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3
2017/12/02 22:50:07瀏覽53|回應0|推薦0


復活與揚升

我們來寺廟裡研究專門論述文字和符號的地位、
程度與意義的黏土板。那位老人負責指導我們。
三月初的一天早晨。看到那位老人彷彿睡著了。
我們中一個人走過去讓他醒來。但他立刻後退,
叫道:「他沒有呼吸。我看他是死了。」

這時一聲「早安」把我們從沉思中拉回來。
我們看見埃彌爾,令我們大為吃驚,
因為本以為他正在1500公里以外的地方。
我們還沒來得及緩過神,他就走過來和我們握手。
過一會兒埃彌爾走到床前。把手放在老人的頭上,
埃彌爾說道:
「這位親愛的錢德森弟兄未能完成他的工作便離開了。
正如一位詩人說的:他穿好衣服躺下來走向愉快的夢境。
你們認定他已經死了。親愛的朋友們,你們好好想一想。
當耶穌說天父,我謝謝你聽我講話,他這話是對誰說的?
他不是在對外在人格那個外殼講話,
他是認出並讚美那個無限的內在人格。
那個內在的人格聽到一切、知道一切、看到一切。
那就是無處不在、偉大強有力的神。
當耶穌站在拉撒路的墳邊時,當你們專注於那個死者時,
耶穌專注於那個活人—神的孩子。
他凝視那永恆、無處不在、超越一切的生命。

現在,當我們把目光堅定不移投向神始終存在的實相時,
我們可以看到這位親愛兄弟的任務完成了。
他從未完全信賴過神,他依靠自己部分的力量,
走到這一步他放棄了。他犯了很多人都在犯的錯誤。
這個錯誤就是你們說的死亡。他未拋開懷疑與恐懼。
靠他自己的力量,沒能完成每個人都肩負的那項任務。
如果我們把他丟下不管,他的身體就會分解掉,
被送回大地,他幾乎非常接近完成作為人的任務。
我們可以在這種情況下幫助他,是一大幸運。

他能否醒過來恢復全部的意識?他可以做到。
所有以這種方式去世的人也都可以做到。儘管你們看他死了,
但即使在犯了這個大錯之後,我們可以幫助他立刻覺悟過來,
且能把他的身體一同帶走,不必要把身體丟給死亡和解體。」

埃彌爾停下一會兒,似乎陷入深層冥想中。
沒過多久,四位大師朋友便進入這個房間。
彼此靠攏也陷入深層冥想中。
他們中的兩人伸出手邀請我們加入。
我們走過去把手搭在旁邊人的肩上,
在那床周圍組成一個圓圈。我們默默待了一會兒之後,
房間裡的光變得非常明亮。我們轉過身去,
看見耶穌和彼拉多站在離我們幾步遠的地方。
他們走上前來加入我們之中。又一陣深深的靜默,
隨後耶穌走近床邊,舉起雙手說道:
「親愛的朋友們,我建議你們和我一起在片刻間跨越死亡谷。
它不像你們以為是個禁區。如果你們願意像我們一樣穿越,
從另一邊去看,就看出死亡只不過是由你們的思想構成的
在死亡那邊有生命,有和這邊一樣的生命。」

耶穌伸出雙手,待了一會兒又說道:「親愛的兄弟和朋友,
你和我們在一起,我們和你在一起,我們全都和神在一起。
神至高的純淨、平和與和諧環繞一切、擁抱一切、充滿一切。
現在它們如此鮮明體現在你身上,因此你們可以升上去,
在天父那裡得到接待。親愛的人啊,你們現在看見了,
你們知道了你們的身體既不是塵歸塵,也不是土歸土。
生命就在那裡,純淨又永恆。不必留下身體任其死亡分解。
你們現在看到了你們起源的那個王國的壯麗輝煌。
你們現在可以升上去,去到你們的天父那裡。
你們將聽到巨大的呼喊:向所有人致敬,
向那位新生者、復活的主、人中的基督致敬。」

當一個世俗人試圖去描寫那充滿這房間的光的美麗與純淨時,
任何詞語都顯得拙劣、滑稽。
當那個無生命的形體又坐起來,這光彷彿透入一切物體內,
以致所有東西都不再有陰影了,
無論是我們那位朋友的身體還是我們的身體。
隨後,牆壁似乎分開來,變成透明的。
我們的目光彷彿最終投進了無盡的太空。
這場景的壯觀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
這時我們明白了死亡已經消失,我們正面對那永恆的生命。
這生命無比莊嚴,從不衰退,永不疲倦地延續下去。

我們幾個世俗之人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在那個片刻,我們被提升了上去,  
遠遠超出狂野的想像力所能想出的天堂及其美麗。

那不是一個夢,是真真實實的。
因此這實相可以超過所有的夢想,

我們有幸透過黑暗去看,並看到了黑暗之外的景象。

在這一天,那景象的美麗與平和深深打動了我們,
再加上我們那些大師朋友已在我們身上喚起巨大信仰,
將我們完全帶到了生與死的分水嶺的那一邊。如今,
這道山嶺只不過是一馬平川了。我們也清楚認識到,
假如想看到另一邊的美麗景色,每個人都必須努力,
以不一樣的方式付出個人的努力,才能登上高地。

錢德森身上所有衰老的痕跡都消失了。
我們可以把他看作是從死人當中復活。
他轉向他的大師朋友們立刻說起話來。
我總能一遍遍聽到他當時說的那些話,
那些話彷彿寫在一塊黏土板上的金字,
放在我面前。他的聲音莊嚴無法形容、
毫不造作、聲調清楚深刻、透出坦誠、
與力量。他說:「你們剛才喚醒我時,
你們不知道給了我怎樣的歡樂、平和、
巨大的祝福。在那之前一切都是陰暗。
我待在那裡不敢往前走,又無法後退。
我被吞入巨大的黑暗中,又突然醒來。
現在,我重新和你們在一起了。」

他的臉龐快樂得發亮,令人無法懷疑他的真誠。
他向我們說:「親愛的朋友,一想到咱們聯合,
就特別高興。你們不知道跟你們握手多麼快樂!
看到、瞭解到、感受到你們如此真誠來幫助我,
是多麼幸福啊!假如當時你們用我的眼睛去看,
就知道我經歷怎樣的恩典。我說你們是神聖的,
我相信,你們每個人都能達到和我一樣的階段,
並感受到同樣的歡樂。為享受那樣幸福的一刻,
而度過整個一生是值得的。

我看到整個永生都伴隨這樣的恩典而展現出來。
你們不必驚訝聽到我說我的眼睛差點被照花了,
揭示給我的令我目眩神迷。我感到巨大的渴望,
想要把這景象展現在你們面前,展現在宇宙中,
我所有的兄弟姐妹們面前。假如我伸出手轉化,
提升你們到我的高度,我的幸福會增加很多倍。

但人家指示我不可以這樣做。你們得自己伸出轉化之手。
你們一這樣做就碰到神的手,神之手正準備握你們的手。
你們可以和祂同行,祂會永遠祝福你們,祝福每一個人。
這一切就是最大的幸福,等級、信仰或宗教都無足輕重。
人家讓我看到所有人都同樣受歡迎。」

過了一會兒,錢德森不見了。他似乎就那樣消散掉了。
這一切都只是一個空靈的幻影嗎?我的夥伴認為不是,
因為他們中的兩位曾和他握過手。自己去判斷吧。

這時村子裡的一位大師朋友轉向我們說:
「我知道你們疑惑。你們要明白這一切並非為你們有意策劃,
只是我們生活中一個偶發事件罷了。當危急時刻突然來臨時,
我們能掌控局面。那位兄弟單憑自己的力量無法從山頂揚升。
正如你們看到的,他丟下身體已經去世了。

因他已達到很高的開悟程度,所以我們在關鍵時刻幫他一把。
在這情況下靈魂會回來,身體得到完善,人就帶著身體走了。
這位兄弟之所以遇到困境,是由於他離世的願望過於強烈了。
他再多走幾步就能跨過山頂,實現圓滿之時丟下自己的身體。
我們十分有幸能在這種情況下幫助他。」

我們緩緩縮回手臂,在極度靜默中待了近一分鐘。
我們中的一人打破了沉默說:「我的主啊,我的神。」
至於我似乎再也不想講話,只想好好思考。
在那一個小時中,我已經度過了整個一生。
我們全都坐下來。有幾個人開口低聲交談。
一刻鐘後,我們全都加入到了談話當中。
一人走到窗前,說好像有些陌生人來到村子裡。
我們吃了一驚,便都下去見他們。
每年這隆冬時候,確實少有陌生人來這村子。
我們得知那一小群人來自山谷下方50多公里的小村莊。
他們帶來一個三天前在暴風雪中迷路的男人,
幾乎全身都凍傷了。他的朋友們把他放在擔架上,
全程在雪中步行把他送過來。耶穌走到那人跟前,
把手放在他頭上待了一會兒。那人突然扔掉被子站起來。
他的朋友們瞪大眼睛看著他,隨後驚恐地跑開了。
那個被治好的人看上去目瞪口呆、猶豫不決。
我們的兩位大師朋友說服他跟他們一起回家,
好在那兒休息一陣子。我們一直聊到半夜,
談論著這一天發生的種種奇蹟事情。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ace127&aid=109276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