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造天堂:投票日
2019/10/10 07:37:26瀏覽214|回應1|推薦2

    時間是2028年1月11日星期六,台北的街頭要比平常熱鬧得多,而且不只在台北,幾乎全台灣的人民都在今天顯得心神不寧、坐立難安的樣子。因為今天,是台灣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投票日。

    選前雖然有人預測,要是這一次還讓民進黨的卓芳文總統連任的話,中國方面是絕對無法忍受的,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代表了長年以來他們軟硬兼施收服台灣的策略徹底失敗了,而更令他們焦慮的是:民進黨的陳水扁也曾經當過中華民國總統,他同樣在第一屆任期時中規中矩地提出了「四不一沒有」的主張,結果等他連任成功之後,隨即開始大張旗鼓地推動民進黨自創黨以來就寫在黨綱裡的宿願──台灣獨立。於是所謂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口號,就從陳水扁總統的嘴裡說出來了。因此,中國確實有理由擔心,一旦卓芳文連任成功,那她是否也會從第一任時所主張的「維持現狀」,走向更實質、全面以及法理上的獨立呢?

    台灣的人民也很擔心,但是他們仍然熱熱鬧鬧、歡歡喜喜地去投票,選出他們心目中最好的領導者。對這一代的台灣人而言,「全民直選總統」已經像吃飯、喝水一樣,是與生俱來的習慣了。

    偉恩和秀慈也在今天趕了一個大早,兩個人一左一右,牽著今年才六歲的寬宏,先到住家附近的投票所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毫無疑問地,他們都投給了卓芳文──然後便搭上開往台北的客運,一家三口睡眼惺忪地趕赴民進黨位在板橋的競選總部。

    在這之前,偉恩早已經是卓芳文台中競選總部的常客了。白天在學校代課的他,只要一有空堂就會偷偷溜出教師辦公室,但不是為了回家顧小孩,而是要趕到競選總部去,幫忙那些黨工、志工們處理各項競選的雜務。為了讓自己心目中最好的候選人勝選,偉恩不僅慷慨地捐出自己存款的一半──大約十萬元左右──還自願在選舉期間擔任總部的臨時志工,甚麼發文宣、倒茶水、搬桌椅、架帳篷等大小雜事,他統統攬到自己的身上,還一副樂此不疲的樣子。

    對於偉恩過於狂熱的政治傾向,秀慈想當然耳是不太能接受的,他們之間也為此吵過幾次架,但主要還是「錢」的問題。秀慈到今天還是不太能諒解,偉恩當初為了一圓讀大學的夢想,可以說省吃儉用到近乎苛刻的地步,而她也心甘情願從自己的薪水中撥出一半來供他念書,甚至他們結婚的時候不拍婚紗、不擺喜宴、不度蜜月她都可以忍受,但是偉恩到底是為什麼要把他們兩個辛苦存下來的購屋基金拿去送給一個老女人呢?偉恩這項瘋狂的決定,讓秀慈既生氣又嫉妒,但是比起他過去所參與的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偉恩捐錢的舉動已經算是比較溫和的了。

    因此,秀慈雖然是個對政治非常冷感的人,卻還是選擇陪著偉恩一起搭車上台北,只因為偉恩前一晚用極為懇切的態度對她說:

    「我想要親眼看看自己選出來的總統,我想要親耳聽見阿芳姐站在舞台上,對我們所有人宣布:今天,是我們台灣人又一次的勝利,我們不畏懼中國的威脅,再一次用選票證明了──我們捍衛台灣的決心,永不改變!」

    投票時間在下午四點結束,身在台灣的絕大多數民眾,這時也開始紛紛簇擁到電視機前,觀看各家新聞台所播報的最新計票結果,間或穿插幾場資深黨員或專業媒體人的預測與分析。所有的人都很緊張、焦慮卻又興奮莫名,因為他們的心裡都很清楚,如果卓芳文連任成功,中國方面會有甚麼樣的反應。在卓陣營勝算極大的樂觀背後,是不確定中國會如何回應的深沉憂慮,這是所有挺卓民眾心裡揮之不去的陰影。

    偉恩和秀慈搭了四個多小時的車,終於抵達了繁華擁擠的台北火車站,幾經輾轉,才總算來到民進黨板橋總部的現場。因為返鄉投票和動員造勢的加乘效應,導致國道到省道再到一般的縣道全都壅塞不堪,再加上國軍的車隊令人擔憂地從各個營區傾巢而出,並且在演習和移防的途中不時派出人員在路口管制交通,以致於偉恩一家人雖然很早就出門了,卻一直到下午三點才抵達現場,而現場早已湧進大批卓芳文的支持者,為卓總統搖旗吶喊,鳴笛助威。此外,各地的綠營民意代表也穿梭其間,向選民們一一握手致意,也為彼此加油打氣。偉恩還看見,在遠方的大型舞台上,張貼著巨幅的卓芳文和許士德的頭像,讓他備感親切。

    反觀秀慈和寬宏,可就沒有偉恩這麼興高采烈了。秀慈本來就對政治和社會運動興趣缺缺,所以此刻的她只是默默地跟在偉恩的身旁,冷眼旁觀著周遭的狂熱。而年幼的寬宏,雖然有媽媽牢牢地牽住他,但是他看起來卻是一副病懨懨的樣子,走起路來也拖拖拉拉的。就在偉恩還沉浸在現場的狂熱氣氛時,秀慈卻一臉憂慮地叫住了他:

    「老公,宏宏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太舒服,我們要不要先找一家診所幫他看一下啊?」

    偉恩聽到了秀慈的聲音,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兒子的臉龐突然變得好蒼白,雙眼吃力又恍惚地半睜著。

    「宏宏?」偉恩急忙蹲下來,摸了摸寬宏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宏宏還好嗎?宏宏忍耐一下,爸爸現在就帶你去給醫生看喔。」

    偉恩說著就要把寬宏抱起來去找小兒科診所,想不到寬宏卻推開他的手說:

    「我沒事,我只是頭有一點點暈……爸爸不是要看阿芳姐姐嗎?她麼時候才要出來啊?我也想看阿芳姐姐。」

    聽到寬宏的童言童語,讓偉恩和秀慈頓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他們沒有料到,這個小寶貝都已經這麼不舒服了,居然還惦記著爸爸要看阿芳姐姐?偉恩忍不住笑了。

    「宏宏乖喔,阿芳姐姐應該要等到晚上才會出來,所以爸爸先帶你去給醫生看好不好?」偉恩蹲跪在寬宏的面前,努力安撫他說。

    「我不想看醫生,我想吃麥當勞……」寬宏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淘氣的倔強。

    「好好好,我們先去看醫生,再帶你去吃麥當勞好不好?」秀慈這時也蹲了下來,加入哄小孩的行列。

    寬宏鼓著腮幫子,看看爸爸,又看了看媽媽,這才有些不情願地點頭答應。偉恩立刻高興地親了一下寬宏的臉頰,也給了秀慈一個輕輕的吻,當作是她願意陪他上台北的獎勵。

    當他們一家三口終於達成共識之後,偉恩便將寬宏抱到自己的肩膀上,讓他可以高高的眺望眼前的景象,希望能在他童年的記憶中烙印下這場民主的盛會。這可是台灣人從日據時代一直努力到今天,才終於爭取到的完全民主──允許每一位年滿十八歲的台灣公民,都可以用選票選出自己的總統。

    但是當偉恩一行人走進附近的一家診所時,看見的卻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光景。在診所的液晶電視螢幕上正在播報即時新聞,TVBS新聞台的主播字正腔圓卻又略顯焦慮地說道:

    「根據可靠消息指出,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已經親臨坐鎮平潭島,並有上百名少將以上將官隨行。除此之外,美、日、韓方面也根據所蒐集到的情資,向我方提出警告,預告中共解放軍已經在福建沿海集結完畢,陸、海、空三軍即將展開聯合作戰及兩棲登陸演習,備受矚目的二砲部隊也有不尋常的移防動作,呼籲我方務必提高警覺,密切關注對岸的一舉一動……」

    螢幕上伴隨著主播急促的播報聲而變化的,是中國各軍種操演的畫面,像是中國空降兵第十五軍的雷神突擊隊和坦克車一同跳傘的畫面,以及東風-11、東風-15飛彈發射升空的懾人景象,讓候診室的氣氛顯得異常凝重,和外頭卓芳文總部前歡欣鼓舞的氛圍相比,可說是天差地遠。

    主播緊接著提到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並且用圖表分析96年和今年度的台海危機之間的異同,以及引發這兩次危機的原因:

    「上一次台海瀕臨開戰,是因為前總統李登輝決定推行全民直選總統,而此舉被中國大陸解讀成是走向『實質台獨』的重大罪行,因此對台發射了四枚飛彈,分別落在蘇澳和高雄的外海,所幸美國當時緊急調派兩艘航空母艦戰鬥群來台,這才遏止了中國大陸犯台的野心。

    而這一次的台海危機,又剛好發生在台灣總統大選的時候,中國大陸又一次大動作調度軍隊進行三軍聯合演習,並且單方面對外宣告台灣海峽周邊空、海域為禁航區,外界因此紛紛解讀為是中共為了向台灣的選民施壓,警告台灣人不得再讓傾向台獨的民進黨候選人當選。

    面對中國急遽升高的動武威脅,國民黨候選人陳伯倫表示:『如果我當選,一定會回歸馬前總統的兩岸政策,也就是不統不獨不武。我們會以合作取代對立,以溝通取代挑釁,維持兩岸和平、對等還有穩定的經貿發展,這是我們國民黨給台灣的選民最堅定的承諾。』

    而民進黨候選人卓芳文則回應:『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和我四年前所提出的一樣,沒有改變。我們仍然主張維持現狀,持續和大陸保持友好且有尊嚴的往來,不會成為台海的麻煩製造者。』

    然而,對台灣的選民而言,除了擔心卓總統會不會變成第二個陳水扁之外,大家最想問的恐怕是──美國的第七艦隊到底會不會來?」

    偉恩幫寬宏掛完號之後,隨即走回位子上,卻發現秀慈眉頭深鎖,兩眼直盯著電視。而寬宏則是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緊盯著角落的一台電動小火車,好像很想過去玩一下的樣子。

    「怎麼了嗎?」偉恩走到秀慈的身旁坐下,輕聲問道。

    「我好怕……」秀慈喃喃地說,目光仍然停留在中國特種部隊機降的畫面。

    偉恩可以明白她的憂慮,因為他自己也很害怕。有誰能想得到,不過只是一場選舉,竟然會有爆發戰爭的風險呢?

    「媽媽怎麼了?」寬宏仰起頭問媽媽,眼睛終於不再盯著小火車了。

    秀慈這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兒子解釋,只能默默地將他摟進懷裡,並且暗暗祈禱,自己的恐懼千萬不要成真。

    「宏宏別擔心,媽媽只是擔心你的身體,所以你等一下一定要把你哪裡不舒服,通通跟醫生叔叔說喔。」偉恩把寬宏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一邊安撫他,一邊用手撥順他略顯凌亂的瀏海。

    要是真的發生甚麼事的話,偉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秀慈和寬宏了。

    「爸爸騙人,媽媽沒有在擔心我啊,你看她都在看電視。」寬宏有些賭氣地說。

    偉恩笑了笑,也伸出手來捏了捏秀慈的臉頰,想讓她稍微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秀慈這才發現,自己看電視看得太入迷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老婆,」偉恩望著秀慈說:「不管發生甚麼事,我們都不會分開,我一定會永遠守在妳跟寬宏身邊的。我保證。」

    但是偉恩沒有告訴秀慈的是:他已經收到國防部寄給他的動員令了,只要上級一聲令下,他就得拋家棄子為國出征。而出征之後是生?是死?都不是他可以決定的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lenchiou&aid=129945756

 回應文章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0 12:18
2028年
甘弟(glenchiou) 於 2019-10-10 13:03 回覆:
沒錯,這部小說是對未來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