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三)魔劫(二)
2018/03/24 21:02:12瀏覽778|回應17|推薦0

  我又換頭圖了,真是善變的歐巴+桑。

  慕玄能否為紫英擋下此劫?韶宮又將如何對付為情失了理智的朱宸,魔國會再因此而再起嗎?

  朱宸五指箕張直取紫英的心臟,眼前祅燹閃動,格住朱宸的指爪。朱宸抬頭一看,訝道:「攝生,你怎麼來了?」

 

  攝生寤影見紫英頽然倒地,馬上幫她止了血,轉身道:「大哥,你為何要傷害紫英姊姊?你不是很喜歡她嗎?」

 

  「這個女人騙了我。該死!」

 

  攝生不明就裡,困惑的問道:「紫英姊姊騙你?為什麼?」

 

  朱宸像在夢遊似的,面無表情的說道:「她明明把身子許了我,答應嫁我為妻,卻又反悔。你說她該不該死!」

 

  「紫英姊姊要嫁給大哥?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沒聽你說起。」攝生聽得一頭霧水。

 

  「就在你被擒的那幾日,她親口許我的。」朱宸麻木的說道。

 

  「啊?!」攝生訝道:「大哥,你是不是弄錯了?那時紫英姊姊一直在我身邊不曾離開,直到我被你帶回魔國前都在呀!」

 

  朱宸忽然目露凶光,斥道:「攝生寤影,你連大哥都敢欺騙,該當何罪?」

 

  「大哥,我騙你做什麼?」攝生一臉無辜的看著朱宸。

 

  朱宸的臉色忽暗忽明,虎目威稜四射的盯視攝生。攝生無畏迎著朱宸的目光,清澈的眼眸,沒有一絲陰翳。好半晌,朱宸子虛冷靜下來,他知道攝生不會說謊,他中計了,被有人心藉紫英誆騙,強橫的態度終於軟了下來。

 

  「大哥……」攝生見狀道:「我們回去吧!母后在等我們呢!」

 

  「母后?!」朱宸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悲叫一聲:「是母后……」

 

  攝生看朱宸那付模樣,肯定把紫英的事情怪到母后身上。他不能讓大哥為了紫英傷了母后的心,也不能讓大哥把紫英帶回魔國,更不能讓紫英喪命於此,小小的腦袋千百思緒一時並起,他得想個辦法才行。

 

  攝生心念電閃,終於想到了方法。他趁著朱宸忽忽如狂,無暇注意之際,假意蹲下身去看紫英,利用身形的掩護,使了龜息法讓紫英暫時進入假死的狀態。

 

  「大哥!」攝生叫道:「紫…紫英姊姊…好像死了。」

 

  「死…」朱宸全身一震,搶上來把紫英抱在懷裡,紫英雙唇如紙,氣息全無。「不──不──紫英,妳快睜開眼睛,紫英!紫英───」

 

  若是平時,攝生這招根本騙不了朱宸子虛,只因他大喜大怒後,失了冷靜。尤其他對紫英和仁德太子有著先入為主的偏見,總以為仁德太子橫刀奪愛,致使紫英不肯接受他。其實紫英從一開始就把他當作普通患者看,沒有絲毫的兒女私情。如果仁德太子沒有出現,朱宸或許會把這份情放在心裡,畢竟紫英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可是自從仁德太子和紫英相遇後,朱宸終於發現自己對紫英已經無法自拔,他受不了紫英身邊有別的男人示好,最讓他不能忍受的是紫英對仁德太子比自己好。在感情這方面,他從來沒有輸過,唯有紫英,讓他飽嚐敗北之苦。內心的優越感加上天生的傲氣,致使他今天下重手傷了紫英。

 

  「不!紫英……」朱宸心魂俱碎,悔恨啃食著他的靈魂。

 

  「不!不!妳回來呀!回來──我…該死的是我──啊啊啊───」朱宸緊擁著紫英痛哭失聲。

 

  攝生在心中低聲道:大哥對不起。為了魔國,請原諒攝生。

 

  攝生狠了心腸讓朱宸對紫英斷了念想,他思量再三,只有這個法子,才能讓大哥不會怪罪母后,死心回魔國去。現在見朱宸如此傷心,攝生的心裡也不好受,他咬著牙,強忍內心的罪惡感,不把真相告訴朱宸。

 

  「大哥,我們走吧!」攝生等朱宸情緒漸漸平復,道:「紫英姊姊喜歡這裡,讓她在這裡安息,我們把這茅廬做成她的墳墓,她一定會歡喜的。」

 

  朱宸子虛滿臉淚痕,割下一縷頭髮放在紫英的懷裡,道:「我朱宸子虛除紫英外,永不再娶。」

 

  他抱著紫英回房,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脫下自己的戰袍覆在她的身上,低聲道:「等我把魔國的事了結,我就來陪妳,再也不離開妳。」

 

  攝生心臟揪地一痛。魔國戰士死後若不能穿著戰袍,靈魂是不能進入魔神的聖地。戰袍是戰士光榮的勳章,朱宸脫下戰袍,等於放棄以往建立的一切尊榮。他不能讓大哥放棄自己用血汗打拼來的榮耀,若是告訴大哥紫英還活著,大哥肯定會把她帶回魔國,母后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攝生左思右想決定,等大哥走後,他再偷偷來把戰袍帶走藏起來。

 

  朱宸千萬不捨的在紫英臉龐上吻了又吻,「妳不喜歡我也沒關係,我愛妳就好。」

 

  轉身和攝生出了茅屋,正要運勁推倒茅屋。攝生道:「大哥,紫英姊姊對我有救命之恩,讓我盡最後的一點心意好嗎?」

 

  朱宸摸摸攝生火紅的頭髮,無言的點頭。攝生舉起祅燹,運勁一摧,茅屋應聲而倒。兄弟兩人跨上虣,回魔國去了。

 

  今年的第一場雪飄搖落下,彷若蒼天的哀哭,默默不絕。

 

 

★★★★★★★★★★★★★★★★★★★★★★★★★

  摩伽王在慕玄的照顧下日有起色。慕玄自幼深得群臣倚重,摩伽王也放心讓他去處理朝務,自己利用此次機會,好好休息一番。

 

  是夜,慕玄處理完朝務回到東宮,查覺一股森冷的魔氣襲來,他並沒有驚動任何人,信步走進寢宮內。

 

  攝生寤影自床後的帷幕中現身,道:「仁德太子,你不怕我是來報仇的?」

 

  「鴞王殿下深夜來訪,只是來報仇的嗎?」

 

  「你果然與眾不同,除了我大哥,我最欣賞你。」攝生說出心中的話,童稚的臉龐露出少見的微笑。

 

  「我是來謝謝你放回我國的戰士。你不要誤會,這只是我個人的行動,不代表魔國。」

 

  慕玄也喜歡這個毫不作偽的小童子攝生,道:「抛下立場不談,我覺得你未來會是魔國的柱石。」

 

  攝生走近慕玄,道:「我來還有一事。請你快去救紫英姊姊,大哥和她大吵一架,失手重創了她,性命垂危。我只能讓紫英姊姊龜息睡去,三天內不能救醒她,必死無疑。我不能久留,紫英姊姊就拜託你了,慕玄大哥。」話才說完攝生已飄然出了寢宮,消失在夜色之中。

 

  慕玄一聽紫英被朱宸打傷,呼吸頓時停止,差點站不住身,一股至悲至痛在體內炸開,慕玄幾欲瘋狂,疾奔到寢宮外,唸起騰雲的咒語,忽然想起自己現在是凡人,無法騰雲。

 

  他急急燃香召喚韶宮,韶宮卻似石沉大海般,半天沒有回應。

 

  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呦聲悲嘶的仙麒凌空狂奔而來。

 

  『神君──神君──,快救救紫英姑娘。』

 

  仙麒灰頭土臉,小樹般的犄角折斷了不少,身上滿是傷痕。

 

  慕玄顧不了這麼許多,急道:「快!快載我去太白山。」

 

  仁惠皇子見有祥光降臨東宮,心覺怪異,追了過去,只見太子乘在仙麒背上快速的朝東北疾飛去。

 

  「等等,殿下你要去那裡?」

 

  慕玄聽到仁惠皇子的叫聲,回頭道:「大皇兄,父王和朝務就交予你了。」

 

  禁衛將軍甘醴泉聞聲趕了過來,道:「發生什麼事了?」

 

  「交給我?!」仁惠皇子呆立在原地,聽到甘醴泉的聲音,才回過神來,道:「快追!」

 

  「追什麼?」甘醴泉莫名其妙的問道。

 

  「太子走了。」仁惠皇子匆匆的躍上馬背,拍馬疾追而去。

 

  「走了?」等甘醴泉意識過來,大驚失色,叫道:「啊呀!不好!殿下等我。」

 

  仙麒邊飛邊說道牠被家裡的人抓了回去,好不容易逃出來,回到太白山,發現茅屋傾倒,門前有兩個兵士的屍體,牠驚惶不已的在倒塌的茅屋裡找到一身鮮血,氣息微弱的紫英。牠本想用自己的血救紫英,紫英昏迷不醒,無法取血,牠只好飛奔來京城找慕玄。

 

  慕玄想起仙麒不久前為了救治摩伽王才獻了靈血,沒有百日的休養,是沒有辦法再取血。現在要去那裡找另一頭仙麒來救紫英?慕玄心頭劇痛,下意識的撫胸,摸到胸前口袋裡的玉瓶,想起韶宮給他的九轉還魂丹。

 

  慕玄眼看成家茅屋已在眼前,一顆心懸在喉嚨,深怕來不及救紫英回來。

 

  仙麒在紫英倒臥處不遠停了下來,慕玄早已飛身疾奔到紫英的身邊,把她從斷垣殘壁中抱出來。

 

  雪越下越大,太白山的雪夜很美,現今卻不是賞雪的時機。前無村,後無店,方圓幾十里只有這間茅屋,現在倒了,在荒山野地裡如何救治紫英?夜已深,氣溫急降,紫英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分秒必爭,已經沒有時間下山去求救。慕玄再次燃香召喚韶宮,韶宮終於有了回應。

 

  慕玄不等韶宮開口,即道:「韶宮,快下來。紫英她受了致命的重傷。」

 

  「什麼?」韶宮叫喊一聲,「我馬上下來。」話語才落,韶宮已經現身。

 

  慕玄道:「我需要可以讓紫英療傷的屋子。韶宮,麻煩你了。」

 

  韶宮折扇往茅屋揮去,原本倒塌的茅屋又回復原樣。慕玄抱著紫英馬上進屋去,韶宮施仙法,燒柴燒水,把室溫升起來。

 

  韶宮從慕玄那裡得知紫英受傷的原因,道:「這個朱宸子虛到底是魔國的那根葱?這麼橫,我家紫英該不會被他給強了去。」

 

  慕玄沒有心情回答韶宮,紫英是否完璧他不在意,只要她活著,其他的都不重要了。他解開了龜息大法,紫英的氣息卻微弱幾乎要斷絕。

 

「韶宮,我想用九轉還魂丹救她。怕她無法消受,只怕救不了她,還害她喪命。」

 

仙麒:『神君,用我的血救她。』

 

慕玄道:「你的血已用來救父王,現在你有靈血救她嗎?」

 

仙麒:『我角上的三朵花是仙草,可以用來救她。』

 

韶宮舉扇在仙麒角上一敲,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角上的那三朵花是仙麒的命,少了一朵你就死了。我們有九轉還魂丹可用,你不必這麼擔心。」

 

「慕玄,我還有一個法子,看你願不願意用。」

 

慕玄眼睛一亮道:「什麼法子?」

 

韶宮道:「你把藥丸放在清水裡化了,餵紫英喝下,再幫她洗筋易髓。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由我出馬,恐怕紫英……咳咳咳。」

 

洗筋易髓極耗真元,危險性又大,稍有不慎,不僅人救不回來,連施術者也會跟著死去。況且慕玄雖有玄功,如今他肉骨凡胎,能把功力發揮到幾成,也很難說。韶宮明知如此還對慕玄提出這種建議,除了向來對慕玄有很大的信心外,紫英的情況確實十分危急,已經沒有時間去想什麼替代方案,只能鋌而走險。

 

慕玄道:「那還等什麼?我們開始吧!韶宮,我需要你把這裡隱蔽起來,不讓任何人來打擾。」

 

韶宮道:「大司命,你聽見了,還不快做。」

 

「神君,小神馬上照辦。」大司命的聲音自天上傳下來。

 

慕玄把九轉還魂丹用清水化開,餵紫英喝下。紫英的情況比想象的更糟,藥水完全灌不入口。慕玄看了韶宮一眼,韶宮道:「做吧!紫英不是迂腐的女子,不會因此怪你的。」

 

慕玄深吸了一口氣,先將氣度進紫英口中,直到她胸膛鼓起,再測心跳。如此反覆幾次,紫英的氣息終於平順了。慕玄趁機把藥湯餵入口中,總算順利的讓紫英服下。

 

紫英服下藥湯,「哇」地一口血噴出後,又連吐了好幾口血,胸口的衣襟全都染紅了。

 

慕玄大驚,抱住紫英,叫道:「紫英!難道是藥效太強,紫英受不了?」

 

韶宮見慕玄亂了方寸,沉喝道:「這只是淤血,不要慌,快幫她洗筋易髓。不然,時機一過,她就沒救了。仙麒,我們到房外護法。」語罷,和仙麒退到房外。

 

慕玄推正紫英的身體,收攝心神,凝聚全身的元功,開始洗筋易髓。他決定若是不能救回紫英,就以性命相殉。

 

在慕玄捨生忘死拯救紫英之時,京城早已亂成一團。仁德太子忽然棄國而走,讓毒患初癒的摩伽王傷心至極,朝中百官更是難以置信,太子一向很有節制,從不會如此,為什麼忽然抛棄東宮之位而走。

 

太傅周柏松是最早明白原因的人。在他和太子四處遊歷時,就發現太子降生只為找尋一個人,他為摩伽國所做的事,全在償還寄寓人間的恩情。他曾經暗示過仁惠皇子,紫英對太子的重要性,可惜仁惠皇子沒有聽出他的弦外之意。現在太子出走,肯定和紫英有關,只要紫英有了什麼事,太子沒有不殫精竭慮為她解決。太子遲遲不娶,也是為了她。

 

  王受了毒傷,太子騎著靈獸趕回救治。種種跡象,周柏松已經完全確定太子不會久留摩伽國,太子並非凡塵之人,他乃天上神仙轉世下凡。

 

  摩伽王悲傷難抑,道:「仁惠,仁德乃我摩伽國太子,你務必要把他找回來。」

 

  仁惠皇子不忍父王悲傷,道:「兒臣遵命。」

 

  折騰了大半夜,甘醴泉也沒追回太子。天剛亮,他領著御衛軍回到御所後,又馬不停蹄的趕來仁惠皇子的王府,才進門,仁惠皇子和太傅周柏松臉色沉重的坐在那裡,彷彿世界末日即將到來似的。

 

  「醴泉,你回來了。」仁惠皇子道。

 

  「殿下,末將無能,太子所騎乘的靈獸實在太快了,我們追不上呀!」甘醴泉將軍無奈的說道。

 

  周柏松道:「甘將軍不是外人,老夫就直言了。太子殿下乃天上神仙下凡,他降生於摩伽國主要是在找一個人,那就是成紫英姑娘。老夫和太子周遊各地時,太子都在尋訪她,當時老夫並不確定,後來見到紫英姑娘後,才明確下來。如今太子凌空而去,應該是要帶紫英姑娘回天上去,我們如何能將太子留在摩伽國?」

 

  仁惠皇子道:「真是如此,我們只好祝福。太子已為摩伽國做了太多事,他現在回歸天上,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誰說無可奈何?」一把好聽的聲音自廳後傳來。

 

  周柏松和甘醴泉同時起身,施禮道:「王妃娘娘。」

 

  仁惠皇子迎上道:「雪兒,妳怎麼出來了?」

 

  雪兒乃太師的孫女,也是驪姜的姊姊。驪姜許了太子,雪兒則和大皇子仁惠結為夫妻,兩人感情十分融洽。前一陣子,驪姜被太子逐出東宮,日日來她這裡啼哭,雪兒從驪姜處得知太子所愛的是一名叫紫英的瞎子,對她十分的特別,既不納她為妃,也不給她任何名份,反而心心念念的要把她送走。雪兒雖對驪姜的遭遇十分同情,但對她私自找人去殺害紫英的行為十分不讚同,看她積鬱成疾,也只好婉言勸導。

 

  驪姜之事才剛結束,祖父誤娶了魔國的公主魘影雪翾為繼室,被自己的丈夫禁足在家,不得上朝。她不敢為祖父說情,只得默默如常的照顧仁惠皇子起居。昨夜一直不見仁惠皇子回來休息,她坐立難安,才到大廳就聽到周柏松說太子棄國而走的事。便一直在廳後偷聽他們談話,了解了來龍去脈後,計上心頭,出來道:「殿下,請恕妾身不敬之罪。雪兒雖是沒什麼見識的婦人,卻比各位更清楚要怎麼留下太子殿下。」

 

  仁惠皇子動容道:「雪兒快說。」

 

  「太子殿下是天上的神仙轉世,但紫英姑娘不是。我們只要找到紫英姑娘,還怕太子不跟著回來嗎?」

 

  仁惠皇子以為雪兒有什麼好方法,聽後不禁駁斥道:「太子已經找到她,說不定現在他們已回天上,難不成要我們上天去把紫英姑娘請回京城?」

 

  雪兒掩口笑道:「殿下真是情急心亂,若是太子一找到紫英姑娘就回到天上,早在太白山時,太子就帶著紫英姑娘回天上去了。太子殿下還留在人間,代表紫英姑娘還不能回到天上去,而且雪兒聽說大凡神仙回轉天界,都有交感,天生異象,昨夜沒什麼動靜,我想應該還在摩伽國,不是嗎?」

 

  仁惠皇子等人如夢初醒,道:「對呀!太子降生這麼大的動靜,怎可能走時無聲無息。雪兒,謝謝妳!」

 

  雪兒道:「其實要引出太子不難,我聽說紫英姑娘居住在太白山,若是引天火燒山,太子肯定會出來封印獨龍珠。到時,我們趁亂帶走紫英姑娘,太子不就跟著回來了嗎?太子一回來,我們讓紫英姑娘下嫁太子,他們兩人一起留在摩伽國,不是更好。」

 

  仁惠皇子一揖到地,道:「謝謝愛妃一語驚醒我們這群夢中人。」

 

  「甘醴泉將軍著你鎮守京城。我和仁亨皇子立即趕去太白山,太傅,麻煩你去請出獨龍珠,和我們一同出發。」

 

  甘醴泉和周柏松一聽可以尋回太子,不由得精神一振,兩人馬上辭出王府,各自辦事去了。

 

  「殿下又要離開了,臣妾真後悔剛才說了那些話。」雪兒一臉落寞的模樣,讓仁惠皇子心生不忍。

 

  仁惠皇子握住雪兒的小手,道:「妳明知道太子對我摩伽國的重要性,還要和我計較?我也捨不得妳,等我回來,一定好好的補償妳。」

 

  雪兒嘟起小嘴,嗔道:「不稀罕!」旋即又轉嗔為憂道:「殿下,你要小心,雪兒等你。」

 

  仁惠皇子知道妻子使小性子是在撒嬌,禁不住在她額上輕輕一吻道:「我知道了,我會快去快回。」

 

  仁惠皇子匆匆的梳洗換裝,和仁亨皇子會合後,領著親兵離開京城,趕往太白山。

 

  雪兒王妃送走了仁惠皇子後,回到寢宮中,揮退婢女,攬鏡自照,道:「沒有了仁德太子的摩伽國,還能有什麼作為呢?摩伽國的主心骨是仁德太子,仁德太子的主心骨是紫英。只要殺了紫英,摩伽國就完了。到時候,又有誰能阻止我的大計。呵呵呵──」 

  如花的嬌顏,露出深奧難測的神情,眼眸裡閃過一抹血色的殺意,冷冷的魔氣在房中飄散。

上一回連結:第二十二回魔劫(一):https://blog.udn.com/gausapphire/109034829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84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5 19:19
攝生好可愛又聰明, 不知幾歲?
看來雪兒才是 KGB 不知來自哪國?連仁惠也不顧了
蠻擔心紫英 若真再回宮 ,會遭遇什麼?
好虐心啊~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20:01 回覆:

折簪晚安。

攝生才十歲,他發育太好,比之同齡的孩童更高大,看起來有十三四歲的模樣。

身為魔國的王裔,他的心智比外貌成熟很多。他雖是姤嫮女王貼心的么兒,所思所想還是以魔國的利益為先,這是他一出生就被教育的觀念。雖然紫英對他有救命之恩,攝生能做的,還是以魔國為優先的考量下,選擇讓朱宸認為她死了。

越到尾聲,還有許多意外發生,謝謝折簪來聊聊天。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5 14:42
謝謝來訪 假日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19:52 回覆:

謝謝心之來訪。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5 13:16

冒出個雪兒王妃,教人擔心,怎麼與魔國惡人的心性很像?

她會有什麼大計?難道想爭權?將摩伽國掌控於手中?

您一個星期就能出一篇,文思泉湧,令人佩服!精彩的故事,倒希望每日能看一篇。呵呵,我很過分吔,抱歉。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14:16 回覆:

雲霞午安。

每日一回是我努力的目標,現在我只能每日一字。哈哈哈~~~~

爭權奪利是每個王朝必經的,只是摩伽國出了仁德太子,他的才德兼具,聲譽甚隆,國王以及其他皇子根本沒有力量與他相爭,兼之摩伽國長年在魔國的壓制下,能有一個讓群臣仰慕的人來帶領,國家的向心力才會大。

反之,魔國也強盛,只因朱宸是個很自我的男人,雖為魔國的戰神,所向披靡,可惜越強的人,一旦被人拿住了弱點,照樣不堪一擊。他的兄弟姊妹在他沒有陷入情網之前,不敢有所動作,一旦他把重心投注在男女的感情上時,他只是個渾身破綻的庸人。

雖然第一部即將告終,第二部的故事也在字裡行間逐漸的布局形成。敬請期待喔!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5 12:32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這時候也只能幫慕玄拍拍手、加加油了 100_啦啦隊

根據小說的定理,女主角是不會死的 大笑

倒是最後一行,恐怖唷,花系列的「魔女」出場 Fox什麼。至於仙女呢 ? 去送公文了 ? 嘿嘿嘿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14:04 回覆:

大同午安。

女主角不會死???--->這是谷阿莫定律嗎?根據這個邏輯女主角若是死了,就代表她不夠女主角,要改名叫主角女或是角主女嗎?

如你所說,這重重的陰謀還有陰謀中的陰謀,日後會牽出一個很難搞的人,

他才是一切事件的主謀。靜請期待第二部的群魔亂舞。


何希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5 05:52

什麼?原來雪兒不懷好意,糟糕了,又有高潮迭起了嗎?

怎麼覺得不像是到了要結局的感覺?精彩!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13:59 回覆:

妳好,何希奇。

就是因為快到結局,才會更加不像結局。

雪兒王妃的動向,就是讓第一部結局的主因,她的陰謀昭然若揭了。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4 21:49

假如雪兒王妃像攝生那樣的好人

有多好~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5 13:56 回覆:

謝謝映兆。

魔國由於對立的立場,以權謀詭計為主。雪兒王妃出身魔國,自然也脫不了這樣的習性。

攝生是個孩子,本性並不壞,可是他是魔國的王裔,所以在某些方面,他比較早熟,自然比其他人更加可愛了。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4 21:04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雪霏兒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