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六)情是何物(終)
2018/04/14 19:25:18瀏覽963|回應17|推薦0

  天火之後,註定永世糾纏的結局,慕玄與紫英還有朱宸他們三人的命運將會緊密相連,難分難解。第二部左右魔界的新人物出現,他的出現使朱宸在魔界中翻雲覆雨,即將修成魔神的朱宸,對上好不容易找到紫英的慕玄,兩人的爭鬥即將畫下新章。

  

  「不行!我不能留在這裡,要去通知虎子他們快逃。」紫英將攝生的袍子折好,放在亭子裡,緩緩走出亭去。

 

  腕上的淚晶如同她的手杖,拉著她的手走進茫茫的雪中。紫英纏頭的傷布鬆開,傷布被風雪吹向遠方。

 

  仁亨皇子一路追著朱宸兄弟,他們兩人輕功絕佳,足不點地的在風雪中競速,不一會兒,仁亨竟失了兩人的蹤影,還迷了路途。舉目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風中飛來一條白色的傷布,仁亨皇子伸手抄住,心想這附近有人,他頂著風雪朝著傷布飛來的方向前進。

 

  「妳還在這裡沒走?」魘影雪翾攔住紫英的去路。

 

  紫英並不回答她,只是慢慢的朝著前方走去,魘影見機不可失,翻掌一刀刺向紫英的心臟,道:「只要妳一死,摩伽國就是我的了。」

 

  紫英被腕上的淚晶拉扯得撲跌在地,魘影又失手,恨道:「妳這個瞎子,還想逃到那裡去?」

 

  「妳害自己的國家死傷了十萬餘人,又要殺害自己的親弟。除了權勢,沒有其他的事情讓妳在意了嗎?」

 

  魘影道:「有。就是妳死,只要妳死,仁德太子一定痛不欲生,絕對不會再留在摩伽國,到時摩伽國就在我的掌握之中。」

 

  「原來如此。」紫英冷靜的說道:「慕玄決不會讓妳得逞的。」掙扎著站起來,雖然她已無生意,只要能為照顧過自己的盡一份心意,那怕再微小,她也要去做,現在她要趕去通知所有人離開這裡,以免被天火波及。

 

  魘影身子翾飛翩轉,宛若舞蹈,手中的匕首已橫在紫英的頸項,道:「妳現在心裡還有什麼想法不妨說來聽聽?」

 

  「無念。」紫英平靜的說道。

 

  「真乾脆。」魘影真力一吐。

 

  要命的剎那,一道純然的劍氣襲來,魘影不得不迴身化解那道劍氣。

 

  劍氣方到人也跟著劍游過來,生生把魘影隔開來,訝道:「雪兒王妃,妳怎麼會在這裡?」

 

  魘影萬沒想到在這個當口,仁亨皇子會出現在這裡。

 

  「她不是王妃,她是魔國的人,攝生叫她二姊。」紫英唯恐這個孩子被魘影騙了,出聲警告。

 

  仁亨皇子實在難以想像以賢慧出名的雪兒王妃竟是魔國的二公主,道:「她說的可是真的?」

 

  魘影確定沒有其他人跟來,發出悅耳的笑聲道:「是真是假已不重要,你們兩人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話未完,身法奇詭的魘影雪翾欺身到仁亨皇子的左側,匕首直刺左脇,仁享皇子劍術雖佳,可惜缺乏臨陣敵對的經驗,變招不及,悶哼一聲,已然中招。鮮紅的血液滴落在雪地上,煞是絕美。

 

  「你不會馬上就死,血會一點一點的流乾。放心好了,不會痛,你很快就會昏迷的。」魘影親切的說明著。

 

  仁亨皇子往後退倒,紫英扶住他,抽出隨身的銀針,止住湧出的血液。道:「不要相信她說的。她在製造你的恐懼,讓你血液運行加速。」

 

  魘影溫柔的笑道:「妳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多話。」

 

  遠方的銅角聲傳來,魘影恨道:「韓元徽要領軍疏散,可惡,不能讓他們如願!」

 

  仁亨皇子見魘影轉移注意,低聲對紫英道:「紫英姑娘,我們快走。」

 

  「快往這邊走。」天火帶著熾熱的水蒸氣撲面而來,紫英推著仁亨皇子往東方遁走去。

 

  仁亨皇子忍著傷痛,拉著紫英往來處飛奔,想著只要把她交給太子哥哥,太子哥哥就不會離開摩伽國了。

 

  魘影雪翾那能讓到手的鴨子飛了,雙足輕點,如同雪梟般飛了過來,手中匕首猶如利爪,瞄準獵物。

 

  紫英重傷後體力不濟,奔出沒兩步,就栽在地上。仁亨皇子見狀,擋在紫英身前,道:「妳快走,我擋她一陣。」

 

  「不!你快去通知眾人,速往東邊山麓的小路下山。」脫下腕上的淚晶,交給仁亨皇子,「這是可以指路的淚晶,它會帶你到達安全的所在。你快去通知眾人離開這裡,快走呀!」紫英用力推開仁亨皇子,以身擋下鋒利的匕首。

 

  仁亨皇子眼眶中滾著淚珠,轉頭依著淚晶的指示,往韓元徽的大軍去了。

 

  魘影雪翾露出笑容,利刃刺向紫英的瞬間,心頭抖顫,刀尖一偏,刺入紫英的右肩,然後全身發寒,慢慢的回頭看著殺氣騰騰的朱宸。

 

  攝生搶上前點住紫英的穴道,將她帶離入肉的刀身,叫道:「紫英姊姊!」紫英面無血色的倒在攝生懷裡,低頭不去看朱宸紫虛。

 

  「小弟!你先帶紫英走。」朱宸的聲音冷得比太白山的雪更冷。

 

  攝生抱起紫英跟著仁亨皇子的腳步向東而去。

 

 

 

☆☆☆☆☆☆☆☆☆☆☆☆☆☆☆☆☆☆☆

  仁惠皇子和韓元徽等人死死的架住慕玄,帶著他急急避往安全的地方。

 

  眾將士那見過天火,不僅觸者立死,而且傷者也無藥可治,功力稍差點的,受傷後,全身潰爛,沒多久就化為焦炭。

 

  「太子殿下,這天火要怎麼控制?」仁惠皇子問道。

 

  「水火土石都無法讓它熄滅,唯有龍之淚。否則不燒盡一切,它是不會停止。」慕玄木然的說道。

 

慕玄看著手中的獨龍珠,雖然他已將它召喚回來,天火已然漫延開了。紫英重傷,那有餘力可以逃得出來,她……。想到這裡,慕玄全身冷如冰,縱然人在這裡,也如同死去一般。

 

仁亨皇子全身浴血衝了進來,道:「紫英姑娘要我們快依淚晶的指示,往東方退走。」

 

「紫英?」一聽到紫英的名字,慕玄推開眾人,揪住仁亨道:「她在那裡?」

 

仁亨皇子羞愧的低下頭,道:「太子哥哥,我……我……」淚水忍不住流下來,「她把淚晶交給我,以身擋住魔國二公主。現在恐怕已經……」

 

慕玄魂不附體,狂喊:「不!不會的!她在那裡?快說!」

 

仁亨指著外面迷迷濛濛的風雪,「前方五里處。」

 

慕玄不等仁亨說完,迅速指示:「全軍往東邊山麓速退。」孤身往風雪中飛去。仁惠皇子怕太子有失,也跟著追了去。

 

韓元徽等不敢再耽擱,依著仁亨皇子手中的淚晶指示,吹起銅角率領全軍往東麓火速下山。

 

慕玄瘋狂的叫喊著:「紫英!紫英!回答我呀!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回天庭去的嗎?紫英,回答我!」

 

攝生在風雪中聽見慕玄的叫喚,也大聲的回應道:「慕玄大哥,紫英姊姊在這裡!」

 

「紫英!」慕玄撲了上來,見到紫英,顧不得什麼禮儀,把紫英從攝生懷裡抱了過去,輕撫著她的臉蛋,死去的心又重萌生意顫聲道:「活著,還活著。太好了!」強忍的淚水不自主的流了下來,滴在紫英的臉上。

 

仁惠皇子追著慕玄過來,一見攝生,抽出雁翎箭彎弓就射。

 

慕玄單手拈住迅疾如火的箭身,道:「大皇兄,戰爭已經結束了,不要再造殺孽了。

 

「可是他……」仁惠皇子仍警戒的防範攝生殺過來。

 

慕玄運起玄功再次為紫英療傷,撕下自己的衣袖替她包紮傷口。紫英緩緩的張開眼,那雙秋水似的眸底仍不見精光,卻隱隱有著波動。她艱難的出左手撫觸慕玄的臉龐、堅挺的鼻子、溫柔的眼睛等,她的腦中現出慕玄的模樣,嘴角露出了然的笑容。

 

「你說那兩個匠人的故事是我們嗎?」

 

慕玄點頭道:「是。」

 

紫英道:「你要的不只是這樣的感情。你要的,我給不了你。」

 

「那都無關緊要了,只要妳活著。」慕玄深情的說道。

 

紫英心頭靈光一閃,全身巨顫,天火已經不遠,帶著她,大家都得死。慕玄肯定不會丟下她獨自離開,唯有……

 

「慕玄,答應我,救救太白山,讓天火熄滅。」紫英忽然要求道。

 

若要熄滅天火,唯有現出真身,那慕玄必須放棄仁德太子的身軀,也就是說唯有死,才能以龍身來滅火。他仍毫不猶豫的答應她道:「我會盡全力去做。」

 

紫英伸出手,叫道:「攝生……」

 

攝生握住她的手,紫英借勢站起來,指著前方道:「那裡,快走!」

 

仁惠皇子拉著慕玄,道:「快朝東去。」攝生楞了一下,依言向前奔行。天火未到,高熱的蒸氣已燙得人全身皮膚發紅。

 

攝生回頭一看,紫英趁機用盡全身的力量把慕玄推向仁惠皇子,轉身沒入熾烈的蒸氣之中,慕玄阻之不及,又被仁惠皇子死死扯住往後疾退。只能眼睜睜看著紫英像薄霧般,消融在高溫的天火之中。

 

「啊───────」

 

慕玄長聲悲鳴,四野雷電成千上萬自天而降,白日猶如黑夜,在雲端的深處,一條金光燦爛的天龍,忽隱忽現,飛向沖天的天火。毀天滅地的天火由白轉藍,在這種大寒的天氣,下起驚人的大雨,變成藍燄的天火逐漸轉紅,又變成黃色,終被滂沱大雨熄滅。

 

仁惠皇子被這異象驚住了,久久不能自己。等他回過神來後,慕玄已魂歸天界。

 

「太子殿下?!」 

 

仁惠皇子抱著氣絕的仁德太子身軀,跪地慟哭。

 

 

 

★★★★★★★★★★★★★★★★★★★★★★★★

  「妳什麼時候開始想要魔君之位?小妹。」朱宸望著遠去的攝生和紫英,冷冷的說道。

 

  魘影雪翾對朱宸十分忌憚,自小開始,這個長兄就是魔國人人敬仰的戰神,軍功無數,從無敗績,誰敢動他的腦筋,下場不是一個死字就算了。擅於心計的楓臣,即使心中對他十分不服,仍不敢妄動魔君之位的心思。

 

  自從他對一個山野的小女孩一見情開始,魘影認為她的機會來臨了,她利用仁惠王妃的有利地位,屢屢把不實的情報送給楓臣,隱瞞了摩伽國外虛內強的國策,害楓臣和銀魊戰死。又說服了裭魄讓他提早出關,至使裭魄因毒功未成,強行重創了摩伽王後被殺,翦除了所有障礙後,只要殺死紫英,就可以同時打擊朱宸和仁德太子,把摩伽國和魔國掌握在手。而攝生她根本不放在眼裡,要殺他易如反掌。

 

  只是她料錯了一件事──朱宸對紫英的感情超過了她的預想。現在她必須在朱宸發現她的陰謀之前離開,能逃多遠就逃多遠。

 

  魘影雪翾滿臉委屈的說道:「大哥,我那有這種心思?我不是讓璟環去警告你有埋伏了嗎?」

 

  朱宸攻摩伽國京城那日,在城樓上自盡的女人並不是魘影。朱宸早就知道了,回到魔國後,他絕口不提小妹的事,因為他懷疑魘影已經背叛了魔國。現在他親眼見到魘影要殺紫英,依他的才智,那還不明白魘影在圖謀什麼。

 

  「玩火,要有焚身的準備。妳準備好了嗎?」

 

  魘影雪翾感到天火已經不遠,道:「大哥,你要殺害自己的親妹妹嗎?」

 

  「有何不可?妳不也想殺害自己的小弟嗎?」話才完,朱宸已在面前,駭得魘影驚呼出聲。

 

  朱宸揪住魘影的頭髮,微運勁,一頭青絲連皮帶髮扯了下來。

 

  魘影血流滿面的慘叫著,還來不及躲開,朱宸箕指如爪,扯下她引以為傲的臉皮,往旁一扔。

 

  魘影痛得連叫喊的聲音都啞了,連連退後。朱宸又逼近道:「一個女人,沒了頭髮和美貌,活著有什麼趣味?」

 

  「你…你……」魘影自心底恐懼起來,朱宸對待叛徒絕不留情,尤其傷害了他最愛的人,絕對是罪無可恕

 

  魘影忍著痛要逃走,朱宸一掌推來,她的身子飛向百步外的天火,眨眼間連渣都不賸。

 

  此時天象驟變,雷電四起,攝生寤影趕了過來,悲叫道:「大哥,紫英姊姊她…她投入天火之中。」

 

  到紫英的惡耗,朱宸只感全身已隨著紫英灰化,心已不在人間了。

 

  大顆大顆的雨滴,點點落下。如朱宸的淚,這也是仁德太子的淚,方才他見到雲中的天龍定是仁德太子的真身,他追著紫英去了。

 

  雨水佈滿了兄弟二人的臉龐,朱宸不見七情的臉孔令攝生不安,他拉了拉朱宸的衣袖,道:「大哥,你怎麼了?」

 

  朱宸用衣袖把攝生臉上的分不清是雨還是淚的水抹去,撫著他的頭髮道:「小弟,守住魔國,我一定會回來,帶著紫英回來,不管花多久的時間。」

 

  朱宸用額頭輕攝生的額頭與他立約,拍了拍攝生的肩膀,此不顧而去。此後,再也沒有人見過朱宸紫虛。

 

 

 

★★★★★★★★★★★★★★★★★★★★★★

  太清境中,韶宮正忙著保留住紫英的仙體。忽然天雷天火齊動,兩位司命匆匆奔了進來。

 

  「神君不好了!公主她投入天火自盡,南華神君魂歸天界,馬上就要回來這裡了。」

 

  乍聞惡耗,連韶宮都動容,失聲道:什麼?!

 

  韶宮馬上趕到慕玄仙體處,慕玄才張開眼,方起身張口就噴出一口血,痛叫:「紫英───」又一口血噴出。

 

  「這是怎麼了?」韶宮問道。

 

  慕玄只是搖頭,鮮血不住的從嘴角流出。悲慟至極的他顫顫巍巍站起來,往房裡走去,韶宮也跟著過去。

 

  慕玄進了房門,在床上紫英的仙體正加速的消失,慕玄伸出手要去觸摸的當下,紫英瞬化虛無,消失得無影無蹤。慕玄大叫一聲,直挺挺的往後倒下。

 

  「不!」韶宮叫道:「他的元神要散離了。」一掌運出元功助慕玄穩住元神,大喊道:「師尊,您再不出手,慕玄就保不住了。」

 

  韶宮全力支撐慕玄,自己的額頭也冒出涔涔的汗水,兩位司命急得團團轉,不知如何幫手的剎那,不知從那裡冒出一個透明的圓球,把慕玄包裹在裡面。周而復始的天然真氣,不斷修補慕玄即將散裂的元神,韶宮慢慢的收功把手從慕玄身後抽回,自己也哈哈的大喘著氣,剛才著實凶險至極。

 

  韶宮摸出九轉還魂丹服了一粒,凝神運氣數周天,才緩過氣來,道:「大司命發生什麼事了?」

 

  「神君,獨龍珠被魔國的人偷去引發了天火,為了阻止天火漫延,公主…公主她捨身救人,南華神君收回獨龍珠後,為了滅天火魂歸天界,現出真身。」

 

  韶宮看了一眼在鎖功玲瓏球中的慕玄,道:「紫英這下子不歷盡千劫,怕是回不來了。少司命你可有辦法可以測出紫英現在何處?」

 

  「神君,公主仙體己失,小神實在無法只憑元神找到公主的所在。」

 

  韶宮恨道:「這個朱宸屢屢和我做對,真真可惡!」

 

  大司命憂心忡忡道:「朱宸紫虛不但是純魔,還是天外魔帝的直系血裔,他現在入了魔界,未來恐會變成可怕的魔神。魔性執著,他纏上公主,不得到手他是不會罷休的。」

 

  「根據我在上古萬象閣秘錄中發現的古本記載,在百千劫前,恨天崖並不存在。心魔玉笑天為了和聖境公主紫嫣相會,才用魔法造出來,原名叫戀天崖。但聖魔本為世仇,兩人的戀情一開始就是禁忌後來玉笑天帶著紫嫣公主私奔,兩人生下一女,紫嫣被聖境捉回永世禁錮。玉笑天用盡所有方法,都無法見到心愛的妻子,女兒又失蹤,悲恨交加的心魔在天崖下了詛咒,並將戀天崖更名為恨天崖,只要在這裡下界的仙佛,不論是誰三天內仙體都會消失,淨除所有功力、記憶,福德、功德完全除去。在此下界之人,必將歷盡千劫,累世不得善終,能不能回歸,還是未知數。唉!心魔在施咒後,在魔界深處失蹤,這個詛咒任誰都解不開。」

 

  「朱宸紫虛的情況和心魔大同小異,唯一的不同是他單戀公主,依魔類愛恨分明的個性,公主轉世不遇上他便罷,遇上了,怕是劫難不斷了。」

 

  韶宮揪著少司命的衣襟,道:「難道紫英真要被朱宸紫虛給纏得永世不得解脫嗎?快給我想辦法!」

 

  大司命幫著少司命把韶宮拉開,「神君息怒呀!」

 

  少司命好不容易緩過氣來,道:「我…我想到了。」

 

  「什麼辦法?」韶宮眼光一亮。

 

  「觀星台。」少司命道:「公主仙體雖已不在,但元神還在,異象雖不明顯,在觀星台還是可以看到一些端倪的。」

 

  韶宮哀嘆道:你們也見到現今這種情況,我那有時間去觀星台?唉!我苦命的好姪女紫英,二叔真是無能,連妳都護不住。

 

  兩位司命和韶宮交情甚佳,見他煩惱,心中不忍,道:神君不要煩惱,我們可以輪流去觀星台幫您注意公主的去向。

 

  大司命忽然拍著大腿失聲喊道:不妙,這次天雷天火齊出,天帝一定會徹查原因南華神君私下凡的事不就露餡了。

 

  韶宮道:誰敢彈劾慕玄?他是為了天下蒼生才現出真身的,還受了重傷。

 

  大司命道:雷部的司雷星君肯定會向天帝參南華神君一本,就算諸位上相想不理都說不過去。

 

  「讓司雷去參吧!韶宮咬著牙笑道:我還怕沒人出面彈,讓天帝知道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不能讓太子暾好過日子,不鬧個天翻地覆,怎能顯出我鳳族二皇子的威能呢?!哼!

 

  雷部的司雷星君果然上本參奏獨龍珠引發天火,太白山幾乎全毀,生靈死傷無數山神也在此役中魂飛魄散。天帝和諸相極為重視,召了相關人員到太微玉清宮的紫闕金殿議事。

 

  太子暾道:獨龍珠遺落人間,一直沒有被發現。這次若不是太白山大火,也無法得知它的下落,我們正可以藉此機會把獨龍珠收回,以防下次的災劫。

 

  司雷道:天火被南華神君熄滅,獨龍珠應該被他帶回,為何至今沒有回來覆命,而且南華神君私下凡界,也該出面說明,現在連個人影也不見,是否害怕天帝追究他私自下界的罪責。」

 

  玉清上相尹喜真人斥道:司雷星君言之太過。你可知道熄滅天火要費去多少元功?而且能夠把天火控制在太白山不至漫延到其他地區,這些事情,豈是簡簡單單就能做成的。太白山雖遭天火,生機猶存。若不是南華神君來得及時,山下百姓不是全都遭劫了嗎?

 

  尹喜真人轉身向天帝說道:天帝,本相以為南華神君雖然私下凡界,但是為了天下蒼生,熄滅天火,為太白山留得生機,功過相抵,不僅無過,還有功。

 

  天樞上相許遜真人、泰玄上相道陸真人同時出班陳言道:吾等也同意玉清上相所言,若非南華神君,事態必然不可收拾。

 

  司雷哂道:若如此,以後私下天界,都可以用為了天下蒼生做為藉口,不但免於天雷處罰,還可以因此得到天帝獎賞。

 

  天機內相陸通真人喝道:司雷星君忒無禮。天庭有天庭的規矩,你在這裡大放厥辭混淆視聽,該當何罪?

 

  太子暾想起紫英跳下恨天崖,慕玄的神色分明是對她有著很深的愛意,現在他下凡去熄滅天火,肯定與紫英有關。不知怎麼心裡一陣陣的妒意上湧,他本對紫英無意,可是自從紫英跳下恨天崖後,他深深的後悔,本來他可以擁有像紫英這樣身份品貌才德兼具的女子為妻,他卻愛上了芙蓉。紫英決然跳下恨天崖,再不會回頭後,太子暾才發覺自己錯過了今生重要的女子。現在他已娶芙蓉為正妃,但他一直覺得遺憾,對慕玄更加忌憚。

 

  慕玄現在可以大方的去追求紫英,完全不必顧慮他和紫英之前的婚約。光想到這裡,他心裡就更加不悅。太子之位若不是慕玄無心,他根本沒有機會。在他的想法中,太子之位就像是慕玄施捨給他的一樣,現在他又要奪走他的未婚妻,這股窩囊氣憋在心裡,真不是滋味。

 

  「太子,你覺得如何?天帝望向滿腦胡思亂想的暾問道。

 

  太子暾道:天帝私下凡界確是重罪南華神君雖是為了天下蒼生,但此例不可開。本君以為嚴懲倒是不必……」

 

  太子暾本要說要慕玄受三道天雷擊身做為申誡時,韶宮搖著折扇在班後笑吟吟的望著他,太子暾胸頭一緊,轉口道:應該昭告眾神,這是特例。此次不予追究,若有再犯,必定重罰。

 

  天帝道:本帝也覺得不該罰,也不能賞。雖然對南華神君過意不去,為了天界律例,相信他必不會為此在意。

 

  「韶宮神君何在?天帝喚道。

 

  韶宮慢吞吞的自後列出班,道:韶宮在。

 

  「南華神君回天庭後,為何不來回報?

 

  韶宮折扇一指,鎖功玲瓏球脫出,臉色蒼白幾近神魂破散的慕玄,端坐其中。

 

  眾神仙一陣嘆惋,議論紛紛,對司雷以及太子暾投以責怪的眼神。

 

  「南華神君不計生死,拼著元神散裂的危險,強行滅了天火。倒要請教司雷星君,南華神君要怎麼回報?韶宮淡淡的問道。

 

  司雷星君一想起他手中擁有鳳族的鳳凰神木,以及那個被他奪去眼的小公子不知是鳳族的那位,心虛之下,醜臉發黑,立馬閉了嘴。

 

  天帝見狀,也覺得十分過意不去,道:是本帝的疏忽,現在南華神君的狀況如何?要不要請元始天尊來看看?

 

  「南華神君行功過度,師尊已經將他穩住了,沒有七七四十九天,他無法離開鎖功玲瓏球,請天帝寬赦慕玄與我等私下仙界並在人間使用仙術之罪。韶宮趁機把之前慕玄和他在人間使用仙術的事一併算在裡面。

 

  天帝道:何罪之有?韶宮神君與諸位星君為了此事奔走也辛苦了。

 

  在場眾神除了太子暾和司雷外,大家都向韶宮等人道賀。兩位司命也鬆了一口氣,仙籙的紀錄雖被他們抹除,萬一被人發現,他們仍是要受株連,韶宮這招把他們兩人解套,內心對韶宮真是感激不已。

紅塵劫-神劫各回連結:https://blog.udn.com/gausapphire/110656381

  第一部完   

  敬請期待第二部----群魔亂舞之風流九皇爺----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32544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6 20:50
雪霏兒晚安:
情是何物,想起十六歲的元好問赴試并州道逢捕雁時,所作〈摸魚兒〉:「問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是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隻影為誰去。」慕玄一哀鳴,魂飛天上,也算是殉情的一種吧!情的演繹通常只這一輩子,以輪迴的方式有《七世夫妻》胡金銓《大輪迴》之類的,像牛郎織女則每年重複的生離。情的演繹是有其拘束性,歸妹以後的情節就很難寫的,以輪迴或再生緣的論述,或可讓情愛更為長久。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7 09:02 回覆:

景寔早安。

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章回訂這個題目,意在引出兩人情性。輪迴之後,是否能再相知相守,還是未知數。

我喜歡胡金銓導演的空山靈雨和山中傳奇,很令人回味無窮。

連雁兒都能生死相許,何況是自詡萬物之靈的人呢?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6 00:03

雪霏兒 晚安 

慕玄好帥  紫英美中帶著堅定 這圖完全非常符合他們的性情

沒想到最後他們紛紛犧牲自己 不知七七四十九天後慕玄會有何反應 

仙界沒想到和凡間一樣 也有著妒忌

等著第二部囉  

忙中也要讓自己有空閒時刻稍作歇息^^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6 09:19 回覆:

靜心早安。

風箏測試得如何了?

第二部在介紹魔界的幾個人物,日後妳會看到他們。

太子暾是一念之差,其實他已在幸福中,只是他沒有好好珍惜。人總是在意自己得不到的,忘了自己所擁有的,他也是如此。

慕玄和朱宸是這部小說的核心人物,他們看似糾葛難分,其實彼此惺惺相惜。若非兩人的立場不同,或許可以成為莫逆之交。


何希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5 20:41
第二部是不是都回到天界了呢?紫英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厲害的魔神會不會有什麼死穴呢?慕玄與紫英會終成眷屬嗎?哇!好期待喔!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6 09:13 回覆:

早安,何希奇。

第二部開始會介紹幾個重要的魔界人物,以及一直隱於幕後,操控著全局的可怕人物。

慕玄回歸天上,紫英墜入輪迴,下落不明。

謝謝妳的賞讀喔!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5 11:12

雪霏兒午安,

打字又被吃掉,只好怪招。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5 17:04 回覆:

大同,

我也覺得怪怪的,本來我也是寫了一堆,忽然留言的視窗就不見了,一切重來。

仁惠皇子雖是豬隊友,但沒有什麼野心,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留下慕玄在摩伽國繼續做太子。一種非誰不可的概念,佔據他們的心,相較之下,仁亨皇子就比較理性,他雖然很希望慕玄留下,但卻不會強求,之後摩伽國將由仁享皇子繼承大統,這在後面的章回會提到。仁惠皇子因慕玄之死,深感自己罪孽深重,出家為僧,以贖前愆。

下一部的群魔亂舞正式把仙魔兩界因朱宸而推上枱界,魔界中的幾個魔頭也會陸續出現。敬請期待了。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5 09:23
謝謝來訪 假日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5 16:56 回覆: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4 20:43

太子暾還有私心

怎能在仙界

是否會被打下凡間?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5 16:56 回覆:

映兆安安。

太子暾本性是好的,可惜一念之差,讓他萬劫不復。

謝謝您來賞讀給評!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4 19:26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雪霏兒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