而生起的回應文──
                      ───近來讀寫頗忙,沒有貼文,此以充數〉

尋南溪常道士(劉長卿五言律詩)

一路經行處,
莓苔見屐痕。
白雲依靜渚,
春草閉閑門。
過雨看松色,
隨山到水源。
溪花與禪意,
相對亦忘言。

這首詩裡,我最喜歡且有興趣的是「青草閉閑門」一句;

對我而言,春草如何能夠「閉」閑門呢‧‧‧

似乎一切由此開始 ‧‧‧

它似很意象地讓我眼前看見一扇半開關的木門,在青草漫漫的庭院口輕輕搖動著‧‧‧

那門沒有關,但是生氣盎然的青草卻已長滿了道路,有讓人不忍踐踏的愛惜‧‧‧作者不禁遲疑‧‧‧然後游目四顧‧‧‧

我似乎看見本來要尋南溪常道士的作者,如何在那雨後的清新空氣裡,受到沿山墨綠松色的吸引‧‧‧

然後,竟然就來到了山溪的源頭‧‧‧呵,想像那雨後應該特別豐沛的流水在那山道的盡頭,是泛動著怎樣的天光‧‧‧一如自己往昔之所見‧‧‧

我無法確定作者有沒有遇到常道士,不過我在想,對他而言,不但,溪花與禪意,對他已不重要了,至於有沒有遇到常道士應該也已經是不重要了吧‧‧‧ 是否也因此,此詩題目裡就沒有關於「遇」或「不遇」的提示呢‧‧‧

真喜歡那種感覺。

泥土有感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3937438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紅娘總按三次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古桐三弄?
2010/04/17 21:44
我偏好 「過雨看松」, 兩道動作, 逃出禪靜。 五言古詩絕句的文學, 本來就難, 只好往境界和趣味推求。 到這兒, 不見教育評論, 難連想到您的招牌。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21 09:23 回覆:

您見笑了,那有什麼招牌,泥人土性,想到哪裡,說到哪裡而已;

這裡寫的也不過是偏好而已。

其實,由您所好之「過雨看松」,泥人雖不太懂禪靜;確實可以

由自身嗜讀的「巴山夜雨漲秋池」,想起種種過雨的情景;在某種意義上,作者所謂「看松」,或許也可以只是個引子‧‧‧其實整個雨後的大自然界真就是那樣迷人地恬靜與清新呵‧‧‧

應該當然也是很値得討論與品味的部分吧。

泥土敬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舒服
2010/04/17 09:35
受限制下,用詞平易且有禪意,不細思其原意,光看就覺得舒服。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17 21:17 回覆:

是的,其實不作推敲,這首詩已經讓人舒服了。

所以,我與樓下的老大哥談到,這可能是我個人的特殊經驗才讓我特別注意那句詩的‧‧‧

我少年的時候,喜歡踢足球,但是球場草地很漂亮的時候,就會捨不得在上面奔跑‧‧‧卻喜歡在上面打滾‧‧‧

不過,我不太懂您說的受限制,是只什麼‧‧‧

泥土敬白


一間房的"屋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個春草閉閒門
2010/04/14 12:45
泥土兄解讀此詩解得入木三分
我是詩蠢
看得半知半解
你讚揚之餘挑"春草閉閒門"
老頭再而三的賞心
閒門是否指那人去屋空的冷落景況的有可無不可的門?
本來是開的
被茂盛的春草遮住
封閉了門__費思量啊
你解的詩境界美
真的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14 22:15 回覆:

老大哥,您不客氣,此詩真讓泥人讀來回味不已;

總記得作學生時,老師提過讀書就是與作者互動;

從此,泥人無聊就喜歡翻翻書;作為卑微讀者的我們,相對於那些大作家,誰不是只能半知半解呢‧‧‧

您想到的──

閒門是否指那人去屋空的冷落景況的有可無不可的門?
本來是開的
被茂盛的春草遮住
封閉了門__費思量啊

應該也有可能吧‧‧‧

哈,會不會是我曾經有過不忍跨進春草的疼愛,而您曾有訪問好友,竟然屋空人渺的遺憾‧‧‧

我們的不同,只是各自某段人生重要經驗的投射‧‧‧

泥土敬白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像「尋隱者不遇」
2010/04/14 07:39
讓我想到「松下問童子,言師棌藥去」,不過那個隱者至少還有一個徒弟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14 21:57 回覆:

是呀,賈島的「尋隱者不遇」,就有那「不遇」兩個字;

另外一首邱為的「尋西山隱者不遇」,也有「不遇」兩個字──  

而試著拿內容較繁複的後者來比較一下──

 
絕頂一茅茨,
直上三十里。
扣關無僮僕,
窺室惟案幾。
若非巾柴車,
應是釣秋水。
差池不相見,
黽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
松聲晚窗裡。
及茲契幽絕,
自足蕩心耳。
雖無賓主意,
頗得清淨理。
興盡方下山,
何必待之子。

不知是否自己的偏見,我還是真喜歡劉長卿的這一首,覺得作者的意態真是融入了我們的大自然呵‧‧‧真是的,不知人讚他是「五言詩的長城」,是否與此有關‧‧‧

泥土慨然


blue phoenixe我看聲林之王的感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哎喲
2010/04/13 12:04

大哥您又不是不了解我

向來無厘頭

想到什麼說什麼

哪敢笑大哥啊

何況我還真無法寫詩哩

如果不喜歡

要不要我把樓下那則留言刪了


blue phoenix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13 19:56 回覆:

大妹子,既來之,則安之吧。

不要緊啦,我崇尚大自然,真喜歡的。

生命的所有表現,作為自然的兒女,只要不是存心侵犯,應該都是可以欣賞與接受的‧‧‧

無厘頭應該也自有妙趣其中吧

泥土敬白


blue phoenixe我看聲林之王的感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4/13 08:00

我太沒有詩情畫意了

一看就閃過這五個字

閒閒美代子


blue phoenix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0-04-13 11:58 回覆:

沒辦法,貼不出新文章囉。

知道您們會拿泥人開玩笑,也只好認了‧‧‧人窮,只能如此免本的自得其樂‧‧‧

讓您見笑了。

泥土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