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理性中間選民綜看國民黨內亂的平議
2015/10/09 00:14:54瀏覽371|回應1|推薦28

理性中間選民綜看國民黨內亂的平議

理性中間選民有一分理性認知,就說一分話;因為社會經驗告訴我們,多言無益。

然而,現在卻是不能不說的時刻;因為如前所及,連平素似乎頭腦清醒的某教授也發出了只見「幾億補助款」的荒唐言論,我們只好提出自認更正確的論述;並要求其不應該以教授身分署名於其言論。然而,更遺憾的是在此時更出現了很離奇的陰謀論;那是在很強力的年輕人PTT管道中,為了要把訓導主任出身的洪女士抹紅,就把「一中同表」與「九二共識」對立起來;把當前的選舉局勢說成是洪女士要篡奪朱主席黨權的陰謀;真是很有創意的高級文宣作為!我們不知該文宣的設計者是藍或綠的何方神聖,不過,無論如何,這代表了我們的「文創產業」實在應有相當可貴的潛力;這是讓我們有現實感的理性中間選民,由衷感到高興的。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卻對於該文宣之似乎缺乏常識與其有日本法西斯末期的反猶太主義的套路,而頗以為憂;很跳躍的創意能力是文創產業成功的要件,但是只有創意,因沒有深入地研究,並不能保證其產品就能夠成功啊。

 由於過去我們理性的中間選民在對於兩大陣營所發表的「忠告」中,曾經要求洪蔡兩位候選人都應該加強自身對於問題的研究態度,希望不要如過去之選舉落於口水戰,我們深深相信,若沒有深入地研究問題,既使當選之後,不可能對於現實社會的問題就突然有了高強的解決能力,自也不可能產生我們對於民主政治所企盼的良性競爭作用;現在,作為一種示範,我們就以當前藍營的兩大問題,以較嚴肅的理性態度來考察。

 其一、關於「一中同表」與「九二共識」,是否對立的問題:

根據理性的考察,「九二共識」是李前總統時代的產物;當年的國際情勢與現在的國際情勢有無改變,可能人言人殊,不易定論;但是當年的李氏,尚未展示其「釣魚台是日本的」,以及其混淆的「日本祖國論」;而今李氏兩論俱發,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平素尊李,處事溫良恭儉讓到頗受批判的馬總統都不得不親自加以批駁;這樣的情況下,國家的新任領導人延續馬的批判,進行排除李氏時常濫言的影響,思所變更──這並非反對「九二共識」──真的有錯嗎?我們的理性認為這樣的態度應該是義正詞嚴的。

然後,讓我們更進入問題;「九二共識」其中有「一中各表」,在表面上,自然與洪所提的「一中同表」不同,但是,更重要的,應該在於他們會如某方所強調的真是「對立」的嗎?面對選戰逐漸開打,綠營早已提出似乎由美國背書的「維持現狀」,洪如何能取得自身更高的制高點?或者只能夠跟著說「維持現狀」?為何不准他提出充分地彰顯我們社會的文化認同與自信,甚至展現某種可能出現如拿破崙在科西嘉遠望大法蘭西的「一中同表」?我們島上能有這樣英挺的主體性展示,居然似被視為罪大惡極的地步?

其二、關於「抹紅」的手法與法西斯主義者打擊對手的方式問題;

這是我們前述,不知是那兩位創意高手的傑作;我們願意在此再次向他們致敬意,這是一個我們應該高度尊重創意的時代──雖然我們並不認為其觀點正確。

在致敬之後,我們也要在高興之餘,提供我們不同的如下認知;

我們一面高興,該兩創意應該也是那些位高手有在研究的成果吧,這不正是我們中間選民根據理性忠告於兩陣營的嗎,它們似乎已經開始加強它們的研究了,我們怎能不高興呢?

然而,另方面,該類創意者似乎忽略了該類創意可能被識破的話,是否反而可能就不妙了呢?──研究是必要的,但是不夠深入的話,就仍只是抄襲而已啊。請看二戰末期我留學生葉盛吉在日本所見法西斯主義利用反共、反猶太主義,而向對手奪權的前例──所謂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固不用說,俄國革命也是猶太人一手策畫的。俄國革命的領導人當中就有許多猶太人。」

這個日本法西斯主義者對對手攻擊的論述「許多猶太人」,像不像在藍營那位攻擊洪女士的創意者,引用了當前多位知名的泛藍支持者身影,而後對洪女士加以攻擊的做法?九合一慘敗剛丟失了百萬票以上,真的這就是他們能夠愛護藍營的方式?

另一個好例子,是在ptt上的攻擊,指責洪女士不該引用幾名其所謂「急統人士」,如張亞中、謝大寧、張麟徵等數人;他們真是急統人士嗎?還是由於綠營「急獨」的「去中國化」而逼成的局面?另,他們真有那樣誇大的影響力嗎?另,該創意文字甚至極焦慮到說出所謂的,「被深紅急統從內部掌握黨權,國民黨準備去中國政協當「民主黨派」了」,這不會太誇大了嗎?

 很巧的,我們也可以在當年葉氏那本名著中看到當年日本法西斯主義者也有類似的強烈焦慮──誇大的所謂的──

「事實上不論什麼問題都牽扯到猶太人,但不了解這一點的人很多。猶太人問題也是日本人的問題。」

這樣不會太過份抬舉張、謝他們了嗎?今天,為了要向洪女士奪權,曾經大輸百萬票,迄今未見充分檢討與改革的黨部就對曾受白色恐怖陰霾的她進行如此誇大的假想性的攻擊;請憑良心說,這樣的「創意」,不會太過份了嗎?相對的,今天的現實,我們大家都已看到了前幾年拿著香跟著綠營拜的真實景象,那才是真是現實中的「尾巴黨派」吧?

 以上,是我們「中間選民」──不是綠營所稱「吃西瓜偎大邊」的那種,也不是他們所描述的不詢問菜色,「到餐廳點餐只選中價位」的那種,我們是長期關懷公眾議題,有相當學經歷,且頗有自信的中間選民──我們不能滿足於每次選舉期間,各大媒體各戶其主,抹黑造謠層出不窮的惡質作為,就像我們不久前遇到幾位曾在公民運動或太陽花運動中興奮的年輕朋友,如今感到失望一樣;我們雖都失望,但是我們也拒絕失望;我們都寧願由我們各自較親近的陣營裡游離出來,我們要用自身的學養與社會經驗判斷;我們仍相信這個社會是有希望的,我們永遠認定理想的民主政治應該是兩黨良性競爭的政治‧‧‧也因此我們又寫下此一旁觀者的認知,給予與我們一樣的,卻可能比較沒有時間的中間選民參考;希望能永遠維持大家對於公眾事務的熱情與關切。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32528031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 灼灼春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5/12/15 00:55

唯有中間選民頭腦清醒,不偏執於黨爭禍國

可嘆政治兩極,洪水猛獸,國民黨病入膏肓,一蹶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