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八)山居魔戀
2017/11/14 19:00:31瀏覽296|回應4|推薦0

成家小茅屋

當晚紫英開心的向母親訴說在山下幫人看病的事,並驕傲的拿出銅錢給母親,要給母親添置東西。成元化在一旁笑著搖頭,道:「妳這點錢,能買什麼?」

 

紫英想了想,「給娘買支簪子,娘的簪子壞了。」

 

成夫人笑著把紫英摟著懷裡,打趣她說:「妳有這個孝心,娘很高興。簪子太貴了,這些錢存起來,給妳做嫁妝。」

 

「紫英不嫁。」紫英很堅定的說道:「紫英要永遠陪在爹娘身邊。」

 

成元化夫婦心都融化了,明知不可能,心底卻是暖的。

 

門外狂風驟起,吹到門板直響,成元化把大門栓上,門外傳來人聲,「有人嗎?」

 

夜已深,成元化道:「誰?」

 

門外傳來微弱的聲音,「我受了重傷,特來求醫。」

 

成元化正要開門,鹿王咬住成元化的衣袖,不讓他開門。

 

紫英幫忙把床舖好,見父親久久不回,跑來前面,道:「爹,怎麼了?」

 

「救我……」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門外有人?」紫英摸到門栓旁,道:「是誰?」

 

「………」

 

鹿王以身擋在門前,不讓紫英和成元化開門。

 

「鹿王,快讓開。」紫英拉著鹿王的角要把牠從門前拖走,鹿王就是不肯動。成元化也覺蹊蹺,鹿王一直很溫馴,今夜卻如此的強橫,莫非門外是什麼精怪。

 

紫英對鹿王道:「不管是誰來求醫,我們都會救。你不可以阻止我們救人,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

 

鹿王聽紫英這麼說,只好從門前讓開,仍緊緊的跟隨在紫英的身邊。

 

紫英開門,門外倒了個華服青年。成元化見是人,鬆了一口氣,把人扶進房內。幫他切了切脈,忍不住咦的一聲。

 

「爹,怎麼了嗎?」紫英關切的問道。

 

「此人好奇怪。手腳明明很冰冷,全身卻似火爐似的。我從沒見過這麼奇怪的症狀。」

 

紫英聽成元化這麼說,也摸到青年的脈門,切了切脈,道:「爹,我覺得他的傷在左臂,熱就是那裡來的。」

 

成元化揭開青年的衣裳,整個左上臂全是燒傷,傷口還滋滋冒出白煙。

 

「紫英,快去打水來,要很多水。」成元化一邊幫青年寬衣,一邊清理傷口。

 

紫英提了一桶水來,剛用水淋到傷處,青年就痛得坐起,佈滿紅絲的雙眼,猙獰得像頭野獸。

 

青年推開成元化,直直撲向鹿王,一口咬住牠的咽喉,鹿王發出呦呦絕命的哀嚎。

 

紫英聽到鹿王的叫聲,提起水桶,朝著青年就潑了過去。青年的傷口遇水,疼得他鬆口在地上打滾,皮焦肉爛的臭味瀰漫開來,連一直躲在後面房間的成夫人,都受不了掩鼻跑了出來。

 

紫英趁機把青年壓回床上,道:「我知道你很痛苦,請不要傷害鹿王,爹和我會想辦法救你的。」

 

「血──」青年急喘指著鹿王叫道:「我要牠的血,只有牠的血才能救我。」

 

紫英回頭看了鹿王一眼,「鹿王,你有沒有受傷?」

 

鹿王雖然恐懼,仍寸步不離在紫英身邊。紫英摸到牠身邊,輕輕撫慰牠,道:「這個人受傷了,需要你一點血,你可以給他嗎?」

 

鹿王似聽懂紫英的話,緩緩的伸出右前腳輕觸紫英。

 

紫英抱住鹿王道:「謝謝你。」

 

紫英摸著鹿王的血管,放出小半碗血,餵青年喝下。鹿王的血真有奇效,青年那些燒傷的傷口不再冒出白煙,皮肉也慢慢在癒合。

 

  青年的情緒漸漸平穩,沉沉睡去。成元化夫婦鬆了一口氣,道:「紫英,以後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萬一這人傷了妳怎麼辦?」

 

  紫英毫不嫌棄青年身上臭味,還不停的幫他清理。「爹,我感覺他不是壞人。」

 

  成元化接過紫英手上的毛巾,道:「妳去睡吧,剩下來的爹來弄。」

 

  成夫人帶著紫英回房去梳洗。成元化清理了地上所有的穢物,又幫鹿王包紮放血的傷口,看了看病床上的青年和鹿王,低聲道:「你也是奔著紫英來的?若是如此,請好好守護她,她是個好孩子。」

 

  次晨,紫英被灼熱的視線驚醒。她慌忙坐起,直覺前方有人,道:「誰?爹?娘?」

 

  「好個出塵絕俗的美少女。」低沉又富有男性魅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紫英立即聽出是昨夜那個青年,道:「你把我爹娘怎麼了?」

 

  青年低笑道:「讓他們好好睡上一覺。」

 

  「鹿王?鹿王,你在那裡?」紫英赤腳跳下床,就要去找鹿王。還沒落地,已被青年攔腰抱起,「不要叫了,他們都好好的沒事。」

 

  青年細撫著紫英的小臉蛋道:「小美人叫什麼名字?」

 

  這青年就是朱宸子虛,他在三垣殿被仁德太子御獨龍珠所傷,本要趕回魔國療傷,半途傷勢轉沉,他發現太白山有仙麒的靈氣,循著靈氣找到成元化的居所,就傷重昏倒了,被成元化父女所救。

 

  紫英在朱宸懷裡掙了掙,道:「放開我。」

 

  朱宸子虛對紫英越看越愛,輕輕把她放回床上,道:「小美人,妳現在還小,不懂得本王的柔情,再等幾年,妳長大了,就知道本王是如何的風流倜儻,絕對會愛上我的。」

 

  紫英一把推開朱宸,道:「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我要找我爹。」急急下床,穿上鞋子,摸索著往爹娘的床邊去了。

 

  朱宸子虛閃身到她面前,伸手在她眼前虛晃了幾下,紫英毫無所覺。

 

  「暴殄天物,這秋水似的雙眸竟然看不見。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朱宸子虛在心裡不住的替紫英惋惜。

 

  紫英摸到父母床前,聽到他們均勻的呼吸聲,又把了他們的脈,的確是在熟睡,她才放心。

 

  紫英怕朱宸把鹿王吃了,急切的往外摸去,叫道:「鹿王!鹿王!」

 

  她來到柴房,鹿王臥在乾草堆上,熟睡如死,一點警覺都沒有。確定眾人平安,紫英鬆了口氣,坐倒在草堆上,朱宸也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道:「妳現在該相信我沒有騙妳,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了吧?」

 

  「紫英。」

 

  朱宸反覆唸了幾遍,道:「好名字。妳的眼睛為什麼看不見?是受傷還是生病?」

 

  「我一出生就看不見。」

 

  朱宸子虛拉著紫英的小手貼在自己的臉上,「紫英小美人,再等幾年我就來迎娶妳。那時,妳應該是個大美人了。不要忘記,我叫朱宸子虛。」

 

  「不要。」紫英把手抽回,道:「我不嫁人,也不是什麼美人,你不要再來了。」

 

  朱宸子虛在魔國情場得意,他想要的女子,沒有不手到擒來的。遇上了紫英,這種無處下手的挫折感,令他十分頭疼。像紫英這種情竇未開的少女,他也是首次遇到,現在對她示愛,根本一點用也沒有。加上紫英天生目盲,他長得再風流英俊,她看不到,也是白搭。

 

  朱宸子虛那肯這麼放棄,柔聲道:「妳喜歡什麼東西?我送妳。」

 

  「沒有。」紫英想都不想回答道:「你快讓我爹娘醒來,還有鹿王,再晚就來不及上山去採藥了,今天有很多藥丹要做。」

 

  朱宸子虛啞然,這是他第二度被拒絕,從所未有的挫折感像記重拳把他的自信擊得一點不賸。他無奈的解除術法,不一會兒,成元化夫婦以及鹿王起床,忙著打水梳洗做飯。他一人坐在外面的廊檐下,抱頭思索到底是那裡出了錯。

  

  紫英和成元化背著藥筐,牽著鹿王出來,朱宸子虛還像個雕像似的坐著不動。

 

  「給你。」紫英拿了兩個熱騰騰的饅頭給朱宸子虛,道:「吃飽了,快回家去吧,你的家人一定等得很心焦。」

 

  「紫英……」朱宸子虛痴痴的看著手中的饅頭,道:「我的小美人……」抬頭一看,紫英早就走遠了。

 

  朱宸子虛捧著兩顆饅頭,嘴角逸出強大無比的自信,道:「紫英……,我不會放棄的。妳等著吧!」

 

 

  夜涼如水,仁德太子遣退隨侍的內侍宮娥,獨自在花園焚香。隨著煙絲裊裊飛升到夜空,花園中,倏忽出現一人。神光護體,仙氣繚繞,令人無法靠近。

 

  「你還沒找到紫英嗎?」無量毫光後,清朗的男聲問道。

 

  「韶宮,紫英真是投生在摩伽國嗎?」仁德太子道:「少司命不會算錯了地方吧?」

 

  仁德太子正是慕玄投胎轉世,他以太子的身份,不斷的訪查紫英的下落,數年過去,都沒有任何音訊。

 

  慕玄道:「我查閱歷年各地送來的奏章,除了我降生時天象異變,其他各地並沒有類似的奏報傳來,真是奇怪。」

 

  「的確古怪。照理說紫英降生凡界,也會有異象。」韶宮沉吟道:「我回去再去查查看好了。對了,你最近紅鸞星動,摩伽王八成要給你指婚,你可別見異思遷,忘我我家紫英。」

 

  「這也是件煩麻事。」慕玄想起百日論道時,那些瘋狂追隨的女仙,全身猛起雞皮疙瘩,道:「現在以渡紫英回天界為優先,其他的事不考慮。」

 

  韶宮點頭道:「你明白就好。我先回天庭去找少司命,要他再測算測算紫英的下落。」

 

  香煙漸淡,韶宮的身影模糊起來,慕玄起身,把香火滅了,回房休息。

 

  次日早朝,太師進言,要為東宮選太子妃,以安社稷。

 

  平素只跟隨在摩伽王身邊聽政的太子,忽然開口:「魔國才剛鎩羽而回,姤嫮女王豈肯善罷,現在不是選妃的時機。太師,婚事晚幾年再說吧!」

 

  摩伽王本有選妃的意思,聽太子這麼說,也跟著點頭道:「沒錯。太子的顧慮極是,太師,這事等太子滿了十五歲再說吧!」

 

  太師見摩伽王不急著為太子選妃,也不好多言,只得退下。

 

  仁德太子趁機對摩伽王說道:「父王,兒臣有一事請您答應。」

 

  摩伽王對太子的請求幾乎是有求必應,笑道:「吾兒,說吧!」

 

  「父王,兒臣想提早外出遊歷。」

 

  摩伽王被太子的提議有點驚到了,「吾兒為什麼有這種想法?」

 

  仁德太子跪在地上,陳言道:「兒臣利用獨龍珠傷了鷹王,魔國必定不會善罷,必定要找兒臣報此奇恥大辱。兒臣年幼,自知不是朱宸的對手,所以藉外出遊歷時,加強鍛鍊自己。而且兒臣聽聞鄰國諸位儲君登基前,都必須外出歷練一番。民為邦本,兒臣以為必須親自去接近人民,了解他們的需求。這是兒臣的心願,請父王恩准。」

 

  摩伽王十分的為難,雖然他有眾多的兒子,卻沒有一個可以和仁德相比。如若不讓他出去,也不合規矩。考慮權衡後,道:「好吧,但不是現在,要等你滿了十歲才行。」

 

  「謝父王恩准。」

 

  十歲誕辰一過,天不亮,仁德太子隨著太傅來北辰宮向摩伽王辭行。

 

  摩伽王殷殷叮囑太傅要照顧好太子,要注意安全。王后在宮樓上,遠遠看著太子,默默的流淚。即使是她的親生兒子,她不能有任何異議,太子一落地,就是屬於國家的,身為王后,不能有任何不捨,更不能以母子之情去牽絆他。

 

  仁德太子伸長手臂向宮樓上的王后揮手辭別,再三向摩伽王辭行。天亮時,在滿朝文武大臣的目送下,和太傅相偕走出王城,向未知的未來進發。

 

出了城外,兩人換上商旅的衣裳,仁德太子對太傅說:「太傅,從現在起我就是您周柏松的孫兒──慕玄。我們祖孫是到處買賣沉香的商人。您不可再稱我太子,以免引人耳目。」

 

  太傅道:「是。太子……啊!不不不,慕玄,我們先去那邊?」

 

  「南方。」慕玄道:「爺爺,我聽說南方盛產各種香料,是我摩伽國重要的稅收之一。」

 

  「沒錯,這十方諸國的香料大多數是從我國進的,是該去了解。」老太傅道。

 

  一老一小就這麼開始遊歷。慕玄一路上除了苦練劍術外,又廣求民瘼,並訪查有關紫英出生的異象。王宮裡也時不時收到慕玄懲奸鋤惡的事蹟,太子雖不在朝廷,做的事卻更多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996898

 回應文章

ruby 靜心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0 13:55

慕玄和紫英 似乎還要等待一段時間才會相會

朱辰能發現太白山有仙麒的靈氣  不知慕玄是否也可以感應到ROES想

雪菲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0 20:48 回覆:

靜心晚安。

京城和太白山實在有點遠。

朱宸能感到仙麒的靈氣,是因為他很靠近。哈哈哈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19 11:27

那間茅屋, 讓人想到古時候 ---雖然本人也沒那麼古啦, 記憶中的土房, 好歹也是用瓦片當屋頂.

週日愉快.

雪菲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19 12:00 回覆:

楓兄午安。

早年我外婆家就是您所說的土房,可惜已經不在了。

房子老舊加上電線也久了,電線走火把老的三合院燒掉了。

小時候我還記得躺在床上,還可以看到屋樑,屋樑上還有老鼠,有時還有蛇。

楓兄去登山後,心情應該更好了吧!開心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15 20:23
讓人好奇的
同樣轉世投胎
為何韶宮能找得到慕玄
卻故意見不到紫英
慕玄的記憶和功力似乎沒因換了身軀而受影響
他借探察民瘼之名以行尋花
亦符合其本性
雪菲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15 21:43 回覆:

景寔晚安。

不是韶宮找慕玄,是慕玄找韶宮。他用燃香的方法與天上的韶宮互通訊息。

在我很小的時候,初次見到我媽拜拜,我問她燒什麼?她和我說燒香,人拿香時,就是個媒介,

可以和神明互通聲息。

紫英跳下了恨天崖後,仙籙上的仙籍除名,所以韶宮要找到紫英,必須靠少司命的靈思測算,若是連少司命都無法測算出來,要找人就如同海底撈針一樣困難了。

仙籙是紀錄有仙籍的神仙所有的行動,由大司命和少司命掌管,等同是出入境的紀錄以及追蹤。慕玄和韶宮讓司命們在仙籙上作手腳,等同偷渡出境。哈哈哈


陸游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15 13:41
糟糕,南轅北轍,找錯方向了,連一點靈感都沒有。天界沒有量子衛星,更別說量子電腦了,看起來快要落後人類了,哈哈哈.....不過「找錯了方向」,表示還有更多精彩的好故事可以期待!先謝了!
雪菲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15 14:36 回覆:
陸桑,天界怎可以比凡界還落後呢?紫英已是故障品,就算慕玄給她訊號,她也收不到,這樣只好靠機率了唄。呵呵呵~~~結論是慕玄的機率學得不好。兩人只好慢慢磨了。哈哈哈
雪菲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15 14:41 回覆:
陸桑搶到按摩沙發坐。鼓掌!哈哈哈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