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一)雖死不僵
2018/03/03 22:19:23瀏覽654|回應10|推薦0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對紅塵劫的支持,第一部的故事即將劃上句點,第二部的故事,正在釀醞中。我雖無心拖稿,但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今後我要修正自己寫作的腳步,配合母親的復健。元宵節夜,母親突然中風,雖不嚴重,還需要耐心的復健。母親是我無可放下的責任,我雖不能常常在這裡和大家閒聊,但還是會關心大家的。  

  朱宸子虛帶領殘兵回到魔國奇幻宮,姤嫮女王的悲叫聲從殿內傳來,攝生驚叫:「母后!母后!您怎麼了?」

 

  朱宸聞聲顧不得滿身的血污衝到殿中,攝生抱住姤嫮女王惶急的看向朱宸,叫道:「大哥快來,母后昏過去了。」

 

  朱宸撲過來幫姤嫮女王推拿,好不容易女王轉醒,淚水禁不住流下,朱宸兄弟從沒見過堅強又強勢的女王如此軟弱,一下子彷彿老了幾十歲。

 

  「發生什麼事?」朱宸問道。

 

  姤嫮女王搖頭落淚不已,攝生紅了眼睛,語帶哭聲的說道:「我們敗了。軒轅谷一役,仁德太子在山頭廣設攔雪堰,存放了大量的冰雪,待我軍進入軒轅谷後,破壞攔雪堰,製造雪崩。又御動獨龍珠把冰雪瞬間融化,把整個軒轅谷都淹沒,大量冰雪仍不斷的從山頭滾落,造成水位急速上升,攀附在岩壁上的戰士們被大水沖走,雪水奇寒,落水不久,凍死大半。韓元徽又亂箭射死飄浮在水面的士兵,二哥和大姊全都戰死了,十萬將士能回來的不到萬人,被俘虜的人數超過三萬人。」

 

  朱宸愕然不語。如此布計要花多久的時間?仁德太子思慮之深遠,超過他的想像。摩伽國一直給人紙醉金迷的頽廢印象,自王室到人民都是官民同樂,不修武備。他幾度侵犯邊界,幾個守將也是堅守不出,一打就逃。原來他們一直扮孫子,足足扮了十年,把所有人都騙過。等魔國傾巢而出,一網打盡。

 

  朱宸子虛回頭看母親淒切的哭泣,眼也紅了,道:「我軍也中伏。仁德太子把十萬禁衛軍暗伏在王城外,只等我帶軍攻入京城,他們前後夾擊。我帶去的五萬將士,只有一萬八千多人隨我回來。」

 

  三人相對無聲,淚水不住的自臉頰流下來。敗了,這對魔國來說是多麼致命的打擊。好不容易培植出來精兵將士,死傷過半,存留下來不到三分之一,這是魔國從未有過的大敗。

 

  「報!」探子回報,「鴆王殿下重創摩伽王後,英勇戰死。」

 

  女王再忍不住,痛喊著:「裭魄,吾兒啊!母后的兒啊!楓臣──銀魊──我的心肝寶貝。」

 

  「三哥也……」攝生忍痛含悲,不知該怎麼安慰姤嫮女王,只得看著朱宸,看他後續要怎麼做?

 

  「母后,我扶您回宮去休息。」朱宸抺乾眼淚,儘量使自己的語調平穩。

 

  姤嫮女王揮開朱宸子虛的手,怒道:「你回來做什麼?敗了──敗了──我怎麼對得起歷代魔君?我怎麼對得起你父王?他親手把魔國交給我,我卻……我卻……哇啊啊──」女王放聲大哭。

 

  攝生從沒見過母后如此失態,慌得不知如何是好,頻頻望著朱宸。

 

  朱宸撲上來抱住她的大腿,攝生自後抱住女王,待女王情緒平穩下來。

 

  朱宸道:「母后,我們和您一樣不甘心。可是敗了就是敗了,現在魔國更需要休息養生,重振國力,我們沒有空流淚,如果我們停在失敗裡,成功是不會來臨。母后,雖然二弟、三弟以及大妹不能再陪在您身邊,您還有我和攝生呀!魔國需要您,連您都失控,那些為魔國戰死的戰士們,何以安息?」

 

  「兒臣向您發誓,向魔國歷代魔君發誓,必定要為二弟、三弟以及大妹報仇。母后,您不能再哭了,重整軍容,封閉邊界,是為第一要務,不能給摩伽國趁勝追擊我們的機會。此戰能活下來的人,才是魔國最強的戰士,我們一定要保住他們,後續也許會花很多年,才能把大傷的元氣補回來。母后,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您怎麼可以在這裡作婦人啼哭,快把眼淚擦乾,出去看看眾將士們。」

 

  姤嫮女王終於冷靜下來,看著滿身是血的朱宸和一臉驚怖的攝生,她強忍又要奪眶而出的眼淚,摟住他們兩人親吻他們的額頭,道:「母后失態了。朱宸你的傷要緊嗎?」

 

  朱宸搖頭。

 

  攝生扶著姤嫮女王,滿眼都是關注神情,道:「母后,我們一起出去看看其他將士。」

 

  「是該去看看。朱宸你也一起來吧!」姤嫮女王擦乾眼淚,挺直腰桿,像枝鋒利的戰戟,快步走向奇幻宮外的校場。

 

 

☆☆☆☆☆☆☆☆☆☆☆☆☆☆☆☆☆☆☆☆☆☆☆

  軒轅谷內伏屍處處,宛如人間煉獄。

 

  韓元徽送來楓臣伊寅以及銀魊蝶嬛的屍體,道:「太子殿下,這是蝠王和長公主。要斬下他們的首級送去給姤嫮女王嗎?」

 

  慕玄看了兩人的屍首一眼,道:「妥善處理他們兩人的屍體,用上好的棺槨盛殮,連同那些俘虜一起送還魔國。」

 

  韓元徽失聲道:「殿下,這樣豈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兩國相爭,死傷難免。趕盡殺絕,反而逼他們拼死反抗。這些俘虜留在摩伽國沒有用,反而是亂源。冬日將至,我們的存糧也不夠養他們,放他們回去,我們省口糧食過冬。」

 

  慕玄看著下巴都快跌到地上的韓元徽等將領,解釋道:「此役過後,魔國精銳盡失。想再要發動攻擊,恐怕沒有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才有能力外侵。韓將軍,我知道你想滅了魔國,那已非我摩伽國能為的事。你不要忘了,魔國戰敗雖然已無力對外發兵,它終究是眾多魔族中的一支,只要魔界存在的一天,魔國是不可能被滅的。現在我們趁亂出兵去攻打魔國,最是不智。我們對魔國所知太少,深入魔境,就如同楓臣揮軍入軒轅谷的下場一樣。韓將軍,你比我更知為將之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怠。我們不能因此而放鬆,為了這一天,我們隱忍了十年,才把他們全軍引出來一戰。今天的成功,全在大家的配合。」

 

  韓元徽與仁德太子相處不過幾日,總覺得他有鬼神難測的智慧,思慮之深遠,根本不像一個才滿十八歲青年。太子出世時種種異象和傳言,再和他談論時,一一得到印證,太子果然不是一般人。韓元徽越發敬重仁德太子,想到摩伽國日後在他的帶領下,定能成為萬國之冠。

 

  韓元徽道:「殿下這幾日辛勞,末將粗備了酒菜,權作慶功。」

 

  慕玄微微一笑,道:「韓將軍不必客氣,本宮要去訪友,就不多留。東北有你,足可安心,來日京城再見。」

 

  韓元徽納悶道:「訪友?殿下有朋友在這裡?」

 

  慕玄頭也不回的擺擺手,孤身走出軒轅谷,奔向太白山。

 

 

★★★★★★★★★★★★★★★★★★★★★

  紫英和鹿王終於回到久違的茅屋,她熟練的推開門,家中一切如昔。虎子和杏子幫她維護得很好,裡面一點不見髒亂。

 

  紫英先祭拜了父母,把家裡整理一番,再把鹿王餵飽,早已一身汗水。想起這一路來風塵滿面,便去燒了水,換下一身髒衣服,穿著貼身的小衣,把頭髮洗了。

 

  慕玄來到門外,叫了幾聲,都不見紫英回應。心想紫英應該回來了,為什麼不在?

 

  「紫英……」

 

  門虛掩著,裡面不見有人。慕玄推門而入,在客廳坐下,聽見後邊房裡有細微的水聲,循聲過去,推門叫喚道:「紫英──」

 

  紫英剛脫了衣服,聽到慕玄的叫聲,隨手抓了件長袍遮體,大聲急叫:「慕玄,別進來───」

 

  慕玄以為紫英遇了什麼危險,猛然推開門,道:「紫英,你沒……」

 

  紫英黑絲緞般的頭髮披在肩上,一件長袍掩在胸前,胸間那藕色的曲線,豐滿的玉波湧動,長袍後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傳來陣陣幽香。

 

  慕玄全身的血液都往頭上衝,呼吸不禁急促了起來。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怔在那裡,好不容易才把目光移開,轉身閃到門後,囁嚅道:「紫英……我……我以為妳…出.出.了什麼事?」嘴裡說著話,腦子裡還浮現著剛才香艷的畫面,心跳不已,滿臉通紅。

 

  紫英聽他的話意,已知道慕玄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樣,同樣也嬌顏染霞,羞不可抑。沒多久,她聽到關門聲,遠去的腳步聲,這才放鬆下來,軟在浴盆旁邊,心臟差點停止跳動。她扶著盆緣慢慢起來,耳中傳來如擂鼓般的心跳聲。

 

  她本想喝斥慕玄,但慕玄並非有意。可是女兒家的清白身軀平白讓他看了,心裡總不是滋味。她滑進浴盆裡,決定忘了這事,這本是件意外,自己再在意,也沒有用。

 

  慕玄坐在門口,一張臉像喝了幾十斤老酒,又辣又熱。他怪自己太孟浪,沒問清楚就往裡衝,正懊惱著,身後的門打開了。

 

  「進來吧!」

 

  慕玄像做錯事的孩子低著頭跟著紫英入內。紫英身上還留著微微的皂香,頭髮隨意用白絲帶綁了個辮子。

 

  「方才……」慕玄剛要說話,紫英就打斷他。

 

  「別再提了。魔國的戰事如何?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慕玄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們勝了。魔國要再犯邊,恐怕要再數十年才有能力再來。」

 

  「結束了。」紫英長長的嘆了口氣。

 

  紫英光聽慕玄的話意,已然明白魔國死傷慘重。慕玄似乎也不因勝利而心喜,戰爭畢竟太殘酷,誰勝誰敗,不過是誰死得人多。實際上,多少人因此失去了家園、親人、朋友,後遺症已經大到無法估算,不論是那方看到戰後的慘況,再大的勝利,也掩不住傷痕。

 

  紫英緩緩走到父母靈位前,燃香祝禱道:「爹娘,魔國不會再來了,您們可以放心了。」

 

  慕玄上前道:「可以讓我拈香嗎?」

 

  紫英點點頭,點了三柱香遞給慕玄。

 

  「成大夫、成夫人,今日慕玄特來邀請紫英一同入山修行。若得功成,必渡兩位回天庭。」

 

  紫英對求道修仙並不執著,但慕玄是摩伽國太子,他若是抛下一切去修仙,摩伽國會如何?

 

  「慕玄,你要和我一起修行,我……覺得不妥。你是太子,肩上擔著摩伽國萬民……」

 

  「紫英,我沒有逃避責任,該做的我全都做好了。摩伽國只要照我的方法運行,不論是誰任太子之位,都可以做得很好。我已了結了所有俗事,只願和妳一起修行。」

 

  紫英不想慕玄誤會,徒然惹了不必要的情債,深吸了一口氣,說:「我不會嫁給你或任何人,我只想……」

 

  慕玄不等紫英說完,便道:「我明白,我也是如此。我們遠離塵囂,結廬比鄰而居,日日談玄論道,不是很好。」

 

  一絲不安在紫英心頭縈繞,她想勸慕玄回去,但慕玄認真的語氣,讓她怎麼也說不出口。慕玄很好,真的很好,紫英以誠相待,沒有半點兒女私情。她有時在想什麼愛呀情的和她的雙眼一樣,打出生就沒了,無論像朱宸子虛的熱情或是像慕玄的柔情,她都明白也都沒動心。她不禁自問,她的心是不是也殘缺了?

 

  慕玄一心一意要將紫英渡回天庭,現在摩伽國的大患已除,國家承平安樂指日可期,暗中培植的人才像仁惠、仁亨以及朝中許多重臣,都足以肩負重任,現在正是他退出朝廷的時機。

 

  太陽已經軟了下來,山風習習帶著深秋的寒意。紫英想起家中沒什麼存糧,取了藥籃便要往外邊去採些野菜、菌子類的回來裹腹。

 

  慕玄追上來把籃子搶了去,道:「我去採吧!妳回去把飯煮了等我回來。」

 

  紫英依言點點頭,轉身回灶下去淘米煮飯。

 

 

☆☆☆☆☆☆☆☆☆☆☆☆☆☆☆

  韓元徽剛剛清點完軍中的人員以及糧食,並將俘虜造冊管理。帳外的校尉飛奔進來,「報!將軍,京師的火封。」

 

  「火封?什麼事這麼緊急?」韓元徽打開密信一看,大驚失色。

 

  摩伽王被鴆王所傷,命在旦夕,要太子殿下火速回去。太子一早便已離開訪友去了,現在到那裡去找人?訪友?誰是太子的朋友?

 

  韓元徽心念電轉,太子今早離去時是朝西南去,那裡最近的城鎮便是太白鎮。之前聽說太子在太白山受傷,在太白鎮休養了一陣子。

 

  「來人,速往太白鎮尋找太子。不,我親自去。」韓元徽把後續的事情交給副將去處理,帶數百親兵,飛馳到太白鎮去了。

 

  何凡把紫英送去京城後,杜家藥舖也跟著關門不營業。害他被一些要求診買藥的鄉親埋怨得半死,罵他不該為了升官將紫英送去京城,連帶這十野八鄉的村民想看個病,都要跑到百里外的沐仙鎮去。

 

  太傅把人要走,連個賞賜都沒有,更別說是升官。何凡擔心太傅鬥不過太子,到時候太子追究起來,他就完了。可憐何凡日夜憂煩,不過半年的時間,頭髮就白了一半。好不容從外地聘了個大夫來縣衙給鄉親義診,沒兩天,大夫就嫌這裡太偏僻,說什麼都不肯留下,害得何凡的頭髮不知又要白多少。

 

  「太爺,不好了,虎威將軍韓元徽來了。」吳木槐急吼吼的奔進內堂。

 

  何凡唬得連站都站不住了,悲呼道:「太子來抓我了。太子來抓我了……我就知道……天啊!」

 

  韓元徽在外面等了半天,不見何凡,情急之下,索性直闖入內,見何凡和吳木槐兩個大男人相擁而泣。眉頭糾結起來,喝道:「你們在做什麼?」

 

  何凡一見韓元徽,跪下地上,哭道:「下官知罪。下官也是不得已,太傅要我把小大夫送去京城,下官不過是小小縣令,無奈何呀!」

 

  韓元徽被何凡這些舉動給氣樂了,高聲斥道:「什麼小大夫?我不知你在說什麼?」他一手拉起跪地的何凡,吼道:「我在找太子殿下。何凡,快派出人手,去客棧旅店驛舘給我問,所有太子殿下可能去的地方都給我去找。」

 

  「啊?!」何凡楞住,心道:怎麼又是太子殿下,怎麼每次太子不見,就問我找人。

 

  吳木槐一聽,馬上從地上站起來,道:「我知道殿下去那裡?」

 

  韓元徽放開何凡,道:「快說。」

 

  「太子殿下對小大夫一見鍾情,一定是去找她了。」

 

  韓元徽訝然道:「什麼?大夫?殿下他喜歡狎妓?」摩伽國所設的官妓中最受歡迎的紅牌妓女,也稱大夫。

 

  吳木槐急忙解釋道:「小大夫不是那個『大夫』。是我們這裡的女醫生,醫術很好。上次太子受傷,就是她救治的。」

 

  「那就對了。快帶我們去找太子。」

 

  何凡踅到吳木槐身後,低聲道:「小大夫不是去了京城了嗎?」

 

  吳木槐道:「今早杜家藥舖開門了。我經過時看到杜世春在裡面給人看病。」

 

  韓元徽見兩人鬼祟私語,大喝一聲,「還楞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帶路。」

 

  何凡和吳木槐那敢怠慢,馬上領著一眾衙役帶韓元徽上山去尋紫英。

 

 

☆☆☆☆☆☆☆☆☆☆☆☆☆☆☆☆☆☆☆☆☆☆☆☆☆☆

  今晚慕玄煮菜,紫英煮湯,兩人配合無間。他們沒有太多言語,沉默卻不沉悶,紫英不以與慕玄相處為苦。有慕玄在身邊時,心總是安的。吃過晚飯,紫英把燈點起。雖然她不需要,為了慕玄,她點了燈。

 

  鹿王的呦叫聲在遠處響起,慕玄已經收到鹿王的示警,對紫英道:「有一隊人馬上山來了,妳在房裡不要出來。」

 

  「是魔國的殘兵嗎?」紫英道。

 

  「不是。」慕玄拿起凌霄劍走到門外,鹿王已經在門前。

 

  『神君,是軍隊和衙役。』

 

  慕玄皺起眉頭心道難道京城出了事嗎?他走到山徑處,果然有馬匹嘶叫的聲音傳來,他聽出是韓元徽的愛騎──競風。

 

  「韓將軍,發生什麼事了?」慕玄鼓足氣傳聲下去。

 

  韓元徽聽到太子的聲音,叫道:「果然是太子殿下。快!」雙足一夾,競風放足衝出去,直奔太子立身處。

 

  「殿下,大事不好。」韓元徽還沒落地,聲己先到。

 

  慕玄也覺得不尋常,快步過來,道:「發生什麼事?」

 

  韓元徽把十萬火急的火封呈上給慕玄,道:「王中了鴆王的毒,性命危在旦夕。」

 

  「什麼?鴆王出關?他竟提前出關。」慕玄與摩伽王畢竟做了十八年的父子,想起摩伽王,他怎能放手不管。

 

  「韓將軍,你先在此等候,我馬上就來。」

 

  韓元徽心道:沒想到殿下真的在此。那個小大夫不知道長什麼模樣,能讓殿下如此痴迷。

 

  「何凡,你見過小大夫嗎?」韓元徽忍不住問。

 

  何凡低聲道:「見過。長得比天仙還漂亮,而且,和太子殿下同年,兩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惜小大夫天生目盲,不能進宮,這兩天才被送回來,沒想到太子殿下這麼快就來看她了。」

 

  韓元徽聽何凡一說,更加好奇。暗自忖道:有機會倒是要去看看。

 

  慕玄轉回茅屋,對紫英說道:「父王被鴆王所傷,命在旦夕。我必須趕回京城。」

 

  「鴆王?」

 

  慕玄道:「他是魔國王儲中最擅使毒的一位。中了他的毒,幾乎無藥可解。除非……」

 

  紫英道:「除非什麼?」

 

  慕玄看著外面的鹿王,「除非有鹿王的血,才能救治。」

 

  紫英「啊」的一聲,「以前朱宸子虛受了重傷,也是用鹿王的血才救回來的。鹿王!鹿王!」

 

  鹿王聽到紫英叫喚,自外面進來。

 

  「摩伽王中了鴆王的毒,你願意救他嗎?」

 

  鹿王衝著慕玄呦呦直叫:『紫英孤身一人太危險,如果你不能保證她的安全,我是不會離開的。』

 

  紫英拉住鹿王,道:「鹿王,你很為難嗎?」

 

  鹿王拼命的擺頭,好似在反對又好像在讚同。

 

  紫英不懂鹿王的反應,低聲乞求道:「鹿王,雖然這樣對你要求很無禮,我希望你能救王上。」

 

  「讓我和鹿王商量吧!」慕玄帶著鹿王到屋外,道:「我和你是同樣擔心紫英的。這樣吧,仙麒可以日行千里,往來京城只需一日,你變回原身,我們快去快回。」

 

  鹿王思量片刻,『好吧!』

 

  「紫英,鹿王願意和我一同前往,我請韓將軍派兩名兵士在這裡保護妳。」

 

  紫英拉住慕玄,拿了瓶百花解毒丹給他,殷殷叮囑道:「這藥丹可解百毒,你帶了去,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請不要傷害鹿王,治病只需要放一點血出來。」

 

  慕玄輕握了握紫英的手,道:「我明白。我們會快去快回的。」

 

  這些年來,紫英不曾和鹿王分開,在她的心中,鹿王不是頭野獸,而是無可替代的家人。她撫著鹿王銀色的鬃髮,依依不捨的說道:「一路小心。」

 

  慕玄要韓元徽留下兩名親兵保護紫英,隨即帶著鹿王趕回京城。

 

  韓元徽帶了親兵到了茅屋前,紫英倚門而立,仙姿飄逸的脫俗麗容,韓元徽驚豔得兩眼發直。一泓秋水似的眼眸,絕俗的容顏,比仙女廟中的女神還要出塵,怪不得太子捨不下她。韓元徽心想,只有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咱們家太子。他向紫英說明來意,並留下兩名親兵。韓元徽不敢多做停留,和何凡等下山後,馬上回大荒山營地。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823

 回應文章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5 15:10

這一章回劇情,有戰後的紛亂...

血脈噴張之兒女情長

還有緊急救助

曲折又緊湊

非常精彩呢~

妳到底是哪來的精力處理著工作與照護

還要寫小說...

真是太強了啦~

有空多休息注意自身保健

希望妳家母親早日恢復康泰喔~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31 回覆:

湘,時間是自己的。

老實說我把首部的章節全都寫完了,才開始貼小說的。妳現在看到的,都是之前利用零碎的時間,一點一點的完成的。

每天總有些零散的時間,像之前我都是提早到公司,利用半小時的時間打一點,等客戶回覆的時間,把工作先做完,有一點時間,再打一點,慢慢累積成現在的規模。謝謝妳一路的支持。

母親中風後,我的時間可能會更不足,家事公事還有她的事,連我家的小狗也在此時住院了。估計要忙上一陣子了。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5 12:26
啊,寫的真是好,尤其是對韓元徽將軍說的話,說的好:「我們是要降服魔障(魔國),而不是『消滅』魔障(魔國)」101_藍藍路
(我記得不論看佛經的那一段,都是說釋迦牟尼佛以佛的智慧降服了某某邪魔外道,而不是消滅)
至於照顧老媽,連說都不用說,肯定、鐵定、一定、再加確定是第一要務 ! Fox恭喜恭喜
真是抱歉,22日晚間就到台北,奇怪的是連續好多點都提不起精神(好像因為感冒的關係),這二天恢復正常了。好心情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35 回覆:

大同晚安。

身體有好一點了嗎?現在的感冒和以往不同,輕忽不得,真的很不舒服,千萬不要忍著不去看呀!

戰爭後,我想不管勝者是那一方,都一樣付出慘痛的代價。日本戰敗後,也是慘不忍睹。雖然它是自作自受,然而百姓何辜。

我不想歌誦戰爭,不管是實質或是現在的意識型態,我都厭惡。

謝謝你的關心,我會加油的。


時晴袁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5 11:47

我也常常在寫作和生活中,

滾動拉扯...

值得安慰的是,

生活的沉澱或昇華,

自會帶來寫作的養份。

加油,雪霏兒~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37 回覆:

謝謝袁時晴。

妳的衛生紙大戰已經趁著我娘去做電腦斷層時看完,有趣又寫實。

台灣人真的很容易被媒體擺弄,其可怪也歟。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4 20:06
雪霏兒晚安:
寫一部長篤小說
除了時間
還得毅力、靈感等種種要素
雪霏兒已發表了二十來回
精神和毅力
實令人佩服
一般而言
如施耐庵、吳承恩、曹雪芹
都只有一部傳世之作
羅貫中除了三國演義
其他的我懷疑其真實性
當然希望你多產
但在沒有壓力之下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39 回覆:

景寔謝謝你。

感謝你一路來的支持指正,還有好詩相贈。

我會一直努力到把小說寫完的。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4 15:12

哈,跟陸游一樣,一口氣讀完。精彩!

有您這孝順女兒在旁照顧,令堂定能早日康復。

自己也請多保重!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44 回覆:

雲霞謝謝。

我才不是什麼孝順女兒,只因我是獨生女,早先吃好喝好,現在要還,只好認命。

有時生老病死是不期而遇,像我娘這次的中風,本來她還不肯去醫院,說她不可能中風。

我懶得和她爭辯,先去洗個澡,把她的行李打包好,就拎著她去醫院。到了醫院,醫生說她是中風,她才恐慌起來。先前在家,我勸她勸到口乾,她還不領情呢。老人家就是如此,越是親近的人,說的話她們都不肯聽。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4 08:11

好好與伯母相依, 祝她早日恢復正常

妳自己也要注意身體!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48 回覆:

謝謝曉澄。

你說得對,除了陪伴,我也不能做什麼了。

這幾天忙著我娘的事,竟然忘了吃飯,剛剛覺得有點頭暈,才想起來自己好像都沒有好好吃頓飯,所以就先丟下她,去吃個飯,再回來陪她。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4 06:08

一口氣讀完才發現「一口氣」形容的實境,真的是「憋著一口氣」!紅塵劫情節總是那麼緊湊,令人目不暇接….. 非也!是「腦不暇接」,哈哈哈。現在想想,每回都像快刀斬亂麻,但又不急不徐,而且沒有「跳格」,字字精確傳神。這些要素明明是矛盾的,卻被融為一體!佩服之餘另有所悟:原來還有能使自己「憋著一口氣」的境緣存在。哈哈哈….. 祈在照料令堂康復之際,也要顧好自己,別把「拖稿」之事放在心裡。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53 回覆:

陸桑和琴,感謝你們。

受到你的鼓勵,我才能走到現在。雖然現在又要轉台一下,顧一下老母。

老人家實在是很固執,週五晚她說什麼都不肯去醫院,我是連哄帶嚇的把她載去附近醫院的急診室就診,當晚就住院了。她才知道自己是真的中風,原先她都以為我在騙她。真是敗給她了。

不過她在醫院,還算老實,以往她住院簡直是過動兒,一刻都停不下來。一下子跑得不見人影,連醫生來都找不到她。她現在一直在念:以前是她在顧人,現在被人顧。這老以為自己十八的老娘,何時才肯安份下來?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4 01:56

寫稿慢慢來沒關係,照顧令堂為要。祝她早日康復,也求主賜妳夠用的精神體力!加油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19:55 回覆:

Flying  Eagle,

謝謝妳為我娘代禱。

我會加油的。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3 23:34

攔雪堰擊敗魔國

這計策真棒

鹿王會有危險嗎?下次再來看~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3-05 20:00 回覆:

YingZhao晚安。

攔雪堰的計策成功,魔國死傷慘重,短期內無力再向外擴張。

至於鹿王,暫時不會有危險。(看來YingZhao蠻喜歡鹿王的)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03 22:21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雪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