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五)天火
2018/04/07 21:52:50瀏覽722|回應16|推薦0

  執著於仁德太子的摩伽國,為自己帶來了滅國之禍。重傷初癒的紫英,又會如何呢?下一回即是第一部的最後一回,敬請期待。

      太白山在韓元徽帶來的三萬士兵駐紮之後約十天,仁惠皇子、仁亨皇子以及太傅周柏松也陸續到達。仁惠皇子抵達後,聽取了韓元徽和何凡的報告,一顆心直往下沉,太子果然來過了,還把茅屋給隱蔽起來。他看著韓元徽在原址上挖的洞,別說是茅屋的殘骸,連痕跡都看不到。

 

  周柏松安慰仁惠皇子道:「我們一路趕來,並沒有聽說有異象出現,太子殿下可能隱居在太白山中,不想出來見我們,我先耐心的等等看再說。」

 

  仁惠皇子無奈,命韓元徽調派人馬搜山,把和太白山相鄰的幾座大小山脈,全都翻了一遍,那有太子的蹤影。

 

  就在太白山人仰馬翻之際,距太白鎮百里外的沐仙鎮來了對男俊女美的夫妻,他們牽著一頭雄鹿,在那裡採購了許多米、油、鹽等生活用品,往著大荒山群的方向走了。

 

  何凡得到消息,快馬趕去沐仙鎮,和當地的地保查問情形,和他們交易過的人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大夥正七嘴八舌的談論那對夫妻的情況時,有個小媳婦忽然說道:「我記得那位公子很英俊,出手又大方,他的娘子喚他慕玄。」

 

  「慕玄!」何凡興奮得幾乎要跳起來,太子在外遊歷時,用的就是這個名字。他馬上趕回太白山將沐仙鎮訪察的細節稟報仁惠皇子,仁惠皇子大喜,賞賜了何凡許多金銀。

 

  「太傅,這樣看來太子還在摩伽國內,只是轉到大荒山去了。」仁惠皇子對太傅說道。

 

  周柏松卻不以為然,道:「殿下,太子的個性不喜擾民,也不會刻意讓人留下印象,我懷疑是有人假扮太子,故意要引開我們。老臣以為應該堅守在此,等太子出現為宜。」

 

  「而且我們此行的本意是要請紫英姑娘相助我們尋回太子,現在紫英姑娘失蹤,韓將軍當時留下的兩名親兵也沒了消息,實在可疑。老臣大膽推測紫英姑娘恐怕被有心人挾持或遭到殺害了,殺害紫英姑娘的人怕被發現,所以毀屍滅跡,讓我們連茅屋都找不到。」

 

  「而且老臣查閱古籍發現載太子離開的靈獸,是上古的異獸──仙麒,牠們的血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韓將軍說太子和他在太白鎮分手,是騎著紫英姑娘養的一頭名叫鹿王的雄鹿。您在京城見到是一身銀毛的仙麒,老臣斗膽猜測,這鹿王有可能是仙麒的化身,現在我們遍尋不著太子和紫英姑娘,唯有從鹿王下手,或許可以找到他們其中一人。」

 

  仁惠皇子點頭道:「太傅分析得有理。這些日子來,一直毫無頭緒的找著,我也失了平常心了。就先從鹿王找起吧!」

 

  太白山熱鬧起來,日夜吵嚷不休的人來人往,毫無止歇。為了尋找鹿王,數萬士兵日夜不停的在山裡敲鑼打鼓,追著鹿群,有些幼鹿一直處於緊張的狀態,又不斷的被追著跑,結果活活累死。除了鹿外,其他動物也不得安寧,連在地洞裡冬眠的熊,也被哄嚷的人們生生吵醒。

 

  山上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人,天氣又嚴寒,為了取暖,砍伐大量的樹木當柴火以及建造臨時的村寨避寒。今年糧食欠收,為了補充糧食不足,連藏在雪地下的土撥鼠都被獵戶挖了出來做為軍糧供應。原本森林蓊鬱,風景絕佳的太白山,已經不存在了,遠遠看來像個癩痢頭,東缺一個洞,西秃一片山,慘不忍睹。

 

  結界內,慕玄和紫英與外界的消息完全斷絕,除了韶宮時不時送糧食和柴火來,沒有任何訪客。

 

  紫英得慕玄的照料,傷勢一天天的好起來,已能扶著床沿慢慢的走動。今日她聽到房外傳來淒切的哭聲,正覺得奇怪,慕玄的腳步聲已經在外面了。

 

  韶宮設的結界普通人是進不來的,這名老者卻可以到裡面來,慕玄知老者是仙,而且是此地的山神。

 

  「老人家,為什麼在這裡哭泣?」

 

  白髮皤皤的老人家跪地哀哭的說道:「神君,求您大發慈悲。您再不出去,太白山就要毀了。我的子子孫孫日日夜夜來向我求告,他們為了找您,幾乎把整座山挖空,斷絕了牠們的生機。」

 

  慕玄劍眉緊鎖,他沒想到摩伽王會如此處置。紫英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老人家您說的是真的嗎?」

 

  「紫英,妳怎麼出來了?妳的身子還沒有復原。」

 

  紫英不願慕玄為了自己讓太白山遭受這麼大的浩劫,道:「慕玄,不要再為我費心,你對我已經仁至義盡了。快回去吧,以免王上誤會。」

 

  慕玄心道:那時走得急了,許多事沒有說清楚,還是先和大皇兄說明白好了。

 

  「老人家,我會儘快去處理這件事的,您先回去。」

 

  老人家千恩萬謝的離去。

 

  慕玄道:「紫英,我先扶妳回房去。」

 

  紫英揮開慕玄的手,「你為了我放下自己的責任。」紫英自責的說道:「我真是罪大惡極。」

 

  慕玄道:「紫英,妳不要這麼說,我這就去和大皇兄說清楚。」

 

  「慕玄,你肯如此照顧我,我很感謝你。摩伽國比我更需要你,你還是以家國為重,不要再以我為念了。」紫英扶著牆回房去。

 

  太白山是紫英的故鄉,也是父母親安息的所在。現在太白山因她變成如此,她於心何忍?她一直都珍愛著這個地方,如今被破壞,任誰也不能忍受。

 

  慕玄跟著紫英回到房裡,拿出串好的淚晶給紫英戴在手腕上,道:「這是鹿王留給妳的,妳好生收著。我這就去把事情了結,很快就回來,等我!」

 

  紫英面朝著牆壁,故意不回應慕玄。慕玄無奈,只好先去把藥熬好,放在桌上。紫英聽到慕玄離去的聲音,低聲道:「謝謝你,慕玄。」

 

 

 

☆☆☆☆☆☆☆☆☆☆☆☆☆☆☆☆☆☆☆☆☆

  仁惠皇子久候無功,召了太傅和仁亨皇子議事,打算用獨龍珠引發天火,逼仁德太子出來。

 

  「我反對。天火豈是我等能夠控制,若是祭出獨龍珠,而太子殿下又不在太白山,豈不是白白犧牲了山上的百姓?大皇兄若是真的這麼做,太子殿下一向仁慈,絕不希望用這種方法讓他出現。」仁亨皇子出言反對。

 

  太傅道:「太子殿下決心棄國修行。現在能讓他出現唯有獨龍珠了,只要有他,天火一定可以控制。」

 

  太傅和仁亨皇子兩相爭執不下,熟悉的聲音自外傳來,道:「你們做了什麼?為什麼不安守本位?來這裡做什麼?」

 

  仁惠皇子乍見慕玄,又驚又喜,太傅和仁亨皇子停下爭論,同聲叫道:「太子殿下。」跪伏於地施禮。

 

  慕玄道:「虎威將軍何在?」

 

  韓元徽在帳外聽到太子的聲音,馬上飛奔進來,激動得難以自己,朗聲應道:「末將在。」

 

  「現在有多少人在太白山?」

 

  「末將調了五萬人在此駐紮。」

 

  「立即回防。不許再干擾這裡的生靈,魔國雖受重創,邊防要務仍不可鬆懈。」

 

  韓元徽道:「末將遵命。」韓元徽不敢停留,立即外出點兵,準備回大荒山營寨。

 

  仁惠皇子見到慕玄把韓元徽調回駐地,單膝跪下,請罪道:「請太子責罰。」

 

  慕玄拉起仁惠皇子,神情十二萬分的嚴肅,道:「大皇兄,當天事出突然,我無暇把事情和你細說,現在我就把事情說清楚。」

 

  慕玄的目光掃視過在場的兩位皇子和太傅道:「摩伽國不是我一人的,它是大家努力奮鬥才有今天的繁盛。摩伽國也不會因為一個仁德太子就能國運昌隆,直到永遠。我盡力翦除了內外所有會威脅到摩伽國安危的因素,之後,需要大家一如以往的群策群力,把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勝果延續下去。」

 

  太傅張口欲言,慕玄不讓他有機會開口,續道:「大家以為今天是因為我在才有現在的嗎?一個國家只靠一個人在撐持,你們覺得可能嗎?每個人都有責任。大皇兄您是長兄,您說摩伽國現在要怎麼做?」

 

  仁惠皇子想都不想,道:「輔佐父王,與民休息,與鄰境各國修好。」

 

  「大方向您都能掌握了,為什麼不去做?破壞太白山,傷害無數生靈,明春太白山百里內都會大旱,這裡的住民,會因此流離顛沛。只為了找我一人,你讓數以萬計的人民都要受到這麼大的痛苦。大皇兄,我知道您不忍心父王傷心,父王不是昏庸的君主,只要您好好的分析給他知曉,父王他會諒解的。」

 

  「殿下您真要棄國出走?」仁惠皇子對仁德太子信念也如同摩伽王一樣,他始終堅信唯有仁德太子在摩伽國,才能為國家帶來新的盛世。

 

  「翦除魔國大患,我在摩伽國的天命已了。我也有我自己的使命必須完成,眾卿,你們對我的信任,仁德感懷在心,我希望你們不要執著,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摩伽國未來不可限量。」

 

  仁亨皇子最崇拜慕玄,聽到他來辭別,忍不住叫道:「太子哥哥真要抛下我們,只為了那個名叫紫英的女子。」

 

  慕玄道:「她是我來此的最重要的使命,我必須帶她回去。」

 

  「太子哥哥,你可以留下來呀!我想父王和母后會同意你娶她的,你們兩人一起留在摩伽國不是更好。」仁亨哀求道。

 

  慕玄正色道:「我和紫英並不是你們所想的那種關係。紫英她出身高貴,蘭質蕙心,我根本配不上她。這種話再也休提。」

 

  仁惠皇子萬沒想到慕玄對紫英是如此尊敬,而他只想留住慕玄,對太傅使了個眼色,太傅低下頭,悄悄的退出帳外。

 

  仁亨見狀,馬上追了出去。

 

  「太傅慢走!」仁亨皇子攔住周柏松。

 

  「殿下,不可再延遲了。」太傅心急如焚道。

 

  「太傅,您為何堅持要用獨龍珠來留住太子哥哥?萬一天火難以控制,韓將軍以及一眾官兵豈不是都要遭到池魚之殃?」

 

  「摩伽國不能失去太子。這些都是不得已的呀!」周柏松道。

 

  仁亨皇子道:「人命關天,這才是最不得已的。方才太子哥哥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太傅為何如此執著?您與太子哥哥相處這麼久,難道不明白這麼做並不能留下他,只會為摩伽國帶來巨大的傷害嗎?」

 

  周柏松見仁亨皇子執意不讓他去取獨龍珠,只好說道:「既然殿下堅持,老夫不能獨斷。將獨龍珠交由太子來處理如何?」

 

  仁亨皇子見太傅態度軟化,這才讓開路,尾隨著周柏松去取珠。

 

  周柏松到了收藏獨龍珠的營寨,穿過重重把守的衛士,進到帳中,打開七巧寶匣,內中空空如也,那有獨龍珠的影子,大驚失色,叫道:「獨龍珠不見了。」

 

  仁亨皇子一個箭步衝上前來,把寶匣搶過來,果然空無一物。他簡直無法置信,重兵把守的獨龍珠會不翼而飛,喝道:「來人呀!」

 

  在外守護的衛士應聲入內,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有誰進來過?」

 

  衛士回道:「只有太傅和殿下入內。並沒有其他人進來。」

 

  仁亨皇子道:「獨龍珠失竊了。還不快去找回來?!」

 

  仁惠皇子和慕玄聽見外面吵嚷起來,趕出帳外,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獨龍珠不見了!」仁亨皇子和太傅趕了過來,同時答腔。

 

  慕玄心中一跳,立即誦念咒語召喚獨龍珠,咒語將念完的當頭,白光一瞬,四方天雷驟起。

 

「遲了一步!」慕玄大喝道:「快快疏散,是天火!」轉身便朝著結界奔去。

 

 

 

☆☆☆☆☆☆☆☆☆☆☆☆☆☆☆☆☆☆☆☆☆☆☆☆

  時間推回天火引發前半個時辰,朱宸紫虛隱身在帳外聽得一清二楚,他心道:仁德太子慈悲為懷,天火一發,他肯定會出來。只是要怎麼弄到獨龍珠把天火引下界來?

 

  攝生寤影入摩伽國的大軍的伙房中,當個小小的伙頭兵。他雖只是個十歲的孩童,發育得比一般孩童還好,體型看起來像十三、四歲。他們都把攝生當成是菜鳥,不怎麼去理會他,攝生除了運送糧食到伙伕那裡外,大部份時間他都在監視著茅屋的原址。

 

  此時氣壓驟降,又是大雪的前兆。濛濛的雪花又開始飄了起來,能見度瞬間變得很差。攝生心生感應,一股同源的魔氣正在靠近;另外,他也發覺了在雪霧中的慕玄,不知何時已出現在這裡。

 

  「是慕玄大哥。」攝生快步的趕向慕玄出現的地方,果然發現了結界的入口,他正準備進入,方才那股魔氣比他更快,攝生也追著進入。

 

  「二姊?」攝生叫住要進入茅屋的女子。

 

  優美的背影,迷離中帶著幾分冷冷的殺氣,女子微微頓了頓腳步,翩然轉身,一把好聽得讓人覺得全身都被撫過似的聲音道:「小弟,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名女子正是姤嫮女王的小女兒魘影雪翾,很小的時候,就被楓臣送入摩伽國做為內應。她並沒有嫁給太師,而是偽裝成侍女璟環的女兒雪兒,璟環成了太師繼室,嫁給仁惠皇子,成為雪兒王妃。

 

  「二姊,妳為什麼不和母后聯絡?母后以為妳……傷心了好多天。」

 

  魘影雪翾看著攝生,笑道:「母后?她還記得有我這個女兒嗎?連大哥都認不得我,她會為我流眼淚?攝生,你太天真了。我要用自己的力量滅了摩伽國,然後,一統魔國。」她用溫柔婉約的聲調說著自己的陰謀,彷彿像在說故事似的。

 

  楓臣得到摩伽國的情報有誤,全是魘影雪翾隱瞞了真相。她利用摩伽國削弱了魔國的力量,為的是併吞兩國。攝生乍然明白真相,從心底湧起殺意,自小他被教育要友愛兄姊,唯有血緣的羈絆,才是魔國的基石。現實卻是二哥大姊和大哥意見不合,常常暗中較勁;三哥和二姊各有打算,兩人心思難測。魔國不僅敗在摩伽國縝密的計策,也敗在自家人各懷鬼胎的彼此牽制的陰謀下。

 

  攝生頭一次將祅燹指向自己的血親──魘影雪翾,沉喝道:「妳罪不可赦!」

 

  「你敢對長姊不敬,該當何罪?」

 

  「妳已不是魔國的公主,也不再是我的二姊。出賣魔國,讓十萬戰士慘死,這是叛國。」

 

  「叛國?誰是叛國者,將由勝者來定義。小弟,憑你是殺不了我的。」

 

  魘影雪翾翻掌拿出一個錦匣,嬌笑道:「你瞧瞧這是什麼?」輕喃咒語,解開盒蓋的封印,強大的白光四射。

 

  攝生寤影以手遮眼,魘影雪翾拔隨身的匕首,刺向攝生。

 

  「危險!」說時遲那時快,紫英將攝生撲往旁去,魘影雪翾一擊落空。手中的寶匣失了平衡,正好仁亨皇子發現獨龍珠失竊,慕玄唸起召喚的咒語和魘影的咒語兩相衝突,失控往地上落下。

 

  獨龍珠與地面接觸的瞬間,一道光柱自地衝上九霄,無數天雷從天而降,有如世界末日來臨,整座太白山發出悲鳴。

 

  白色的巨燄轟然四散,魘影沒料天火如此可怕,以最快的速度逃出結界。

 

  慕玄離開後,紫英決心要離開這裡。在聽到那個老人家所說的話後,紫英心如死灰,原來自己的存在,不是帶給大家幸福,而是無盡的浩劫,她已無生意。在她準備離開時,聽到外面有人聲,她以為是慕玄去而復返,怎料無意中聽到攝生和魘影的對話。

 

  她本目盲,獨龍珠的強光對她不起作用,兼又感到魘影強烈的殺意,奮不顧身的把攝生推開。

 

  魘影失手,不意引發天火。攝生跳起身來,祅燹戟指魘影,紫英不願讓攝生殺人,尤其是他的親姊姊。扯著他道:「我們快走。」

 

  攝生對紫英的感情遠超過自己的親姊,見紫英頭上還裹著傷布,天火又轟然撲面而來,想也不想,揹起紫英,往結界外衝。

 

  紫英讓攝生揹著奔馳了一陣子,待她確定已遠離了結界後,道:「放我下來。」

 

  攝生見天火沒有漫延出結界,把紫英放下問道:「紫英姊姊妳還好吧?!」

 

  紫英點頭道:「你快逃吧!我要去通知其他人快走。」

 

  攝生想起大哥傷了紫英的事,赧顏的說道:「紫英姊姊妳和我一起回魔國好嗎?大哥以為妳死了,放棄魔君之位,要入魔界修行。我……我…知道妳不喜歡大哥,可是大哥卻是真心愛著妳的。之前那件事,是大哥被人誆騙,以為是妳和他諦了終身之約,才會這麼狂暴的,他本性一直是很多情又溫柔的。」

 

  「朱宸他有你這樣的弟弟真是太幸運。」紫英露出微笑旋即又顯出淡漠的神情,道:「攝生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明白,感情這種事無論如何都勉強不來的,尤其是愛情。我不愛他,從沒有喜歡過他,即使勉強和他在一起,他還是不會快樂的。他付出的愛恐怕一生都得不到我的回應,你想他還能不恨我嗎?那天的事就是最好的例證,他愛我有多深,恨也有多深。」

 

  攝生啞然。當天若不是他即時趕來,紫英早已命喪大哥之手。紫英說得沒錯,大哥對她的執著只能用入魔來形容,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大哥怎麼甘心?紫英的存在,只會讓大哥摧毀自己。

 

  攝生仍不願死心,道:「紫英姊姊,我不能強迫妳對大哥好,只求妳勸勸他不要離開魔國好嗎?」

 

  紫英心道:朱宸見了我後,是不是又要舊事重演?就算見面又能如何?不愛就是不愛,她是不可能改變對朱宸的感情。歉然的說:「攝生,我是個不祥之人,不能給任何人幸福。很抱歉,我幫不上你的忙。」

 

  攝生打定主意:不行,我要去通知大哥,讓大哥來這裡見紫英姊姊。為了魔國,紫英姊姊對不起。

 

  雪無聲的落下,紫英禁不住寒噤。攝生幫紫英拂去髮上和身上的雪花,脫下外袍,給紫英披上,道:「紫英姊姊前面有個小亭子,我扶妳去那避風雪。」

 

  「你是個好孩子。不必管我了,快快逃回魔國去吧!我有預感剛才的火很快就會四處漫延的。」

 

  攝生道:「紫英姊姊保重。」拿起祅燹,往朱宸藏身處狂奔。 

 

☆☆☆☆☆☆☆☆☆☆☆☆☆☆☆☆☆☆☆

  慕玄以最快的速度往結界直衝,逸出的天火轟然四散,轉眼間白色的火燄以結界為中心,十方狂燃,連積雪都瞬間變成蒸氣。

 

  「紫英!紫英!妳回答我呀!」慕玄絕望的大喊,他不顧一切的要往火裡衝。仁惠皇子死命拉住他道:「太子不可啊!」

 

一直潛藏在附近的朱宸紫虛,聽到慕玄在呼喊結界內的紫英,肝腸寸斷,「紫英,我和妳一起……」正要投入火中,攝生扯住朱宸叫道:「大哥,快來。我找到紫英姊姊了。」

 

朱宸狂喜,道:「你沒騙我!」

 

攝生點頭道:「跟我來。」

 

朱宸拉著攝生就走。

 

    原本追出來要攔阻慕玄的仁亨皇子聽到攝生對朱宸說的話,顧不得和慕玄說,急忙追著朱宸兄弟去了。 

上一回連結:魔劫(三):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09034847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32541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2 13:52

雪霏兒午安,

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用一下周星馳怪腔怪調的笑聲(哈~~哈~哈 !)嘿嘿嘿
那應該不是我,記得我以前不吃爆米花,因為學生時代一直比較窮,所以能去南華看電影也還是有點奢侈,所以都不敢買零食。最近幾年才有。
說起來也很好笑,我高中是唸二中,老是聽到同學在說:「我們真命苦,一中對應女中,衛道對應曉明,我們都沒有。」然後,終於,我畢業之後,隔年二中自己收女生,變成男女生同校。(更有趣的是,畢業典禮時,有女性校友上台演說,說出了二中前身竟然是二女中的「純女生學校」Fox什麼
你說的那部電影我知道,但是我沒看,不知道為什麼,當時都挑戰爭片看。也許,是因為國小和國中時,每學期會放半天假,由學校付費讓全校學生去看電影,當然是由導師帶隊。(非去不可,不然會記過)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2 21:35 回覆:

哈囉,大同晚安。

二中收女生那時我好像在讀研究所,忘了是什麼時候了。總之,我去看電影都是有招待券的。花不了多少錢,還可以半價買爆米花。加上我租屋的地方,離南華很近,騎車大約五分鐘就到了。

其實我還蠻懷念二輪片的日子,之前我去南投唯一的一家戲院看變形金剛第一集,整個放映廳裡,只有我一個人,很有包場的fu,哈哈哈~~~

我沒什麼看港劇,也不知道80年代有什麼好的港劇。大概那時開始忙工作,大多數時間都在當工作狂吧!真是可憐的人。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1 22:25
雪霏兒晚安,

哈哈,你還記得海王子卡通沒有結局,我已經都忘光光了說 XD(只記得那隻白海豚)。

無敵鐵金剛、科學小飛俠,和海底小遊俠都類似:維護正義、打擊惡魔,劇情比較簡單。而小英的故事、寶馬王子、靈犬雪麗,和龍龍與忠狗則都是比較生活化的故事(還有小天使)。

金銀島確實好看,開始走向劇情撲朔迷離、好壞難辨,甚至同一個人有時好有時壞,也算是我們小時候看過,比較懸疑的卡通了(跟你的小說劇情就有一點點類似囉)。

我高中被同學故意拉去台中女中旁邊的南華戲院看電影(二輪的,都是好電影),所以後來開始看電視影集(看電影太貴了)。再加上那時(大約是民國80年左右)開始流行「港劇」,我就很少再看卡通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2 09:25 回覆:

大同早啊。

南華戲院那是有名的二輪片戲院,便宜又好。我記得是160元看兩片,大學時,常在那裡看電影。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看一部很長的片子,連片名都很長,叫做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她的情人,我看到脖子都酸了,回到住處,還覺得很不舒服。足足演了三個多小時,幾乎可以和賓漢比美了。

我在南華戲院裡最搞笑的是買了一桶爆米花,竟然被隔壁不認識的小男生吃掉了。他也是拿錯,因為和他一起去的同學和我換了位子,他顧著看電影沒發現,還吃得很開心,等散場才發覺,還要拿錢賠給我。真是個老實的孩子。哈哈~~~該不會是大同你吧???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1 20:24

仁惠皇子與太傅真是太糟糕了~
不但毀了半座以上的太白山, 甚至還想請出獨龍珠
來火燒整座山的生命~ 完全不顧山上百姓與動物的生命.
將來千萬不要讓他們掌國政啊~

這位二姊(雪翾) .. 好像有點可怕?
她怎麼連攝生也能殺的下手?
幸好天火只在結界裡燃燒~

妳... 不會真把紫英嫁給朱宸了吧~ (擔心而心悸中~)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1 21:57 回覆:

晚安Faith。

如果第一部的結局如妳所說的,我可能不是罵翻而是被人吊打吧!哈哈哈~~~

仁惠皇子和太傅是那種迷信名牌就是好的人,他們的執念,為自己國家帶來了滅國之禍,因為天火一旦引發,不燒盡一切是不會停下來的。而且滅火的方法也很難,他們不了解這種後果的可怕,以為只要燃起天火,就能留住慕玄,真是太天真了。

而雪翾的執念就是魔君的大位,她也想像母親一樣,成為魔國的統治者,可是她沒有機會。現在她發現了紫英是朱宸和仁德太子共同的弱點後,她的野心終於可以實行。但攝生是支持朱宸的,決不認同她。最是無情帝王家,攝生也成為她走向魔君之路的絆腳石,必須除之而後快。

下下回開始,紅塵劫進入另一個階段。謝謝折簪一直以來的支持喔。


何希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0 07:18
看的好緊張喔,很替紫英擔心。再加上,感覺紫英是個挺固執有個性的女孩。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10 08:52 回覆:

何希奇早安。

越到後面的結局緊張感是一定要的,最後一回,我可能會被罵翻吧?!哈哈哈~~~

看了妳分享的愛情鎖,我覺得有形的東西是鎖不住無形的情感的,說得再多,不如實際行動。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9 22:33
雪霏兒晚安,

呼呼~~真的,你的休假比上班還忙,令人傻眼。

沒想到我幫朋友翻譯也很忙,早知道別答應,我也傻眼。


有時開始幻想,我也是「龍族」王子,飛奔過去拯救紫英 ?

(醬子看小說,也許比較有臨場感 ?)哈哈,102_壞大叔

說也奇怪,想著想著,忽然覺得不像「龍王子」,倒有點像KERORO軍曹 !!

之前跟你聊天提到國中時候看卡通,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海底小游俠... 等等那些的,一直有一部我特別喜歡的,叫做「海王子」:海王子轉為人身,生長在小漁村,有一天忽然被一隻白海豚呼喚,海底王國有難。。。最近看你的小說,忽然對那部卡通有了感覺,呵呵呵。

工作要做,老媽要顧,小說繼續寫,但是別太勞累 !Fox恭喜恭喜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23:07 回覆:

大同晚安。

海王子我有印象,但好像沒有結局。看得我好悶,因為後來他還要在海中尋找自己族的秘密。

後來的卡通,我記得有小白獅王,寶馬王子,還有小英的故事。我還蠻喜歡小英的故事,孤女尋親記。靈犬雪麗還有龍龍與忠狗,因為那時在考試,都沒有看到結局。真是太可惡了。

金銀島卡通也不錯看,後來我就很少看電視了。有些好的卡通就沒看到了,好可惜呀!


馮紀游陸游:緣與輪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9 17:12

唉!這個收尾前的「轉」實在精彩! 貴腦中到底裝了多少妙法?前曾提過韶宮在天界用的是量子衛星和量子電腦的終極版,現在凡間還摸不著邊際的光子魚雷和 force field都出現了,哈哈哈。由此悟得:其實天界轄下至凡間的一切均涵於 貴腦也。陸游一腦四分,自詡為四人幫;Sapphire則一腦千分,已臻千人幫境界。爾今四人幫甘拜下風,不需多言,只需泡杯咖啡躺在沙發上,把故事放上 42” 大銀幕,反覆品味,何其快哉!哈哈哈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18:06 回覆:

陸桑您這老頑童遊戲太清境。什麼光子,量子,全都是您想的點子,老頑童真是名不虛傳啊。

老實說這部小說是我高中時構思的,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篇強說愁。現在看到年少時的作品,或許是心境變了,在寫作時,比較成熟。第一部的故事即將結束,第二部的故事還在奮戰之中。

創意是沒有年齡的,我相信陸桑的四人幫繼續在UDN悠遊自在,我這千人幫只有人數多,沒什麼大用。呵呵呵~~~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9 15:59

在以前集中,曾懷疑雪兒心性怎麼與魔國人這麼像?原來真是一家人!

節奏緊湊,十分精彩!每次都懸著心看完。

不知慕玄是否在朱宸到達亭子時也能趕上?好救下紫英,否則真希望韶宮能現身出手,別讓朱宸得逞。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17:48 回覆:

雲霞午晚安。

沒想到這麼快就來到第一部的完結,自己都不敢相信,每天都在幾行字間掙扎,原以為寫不完的說。

雪兒是現階段魔國出現最後一個間諜,下一部,魔國不會出現,會沉潛一段很長的時日。

慕玄在下一部中有著讓人跌破眼鏡的新身份,敬請繼續支持。

謝謝雲霞給我的支持與鼓勵。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9 14:56

雪霏兒 下午安

謝謝您  說到風箏  今天早上帶小孩去試放  有風可以飛但不高(像隻瀕臨死亡的蝴蝶好笑)

所以跟您們一樣 回來還要再調整 可能也是要試個幾次  

再繼續努力  大笑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17:42 回覆:

靜心午晚安。

小時候我們很少買玩具,那時的玩具對我們來說是奢侈品。大多是自己做,像燈籠或是風箏,釣魚竿之類的,全都要自己動手做。我試過不少材質的風箏骨架,還是竹子最富彈性,也能支撐風阻。那時的風箏上畫上一只王八或是一張鬼臉就很不錯了。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9 00:10

雪霏兒 晚安  

近來還不錯  除了小孩家庭外  就將時間花在精進充實自己

忙完家事 就排個時間看看書   練練琴

等老三上幼稚園就要去上課學學新技能 哈  

日子過得算簡單充足  這樣就夠了 

 ^^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10:37 回覆:

靜心早安。

不知妳的風箏試得如何了?以前我們做風箏,總是反覆的在失敗中改進,直到它能飛上天去。

簡單平靜的生活也很不容易,尤其有三個孩子,想想也夠熱鬧的了。閒時彈彈琴,找事情做,別讓自己和社會脫節,妳也很努力喔!給妳讚一個。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08 23:50

宮廷+武俠+神話

讚!!!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4-09 10:34 回覆:

謝謝雲大少的鼓勵。

你的花蓮之旅也很迷人,我有很認真的看,因為我娘也愛吃豬腳,改天也可以去試試味。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