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也談談余英時,大宗師
2021/09/14 14:28:53瀏覽674|回應2|推薦28

我不是學者,只是一個關心時局的公民老師

當然我不可能成為他幾十本文史著作的高貴讀者

不過,看他批判當代中國,十分輕易;

個人不敢要求高貴居住美國的他,要有庸俗的中國人的愛國精神

但是實在覺得做為高蹈的大學者,也不應該有失學者、大宗師應該有的研究態度

舉例言之,對於當代中國的批判,他寫於1980年的那篇題名為 「從中國史的觀點看毛澤東的歷史位置」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4997

我們真的會懷疑他有研究過當代中國史嗎?

如果沒有研究,如何能夠任意的推論與批判呢──只是因為他有著讓大多數學究們羨慕的記憶力,有許多歷史素材在腦海中,可以任意引用?

在那篇文章中就有好幾段資料顯示了他真是這樣的『博聞強記』。

然而,我們也看到這樣過分簡單的推論──

『一九四九年的時候,中國人因為望治心切,曾對毛澤東和共產黨寄過深望,尤以知識分子為然。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不惜犧牲個人的利害、拋棄個人的尊嚴,以響應毛澤東的號召,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行列。在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之前,中國社會上的一般風氣確是比較淳厚質樸的。但是毛澤東卻一再地欺騙他們、整治他們,並以搞「陽謀」而沾沾自喜,終於把這一筆最寶貴的精神資源完全糟蹋掉了。 根據我個人這幾年來的體察,現在中國老一代的人大都是以平靜的心情等待生命的終結,中年一代是有的徬徨苦悶,有的隨世浮沈,年輕的一代則或者腐化頹廢、或者憤世疾俗、或者各謀一己的前程。

總之,大陸上的中國人顯然已失去了中共建國初期的那種共同的熱情和理想。不但一般人民如此,中共的幹部也不例外。三十年前「不怕苦、不怕死」的革命者今天已多墮落成保權保位、有家無國的官僚了。追源溯始,造成這一瀰漫在全中國的精神崩潰症,毛澤東是不能辭其咎的。』

然而,當年的史實真的是那樣的嗎?

請大家先看上引的後一段的推論,如果當年的人民與官僚都已經落入了那樣精神崩潰的境地,我們中國人怎麼可能還能獲得今天在國際間所公認的成績?余先生親見中國往後的發展,他是否應該公開承認自身曾經犯下的錯誤?

其次,讓我們來看余前面一段的批判;他描述著──

『一九四九年的時候,中國人因為望治心切,曾對毛澤東和共產黨寄過深望,尤以知識分子為然。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不惜犧牲個人的利害、拋棄個人的尊嚴,以響應毛澤東的號召,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行列。』

他所提及的,或許都是接近真實的,但是可惜的是他沒有把時代的背景呈現出來;

原來1949年以前中共當局曾犯了一個重要的錯誤,在敵情觀念不足之下,在1948年前後,把中共的幹部培訓問題讓美國記者知道了;使得美國在1949年8月打出了漂亮的一張牌──『美中關係白皮書』──美國不僅「甩鍋」給國府,並且還似乎很道德地公開宣布不支持那樣的國府,國府立刻失去過去明顯的優勢,而看來時勢大好的中共則立刻面臨幹部不足的慘況。

因而1956年在中共的全代會上,鄧小平如此描述了當年的處境──

『在全國解放前後的兩年內,黨的組織的發展過分迅速,而在有些地區這種發展幾乎是沒有領導、沒有計畫的。。。』

據稱,當年的情況是「在短短的1948到1950年底,中共黨員數也由280萬人暴增到580萬人」;更嚴重的問題是──不僅僅── 「由於黨員數目的增長失去了控制,由於缺乏系統的訓練,大多數農民新黨員往往連最淺顯的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都不懂,並缺乏最基礎的讀寫技能」

更加上──

『大多數的新黨員都是在革命顯然就要取得成功時入黨的,結果黨的領導不能斷定這些人的加入,是出自於真誠的信仰,或是投機。』〈以上所引為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5〉頁75~76之中譯本原文〉

以余先生的身分地位,要知道這些史實應該不難吧?他真的只關切中國古史,完全可以不關切當代中國人的處境,而大談特談當代中國──竟是如此的大宗師啊。。。

有朋友說道,美國的華裔或者世界的華僑都難免有這樣衊華反中的傾向。。

真的嗎──只相信美國的自由女神才是真正的,其他都只是冒牌貨?

讓我們也來學余大宗師掉一下書袋吧─── 請由書架上拿下大家很少翻看的「美國歷史文獻」〈今日世界社,1970年版,定價新台幣十三元〉或「美國政治思想文獻選集」〈今日世界社,1959年版,定價港幣三元整〉或者「華盛頓選集」〈商務印書館,定價4.8元〉,其中都有這一篇「華盛頓總統任滿臨別贈言」

,其中有這樣的一段名文───

『「同胞們,我請求你們相信我,一個自由的民族應該經常地、警惕地戒備外來勢力的種種陰謀詭計,因為歷史與經驗證明外來勢力是共和政府最有害的敵人之一。但是有效的戒備必須是公正無私的,否則他就會成為迴避哪種勢力,而不是抵禦那種勢力的手段。。。有一種意見,認為自由的國家之政黨,是對於政府行政有用的制裁……這在某種限度內,大概是對的。而在君主性質的政府下,人民基於愛國心,對於政黨精神,頗為寬容,甚至袒護。但在民主性質的政府下,在純選任的政府下,這種精神是不應予以鼓勵的。…。這種精神常有趨於過度的危險……它是一團火,我們不要熄滅他,但要一致警戒,防他火焰大發……而成為火災。」

如果由這樣的美國偉大總統的告誡看來,會不會是我們自己太鬆懈了?──

原來,連我們的大宗師也被後來西方政客論述欺騙而不自知,難怪我們的社會今天會落到這樣的地步。。。。

您的朋友,一個公民教師的感言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167702306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 訪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只是聊天
2021/11/06 22:15

到美國之後,神州日報,世界日報,大紀元都讀,各種論調都有。

活到這個年紀,真的是明白什麼鬼話都有人相信,人類的愚昧和盲目簡直毫無底線,無藥可救。

關心政治便是關心整個民族的明日,每個人的身家性命和未來,不是任人擺佈,事不關己,誰上任打點都好。所以所有神志清醒的公民,都有投票和監督政府的責任,不分年齡。

有的人自命清高,修身養性,不問政治,那麼就逆來順受,不要抱怨啦。許多熱衷政治的人又太偏執,弄得劃清界限,非友即敵,政治為什麼不能中庸客觀一點?

美國也是,壁壘分明,甚至當總統的以黨為己用,煽動暴力,認為惹不起別人就會怕,激進才能強壓民意,強勢得逞。保守理性觀望的人,最後守不立場只能活該歎息。

有一個大陸朋友說:很多台灣人從來沒去過大陸,罵起大陸來嫌棄得什麼似的。聽了只能安慰她,坐井觀天的人很多,胡說八道人之常情嘛,別當回事吧!大笑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21-11-24 10:14 回覆:
年紀有一些了,生活總要有個著落;總不要無所事事,只等著盼望回老家呀!您怎麼不拿畫筆了?寫文章,也可畫畫啊。。。祝大家都平順安好。。。

一點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0/14 18:54

泥土先生尊鑑:

久未聯絡,不知先生近來可好?

晚輩近年專務沉潛,本不欲過問世事。然近日偶有一特別發現,發覺清末戊戌變法對中國文化之傳承意義深遠,故而為文一抒為快。特此敬呈拙文候教。如下:

【戊戌薪傳集】發揚戊戌風骨取代五四俗流,傳承中國傳統文化價值

http://blog.udn.com/bemoreheart/169234922

晚 一點心 敬上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21-10-15 14:45 回覆:
謝謝分享,稍後有暇,即往拜讀。。。譽孚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