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九)斬俗緣
2017/11/21 23:40:56瀏覽613|回應9|推薦0

虣想像圖(感謝S合圖)

      太白山花開花謝八回過去,寒盡不知年。紫英出落得比花還美,山裡山外,十野八鄉都知道有個貌勝天仙的小大夫,她心地好,醫術更好,家裡誰病了,找她准沒錯。

 

現在她不必和成元化一起出門採藥,拄根梧桐棍當導盲杖,四處探觸,就能知道路該怎麼走才不會跌倒,憑著敏銳的五感,她比父親更能找到少見高貴的藥材。連鹿王也能辨認出靈芝、黃精、耆蔘、茯苓等藥草,領著她去採取,回家煉製丹藥。

 

成元化剛開始還擔心她,到後來,他和妻子都由著紫英去,整座太白山彷彿是她的後花園,沒有一處不熟悉。

 

照理說,像紫英正青春又美得出奇的適婚少女,媒婆肯定不辭山遙路遠的來說親,可是成家的小茅廬,依然門前冷落。連山中年齡相近的少年郎也只敢遠遠看著她和她打招呼。若是靠近,鹿王就會用犄角把人趕開,媒婆更別提了,連門都進不了。另一個原因就是紫英雖美,可惜瞎了,誰願意娶個瞎媳婦回去,山中人家更需要勞動力,紫英能做的事情有限,成元化也不甘讓愛女嫁給山野村夫,白白的糟蹋了她,也就不急著給她找婆家。

 

  「喂──紫英──」山中的少年獵戶虎子在山溝的對岸大聲叫她的名字。

 

  紫英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大聲回應:「虎子,今天有打到什麼好東西嗎?」

 

  虎子道:「只有幾隻獐子和野兔,我等一下送幾隻去給成大夫。」

 

  紫英笑道:「每次都吃你打來的東西,我都不好意思了。下次不要再麻煩了。」

 

  「我娘的病是妳和成大夫給治好的,你們又不收我們錢,這點東西送你們吃也是應該的。」虎子扯著嗓子大聲的回應。

 

  紫英揮揮手,轉身往山坳去,熟悉的氣息迎面而來,她不禁停腳步,道:「你又來做什麼?」

 

  朱宸子虛笑嘻嘻把路上採的一捧野百合花塞在紫英手裡,道:「來看我的美人兒。」

 

  紫英毫不領情把百合塞回給朱宸,「不要鬧了。今天的藥材還差了好幾味,再不快採齊,會趕不上煉丹。」

 

  「妳還差多少?我幫妳採。」朱宸捲起袖子,熱情的說道。

 

  紫英道:「你還是算了吧。連黃精和野山薑都分不清楚,不要再造成我的困擾了。」

 

  朱宸子虛抓住紫英的小手,把她拉到臂彎來,道:「紫英,嫁給我。妳就不會……」話未完,鹿王已經頂過來,朱宸忙放開紫英,閃到一旁。

 

  「朱宸子虛,你再亂來,我永遠不理你。」紫英冷冷的說道:「還有,我絕對不會嫁給你的。」拄著手杖,慢慢的摸索離開。

 

  「又失敗……」朱宸子虛眼中爆出怒火,重重的一掌拍在旁邊一棵嬰兒粗的樹木,「喀啦」一聲,樹木應聲而倒。「不可能的,我這麼帥,是多少女人的夢中情人。我柔情又體貼,那些嚐過我溫柔的女人,都對我念念不忘,為什麼?為什麼紫英感受不到呢?」

 

  風中傳來「嗤嗤」輕笑,朱宸道:「花妍,出來吧?」

 

  花妍人如其名,裸著雙臂,穿著短甲護身,下著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褲,露出一對玉腿,又直又均勻,及膝的長靴上還殘留著血色斑點。她一口咬下石榴內的果實,整齊的貝齒布滿鮮紅的汁液,有種噬血的豔麗。

 

  「女王召你回去。我們要往西邊佈防,命你督軍。」花妍雖是朱宸的屬下,朱宸對這個前鋒愛將放任慣了,對她這種無禮的舉動不太在意。

 

  「妳殺人?!」朱宸知道花妍殺人後,喜歡吃石榴。

 

  「奉女王之命,替你斬俗緣。」

 

  「什麼?」朱宸揪住花妍的鎧甲高聲道:「妳做了什麼?」

 

  「那女孩的父母太瘦了點,虣吃沒兩口就完了。」

 

  朱宸重重的把花妍摔在地上,一腳踏在她豐滿的胸脯上,怒道:「妳把虣放出來?!」

 

  花妍道:「你不回魔國已讓女王很傷腦筋。這次只是警告,下次女王絕對會要了那女孩的命。鷹王,你該醒醒了,留在這裡,只有害了她。」

 

  花妍明白朱宸。朱宸對紫英已經不止是玩玩而已,他是真的愛上這個女子。放出朱宸的座騎去殺害紫英的父母,使他沒有顏面再去找她,她這麼做是為了保全朱宸。

 

  朱宸望著紫英家的方向,久久沒有出聲,他嘆了口氣,把花妍拉起來,「我們走吧!」

 

  朱宸沒有再回頭,他和紫英恩消義絕,只剩下不共戴天的血仇。

 

  紫英開心的滿載著藥草走在回家的路上,渾不知無常巨變已經降臨。還沒到家門口,虎子、杏子、狗子等幾個兒時玩伴先攔在路口,「紫英,妳不要過去。」

 

  紫英心頭巨震,她已經聞到血腥味,推開虎子,就往家裡衝,才跑沒幾步,就被地上竹製的篩藥盤絆倒。她放聲大喊:「爹──爹───娘───」

 

  除了山風迴盪,平日親切的聲音已經不在。

 

  「紫英快走開,這有隻好大的白老虎啊!大夥快圍住那個傢伙,牠已經傷了我們不少人了。」平日和父親頗有交情的胡獵戶急急叫道。

 

  紫英欲哭無淚,她明白什麼都沒有了,爹娘他們都遇害了。

 

  「天啊,這不是老虎,這是虣呀!大家快逃,咱們不是牠的對手。」趕來圍獵的老獵人見狀大叫。

 

  「虣?」紫英記得這是朱宸的座騎,他平時都不會放牠出來,為什麼今天會跑出來?她無暇細想,摸出採藥用的小刀,仔細分辨那頭虣的位置,叫道:「朱宸子虛,你出來!」

 

  虣剛吃了人,野性大發,伸出血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弓身在地,虎吼著撲向面前的紫英。鹿王如兒臂粗的犄角頂住虣伸來的利爪,紫英趁機拿藥刀往虣的肚子一劃。虣最柔軟的肚腹受傷,發出痛苦的吼聲,紫英像瘋了似的,藉勢舉刀刺入虣的眉心,那裡正虣的命門,狂暴凶猛的虣當場就倒地不動。

 

  在場所有的獵戶全都傻了,沒想到弱不禁風的小姑娘,竟然殺了比老虎還凶猛的虣。

 

  紫英跌跌撞撞的衝到門前,正撞上胡獵戶,扯著他問道:「胡伯伯,我爹呢?我娘呢?」

 

  胡獵戶扶住紫英,道:「紫英,妳要節哀。唉!」

 

  幾個獵戶幫忙把成元化夫婦的骨骸撿起來,用個粗布包起來,交給紫英。

 

  紫英木然的接過,沒有流淚,習慣性的問道:「各位叔叔伯伯有沒有受傷?紫英先幫大家包紮一下。」

 

  大家聽得心中不忍,眼見她家遭了巨變,她還掛記著他們這些鄉親。紛紛辭謝道:「都是些小傷,我們自己料理得了。倒是妳今後怎麼辦?」

 

  虎子過來低聲說道:「我娘說要不妳先上我家來住個幾天。」

 

  紫英道:「不用。」語罷,自己收拾散亂一地的藥草,把倒塌的架子扶起來。

 

  虎子等人不放心紫英,也幫著她收拾善後。幾天來,在大家齊心幫忙下,紫英把成元化夫婦葬在屋前不遠的空地,就在他們最愛的紫藤花下。

 

  紫英把眾人送走後,自己用棉線做了朵白花戴在髮鬢,走到父母的床前,淚水珠串似的滾落床上,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抱著成元化夫妻平時蓋的被子不住叫喊著爹娘。

 

 

  ☆☆☆☆☆☆☆☆☆☆☆☆☆☆☆☆☆☆☆☆☆☆☆☆☆☆☆☆☆

  慕玄在外雲遊轉眼已過了七年,他的外貌從童子變成玉樹臨風的優雅青年。幾年下來,隨他一起遊歷四方的周柏松身體日衰,時有病痛,慕玄像他的孫兒般,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兩人到了大荒山群附近的太白鎮,周柏松因旅途勞累病倒了,慕玄只得暫時在當地的旅店住下,讓周柏松把病養好,再繼續旅程。

 

  「慕玄,你該回去了。」周柏松道:「國之儲君在外遊歷時間太長,不是家國之福。」

 

  「我明白,現在只剩東北方我們還沒去過,等我們過去了解當地的人文風土,考察吏治後,會立即趕回去。」

 

  「孩子,你似乎在找什麼人?我們每到一地,你除了關心吏治以及老百姓的生活外,還留心著各地的異象。老夫有種感覺,若是讓你找到,你就會離開摩伽國。」周柏松說道。

 

  慕玄默然不語,心中暗道:紫英妳在那裡?東北大荒山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爺爺,您好好休息。」慕玄退出房外,向客棧掌櫃打聽鎮上的藥舖。

 

  店老闆對慕玄十分的熱情,一方面因為他出手闊綽,另一方面也因他對人溫文有禮,令人心生好感。

 

  「少爺,您家老爺子病了想找個醫生是吧?」

  

  慕玄道:「醫生就不必了,我粗通醫理。爺爺旅途勞頓,受了風寒,我去抓幾味藥,給他調理兩天就沒事了。」

 

  店老闆道:「如此的話,你往我們這條街往下走去,有家杜家藥舖,他家的藥材是我們鎮上最齊全的。他家門前有位小大夫給人看病,你別看她小小年紀,醫術可好了,可惜她爹娘近來遭了橫禍,孝期未滿,她是不會再出來給人看病。」

 

  慕玄道了謝,出了店門,就朝著街底走去。走了一刻左右,遠遠看到藥舖前圍著一群人似乎正在議論什麼。

 

  「真是飛來橫禍,好端端的家裡跑了頭虣來,把她的父母都給吃了。她現在一定很傷心。」

 

  孫婆道:「可憐的孩子,她一個人住在半山腰上,也沒有個人來照應,以後日子怎麼過呀?」

 

  「是呀!我聽山上的獵戶說小大夫她親手殺了那頭虣,為她爹娘報仇。瞧她瘦弱的樣子,看不出這麼勇敢。」

 

  「她人美心又好,還這麼勇敢,我聽老杜說她出生時,整座太白山的花草樹木同時盛開,說不定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一位鬚眉斑白的老先生說道。

 

  慕玄聞言全身的血液都在沸湧,忙拉住剛才發言的老者問道:「老伯,剛才您說的是真的嗎?」

 

  老先生被慕玄突來的舉動嚇到,道:「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問杜老爹,他和小大夫的爹可是世交。」

 

  慕玄衝進藥舖叫道:「杜老爹在嗎?」

 

  正在幫人抓藥的杜世春道:「我就是。這位公子有什麼事嗎?」

 

  「我…」慕玄深吸了一口氣,把激動的情緒按下,「我剛才聽到外面的人在談論小大夫,說她出生時,天生異象,覺得不可思議。這是真的嗎?」

 

  杜世春打量了慕玄幾眼,道:「公子,你不是本地人。」

 

  慕玄道:「我和爺爺是販賣沉香的行商。研究異象是我的興趣,杜老爹能不能告訴我當時的異象是怎麼樣的?」

 

  杜世春把手邊的活交給夥計,將慕玄請到一旁喝茶,道:「公子相貌不凡,不像個販賣沉香的商人。」

 

「杜掌櫃說笑了。」慕玄露出雪白的牙齒笑了笑,接著追問道:「那異象是發生在何時?為什麼地方官員都沒有呈報給王上?」

 

「沒有呈報嗎?」杜世春側了頭想想道:「對了,大概是因為太子降生的異象太驚人,沒人去在意小小的太白山。」

 

「太子降生的異象連這邊都看得到?」慕玄有點訝異道。

 

杜世春頗遺憾的說道:「我是沒見著。成兄弟說太子降生那夜,弟妹剛好臨盆,他徹夜守候幫弟妹接生,即將黎明時,整座太白山的花草一夜全都開了,就連家門前枯萎了幾年的紫藤也開花了,紫英就在那時出世。」

 

「紫英?」慕玄倏地起身,道:「她叫紫英。」臉上抑不住的狂喜,心臟霍霍如千百頭小鹿亂撞。

 

「公子,你……」杜世春見慕玄臉現喜色,不明所以,道:「公子也認識我成兄弟的女兒紫英嗎?」

 

慕玄驚覺自己失態,坐了下來道:「怎麼可能。我一生追求異象,現在有個真實的案例,怎不教我心喜如狂。紫英姑娘家在何方?我想親自去拜訪她。」

 

「她就住在太白山半山腰上,算算也有半年多沒有下山來了。」杜世春嘆道:「半年前,成兄弟家裡闖來了頭虣,兩夫妻都遇害了。紫英又沒有其他親人,一個女孩兒孤零零的,怪可憐的。我和內人幾度要她下山和我們同住,她都不肯。我店裡又忙,實在顧不上她。唉!外頭那些鄉親們,平日都是紫英給他們看病。他們在商量,看要怎麼幫助她。」

 

慕玄道:「虣?這不是魔國的騎獸?怎麼會跑來太白山?」

 

杜世春搖搖頭道:「這是飛來橫禍,誰能料到。對了,公子若要上山找紫英,我這裡有些米麵等糧食要託你帶去給她。」

 

      慕玄應允。把自己寫的藥方交給杜世春,道:「我現在就趕去太白山。麻煩掌櫃將藥交給店夥,請他們幫忙煎藥,送去給我爺爺。」付了藥錢,騎上杜家的馬,往太白山疾馳而去。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780660

 回應文章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5 15:03
精彩之至!啊,還要再等一個星期才能看到下一集?!已迫不及待了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5 16:56 回覆:

歡迎新朋友來欣賞。一週更新一次已是我的極限,因為我還有工作,

一天寫一千字,至少要快一週才能有新篇。加油

下週二很快就來了,靜請期待喔!開心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4 09:46
情節精彩緊湊,回味無窮,下回再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4 13:14 回覆:

新朋友歡迎~~~

紅塵劫-神劫每週二或三都會更新一回,請光臨指教。開心


苦行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3 19:54

很佩服你的寫作造詣,尤其是連載小說不簡單...

每次來到都會看一回,加油喔!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3 20:26 回覆:

有您的鼓勵,我會努力的把這部小說寫完。

目前每週二或三都會更新一回,因為工作較忙,無暇天天出新回。

謝謝!好開心呀!開心


紫玫瑰.Carol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3 18:01

午安,來欣賞故事

祝福~感恩節平安順心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3 20:24 回覆:

謝謝紫玫瑰來訪。

好開心呀!開心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2 21:46
雪菲兒晚安
莫玄追尋了幾個寒暑
終於來到太白山下
從此王子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但紫英還要服喪、還得找子虛烏有報仇
她還記得前世緣份嗎?
這段再生緣看來不易善結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2 22:26 回覆:

景寔分析得好。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手中的紅線一旦斷了,不是一生一世可以補得回來。

朱宸子虛和紫英的緣份,同樣也不會因此而斷絕。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2 14:54
劇情越來越精彩了....週三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2 22:13 回覆:

楓兄晚安。

劇情就像您在奇萊登山一樣,有高山有低谷。目前正朝主峰前的稜線前進。讚啦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2 11:33

心緒都跟著慕玄得知紫英消息 興奮了起來

生動 逼真的文字敘述 讓人身入其境阿

我也是現在才知「虣」這字念暴 讚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2 14:03 回覆:

靜心午安。

虣本來就比較少出現,算是較險僻的字。開心

慕玄和紫英相見後,許多問題一一浮上枱面,又有一番劫難(偷偷劇透一下)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2 04:44
哈哈哈,情節緊湊到令人喘不過氣來!又學到一個「虣」字(音「暴」),原來配圖是它。

古文暴字

古時一種猛獸。《文選·鮑照·蕪城賦》:「伏虣藏虎,乳血飧膚。」

唐·李善·注:「虣,古文暴字,蒲到切。虣或為甝,《爾雅》曰:『甝,白虎。』」

回饋:「五感」減一個「視」,應作「四感」。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2 14:00 回覆:

陸桑午安。

您也給我不少高科技的量子電腦/衛星的知識,我自己在科技產業工作,竟然不知道,實在汗顏。害羞

五感還是五感,視覺已經轉移到心去了。(硬拗)好笑

虣是白虎,體型也比其他的老虎大一點。在故事中是魔國王裔的騎獸,因為數量極少,等同現在的保育類動物。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1 23:41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21 23:42 回覆:

https://blog.udn.com/gausapphire/108780660