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革暴力一則
2006/06/29 15:53:45瀏覽610|回應2|推薦4


圖片來源: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product/coverImgL1111TT038.jpg

中國作家王剛在長篇小說《英格力士》(台北:大塊文化,2006)前言中說了一個殘酷的故事:

我看見那些高大的紅衛兵們把一個女老師打死後,還拖著她在學校遊走,就像是我們這些孩子們在烏魯木齊冬天的雪野裏拉著自己的扒犂一樣,讓一個女人死後蒼白的臉暴露在陽光下,那真是陽光燦爛的日子,最後把她扔在厠所旁的垃圾堆裏,還不讓別人收撿[殮]她的屍體,直到這個平時溫文儒雅的女老師即使是冬日裏也變得臭氣熏天。

  文革是一個充滿著集體暴力的時期,文革研究者王友琴在她主持的網站《中國文革受難者紀念園》中蒐集了很多的個案,包括了她本人對文革暴力的研究。我作為事後的旁觀者,即使看了再多的個案,也從來沒有因此而對文革暴力的敘述麻木,再不會對新的個案感到震驚。上述廖廖數行描寫,便讓我受到衝擊,在想像中經受著什麼叫做「殘暴」。

附記:

  • 引文中提到「陽光燦爛的日子」七個字,與姜文根據北京作家王朔的小說《動物兇猛》所執導的第一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同名,不知是否有弦外之音。因為,王剛在講完這個被打死的女老師的經歷後,還加了一句話:「所以,現在每當今天有的人紅衛兵情節[結]很重的時候,我就想起來他們殺人時的樣子,就覺得不是我的記憶錯了,就是他們的記憶錯了。」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ustavq&aid=331172

 回應文章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打老師
2006/06/30 08:09

多謝指正,「情節」確有錯字,不過原書就寫這樣。已加勘誤標記。

您提到的事件,很可能是發生在北京師大女附中,該校的女副校長卞仲耘(因為當時該校正校長缺,故副校長被稱為校長是可能的)是文革時期全中國第一個被學生打死的老師。王友琴的文章〈打老師和打同學之間——文革中的暴力迫害研究之一〉寫道:


  [1966年]8月4日,這所學校(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另一副校長卞仲耘被打傷後回到家中說,他們打死一個像她那樣的人,“不過像打死一條狗”。她有預感,可是第二天早上還是不能不到學校去。結果,8月5日下午,高中一年級的一些學生發起“打黑幫”,打鬥了5個校級領導人,包括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三位副校長(當時正校長缺)和兩位教導主任梅樹民和汪玉冰。他們被戴高帽子、掛黑牌子、游街、被帶釘子的木棒打、被開水燙、被迫用手摳廁所的臟東西、被罰挑重擔子……。這所學校當時有1,600多個學生,雖然參加打人的只是一部分,但是人數已經不少,而且手段十分凶狠。經過兩三個小時的折磨之后,卞仲耘老師帶著滿身傷痕死在學校操場邊的學生宿舍樓門口。其他四位也都被打成重傷。

  盡管卞仲耘老師被打死的消息馬上就直接報告到高層領導人那裡,但是未見他們派人或采取措施製止這種暴力殺害。相反,隨著文革領導人物及報紙廣播對“紅衛兵”運動的大力支持和贊美,暴力迫害繼續擴散升級。

  卞仲耘老師的死,對她和她的家庭是永遠無法彌補的慘痛傷害,在文革歷史上也應是歷史學者應該關注的重要事件。卞仲耘老師是北京第一個在文革中被打死的老師,也是文革中第一個被群眾暴力殺害的人。在她被打死后,北京又有一批老師被學生打死,還有一批老師在被打被侮辱后自殺,死者總數至今不詳。另外,也有一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學生被打甚至被打死。製造、縱容、默認這些無辜者的死亡,是社會道義和良心的大喪失。按照北京市的統計,在1966年8、9兩個月中,北京有1,772人被紅衛兵打死。卞仲耘老師是1,772人中的第一個。她的死,標志了文革中一個允許用群眾暴力來處死人的黑暗時期的開始。

另參見:


黃彥琳~~誰穿走我的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紅衛兵情節
2006/06/29 22:02

是「紅衛兵情結」的筆誤嗎?

以前曾聽一個大陸婦女談她中學時,

親眼見到一群女紅衛兵拿著帶長釘的棍、棒,

把女校長活活打死………

文革,徹底顛覆了中國固有的傳統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