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荷蘭《阿姆斯特丹》-「飯桌」裡帝國殘夢的滋味Restaurant Blauw
2019/01/07 02:17:44瀏覽1697|回應0|推薦38

吃和歷史息息相關,即便你是一個在國中高中歷史課時只忙著和周公聊天的人,也不難看出來為什麼越南三明治用的是法國麵包?為什麼台灣傳統老菜裡有這麼多日本菜的影子?這些在食物上反映出來的都是上個世紀帝國殖民大夢的殘影:越南以前是法國的殖民地,而台灣以前是日本的殖民地。

這種吃食的交流是雙向的。當今的倫敦為什麼處處是好吃的印度菜?阿姆斯特丹為什麼印尼餐廳特別多?這也是一樣的道理:英國以前是印度的殖民國,而荷蘭以前是印尼的殖民國。

所以說囉,來到了阿姆斯特丹當然要想辦法排一家印尼菜到吃的行程裡去。這是深度旅遊的樂趣之一,你不僅是玩三次元的空間,也要玩四次元的時間和歷史。在阿姆斯特丹的印尼餐廳裡,Restaurant Blauw應該是最出名的一家。這家也是在美國就已經先訂位的一家餐廳,不過是旅程最後歐洲已經跑了三國又回到阿姆斯特丹的最後一個晚上才吃到。

荷蘭一度是海上的霸權,它們的商船打從16世紀末期就已經抵達印尼。在19,20世紀期間更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名義將印尼當作殖民地,一直到二次大戰爆發後日本佔領印尼才告終。荷蘭在佔領印尼期間發展出了一套印尼菜在宴客時的獨特吃法「rijsttafel」。這個荷蘭字眼裡頭的「rijst」指的是米飯,「tafel」指的是桌子,所以「rijsttafel」翻成英文便是「ricetable」,以中文來講就是「飯桌」的意思。這是一種用多道小缽菜來配飯吃的吃法,大一點的宴客場面這樣子的小缽菜甚至可以多達40餘道。就說飲食的影響交流總是雙向的。如今你不論是在荷蘭的印尼餐廳,或是印尼本土的餐廳,都可以看到這種用一大堆小碟子上菜的「rijsttafel」上菜方式。菜還是印尼菜,吃法却是荷蘭人留下來的。

既不是印尼人,Restaurant Blauw的菜作得道不道地我也無從評論起。不過在荷蘭吃印尼餐廳,一口氣上一堆小碟子菜,一桌子擺下來看著也熱鬧,所以像我們這種非印尼人没法子吃門道,多少也來吃個熱鬧。要不你來吃吃這帝國殘夢的滋味,至少也是吃個歷史。

餐廳外觀。

窗裡非常角色錯亂的店名,因為blauw是荷蘭語裡的藍色,所以這是一個披著紅色外衣的藍色。 

裡面的樣子。

有一整面的牆印了一張印尼的家族老照片。

今天都喝啤酒:荷蘭的Brand Weizen和印尼的Bintang。這家的服務有點散慢,服務生跟本完全忘了我們有點啤酒這回事,前菜都上了才跟她又催了一次。上菜的間距也慢得不像話,等到快睡著。

招待的蝦餅和參巴醬Sambal。

Aneka Laut Lilit (king crab and shrimp biscuits on a sereh skewer served with a cucumber and pineapple salsa and chili-mayonnaise and fresh peanut sauce):蟹肉蝦餅。有點像甘蔗蝦,不過是用香茅而不是甘蔗作的。

Ikan Pesmol Betawi (on the skin fried sea bream in a fresh, spicy sauce with lemongrass, lemon leaves and turmeric):香茅檸檬葉薑黃鯛魚。

Daging Kalio (braised beef with turmeric leaves in a mild coconut sauce):椰汁薑黃葉牛肉。

這家點菜會附很多小菜,吃起來很「熱鬧」。

荷蘭的殖民帝國早已走進歷史裡去了。

如今在阿姆斯特丹吃印尼菜,約莫也是吃這殘夢的滋味吧。

**不論是要轉方向盤還是要轉大人,用耐心等來的酒會更陳年**

地址:Amstelveenseweg 158-160, 1075 XN Amsterdam, Netherlands 

網址:https://restaurantblauw.nl/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來和大頭熊臉書換帖當個酒肉朋友啦!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loomybear&aid=108378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