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縱使重逢亦不識
2017/11/28 18:04:49瀏覽505|回應11|推薦0

仙麒想像圖(感謝S合圖)

得了紫英的消息,慕玄恨不得生對翅膀飛去太白山。他拿出懷中的香,焚香默唸,不一會兒,韶宮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大白天的找我做什麼?」

 

「韶宮,我找到紫英了!」慕玄興奮的叫喊:「她就在太白山。我找到她了。」

 

「什麼?真的嗎?」韶宮道:「等等,我馬上到。」

 

神仙未經申請,是不能私自下到凡界來的。一旦發現,嚴厲的處罰絕對免不了,還要受到天雷擊身的刑罰,所以沒有神仙會這麼做的。慕玄得了韶宮之助,下凡投胎轉世,也是暪著天帝的,被發現恐怕一頓天雷免不了,還要被監禁。所幸天上一日人間十年,慕玄下凡十幾年,在天上才兩天不到。加上韶宮玲瓏手段,讓掌仙籙的大司命和少司命為他隱瞞。他才能在凡間自由自在找尋紫英的下落。慕玄估摸著韶宮八成是去找少司命幫忙,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偷溜下來。

 

杜家的馬本是運貨的腳力,平時上山下山載些藥草,和那些戰馬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跑得又慢,還要沿路休息。慕玄心急如焚,偏偏遇上這匹慢郎中,跑和走幾乎是等速。「跑」了將近半日,才慢慢進太白山中。要不是得靠牠帶路到紫英家去,慕玄早想換了牠。

 

太白山中森林蓊鬱,古木參天,偶然飄來一片雲,又被山風吹散。杜家老馬慢吞吞的走在山間小徑,遠處時不時傳來呦呦的鹿鳴。山路迂迴處,隔著山澗,在另一邊的山路,迎面來了個清極麗極氣質出塵的絕色少女踽踽獨行,身邊還跟了頭體型碩大的白色雄鹿。

 

「果然是紫英。」韶宮不知何時下凡來,搖著折扇,從容的說:「還真被你找到了。」

 

「紫英?她就是紫英。」慕玄十分驚訝,他見過紫英兩次,都不是長這個樣子。

 

韶宮收起折扇,用扇身敲了敲慕玄的頭,道:「早告訴你我家紫英是個大美人,你竟然不相信。」

 

「原來她這麼美……」慕玄低聲道。

 

紫英的身影即將在兩人視線消失,韶宮推著慕玄道:「楞著做什麼?還不快去追。我不能久留,先走了。」韶宮轟然消失。

 

慕玄急急的跳下馬,往紫英那方筆直追去。一腳踏出的瞬間,他想起自己不再是神仙,不能騰雲時,腳已踩空,叫聲不妙,往深不見底的山瀾跌去。無數的樹枝重重的擊打在他身上,慕玄忍著劇痛,攀住一枝樹枝,終於減緩了落勢。方鬆了一口氣,「啪啦」聲響,手中的樹枝離了主體,慕玄又開始往下直墜。好不容易在掉入山澗前,他抓了條結實的樹藤,甩蕩到對面突出的山石上。

 

他喘息著想站起來,右小腿劇痛,無力支撐。他定睛看了四周,除了習習山嵐,濛濛霧氣,不見任何人。劇痛正在消蝕他的意識,在意識消失前,聽到人聲。

 

「紫……紫……英……」

 

等他再次回復意識時,他看到茅草的屋頂,鼻子裡充斥著藥草香。一顆鹿頭出現眼簾,呦呦的叫著。

 

「醒了!醒了!這位公子醒了。」虎子叫道。

 

慕玄幸運的跌到虎子設來捕小獸的陷阱旁邊。虎子來巡視陷阱中有沒有獵物,發現慕玄,於是揹著他來找紫英醫治。

 

紫英摸了過來,搭住慕玄的脈門,仔細的把了把脈,道:「還好都是外傷。」又檢查了全身筋骨,「右腿骨折了,要花些時日才能復原。」

 

慕玄瞪大眼睛看著紫英,滿肚子的話,苦於身邊有旁人在,不能盡數向她傾吐。紫英好像沒看到他似的,號完脈後,又忙著去煎藥了。

 

「紫英,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家去了。杜大夫的馬,我先幫妳牽到藥棚裡去,這位公子就交給妳了。」虎子幫著將外面杜家藥舖不請自來的馬,牽到屋旁的小棚裡,餵了些草料和水,又把馬背上的糧食卸下來,揹到廚房裡放好,趁著天還沒黑,趕回家去了。

 

慕玄掙扎著想坐起來,全身的骨頭像散架似的一動就痛。紫英聞聲,又摸了過來,道:「公子,你傷得不輕,先好好歇著吧!」把敷在他額頭上的濕布巾換了一條。

 

室內漸漸昏暗下來,紫英在黑暗中來去自如,慕玄這才察覺到紫英目不視物,心頭陣陣揪痛,低聲喚道:「紫英──」

 

紫英倒了杯水遞過來,道:「公子,口渴了嗎?」此時最後一道餘暉消失在地平面,室內整個暗下來了。

 

黑暗中,慕玄看不見紫英臉上的表情,鼓起勇氣說道:「我不渴。紫英妳聽我說……」他握住紫英的手,道:「對不起,我不該對妳說那樣的話,請妳原諒我。」

 

「你有說什麼話嗎?」紫英被慕玄這沒頭沒尾的話搞得莫名其妙。

 

「不,妳聽我說,」慕玄握緊紫英的小手不放,道:「妳前世是天上的神仙,我也是,我與妳都是九天上的神仙。因妳跳下了恨天崖來到凡界,我也跟著下凡投胎來找妳。紫英,不要在這裡逗留,快快與我回天庭去吧。」

 

「前世?神仙?」紫英心道:這個人傷得太重在說胡話嗎?看來是驚嚇過度,神志不清,給他些安神的丸藥好了。

 

紫英順著慕玄的話意,安撫他道:「公子說的故事真是有趣。你有點發燒,先服下這個丹藥。」掙開慕玄的手,轉身去藥架上摸了幾粒安神的藥丹,讓慕玄服下。

 

「不,這不是故事。我是說……真…真…」藥力發作,慕玄頭腦昏脹,沒多久便沉沉的睡去。

 

 

☆☆☆☆☆☆☆☆☆☆☆☆☆☆☆☆☆☆☆☆☆☆☆☆☆☆☆☆☆☆

  在客棧的太傅周柏松見慕玄天黑都沒回來,心中十分著急,這是從也沒有發生的事。慕玄就算單獨外出,也不曾到天黑不歸。他掙扎起身,召掌櫃來問話。

 

  「老太爺,公子一早去杜家藥舖給您抓藥。杜老闆送藥來時有交代說公子去太白山拜訪小大夫,應該快回來了,您別擔心。」

 

  太傅還是不放心,等到快入夜,終於忍不住要掌櫃套車前往縣府求助。

 

  縣令何凡梳洗完畢,正準備就寢,外面的衙役送來張拜帖,上面封印的印泥是金色的螣龍紋。

 

  「這是……皇家的印信,官職肯定不小。」何凡忙要衙役把送帖的人請進來,換上朝服,一見老人就下拜叩首,道:「下官恭迎大人。」

 

  太傅周柏松扶住何凡,道:「縣令,老夫乃太子太傅周柏松,太子失蹤了。你能調派多少人,把他們都叫出來,快去太白山找。太子絕不能有失,他可是摩伽國的儲君啊!」

 

  何凡一介縣令能見到州官已經很不得了,現在太子太傅這麼大的官出現在自己管轄的境內,怎不把他嚇得半死。

 

  「太子?大人說的可是……可是仁德太子。」何凡都快昏倒了,這大半夜先是來了太傅已經夠震撼的了,現在又說太子在縣內失蹤。萬一日後追究起來,他這芝麻點大的官不就完了嗎?他急急的叫捕快把杜世春找來,仔細詢問慕玄的事。

 

  杜世春也是一頭霧水,道:「早上是有位公子來打聽小大夫的事,我還把我家的馬借他去太白山。這早晚他還沒回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那裡?」

 

  何凡要杜世春和捕快同行,前往太白山去尋找太子。

 

  在太白山的慕玄,渾不知山下已經炸開鍋似的找他。他在夢中仍不住的歉然說道:「紫英…紫英…是我…對不起妳。」

 

  天還沒亮,杜世春帶著捕快趕到紫英家的小茅屋前。又見到小草棚中栓著自家的馬,連忙扣門,道:「紫英!快開門!紫英!」

 

  紫英聽見杜世春的聲音,披上外衣,前來應門,「杜世伯,發生什麼事嗎?」

 

  杜世春一進門劈頭就問道:「昨天可有個公子來找妳?」

 

  紫英搖搖頭,道:「沒有什麼公子來,倒是世伯您的馬自己跑來了。」

 

  杜世春一疊聲的叫苦,道:「怎麼會只有馬來了,他明明是騎馬過來的呀?」

 

  紫英想了想,道:「會不會在半路和馬兒失散,在山裡迷路了?」

 

  杜世春幾乎把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該讓他獨自上山了。」

 

  紫英正要追問,在山上搜索的衙役,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道:「報,半山麓上,發現衣服的碎片。」

 

來人將布片遞給杜世春,杜世春仔細端詳後道:「他就是穿著這色的衣服。」

 

  捕快急問來人,「這是在那裡發現的?」

 

  「是在上山的小路旁,掛在樹枝上,怕是失足跌入山澗了。」

 

  捕快和杜世春聽了驚得臉都白了,同聲道:「那還不快去山澗找?」

 

  捕快遣人快馬回報縣令何凡,隨即又拉著杜世春和眾衙役還有就地徵來的獵戶一起去山澗尋找。

 

「紫英,」杜世春臨走前,對紫英說道:「若是有位公子來找妳,千萬要留住他,不要讓他離開。」惶惶的跟著大家趕去山澗看狀況。

 

  紫英掩上門,回到慕玄的房裡,幫他掖了掖被角,再為他把脈,燒已經退了,傷口也沒有惡化,心下稍安。她簡單的梳洗了一下,把長髮編成一條粗辮子,簪朵白花在鬢旁,便去做早飯了。

 

  慕玄醒來,已較之前好很多。傷口沒那麼疼,他坐起身來,不由得面紅耳赤,全身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幾乎衣不蔽體。還好紫英看不見,不然他真沒臉見人了。

 

  「公子醒了嗎?」紫英端著麵湯過來。

 

  慕玄想起來幫她,想起自己衣衫不整,又縮回棉被裡。答道:「醒了。」

 

  紫英端著麵湯到他面前,道:「公子身體不便,我餵你吃吧!我看不見,你可以湊過來自己吃嗎?」

 

  慕玄用棉被把自己裹好,道:「不用麻煩,我可以自己吃。」接過麵碗,自己吃了起來。簡簡單單的麵湯,放了在山中採來的菌子,特別的清香可口。慕玄真的餓了,端起碗來,先喝了口湯,道:「真好吃。」大口吃了起來。

 

  紫英聽他在吃,也去廚房把自己的那碗端來,坐在床邊陪他一起吃。淡淡說道:「自從爹娘去世,我有半年沒有和人一起吃飯了。」

 

  慕玄看她過得孤苦,忍不住自責,悔恨的說道:「是我害苦了妳。」

 

  「昨夜你整晚都在道歉,我想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並不是你認識的那個紫英,你也沒做什麼害我的事呀。」紫英滿臉風輕雲淡的說道。

 

  「是妳忘了。」慕玄柔聲道:「紫英,妳本是鳳族的公主,我們在百日論道時結識。因為妳不想嫁給太子,妳妳跳下了恨天崖,墜入人間,所以把以前種種全都忘了。」

 

  紫英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嘴角微揚的說道:「這故事好曲折。」

 

  向來不打誑言的慕玄有點受傷,急忙解釋,「這不是故事,我沒有騙妳。紫英,我和妳都是天上的神仙,我…我……」

 

  紫英吃完麵,站起身,冰涼的小手按在慕玄的額頭,道:「燒已經退了。我幫你換藥。」收拾了麵碗後,又端了藥罐和繃帶進來。

 

  慕玄沒想到紫英根本不相信他所說的事,他原本以為只要對她提起前塵,她就會回憶起過去和他一起回天庭。無力的挫折感重創了他,他簡直不知道要怎麼對她說,才能讓她相信。

 

  「紫英……」慕玄心亂如麻,再說下去,也沒有用。

 

  「嗯──」紫英輕聲回應,手也沒閒著,弄濕布巾幫他擦臉。紫英看不見,許多傷處,她都必須用手指去撫摸,確認傷口的情況再上藥。

 

  慕玄俊臉通紅,他和紫英論道近百日,如此近距離膚觸,從未有過。紫英眼中無色,心中亦無色。慕玄卻開始坐立不安,隱隱覺得身體起了變化,燥熱起來,他強將欲念壓下,接過紫英手中的布巾道:「我自己來吧。」

 

「公子不必介意。」紫英毫不避嫌,一派輕淡的說道:「我只是幫你換藥罷了。還是我弄痛了你?」

 

紫英心無他念,純以醫者仁心來對慕玄。慕玄慚愧的低聲道:「沒有。妳很溫柔。」  

 

  紫英也察覺到慕玄的窘迫,想到他們兩人孤男寡女,畢竟不妥,起身道:「你的衣服都破了,我去找找看有沒有衣服給你穿。」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9301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2 20:24
謝謝分享^^

您的小說架構用詞頗為細膩

讀來流暢,引人入勝

應該投稿試試當個職業小說家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3 07:23 回覆:

謝謝新朋友來看文。

我正在努力中,也許在我把神劫寫完後,會找出版社談談。

有人回應,好高興喔!開心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30 16:39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9 17:23

神仙入凡塵 

嗯, 個人覺得, 世界上的每個人, 出生以前都有可能是天上的神仙耶.

週三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9 22:38 回覆:

楓之谷登奇萊回來了!

神仙也要凡人做嘛,我們未來都有當神仙的資格,有些人現在已經快活似神仙,您是最接近神仙的登山者。讚啦


紫玫瑰.Carol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9 16:28

謝謝雪菲兒來訪留言,我的訪客簿不知何故無法回覆,不好意思喔!

來欣賞新作品續集,感謝美好的分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9 22:36 回覆:

歡迎!謝謝賞讀!

udn常常忽然就當一下,唉!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9 15:46
對了,剛剛忘了請教,插圖是仙麒,日後是否會在文中扮演重要角色?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9 22:34 回覆:

仙麒已經出現了,在文中不叫仙麒,叫鹿王。

牠未來也是重要的角色喔!哈哈哈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9 15:43

早上已看過,意猶未盡,沒時間留言,現在再來細讀。

感謝您忙上班,還能挪出世間細膩地寫來,敬佩!

“紫英視病如親,對任何人都一樣,並非只對慕玄特別。”,呵呵,真希望她能對慕玄特別些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9 22:33 回覆:

謝謝雲霞賞讀。

哈哈哈,妳說出了慕玄的願望。只是這姻緣嘛(遠目)加油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9 13:09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8 21:59
縱使重逢亦不識
慕玄為接近她使用苦肉計嗎?
紫英對待慕玄
已不是普通醫者對病人的態度
除了療傷
還提供吃、住
甚至關心衣著問題
這已是親人所做的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9 00:02 回覆:

景寔晚安。

慕玄並沒有使用苦肉計,他是太過高興,一時忘了自己也是凡人的身份。哈哈哈

紫英住在太白山中,旁無鄰家,把昏迷不醒的慕玄趕出去也於理不合。再則慕玄受傷,紫英視病猶親,日後在許多篇章中,她對任何人都如親人一般。並非只對慕玄特別。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8 21:41

佩服您的思緒清晰 有條理 不紊亂  

讓讀者意猶未盡 (其實我已看第二遍了)大笑

紫英和慕玄   一位忘卻前塵事  一位是太子 感覺還有許多考驗呢

看來 好事多磨  對了 還有一位朱宸驚

期待下回開心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8 23:58 回覆:

謝謝靜心來賞文。

作者並不偉大,因為有讀者才有作者的誕生呀!加油

妳注意到朱宸了。呵呵呵~~~開心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8 21:33

還好紫英來不及說:房裡有個「受傷的公子。」否則太傅立刻把太子「救回」城裡,就更沒機會說服紫英了,哈哈哈.....期待下回!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8 23:55 回覆:

陸桑,如果這樣就沒有後續了啦!哈哈哈

其實杜世春的問法有問題,紫英是依他所問作答。受傷的公子是虎子帶來的,她沒想這麼多。好笑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