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二)魔劫(一)
2018/03/18 17:23:18瀏覽563|回應9|推薦0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朱宸和紫英本是有緣無份,強求不得的朱宸,終是忍不住…………

  仁惠皇子在王宮中日日盼望太子回宮。三日過去,摩伽王的毒患越來越嚴重,先是昏厥後,醒來後,吐血不止;今早開始,全身出現巴掌大的烏瘢,還發出陣陣惡臭,負責服侍的宮女以及內侍,薰昏了好幾個,太靠近甚至有人因此窒息而死。群醫束手無策,雖然摩伽國大勝魔國,但王上性命垂危,再大的勝利,亦如同敗戰。


  仁亨皇子紅著眼,悄悄的走過來道:「大皇兄,太子能趕得回來嗎?我怕父王挺不到他回宮就……」


  「別人我不敢說,太子殿下一定可以。」仁惠皇子滿懷信心的安慰仁亨。


  前方御衛忽然騷動起來,紛紛喝道:「什麼人?」


  仁惠皇子聞聲持弓趕來,前方響起一陣歡呼。


  「是太子!太子趕回來了!」


  「參見太子殿下。」殿前殿後此起彼落的朝拜聲不斷。


  仁惠皇子抛下弓箭,跪地請罪道:「臣護駕不周,請太子責罰。」


  慕玄騎著仙麒從天而降,道:「大皇兄快請起。」急忙扶起伏地不起的仁惠皇子,仁亨皇子聞聲跑了過來,乍見仙麒,目光立即被吸引了過去。


  閃閃發亮的仙麒,全身銀白色的皮毛,一對像小樹般的犄角上,開著三朵粉色的花,飄散令人清新的香氣。仁亨皇子從未見過如此靈獸,張大了眼睛,不住的盯著仙麒看。


  「父王現在怎麼樣了?」慕玄問道。


  仁惠皇子嘆道:「今早父王全身發出惡臭,誰都近不了他的身。」


  「本宮去看看。」


  慕玄帶著仙麒進到寢宮,摩伽王挺在床上不動,意識卻很清楚。他見到愛兒回來,眼角流下一滴眼淚,舌頭發硬,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慕玄撲到床頭,為摩伽王把脈。滿室中人欲嘔的臭味,他像沒聞到似的,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父王,放心,孩兒取藥來了。」


  慕玄命人取了銀刀和碗,對仙麒道:「仙麒,請給我一點血救父王。」


  仙麒伸出右足,慕玄取了小半碗的血,餵摩伽王喝下。說也神妙,原本像幾萬斤魚腐敗的臭氣,就這麼小半碗的血喝下後,氣味漸漸消散,開始化膿的烏瘢奇蹟般的結痂了。被毒患折磨得幾天幾夜無法閤眼的摩伽王,終於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沉沉的睡去。


  慕玄為摩伽王把脈,確定病情轉好,心下稍安。轉身幫仙麒包裹了傷口,道:「你現在快回去吧!」


  仙麒呦呦叫了幾聲,『神君不和我一起回去嗎?』


  「父王還沒有復原,我不能離開,你先回去,我會去和你們會合。」


  仙麒心繫紫英的安危,頭也不回的衝出寢宮,飛向天際。


  仁惠和仁亨兩位皇子守候在寢宮外,忽見仙麒跑了出來,沖天飛去,急忙入內道:「父王怎麼樣了?」


  仁亨皇子用力的吸了吸氣,道:「大皇兄,臭味不見了。」


  「父王沒事了。」慕玄拿出紫英調配的百花解毒丹化在清水裡,餵摩伽王喝下。


  仁亨皇子對慕玄投以崇拜的眼光,道:「大皇兄果然沒說錯,只要有太子在,一定有辦法的。」


  仁惠皇子見摩伽王呼吸平順,發黑的臉也恢復了血色,知道危機已經過去。仁惠皇子卸去甲冑和武器,跪伏於地,道:「太子殿下,臣失責,讓王上險遭魔國毒手,萬死難辭其過。請殿下削除臣護國大將軍之職,罰臣……」


  「大皇兄,不要再這麼說了。鴆王提前出關,是意料外的事,京城若不是有你和甘醴泉將軍主持大局,東北也不可能大獲全勝。」慕玄扶起仁惠皇子,誠懇的說道:「父王的事,是我們疏忽。若要追究,我也有過失。」


  「京城的戰果已經收到效益,這幾年的忍耐示弱都過去了。父王得救,是最好的結果,鴆王的屍體你們怎麼處置?」慕玄問道。


  仁惠皇子道:「父王中毒,大家都忙著,就把他丟在宮外還沒去處理。」


  慕玄道:「速派人把鴆王的屍首帶回來,好生盛殮,連同俘虜送回魔國。」


  「什麼?」仁惠皇子失聲道:「魔國欺凌我國多年,就這麼算了嗎?」


  「大皇兄,現在對這些已經失去鬥志的魔國士兵撒氣有用嗎?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家國不再受魔國的威脅,現在我們終於完成了這項使命,留下這些人和一具屍體能給人民什麼幫助,快快恢復大家的生活才是。而且,今年的歲收不豐,多了這些人,京城的存糧也不足。不如讓他們回去,讓魔國自己去傷腦筋。」


  慕玄分析得頭頭是理,的確恢復民生才是首要。仁惠皇子打從心底佩服太子,馬上打發手下把鴆王的屍首收殮,還有一眾俘虜造冊發還魔國。



★★★★★★★★★★★★★★★★★★★★★★

  仙麒趕回太白山的半途,忽然停下腳步,前方不遠處,頭戴金冠的公子攔路而立。


  仙麒前足跪地,俯首道:「太子,小弟知錯,請再寬限些時日,待我報完恩後再回去。」


  那公子乃是仙麒王太子,奉了仙麒王的命令,要將仙麒三太子召回去。


  「三弟,你即將化成人形,應該回山加緊修練,不可留戀紅塵。父王怕你在外耽誤了時機,要我引你回去閉關。」


  仙麒三太子不住的叩地求告:「太子明鑑,若不是成家父女救命,我已經喪命,那還能有今天的機緣,近日內紫英姑娘有大劫臨身,我不能坐視,請讓我回去吧!」


  仙麒太子語調轉為嚴厲,道:「你兩次為她捐出靈血,早已報了她的恩情,快快隨我回去,不可自誤。」


  仙麒不敢違抗太子,只得哀求道:「讓我向南華神君稟報後,就隨您回去。」


  仙麒王太子那肯再讓他走脫,腳一頓,化出一張樹藤網,兜頭一罩,把仙麒拖走。



☆☆☆☆☆☆☆☆☆☆☆☆☆☆☆☆☆☆☆☆☆☆☆

  魔國內,碩大的校場變得冷冷清清。此時,在外圍的探子來報,摩伽國放回所有俘虜並將三位王儲的遺體厚棺盛殮送回魔國。


  姤嫮女王想不到摩伽國會如此以德報怨,恐怕有詐,領著朱宸子虛和攝生寤影到邊界去迎接。


  近四萬的魔軍陸陸續續的自邊關回來,雖然個個帶傷,總比客死異鄉好。朱宸子虛重見存活的舊部,心酸不已,原以為今生不會再見。仁德太子此舉不但把魔國的士氣降到最低,也把魔國的驕傲消磨殆盡。死裡逃生的戰士原本不怕死、不畏戰的心態,有了微微的轉換──活著,真好。


  攝生寤影和魘媞幫著安頓眾軍士,聽被俘虜的士兵說仁德太子下令不得虐待俘虜,並厚殮戰死的諸王。攝生的心中對仁德太子的好感又提升了許多,在他幼小的心靈裡,除了朱宸子虛外,他最欣賞仁德太子。礙於母后和大哥,他真的很想親去向仁德太子道謝。


  奇幻宮中,姤嫮女王正怕摩伽國趁機攻打過來,打算向魔界求援。


  「母后,戰士們都安頓好了。」朱宸子虛入宮來報告。


  姤嫮女王皺起眉頭道:「朱宸,母后想向魔界借兵來防守邊關。」


  朱宸子虛諫道:「母后,雖然同為魔族,魔界比外界諸國更不好相與。我們新敗,魔界肯定會趁機向我們獅子大開口。一動不如一靜,我先去把魔國的通道封鎖起來。他們若真想攻魔國,我倒希望他們來,哀兵必勝,我們有奇險可守,反而可以利用來反攻。可惜仁德太子絕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他必定會固守城池,讓我們無機可乘。」


  姤嫮女王思索半刻,道:「也罷,你作主吧!」


  朱宸離開奇幻宮,往東北去封閉魔國的通道。


  攝生回宮後,問道:「母后,大哥呢?」


  「他去封鎖邊境的通道。」


  攝生心道大哥該不會又想去找紫英姊姊了。便道:「母后,我去幫大哥封境。」


  姤嫮女王道:「也好。你過去幫幫他,這些天來,他也累壞了。」


  朱宸子虛封了東北邊境的道路後,不自覺又朝著太白山的方向望去。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經歷了幾乎滅國的大戰後,只要思緒一停下來,紫英的臉很自然的就浮現在心底。


  「妳在那裡?」朱宸低聲自語著:「我好想再摟著妳,聽妳的呼吸,聽妳的心跳,聽妳細細的喘息聲。紫英──紫英──」


  朱宸子虛仰天長吁了口氣,終是抑不住內心的思念,往太白山疾奔。虣馳如風,心念如電,朱宸憶起初見紫英的時候,她還是個九歲的美少女。嘟著小嘴,生氣時微微上揚的雙眉,總讓他難以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在心底立誓,等她長大,一定娶她為妻。他終於等到紫英親口的應允,不料她神秘的失去蹤影,朱宸百思不得其解,唯一可能就是仁德太子把她帶走了。仁德太子不僅打敗魔國,還奪走了他的至愛,這仇恨生世也不會泯滅,他一定要殺死仁德,不管用什麼方法。


  彤雲低垂,風聲呼呼,陽光變得黯淡,今年的第一場雪應會快來了。朱宸子虛在成家小茅屋不遠處停下來,茅屋前兩名摩伽國的士兵正忙著劈柴、餵馬,後方廚房飄來陣陣的飯菜香。


  朱宸子虛心道這裡怎麼會有駐軍?隨著柴扉開啓,他的眼睛也張大了。紫英端了兩大碗麵出來,招呼那兩名士兵來吃。


  「她回家了?」朱宸子虛四處遍尋不著的紫英竟然在自家,他再也忍不住往紫英衝了過去。


  「什麼人?」兩名士兵顧不得吃飯,拔刀護在前方。


  紫英失聲道:「朱宸子虛!」


  兩名士兵一聽朱宸的大名,驚得當場石化。


  朱宸像沒看到他們似的,無聲無息穿過兩人,到紫英的面前,喚道:「紫英──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朱宸伸手去拉紫英,紫英立即揮開他的手道:「你又來做什麼?」


  「紫英,我好想妳。難道妳不想我嗎?我來帶妳回去。」


  紫英感到朱宸似乎又開始狂亂,冷冷道:「我不會跟你走的。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朱宸子虛,你什麼時候才肯停止你的妄念?」


  「妳答應我了。妳說要做我的妻子。」


  紫英差點被朱宸給氣死了。沒好氣的說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幾時答應過你?」


  「在飛龍嶺中,那個行獵的小屋,妳親口允我的。而且我們已是夫妻,妳為什麼要否認?」


  紫英被朱宸那露骨又肉麻當有趣的話,氣得全身發抖,她強令自己情緒平穩下來,道:「你今天是來誅心的嗎?什麼飛龍嶺?什麼小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朱宸子虛見紫英俏臉如冰,沒有半點當時的柔情,心直往下沉,心中大恨,仁德太子不知使了什麼詭詐,讓紫英翻臉不認人。他瞥見那兩名士兵像石像似的杵在那裡,心頭火起,指著兩人,沉聲喝道:「誰叫你們來的?」


  「當然是太子殿下。」兩人說完才意識到自己的任務是保護紫英姑娘,硬著頭皮舉刀殺了過來。


  「又是仁德太子。」朱宸子虛目光一寒。


  紫英扯住朱宸的衣袖,急叫:「不要──,你們快逃,他要殺人了。」


  朱宸掙開紫英,雙臂有如鎖鏈扼住兩名士兵的頭頸,「咔啦」一聲,擰斷他們的脖子。


  「你又殺人──」紫英露出失望至極的表情,「你為何總要如此殘忍?你要殺多少人才肯停手。」


  朱宸轉身摟住紫英,恨恨道:「是妳逼我的。我真心對妳,妳卻一再的背叛我,是妳──


  紫英隨手抓了放在門前的手杖,重重的往朱宸的膻中穴一撞,朱宸吃痛鬆手,紫英轉身往屋內跑去。


  朱宸緩過氣來,提氣追了進去。屋內那有紫英的蹤影,朱宸見後門開著,門外,紫英的身影往旁邊的樹林一閃而去。


  「妳跑不掉的。」朱宸子虛咬著牙道。


  紫英心知逃不過朱宸追索,決定自盡。事出突然,這早晚身上偏偏連把小刀也沒有,唯有家後方的有條通往山澗的小路,她奮力朝小路奔去。不久她聞到水味以及山澗吹來的風,心中暗禱:爹娘,紫英來陪你們了。放開手中的拄杖,往下一縱。


  「想死?沒這麼容易!」朱宸子虛搶在紫英的身體還沒落下之際,先一步攔住她,強把她拖了回來。


  「放開我!」


  朱宸子虛狠了心,不理紫英如何掙扎,攔腰強抱起她回屋去。朱宸踹開屋門,逕往紫英的房裡去,粗暴的把她丟到床上,隨即撲上來把她壓在身下。


  「今天妳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我都要定妳了。」


  紫英摸到枕下的剪刀,重重的往朱宸的肩胛刺去。朱宸痛叫一聲,紫英馬上推開他,翻滾下床,道:「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馬上自盡。」


  朱宸冷笑道:「妳想為仁德太子守節?別笑死人了,我們都做過多少次,妳還在裝貞潔?妳那柄小剪刀死不了人,妳若是乖乖從我,我會很溫柔的讓妳欲罷不能。」


  「不要以己度人。你三番兩次戲辱我,我寧死也不能讓你如願。」紫英傲然的說道。


  朱宸道:「那妳死呀!」


  紫英舉起剪刀直刺咽喉,朱宸閃電躍起奪下紫英手中的剪刀。


  紫英無法自盡,故意刺激朱宸,讓朱宸暴怒殺她。面無表情說道:「朱宸子虛,你聽好,我不會嫁給你,永遠不會。」


  「妳想毀約?」朱宸目露凶光。


  紫英玉面如霜,「從不曾締約,何來毀約?」


  「妳騙我!」朱宸子虛虎吼一聲,「妳敢欺騙我?!」


  朱宸子虛用力的把她摔回床上,撲上來把她壓住,伸手把她的衣服撕得粉碎,露出藕色的貼身抹胸,「妳逃不了的。我不會讓妳逃走,妳永遠都是我的人。」忘情的在她臉頰親吻。


  「不!不要!」紫英絕望的叫喊,雙手拼命的阻擋,那裡敵得過發狂的朱宸,狂亂間,抽出手,摑了他一巴掌。朱宸根本不怕她打,捉了她的小手,往她的頸項吻下,順著她優美的頸部曲線吻到肩頭時,動作戛然而止,一點殷紅的貞砂映入眼簾。


  紫英見他停止侵犯,連忙推開他,抓了床頭的外衣遮住身體。


  朱宸子虛怔在當場,紫英趁機爬下床,把外衣穿上,逃出房去。


  「不可能的,她明明和我……」朱宸子虛快速的回想當夜在小屋內的種種,那時的柔情、親熱的情話、肢體的交纏,有種難以言喻的熟悉。


  「砰磅!」的聲響,驚醒了朱宸子虛,他追出房外,見紫英被桌子絆倒。一個箭步上前拉起她,紫英甩脫他的手,怒道:「不要碰我!」


  門外這時傳來呦呦的鹿鳴聲,紫英大喜,叫道:「慕玄──」起身往門外奔去。


  一聲慕玄,朱宸內心好似有什麼崩壞了,長臂一伸,拉住紫英把她扯回來,道:「妳心裡只有他?」


  「我為妳痴痴守了這麼些年算什麼?在妳心中我是什麼?妳說!妳說啊!」


  紫英不想再與朱宸糾纏,轉頭望著門外,叫道:「慕玄……」


  「妳就這麼想去他身邊?那我就成全妳。」朱宸子虛長臂一甩,紫英纖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騰空飛起,重重的撞在牆上,又順著牆面滑了下來,動也不動癱倒在地上。


  朱宸子虛木然的看著牆上怵目驚心的一灘血痕,冷心冷血的說道:「我的心都給了妳。妳的心───我要看看妳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829

 回應文章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1 11:31

雪霏兒午安,

我也真笨,其實如果紫英的肉身死了,靈體(靈性)就可以回到天上了,嗯,應該算是好事。哈哈哈

反而是朱宸,魔性愈來愈強,永遠脫離不了魔界,可悲。

但是,紫英就回天上去了 ?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嘿嘿嘿 (或者說:人世的修行沒有那麼容易。)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1 17:19 回覆:

大同好。

若是紫英這麼容易就回天上去了,那後面的故事就不會發生了。

朱宸未來肯定是魔神,而且是越來越難纏的魔。呵呵呵~~~~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20 07:14

謝謝分享好文

週二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21 09:11 回覆:

謝謝心之來訪。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9 21:19

上集是考量您的狀況照顧媽媽 就沒迴響   

看著看著赫然發現 紅塵劫已到尾聲啦  

紫英真是多災多難 情關是最難跨過的 尤其對象是朱辰這樣激進份子

假紫英害慘了真紫英 (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才使得朱辰想法更自以為是 越來越偏激 由愛生恨 

也不能這樣傷害紫英阿 

您母親現在身體有比較恢復了嗎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22:19 回覆:

靜心晚安。

先前的計策,原以為在魔國大敗後就無效了。沒想到紫英仍是在劫難逃。

朱宸對她的執著超乎想像,也因如此,使得他們三人的命運難分難解。

紅塵劫算是一部長篇小說,真要寫完,大概有六部之多,現在只是第一部的完結,還有後續的幾部。

我母親的狀況總算是稍微好一點,還需要我小心的照護。只要她肯好好配合,就謝天謝地。偏偏這是最難的部份。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9 20:16
朱宸這號人物
在演繹負面角色
可顯得粗俗了
他沒法像君子劍岳不群一樣
在愛人面前藏得夠深
岳不群的妻子寧女俠
直到死前
才看清自己的丈夫原來是十分偽君子
甚至臺灣上萬家暴紀錄的男人
至少在都能在婚前維持自己好人的形象
朱宸為何迫不及待的使壞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22:05 回覆:

景寔晚安。

朱宸一開始的設定就是個愛恨分明的魔頭。日後他將會開創自己的國度,為了自己的所愛。

因為愛得發狂,他不容許紫英心中有別的男人,當紫英叫出慕玄的名字時,他的恨超過了對她的愛。得不到就把她毀滅。

岳不群的深沉,可謂是偽君子的典範,讓枕邊人至死才發覺自己竟然嫁了個這麼可怕的人。幸好我沒有遇到這麼個偽君子,或許不是沒遇到,是自己太遲鈍沒發覺吧!


Lesley
2018/03/19 16:13
紫英的下場令人揪心,由愛生恨的朱宸、不由自主的仙麒、兩難局面的仁德太子⋯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16:34 回覆:

哈哈哈~~~~

這是我現在的寫照,所有的事接踵而至,先是老娘小中風,再來她出院後一天,又染上腸胃炎,再來是她感冒咳嗽到晚上不能睡覺。現在總算是好一點了,她又開始不聽話不配合的跑去打牌,也不好好的去復健。妳說我累不累?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9 06:34

好緊張,提著心一口氣看完。

那個朱宸子虛真可怕!好討厭。

仙麒已被拖回去,那麼門外傳來的鹿鳴聲會是誰?拜託,趕快救紫英!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16:30 回覆:

雲霞安。

外面的鹿鳴只是路過的鹿,卻釀成了紫英的殺機。慕玄還在京城不知這裡發生了何事?

仙麒也在努力掙扎中,至於韶宮,他在天上有得忙了。因為紫英的仙體發生異變,他忙著找法寶保住仙體。所有人都在忙著的時候,殺機悄悄降臨。

雖然這麼說很俗氣,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馮紀游陸游:緣與輪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9 03:10

紅塵劫(二十二)已緊張地讀完,老頑童首先叫道:「哇!好棒棒!給根棒棒糖!」大異人把臉一板:「膚淺!總要說點道理吧!老小子,你說說看!」老小子立刻回答:「情節緊湊、絲絲入扣;人物角色、性格,定位清楚,不會像魚兒、魚兒水中游那樣游移不定。例如:如果被紫英扯住衣袖急叫,就不殺那兩個士兵,則朱宸就不再是朱宸了。又如,朱宸要甩出紫英時「忽然想起她肩上的貞沙,而縮手」的話,朱宸也不再是朱宸了。就是這一甩→撞牆→滑下→怵目驚心的血….. 一氣呵成,到這個「血」字,深刻地刻劃出了「朱宸子虛」,真實不虛、絕非子虛,哈哈哈,佩服之至!」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16:26 回覆:

謝謝陸桑。

魔劫系列是第一部結局的開始,朱宸的偏執,影響深遠。

先前埋下的毒計,在這時發酵,讓誰都始料未及。如您所說,朱宸就是朱宸,絕不會為誰而改變。紫英仍是紫英,也不會因為環境而屈服,不管她想不想得起自己本來的身份。

第二部還在努力的把章回刻出來中(目前大約是每日一字吧)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21:26

朱宸真令人討厭

真假紫英都不知道!

祝福您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9 16:21 回覆:

謝謝映兆。

這不是現代男女分手不遂的寫照,不是毀容,就是殺了對方。

朱宸死不服輸的優點在這裡變成了致命的缺點了。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20:15

雪霏兒晚安,

哇,真糟糕,摩伽王被仙麒救了;現在,計劃趕不上變化,仙麒被抓回去,換紫英有麻煩,該誰來救呢 ? 苦惱的煙狂的確,思念如影隨形,朱宸慾火焚身,開始傷害紫英,果然在人世修行不容易,劫難不少。畫圈圈

可不是嘛,治理國家當然是以民生最重要,而不是打仗或對抗。古人也說,戰勝以喪事處之。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18 21:13 回覆:

大同晚安。

戰勝以喪事處之是對的。不論輸贏,都在對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痛,沒有人喜歡戰爭的。不管是武力還是心理的。

朱宸是不肯認輸的,他怎麼肯承認自己敗給了慕玄,尤其慕玄看起來那麼普通又沒什麼特別的。

這種認知,造成他被紫英刺激後,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錯手殺了自己最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