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今天不流浪-一片涼風捲酒旗 香菇金錢魚餅Stuffed Mushrooms with Fish Paste
2016/02/01 03:18:59瀏覽2170|回應6|推薦69

高中大學時期讀的是鄭愁予的詩,是余光中的詩,說實話,對台灣日治時期的詩社和詩人一點也不熟。不過最近碰上了鹿港名詩人施梅樵寫的詩,倒是對他的東西很感興趣。

施梅樵生於1870年,卒於1949年,祖籍福建泉州。施家自祖父輩渡海來台,定居鹿港。父親施家珍曾任福建福寧縣學教諭,後被彰化縣令李嘉棠誣陷,遭台灣巡撫劉銘傳抄家通緝,施梅樵也從此流離失所。施梅樵曾經在18歲參加府考,主試者當時就有意拔擢他為第一名的案首。不過當時施家珍怕他年少得志過於輕狂,改薦洪一枝取代。没想到這之後施家就被抄家了。他要一直等到24歲守完丁憂之後才得再次參加府試,仍以第一名的案首列為入泮的生員。不過僅僅一年之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台灣割讓給日本,施梅樵從此絶意仕途,以飲酒為詩自娛。

文人在大時代背景下的無奈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以詩酒避世的雅士自古也常見。對施梅樵特別留上了意其實是有點私心。施梅樵一生作詩無數,不少台灣當時的酒家像是大稻埕的「江山樓」,北投的「新薈芳」,彰化的「高賓閣」都有他出没的影子。不過他讓我眼睛一亮的是關於大甲「平和樓」的兩首詩。其中一首是他從高雄回來的時候由朋友在「平和樓」設宴接風時寫的「秋日由高雄歸里諸友宴於平和樓」:

久客誠無賴,西風為散愁。鄉閭逢舊雨,菊酒話殘秋。侍宴來紅粉,當筵愧白頭。殷勤諮父老,誰尚憶神州。

另一首是他的門生施一嗚在這裡設宴時寫的「一鳴族姪留宴於平和樓」:

臨行留住醉酴醾,一片涼風捲酒旗。索句對花詩較豔,傾樽貯月思尤奇。中年聚散頻增感,大局安危未可知。但得青田供暢飲,管教鬢髮盡成絲。

我說我對施梅樵有點私心的原因是我對這個「平和樓」不但熟得很,熟到連裡頭有多少房間幾間廁所都知道。事實上,我還是在「平和樓」出生的。

「平和樓」是從我曾祖父時代就已經開起的一間酒家食堂,後來由我祖父母接手,從日治時期一直開到日本歸還台灣,到我爸媽結婚的時候照的結婚照背景裡酒家都還開著。只不過酒家在我有記憶的時候就已經收掉了。雖然錯過了酒家的營業,不過出生的候還是住在酒家所在的那幢日治時期的巴洛克樓房裡。小時候吃飯的飯桌是「辦桌」用可以拆卸的大圓木桌,用的碗盤蠻多都是酒樓宴客時期留下來的漂亮碗盤,樓下玩水的水槽是以前養鼈養青蛙當食材用的水槽。外頭爬上爬下著玩的是開店時從二樓下來的防火鐡樓梯。

文人雅士的時代一去不復返。現在最扼腕的是從來也没見著什麼菜譜菜單之類的東西,所以對祖父母當時開店時供的是什麼樣的酒家菜也是一無所知。要不然現在如果能按照菜譜再來作作這些老酒家台菜應該也是挺有趣的。

人到一定的歲數,對昨天發生了什麼事不見得記得起來,但是對小的時候的記憶反而是越來越清晰。小的時候蹲倨在老樓房二樓臨街大窗的窗台看屋簷下春燕年年回來築巢的記憶仍在。或許施梅樵也曾經倚著在同一座窗台,看著樓下車馬喧嚷,憂國憂民。

那幢巴洛克樓房建築最後還是拆了。看著施梅樵的詩,倒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一片涼風捲酒旗,但得青田供暢飲。酒旗已卸,只不知當時祖父母供的是什麼青田,上的是什麼菜。

這道菜是我這個新新人類拿老酒家菜裡的金錢蝦餅來改良的一道菜。其實金錢蝦餅好吃得很,也輪不到我來「改良」。不過它要用炸的作法正好擊中了我的要害。一向不大喜歡作炸物,炸得廚房烏煙瘴氣的。而且美式請客,主人兼廚師開席前要美美地和客人應酬哈啦,那裡有空閒去守著那鍋油。這裡改成用烤箱烤,讓它在烤箱裡自己去「火侯足時它自美」,請客的時候菜要作得多,也才空得出手來作其它的菜。

這上頭灑了麵包粉和parmesan起士來上色。想來我阿公阿嫲如果還在世的話看到了這個「番邦」食材也要搖頭的。嘻嘻,時代不同了,「平和樓」的菜色也要更新了哩。

乾香菇若干,作這個香菇大概要挑大些,飽滿一點的。這一批香菇還是我娘在台灣幫我物色留下來,然後我辛辛苦苦背回美國來的。留了好久不捨得用,今天忍痛拿出來宴客。

香菇泡了之後如果菇蒂太長的話先把它剪掉。

要釀的原料:魚漿,紅蘿蔔,薑,蛋。

紅蘿蔔刨絲。

加魚漿。

加薑末和其它調味料,我這裡放了塩,白胡椒,和一點麻油。

看你魚漿的溼度和黏度,如果不夠黏的話加一點蛋液會比較好拌,夠黏的話蛋就省了。

把和好的魚漿填到香菇之上。

看你要作多少,就依樣畫葫蘆囉。

拿麵包粉拌一點刨成粉的parmesan起士。

每個釀好的香菇上頭灑一層調好的麵包粉和起士。

作好的香菇擺到烤盤裡。

要烤之前每個香菇滴一點橄欖油。

進烤箱,看你的烤箱火力。我這裡用375F烤了30到40分鐘左右。

要拿來宴客的,下面炒了一些小豆苗墊底,這樣紅綠的配色也是挺稱頭的。雖然從來没找到過「平和樓」時期留下來的菜單菜譜,不過那塊白色大盤倒是貨真價實在「平和樓」時候用的盤。爸的兄弟姐妹眾多,這是少數傳到我娘手裡的老盤子,被我坳來背回美國來的。

新新人類新的「平和樓」菜色,希望施梅樵吃得還習慣。

同場加映:

加映一張我爹和我娘非常「悲情城市」的結婚照。

我當時當然是還不知道在那裡晃悠,不過後方上面的那塊木匾就是當年「平和樓」的店招。

延伸閱讀:遺失在舌尖的「阿依」 古早味碗粿Rice Cake Bowls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來和大頭熊臉書換帖當個酒肉朋友啦!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loomybear&aid=6910033

 回應文章

一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5 10:35

i see, 酒家DNA in your blood, no wonder.

good article though, indeed. 好


一人出關, 騎馬奔月, 斷憶息心, 雙羽自生...白天睡覺,晚上出神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7-12-16 04:39 回覆:
這是一種打從在娘胎裡就在酒家裡打混的酒家魂(握拳)!

盹龜雞~ 彼得大帝的定心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3/03 19:15
有歷史的家族 說起當年的故事來, 讓人無限神往 。流浪熊是大少爺  和府城的辛家一樣 , 耳濡目染 薰陶之下 , 天生成才啊 。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6-03-06 09:16 回覆:
一輩子為五斗米折腰,大少爺那裡輪得到我來當!和台南家大業大的辛家更是不敢相提並論。這輩子唯一傳到祖上的大概也就只愛吃這一項,這應該也不能算是美德。害羞

廚房裡的酒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24 04:33

這道菜在異域重現

更顯不凡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6-02-25 06:37 回覆:
應該叫它「金山蝦餅」。大笑

我是google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17 01:14

我一直想學做這道菜,可是發現不會打魚漿(買現成?什麼魚),麵包粉是買市售?

平和樓在哪啊?大甲!詩裡有美食美酒,光是看就口水,還做成美味成品,佩服!

難怪,魯迅也愛在胡同裡逛!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6-02-18 07:40 回覆:
魚漿和麵包粉都是買現成的啦!

馬丁諾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01 23:13

貫穿百多年的軼事,有時代縮影,有家族淵源,文采風流,引人入勝!

邊看邊想,你怎麼沒自號個"平和遺老"或是"遺少"呢?大笑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6-02-02 12:55 回覆:
呵呵,出身大家族,族繁不及備載,遺老遺少既便有也輪不到我這個小卒子來當,更何況除了愛吃之外也没別的長處,不敢砸了祖上的招牌。大笑

scubagolf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01 11:55
原來有這典故淵源,太精彩了!
Gloomy Bear(gloomybear) 於 2016-02-02 12:48 回覆:
所以說這輩子會這麼愛吃還是有點遺傳的。(自己愛吃還在怪祖上八代.... 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