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非《開普敦》-開普敦老穀倉華麗變身全世界最大的非洲當代美術館Zeitz MOCAA
2021/10/24 02:16:17瀏覽949|回應0|推薦35

開普敦的《維多利亞阿爾弗雷德碼頭廣場》V & A Waterfront一向是很受觀光客青睞的一個水岸商業區,這個區域在2017年時又加入了一個生力軍《穀倉區》Silo District。《穀倉區》是開普敦近代重要的開發案之一。它以一座碼頭上的老穀倉作為都市再生計劃裡的重點,改造出一個全新的《穀倉區》來。

這座老穀倉建於1924年,在它落成之後將近半個世紀裡一直是全南非最高的建築。穀倉在2001年功成身退,在2006年時英國的鬼才設計師湯瑪斯·海澤維克Thomas Heatherwick(他出名的作品除了2012年倫敦奧運的聖火台之外還包括了紐約哈德遜園區Hudson Yard於2019年3月開幕的超人氣蜂巢型地標The Vessel)第一次被南非設計公司Design Indaba的老闆Ravi Naidoo帶來看了這個廢棄的空間,也讓他和這個地方結下了不解之緣。海澤維克的工作室往後開始和《維多利亞阿爾弗雷德碼頭廣場》合作,提出他改造的構想。他的改造案於2014年開始動工。這個老穀倉的變身計劃裡除了一座藝文味十足的旅館《穀倉旅館》The Silo Hotel之外,更重要的是一座以收集非洲藝術為重點的當代美術館Zeitz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frica,美術館被簡稱為Zeitz MOCAA。

Zeitz MOCAA在歷經超過3年的改造工程之後於2017年9月22日正式對外開門。海澤維克將原來並無樓層區隔的穀倉主建築改造成為一座有著9層樓,9500平方公尺可用空間的美術館。他這個計劃裡的神來之筆是他並没有打掉原來穀倉裡的42根巨型垂直水泥管,而只是在中心開鑿出一座挑高的中庭,並在水泥管的上方開設玻璃天窗以納入天光。當訪客置身於這座被開鑿出來的中庭向上仰望這座在半個世紀裡曾經是全南非最高的建築時就如同仰望一座教堂的穹頂(更像是站在教堂的巨大管風琴內部向上仰望)。在這個設計裡對待這座南非當代藝術的最高殿堂就如同上帝的殿堂一樣神聖的理念不言而喻。

這座美術館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非洲當代美術館,它集結了非洲本地和非洲裔當代藝術家的重要作品。當代藝術和對社會文化以及政治的批判當然一向是密不可分,這裡的藏品對於非洲經歷歐洲列強殖民勢力的瓜分以及近代種族歧視和種族大屠殺的議題著墨頗多,相當值得一看。當代美術館當然全世界到處都有,但是有這種從老穀倉華麗變身的故事,又有這種重磅回應非洲近歷史的藝術收藏,這家美術館當仁不讓的也要成為非洲近年來最重要的美術館之一。

美術館的大門。

大門這一面的上方是《穀倉旅館》The Silo Hotel的部份。海澤維克將外牆全數以三角形玻璃拼造出如珠寶切割面的凸出玻璃牆包覆,相當吸睛。

後面原穀倉的水泥柱部份才是美術館的部份。海澤維克把原來穀倉作業的機具也保留下來了。

美術館的大門口外也以舊的穀倉機具作為裝飾。

一樓的大廳。

海澤維克這個設計裡的神來之筆是他並没有打掉原來穀倉裡的42根巨型垂直水泥管,而只是在中心開鑿出一座挑高的中庭。

這座建築在半個世紀裡曾經是全南非最高的建築,如今站在大廳裡仰望就如同仰望一座教堂的穹頂(更像是站在教堂的巨大管風琴內部向上仰望)。

參觀這幢美術館要先坐它們的透明電梯上到最頂樓,然後從頂樓開始向下參觀。透明電梯到了頂樓就更接近那些水泥管的切割面了。

頂樓的模樣。

從頂樓俯視一支美麗的迴旋梯直通建築的底層。

相當魔幻的天井。

頂樓有個戶外中庭,中庭面對的就是《穀倉旅館》。不過來的那天下雨,中庭没有開放。

美術館的展覽館。

一幅批判種族迫害議題的投影動畫作品,讓我想起了百鬼夜行。

德國藝術家Leonce Raphael Agbodjelou的兩幅作品Egungun Masquerade VI和Egungun Masquerade XII。

南非藝術家Nicholas Hlobo的limpundulu Zonke Ziyandilandela (All the. Lightning Birds Are After Me)。

很驚人的一件作品,佔據了一整個房間。

奈及利亞藝術家Taiye Idahor的兩件作品。她善以這些構圖勾勒出帶著飾品的非洲人形肖像。

南非藝術家Zanele Muholi一整組以非洲人為主角,叫作Faces and Phases的攝影作品。

突尼西亞攝影家Mouna Karray一組題名為Noir的攝影作品。在這組作品裡她把自己包裹起來,並以延長線按快門。真有才。

南非藝術家Sethembile Msezane一組以頭髮作為主題的作品。

馬達加斯加藝術家Joël Andrianomearisoa的五件作品和它們在地板上的倒影。

在Home is Where the Art is展館外開普敦當地的招牌工作者Douglas Miller (@DCMiller_Signart)在牆上的一幅作品。

Home is Where the Art is是美術館於2020年10月在美術館因COVID-19爆發而關閉之後重新開門的特展。這個展覽展出的並不是專業藝術家的作品,而是由開普敦在地居民報名參展的作品。

這些作品就相當多樣性了,有些蠻可愛的。

有些只能以「奇特」來形容。開普敦的居民真是創意十足。

這個展覽比較像是在看學校美術系畢業展的那種感覺。

居民送展的東西多,畫作掛滿了一面又一面的牆,其實也不大可能細看,這部份大致上也只能走馬看花。

在美術館裡看到這些非專業作品也許蠻奇怪的,但是在疫情期間一家美術館能夠放下身段以這種展覽來凝聚在地居民的向心力也是要給美術館拍拍手。

這幅有給它好笑到。

嘻嘻,我國小時期的作品應該也可以拿來這裡展出。

一幅批判殖民主義的作品。

美術館的特展:智利藝術家Alfredo Jaar在這裡的個人特展The Rwanda Project,探討盧安達在1994年發生的百日種族大屠殺的嚴肅議題。當時Alfredo Jaar人就在盧安達。

展覽裡一幅霓虹燈管藝術借了1930年代俄國女詩人Anna Akhmatova的詩句對盧安達悲劇後留下的時代傷痕作了最沈重和無奈的描述:「今天有很多事要作:抺去記憶,抺去痛苦,將心變成一顆石頭,然,也準備再度生活下去」。

這也是特展:南非藝術家Senzeni Marasela的個人特展Waiting for Gebane。Senzeni Marasela從2003年開始在往後的16年裡穿上了她母親的衣服,透過這個虛構的角色扮演化身為Theodorah Mthetyane,並且以這個角色在找尋她出門找工作却一去不復返的先生Gebane Hlongwane的過程來批判南非現存的諸多社會問題,也借此來討論這羣被社會遺忘的女性議題。

這幢美術館的地下室仍然保存了原穀倉的諸多地下通道,也值得一逛。

地下室裡一座美術館的模型,從這裡你可以看出海澤維克如何在穀倉內部切割出這座挑高中庭。

從地下室可以站在那座超高中庭的中心點向上看,超酷的。

地下室裡是美術館的Atelier駐館藝術家Thania Petersen的Kassaram特展。Kassaram是「混亂」的意思,所以藝術家混亂的工作空間也成了展覽的一部份(是說比我的辦公室還整齊啊~羞)。

Thania Petersen是開普敦在地出生的多媒體藝術家,她用來創作的媒介相當地多而廣。

開普敦的冬天天色暗得很早,逛到人家美術館關門時出來天都已經黑了。美術館外在夜色裡華燈初上的SILOVE標誌。這個標誌有意思,是《穀倉》SILO和《愛》LOVE的合體字(手比愛心)。

地址:V&A Waterfront Silo District, S Arm Rd, Waterfront, Cape Town, 8001, South Africa

網址:https://zeitzmocaa.museum/

延伸閱讀:開普敦最受歡迎的水岸碼頭,桌灣400年的風起雲湧 維多利亞阿爾弗雷德碼頭廣場V & A Waterfront

延伸閱讀:紐約蜂巢地標鬼才設計師操刀,開普敦最貴的穀倉旅館(希洛酒店)下午茶The Granary Cafe at The Silo Hotel

想追蹤文章按這裡就對了!

@AndyTsaiGB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來和大頭熊臉書換帖當個酒肉朋友啦!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loomybear&aid=166782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